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法治中国,统一祖国

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法治中国,反独促统

致函十九大:
中共中央:
十九大提出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对台基本方针,这是邓小平在1982年1月11日首先提出来的“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概念,1983年6月26日邓小平会见美国学者杨力宇教授,进一步阐述了台湾和祖国大陆“和平统一”六点构想。1995年1月30日,江泽民发表了《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继续奋斗》重要讲话,十五大提出,“在当代中国,只有邓小平理论,而没有别的理论能够解决中国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命运问题”。十九大报告习近平宣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坚持不变,强调“六个任何”警示,代表“一中”和“反独”仍是大陆对台政策的底线思维。联合国大使刘结一被派到国台办当领导,这样一个很有国际法经验的外交家,我相信,解放台湾不会采用强制的方式,未来处理台湾问题将会是由“人治”转向“法治”形成“反独促统”“一中框架”。两岸仍陷入ROC的不确定陷阱。
我在李登辉提出“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的时候起,就对“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台独”护身符和“独台”变异外套,上书中南海,有所批驳,我认为。两岸关系是One Nation 前提下的“state by state”对立统一关系。1999年10月,我上书中央,提出“同心同国,和平统一”三阶段(同心,人民主权的统合;同国,国家主权的归一)的设想。国台办回函,此建议已转呈负责同志,随后,中央的公开表态是“只有邓小平理论,而没有别的理论,能够解决中国的前途和命运问题”。我是学数学的,完全听得懂,“只有”邓小平“一国两制”,而“没有”别的理论,能够解决统一台湾问题。这就是形而上学“理论决定社会实践”的“两个凡是”的“人治”理论框架。一种倾向,掩盖了另一种倾向。
2000年元旦,我另辟蹊径,试图转向台湾同胞推动在中华民国宪法一中的框架下,认同“同心同国,反独促统”的主权整合解决方案。(同心,人民主权的统合;同国,国家主权的归一)的设想。我的文章题目是“同心同国,和平统一”,致台湾同胞的公开信。通过香港和澳门的邮局发给台湾政党和台湾当局,以及例如《展望》等台湾杂志。因为,我在香港工作多年知道,港澳寄往台湾的信件,畅通无阻。当时,陈水扁当选,并在520就职演说中提到“四不一没有”。2004年,阿扁竞选时,说及“大陆有力人士”的传“小纸条”。我倒不是自作多情,我只谈我的所作所为,阿扁和蔡英文,他们心中有数。直到2005年5月连战主席率国民党登陆,在机场发表了“两岸同心说”,“我们都是有心人,什么心?与人民同心,与时代同步。这就是我们的基本理念。”接下来,宋楚瑜和郁慕明也先后登陆,我在深圳获悉新党到访广州,就在早上搭车赶往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并见证了新党一行的全过程。并在郁慕明经过时,高喊“两岸同心,其利断金。同心同国,和平统一”。在当时,郁慕明现场讲话时有所回应,他说“两岸人民同心同德,向往和平统一”等等。当天的媒体,有所报道此类信息。一位香港记者,还向我要了名片。
“Whatsoever Things Are True.”(凡是求真)这是美国西北大学的校训。我是中国西北大学的78级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的学子。我们的张老校长,在给八三级物理系毕业生题词是“为学不怕入地狱,登山直到最高峰”。张载的“四为”,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提到美国的牛仔精神,以及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提倡抓住机遇,敢于挑战的理念。哥白尼“日心说”:“人类的天职在于探索真理”等等,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促使我产生了探索真理,解民倒悬,敢为天下先的政治自信和理论勇气。我在中国政治运动的风口浪尖上,早就初试锋芒,直挂云帆济沧海,十五大前后,就直言不讳地指出“只有没有”,是“两个凡是”,如出一辙的形而上学错误。"只有"是必要条件,“没有”别的理论是充分条件,当且仅当,邓小平理论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唯物辩证,的实践决定意识,实践是第一的物质基础,理论和意识形态是第二位的。因此,“只有没有”邓小平理论,决定中国的前途和命运的提法,不符合“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十九大前,我也多次上书,“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法治中国,统一祖国”,要思想再解放一点,解放台湾的动作再大一点。大格不破,两岸难合!必须把“中华民国”从两岸“非此即彼”形而上学的政治误区,宪法和法律陷阱中真正解放出来!宪法和国际法的位阶,高于邓小平理论和“一国两制政策”。所以,真理超过一小步就变成谬误!

