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为祖国献石油》不到長城非好漢,

《我为祖国献石油》不到長城非好漢,我願長城化输油管线连天下!
I have a “big  ask and  a big give “ to President Trump.
中国石油工人产业大军能给美国带来什么?!
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
尊敬的to President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

    在您即将启程访问亚洲,特别是中国之际,我确信此次访华能圆满成功!
中美有望达成一单价值70亿美元能源投资项目,这也成为此次访问最大亮点,也是价值最大最重的订单。该能源项目包括建设一条长700英里的输油管线以及一个储油厂。同时,中石化还将为美方扩充一个现存的储油厂。如果这一协议达成,这将为刚被飓风肆虐的德克萨斯州和维尔京群岛带来数千个新增就业。 由于中国对原油需求强劲,特朗普此举不仅仅为了增加美国就业,同时也希望降低美国原油库存,这将有利于全球油市供需再平衡。 特朗普此次对待中国的能源投资采取的欢迎的态度。

如今,美国对待中国的能源投资问题开始采取越来越务实的态度。作为素有经商智慧的总的特朗普也希望此次访华,可以拿出更多的成果,展示了杰出不凡的智慧。可以肯定的是,以次中美能源合作为契机,中美之间在能源主导带动其他领域的经贸合作必将会更上一层楼。
我作为中国新一代石油工人,对我们中国石油宝鸡钢管厂的改革历史和输油管产品质量,工作效率,科技素质等综合实力,是非常自信和深感欣慰的。在这里不妨透露一个重要的信息,中国改革开放就是从这个石油钢管厂的星星之火(蝴蝶效应),点燃以致于影响随后的邓小平改革开放燎原之势。我就是当年推动宝鸡石油钢管厂改革更上一层楼风口浪尖上的一朵浪花。

我是台湾出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We the People,人民应该是共和国的主人。但是,我在进钢管厂当石油工人以前,从来不敢这样想!因为我父亲是中国黄埔战车学校,并由美国教官培养出来的毕业生,走出校门,就开赴到滇缅公路上,在中缅,中印之间运送战略物资。直至战争结束,才退役前往台湾。他曾经代表中国远征军在印度加尔各答的纪念FDR大会上,宣读追悼词。我们在台湾二二八事件之后,从台湾返回上海,并前往东北沈阳参加恢复建设工作。我父亲东北机械局负责重建和筹建工作的副科长。当时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岚清,等都在东北机械局工作。虽然经历了大陆轰轰烈烈很多次的政治运动,我父母总是被怀疑和审查的对象,但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平稳软着陆。因为“重在表现”,“重在贡献”!这说明“中国远征军”精忠报国和任劳任怨勇于奉献精神,始终在他们身上能体现出来!他们一心一意为了工作,怕我们受到干扰和影响,从小就送到北京独立生活。

我上山下乡期间,插队到陕西眉县横渠镇董家村,我们乡下那里有一位圣人,叫张载,我永远记得他的四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动必有机“。“动非自外”。我在农村插队两年,脚踏实地,受到农民好评,连续被评为“生产队标兵工”,也就是最高工分。然后,公社还借招工之机,把我保送进厂。

我在钢管厂能当上电器修理工学徒,虽然每月只有18元工资,可是我非常高兴,非常努力,这是我们厂最适合我的工种,最高的口粮定量(42斤/月)。我们干活都是抢着干,下了班,还要自学电机学和数学。我在学徒期间,还经常给师傅们上电机和变压器,高压油开关的技术科。每次检修设备,我都争先恐后,绝不推卸,因此,连年都是生产红旗手。所以,我们车间党支部就把我作为新一年的培养对象。

