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为有源头活水来

Call “911” to Red Line

致函,中南海中共中央 总书记同志
我作为西北大学78级计算数学专业的学子,昨天,很荣幸在网络上分享了母校召开庆祝西北大学校庆115周年的盛大活动。我认为这是十九大前夕,为“一带一路”摇旗呐喊,鸣锣开道的集结号。我一年前的今天,刚好在美国私人诊所检查出心血管出了问题,在美国治疗的话,需要费用较高。于是我决定回国在深圳进一步检查治疗。深圳孙逸仙心血管医院是一所心血管专科医院,那里的医生具有国际一流水准,不久前还到美国进行学术交流。他们每天的手术数量要比美国医院高出几倍。可见实践出真知,我的心血管堵塞照影,我自己在手术台上能看得清清楚楚,装上支架,马上血液流通了,否则我的心病,不加治疗的话,生命就会很危险。民间交流和科学教育就像国家的血液和心脏,治病救人,心病要心上医。
“顺水推舟,开笼放鸟”也是国家发展,全力以赴培养未来人才的战略需要。前几天刘延东来美国我们看到了,谈什么我不知道。我想是“国之交在民相亲”,推动教育交流吧!“求贤似渴,知音难求”。国家管理者就是营造改革开放,海纳百川环境的培养者。对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来说,“一切资源都是稀缺的”,但中美理解“稀缺”和有限是有差异的,也就说中国拥有丰富的人才,总是少于世界全球化发展的需要,而中国现有人才的素质总是不能完全适应和满足世界多姿多彩的具体社会需要。国家发展需要人才,社会期待国家把社会的普通人,变成国家发展相适应的人才。人才就是一座山,投入人才建设是充满回报的。从微观来说,惺惺相惜,我们这一代人经风雨,见世面打上了时代的思想烙印,邓小平出山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笼放鸟”,解放科技,开办大学,恢复高考。1978年的今天,我如愿以偿,骄傲地带着上山下乡和进厂务工的生产实践和学习渴望,走进了西北最高学府。要是在1966年不搞文革,我也能考进大学,但是那时绝对考不进西北大学,因为那时的阶级路线,因为我是台湾生人,会把我打入另类。因为,我是中国第一个公开在学校说“废除高考”“不好”的中学生,所以,我后来的命运和下场,是可想而知的。我能上大学,又是应用数学,对我来说就是梦想成真的人生大事,我进校三个月,竟然当上了系学生会主席。我充满了感恩和发奋学习的激情。那时学校条件有限,我们八个人一间宿舍,我睡上铺,我姑姑从北京来西大看我,我们两人就挤在一张上铺睡觉。这种情景,想起来我都落泪。我十四岁时,被姑姑赶出家门,流落在北京街头,下午放学四处奔走,自己联系各个中学教导处解决住校问题。求学似渴,北京学习的资源多么稀缺,多么可贵,我是那么念念不舍北京。我是当时北京十大建筑的见证者,是第一批进入人民大会堂给“全国群英会”代表鲜花的少先队员,又是在十年大庆长安街上夹道欢迎目睹十大元帅的小观众,大丈夫当如此。得到将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我抓住在京求学机会,就是不舍得放弃。今天有多少孩子,也在千方百计想到教育资源好一点的学校学习,也许和我少年求学经历差不多。同样,我去年回到西安母校,看到那些西大学子,又想到他们一定在想能得到世界名校学习的资源和链接!因为他们现在在经济上和外语上或许不具必要条件,谁能帮助他们解决这些资源和链接呢!?处江湖之远,我有了逆向思维,顺水推舟的有效可行性方案: 如果能够把世界一流的学校搬到中国经济发展最需要的地方“一带一路”源头活水的风水宝地,那该是多利国利民育才育人的明智之举啊!我们国家的决策者就是要创造一种解放生产力的资源和环境。邓小平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认为:掌握科学技术的人才是真正的第一生产力。人的要素是生产力的核心。我们要做当代的严复,中国的培根。1905年孙中山有机会在英国伦敦会见了教育家严复,严复主张中国走改良的道路,从教育现代化提高国民素质,他要做中国的培根。孙中山则主张用三民主义革命的方式改朝换代。我一直记得这个典故,并在美国华府地区的最高建筑,Washingtonian Tower 公寓,买了一套两居室的“陋室”,房号就是“1905”。我对女儿和女婿说,我喜欢这个吉祥数字,因为1905年,中国有两位大师,改变了中国的前途和命运。我住在这间“陋室”,每天提醒,“教育解放,就是开发中国的第一生产力,也是开发美国的第一生产力。”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身居陋室,仰望星空,心旷神怡,高处不胜寒,何似在人间。我推窗远眺,华盛顿DC,隐隐约约尽收眼底,东西南北中,一览众山小。“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何陋之有!?
从中国近代思想说,严复是教育救国论的始作俑者,正是严复第一次赋予教育救国,教育兴国,这种中国近代影响深远的社会思潮以理论内涵,而他本人则终其一生是一位坚定不渝的教育救国论的提倡者、实践者。严复推崇英国哲学家培根,称赞他首倡科学方法论,为西方科学技术的发达和社会文明进步立下首功。

我去年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后第四天,就带着支架飞去了西安母校,表达我的感恩之心,我想告诉我的恩师王进成,我是如何运用数学知识解决我所遇到的社会实践问题的,但是相逢一笑全糊涂了。只听到我的老同学王连堂滔滔不绝讲述我们的数学系同学桃李满天下,西北大学新校址如何明天会更好。走到大操场上,看到那些学弟学妹,好奇地看着我们,好像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是来找回自己的西大影子。我没什么了不起,希望他们未来走出去,能变得了不起!让我们的西北大学在世界上越来越“了不起”!