列宁说过,真理只要向前一步,哪怕是一小步,就会成为谬误。这句话说明,真理都是在一定范围内,一定限度内,才成为真理。如果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一定的限度,就会成为谬误。这范围与限度就是真理的适用范围。不能超过,过犹不及。  


不破不立,邓小平理论不解放,“只有没有”中国又会让中国回到“人治”社会陷阱。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个人崇拜的过度自信,判断和政策脱离实际,有法不依,空谈法治,避重就轻,姑息养奸,失信于民的社会现象,这就是政府和执政党的施政失职和指导理论的失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我们务必要时常保持清醒的头脑,敢于坚持真理,勇于修正错误。君子之过,日月之食。民皆见之,闻过则改,民皆仰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又从为之辞。我知道,旁观者清,当事者迷。“人贵有自知之明,知人者智,知己者明,胜人者有力,胜己者强。”我父亲一再告诫我,“务实自重,切勿从政”,“有命无运,累及爹娘”。我从小就在大人面前敢于以理据争,因此,14岁被姑姑赶出家门。 “有命无运,累及爹娘”, 父亲当年到北京,安慰我的一句话“委曲求全”,及今不尽,温故犹新。古人谏诤,在于正直敢言,实事求是,虚情索非,切中时弊,拨乱反正。
十年前的金秋十月,我退休到了美国,正巧赶上全球华人反独促统大会在马里兰大学召开。我有幸欣然前往,顺利进入会场。并在上午的正式报告发言之后,争取到第三位自由发言的机会。我因为在国内多年关注两岸关系的来龙去脉,风起云涌,本身就有比较扎实的政治理论和国际法和国内法的法律理论准备,对“一国两制”的研究和香港的实施实践了然于胸。所以,我在现场的发言底气十足。我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指出,非一国两制不能用于台湾,而是台湾不能用“一国两制”政策化解国家主权的争议问题。香港模式和澳门模式都是殖民地主权回归中国,不存在主权争议。日治时期的台湾主权,在1945年台湾光复时已经回归中国,也就是中华民国。两岸问题争议的核心是谁代表联合国组织在册既存会员国,即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政府问题,是谁有权来“解释”,究竟谁能代表中国,谁能代表中华民国,中华民国究竟还在不在,有没有被联合国组织明文明示“废除”,“注销”!?如果没有“废除”,那“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什么定位代表联合国宪章中的“中华民国”,代表中国!?我的尖锐提问,震惊了在场的与会代表,其中包括专程前往美国开会的国台办系统的官员,包括现在的周志怀,郭震远,李维一,……。我想,今天这些人还在,这个提问的答案,还没有完成!这次十九大的余波未平,台湾民进党当局,陆委会表态:“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台湾的未来及两岸关系发展绝对是台湾2300万人的共同选择权,这是台湾社会不分朝野的坚持。”我在这十年中断断续续与大陆国台办赴美举办两岸和平论坛的机会,都明确向国台办的同志们诚恳地指出,两岸关系 的瓶颈是用国际法和国内宪法的对立统一规律来解释和化解关于一个中国的认知,关于中华民国是否存在,谁代表中华民国,谁代表中国,的法律解释和国际公认的国家定位问题,不能回避,不必强调非用“香港一国两制”模式,只要不解放台湾,台湾不进驻解放军,中华民国主权的统一就是一句空话,台湾回归祖国就是纸上谈兵。最近,我一直想写一篇法学论文,内容是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82宪法中的“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出现在宪法序言中的看似自相矛盾的关系。题目是“为有源头活水来,解放台湾先解放思想”。但是,我力不从心,直到现在,还没有完成,这篇法学论文。但我以后一定会及早完成这篇论文。因为美国有一流的国际法专家和联合国文件。
今天,我就先投石问路,班门弄斧,先打第一枪。
我知道,枪打出头鸟,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此信的后果,我还难以预料。但我“不屑于隐瞒自己的法治观点和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真诚意图”“我们肩膀上的担子重,责任大啊!”
孟子曰:“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