1974年的春节期间,我参加完生产车间的大检修,人家回家过年去了,我就在单身宿舍,把我对生产管理和职工素质的真实具体情况,以及我们的具体情况写成报告。本来想上交给车间领导,以便参考。但是,有的问题,车间解决不了,比如,我的台湾出生问题。于是,我就有了上书北京党中央,毛泽东主席的念头。这就是好比,今天的卢丽安和台湾学生入党的矛盾心情一样。大年初一的上午十点钟,我把写好的万言书,用最大的牛皮纸信封包好,用挂号信,寄给毛泽东主席,北京府右街一号,中南海,中共中央办公厅收。我当时虽然有些忐忑,但我有自信,因为我们是当代最优秀的石油工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是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社会的领导阶级。我们不说,谁说?现在不说,何时说?
我的信中包含五个主要内容:1,阶级路线,应该是“有成份论,不唯成分论,重在表现”。2,我们国有企业的生产力还没有解放,生产效率还比较低。3.“抓革命,促生产“的目的最终还是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4.应该掀起轰轰烈烈的工农业生产运动。5.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也可以采用民主法治攻心方式,以和平方式,逼和台湾走向统一。此信,恐怕就是毛泽东发动“批林批孔运动”的抓革命促生产的前奏曲。因为“抓革命”的目的是“促生产”;批判林彪“克己复礼”和孔子儒家保守思想就是为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解放生产力。我当时,下班后就主动去找厂领导,军代表,党委书记。这样,才有了,随后,北京“四人帮”派下专案组调查我时,采取《调虎离山计》放虎归山,打电报,请我父亲来宝鸡,接我回家疗养。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中央历史斗争,那时因为王洪文不学无术,毛泽东感觉对他在中南海的荒唐表现有点失望,所以,敦促他去学习历史和批判林彪的思想体系。同时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循循善诱,引导他改邪归正。当时,毛泽东又动脑筋,启用邓小平协助周恩来管理国务院工作,主要就是恢复生产和国民经济建设。所以说,毛泽东才是中国后来的“改革开放”,“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始作俑者。我,不过是当时歪打正着毛泽东下怀的“弄潮儿”。因为,在我去信后一个月,中央办公厅,给我写了一封“尽在不言中“的“无字书”的正式回函。我当时,心有灵犀一点通,好在这一切算是改革开放的“野史”也好,“正史”也罢,讲真话天不会塌下来,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宝鸡石油钢管厂的人证和物证都还大有人在。
我相信实事求是,“Whatsoever Things Are True.凡是求真”。历史是后来人写的。这也是我大学毕业后,执意要回石油系统工作表示知恩,感恩的原因之一。

我相信美国终会务实优先,美国政府选择与中国石油能源合作的契机和目的是非常英明和务实的,当然也一定能够取得成功,也是充满丰厚回报的。

1.首先,我可以肯定的确信,中国的石油管线建设是世界一流的水准,具有最丰富的不同地区环境条件下架设石油管线具体实践经验和教训。宝鸡石油钢管厂的产品质量和技术科研队伍最强。其他石油钢管都是母鸡带小鸡,一起带出来的。
2.其次,中国石油产业工人和科技人员,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打硬仗,身经百战的石油战线上的“中国远征军”。值得信赖,值得学习,值得合作,值得推广。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3.再次,“鲇鱼效应”,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中国石油工人都是能征善战,积极主动不负使命的硬骨头,相比其他国家和行业的人员来说,主动积极争取工作,和消极被动应付劳动的价值观,表现完全不一样。我是先搞生产第一线劳动,后在石油系统搞计算机辅助设计的技术工作,再后来,又向美国企业学习生产流程管理的企业管理工程师和项目经理人。所以我懂得不同人,不同文化,应该灵活采用不同X/Y的刚柔并济的激活人性管理方式。最有价值的企业管理就是言传身教,而不是空头的理论家和演说家。我们要为美国培养能在未来世界企业竞争的未来人才,就要“掺沙子”,就要“拉出来磨练”,就要兼容并包,瞄准世界最高水准的模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这一点,特朗普这一步选对了!实践是检验中美合作关系的唯一标准,实践出真知,和则两利,其利断金。

4.再再次,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具体合作模式,可以采用强强联合模式,资金合作模式,取长补短模式,技术沟通开发模式,新能源新智能模式,风力智能发电模式,可再生能源增效模式,联合舰队开发第三方模式等等。子曰,弟子不必不如老师,老师不必不如弟子。中美同心,同舟共济,如左右手,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发展目标,也为了让美国更强大走到一起来的,应该相互尊重,互利互惠,平等相待,有了矛盾,多从自身和主观原因找问题,不要相互抱怨,推卸责任,不要被第三者的流言蜚语所动摇和干扰破坏。
5.抓住机遇,大志者大成,且行且珍惜,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6.大德如阳,上善若水,究竟谁是“We the People”!?
7.仁者如射,闻过则喜。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8.解民倒悬,“虽千万人吾往矣”,特朗普你不做,谁去做!?现在不做,你何时做?!If we don't do it, who is gonna do it? If we don't do it right now, when do we gonna it? 

9.  “Believe in yourselves.
Believe in your future.
And believe, once more, in America.”
------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