我这几天,看到西北大学校庆的隆重场面,特别是张老校长在87年写给物理系八三级毕业生的留言:“为学须入地狱,登山直到高峰。”这种治学舍身求真,不断攀登,超越自己,开拓未知结构,千人之诺诺,挺身而出,与时俱进,科学进取精神就是我们中国西北大学的的西部牛仔精神。我似乎看到了教育家“严复精神”。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感到一点内疚的压力,总是惦记西北大学和十九大以及特朗普总统访华的事,一躺下就辗转反侧,千方百计,欲诉无人能懂。一起来,还是放不下西北大学和特朗普访华这两件事。吃一堑长一智,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我这几年为促进中美城市间的合作和实体经济建设,上下求索,来回奔走,鼓动蛇口和深圳与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港口城市的互联互通的策划和小报告已有多次。从深圳到北京的两会期间的收集民意,在蛇口参加袁更追悼会和与蛇口工业区杨天平总经理的私下交谈几次,也是溢于言表,望眼欲穿,精诚所至,终无所获。因为,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他们权限有限,时机还不成熟,自上而下还来不及分心和转移视线。我是干着急,没办法。屈指我们这一代蜡烛泪流快到尽头了!此时不做,何时做!?最后一点余热,差不多是强弩之末,连一张纸都穿不透了。我是不默而生的,西北大学的校庆之际,我能千里之外飞鸿寸草之心,大不了是“阳春白雪,纸上谈兵,终无大用”一笑了之,那我也做,张老校长昨天致辞,还有两句话,我很感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大智若愚,愚公说,我死了,还有儿子,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哪有挖不成的山。我自己有个亲身参与资本重组合作成功经历。那就是我们蛇口工业区的中宏氧气厂,与美国上市工业气体公司联合资本重组,成功实现了广东浮法玻璃厂的项目合作。我们从中港合资企业,一下子变成美国上市公司的美国在华独资企业。我是当时过渡期的中方总经理助理。根据我的经验,虽然美国西北大学是前十几位的名校,但是母校西北北大学合作也是美国西北大学的难得机遇,因此,这件事是完全可以实现的。问题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从西北大学办学的历史和链接的中华文化底蕴,毫不逊色,一点也不差,加上“一带一路”的链接和世界各地闻风而至的人才汇集,路上丝绸之路的商机和资讯收集分析研发需要世界一流的大数据和大交流正能量。能与中国西北大学合作是时下中国强劲的西北风。什么是“东风”,那就是特朗普访华之,风从东方来!还需要中方大当家,把中国西北大学的办学价值和“一带一路”发展融合理念,用新思维包装起来,吸引美国白宫和国会山,吸引具体的类似美国西北大学等国际一流的高等学院,引“郎”入室,当年邓小平,把我们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用“南巡讲话”包装了一下,我们就点燃激情,焕发了前所未有的改革创新动力。我们当年就是其中的敢为天下先,率先提出“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始作俑者。我们厂就是早前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的第一家中外合资厂。所以,我也再接再励,把我们母校包装起来,风风光光“嫁出去”!我看好了“西大”陪嫁的嫁妆,可以选在关中眉县太白之间依山傍水扎大营。那里如今城乡巨变,比美国中小城镇还漂亮,关键是古今文化底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一带一路和全球化立学,为万世开太平,自然而然就深深扎根在丝绸之路的最高学府的校训里了。文化自信,天下归心。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中国的西北大学和中国西部牛仔,也能搭便车,走进美国,走向世界,展示不一样的时代风采。中国幸甚,美国幸甚,天下幸甚!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国家者,就是把国家最适合,最实用,最可靠的资源用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的理论整合起来,结合时代发展的历史潮流,后浪推前浪,承前启后,推波助澜,滚滚向前,我就是这个历史大潮流中的一滴水!你我他都是一滴水,只有融入进这个潮流,才能展示我们在不同阶段的风口浪尖上多姿多彩。
我一生就是善于处下,发挥了大海里一滴水的蝴蝶作用的弄潮儿。从1966年文革轶事,到1974年大年初一的上书毛泽东投石问路,再到1995年元旦致函江泽民解决台湾问题建议,1999年再进而提出“同心同国,和平统一”,2000年元旦致函台湾朝野的《告台湾同胞书》,2004年陈水扁提出“小纸条”的“大陆有力人士”,2007年11月在马里兰大学大礼堂全球华人反独促统大会开幕式的“非一国两制台湾不能用,而是台湾问题不能用一国两制去解决”的一鸣惊人之举。不忘初心,大德如阳,公诚勤朴,实事求是。有道是,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我做到了。有道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思得人憔悴,我也做到了。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深处,也说到点子上了!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看水不是水,看水还是水,我就是我,还是大海里的一滴水。点点滴滴在心头,平平淡淡才是真。苍天在上,兄弟登山,此时无声胜有声,这是我对国家和人民真诚的回报和感恩,这也是我欠西北大学的情深似海,我会默默努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明天,我赶在十九大开幕之前,还有关于台湾治理的几点设想要下情上达,会后有期!

附注 :朱熹所作《观书有感》: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Across Trump's Red Line

Across Beijing's Red Line
朱熹所作《观书有感》: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