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解放思想,比解放台湾更重要!”

我对蔡英文讲话的分析和在脸书facebook上的回复。题目是:

必須把“中華民國”從台灣法律陷阱中解放出來

To: TAIWAN 蔡英文

C/C:  UN國際法院

今天是雙十節,蒼天在上,請問聯合國憲章作爲一個國際法主體的中國注冊的中華民國,1971年2758號決議文後,還在不在聯合國!?如果作爲國家的ROC沒有被“廢除”,“注銷”,有沒有分裂?現在哪裏呢?!君不見,作爲國家的ROC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82憲法的序言裏。至今也沒有“廢除”,而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同表一個中國”的國際法主體!
青天有月來幾時? 我今華府一問之。
中華人民共和國究竟是不是另一個新國家!?還是與作爲國家的ROC實爲同一個國家?
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不是作爲國際法主體的中華民國的“國家”?是巧合,還是誤判的陷阱?
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爲代表既存聯合國憲章上國際法主體的法人既然是作爲國家的ROC的延續,是不是作爲國家的ROC主權的承接者,國家主權包括固有領土,疆域,還包括全體中華民國的國民。假如妳不承認是中國人,可以離開作爲國家的ROC的固有領土,包括1945年收複的台灣和澎湖!
台灣曆屆領導人(蔡英文)都“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但承不承認聯合國2758號文件,依據法律同一律邏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既存在UN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驅逐蔣介石的代表,也就同時否定了蔣介石繼續代表既存國際法主體“中華民國的權力”。台灣根本不是國家,也不是自封ROC的國際法主體,代表ROC國家的政府是可以變更的,1971年ROC政府的變更,並不影響ROC主權在UN的完整性和統一性。UN不承認台灣當局占據台澎金馬地區是另一ROC,並不等于ROC這塊土地是台灣地方政府私有的,領土是國家主權的屬性,所以,台灣土地屬于作爲中國國際法主體法人主權原則的繼承權。
依據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唯有國家代表強制處理台灣問題的最高權力。原來蔣介石代表中華民國的權力已經被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文明文明示从生效之日起正式以法律文件形式给“廢除”了。作为既存UN宪章上国家主体的ROC的法人,也就是“ROC”的”大管家换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了。蒋介石的“ROC总统”实权已经被UN剥夺了。这就是如南宋小朝廷的皇帝,有其名,无其实。自欺欺人,达到巩固自己统治苟延残喘而已!现在的台湾ROC其实就是“苟延残喘的蒋介石政权在台湾的代表”。用辩证唯物论的观点,物质决定意识,作为既存UN宪章上的ROC的物质基础变了,整体变成部分,而且是小小的一部分了。虽然还带有ROC的某些DNA政权基因,但国家主权的位阶已经变更了,这种代表权的变更很正常,就像四年一次的换届选举一样正常,习惯就好。實際上,谁要想“废除”作为国际法主体的ROC,那必须通过UN的安理会程序除名,这是法律程序,铁路警察,各管一段。联合国大会作为UN的机构职能,没有对会员国除名和废除的权力,根据职权法的职权法定原则。法律授予您的权力你才有,没有授权给你的你就没有。就像赖清德新官上任三把火,迫不及待宣布“台独的政治工作者”,猴子的红屁股翘起来展示于众,结果是美国一巴掌,打过来,立马不知东南西北。蔡英文也一样愚蠢,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文,明文明示告诉你,中华民国的代表权已经不属于台湾的蒋介石“总统”权力了,你还寡廉鲜耻到巴拿马签名“台湾总统”蔡英文,这种戏法与赖清德的“台独工作者”是一丘之貉,一个模子导出来的假货,赝品。红楼梦里有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我在美国社会大学学习美国和联合国法律,是个马里兰大学的门外汉。但我的法律知识好像对付蔡英文的“两国论”绰绰有余,对付马英九的“一中各表”,“不统不独不武”【维持现状】也能“亮剑”,实际上,我和马英九办公室的沟通和交流非常顺畅,非常坦荡,非常温馨,我们是兄弟萧墙,兄弟登山,“同为天下沦落人,相逢一笑泯恩仇”。直到昨晚,我一直都把我的文章全部如实及时抄送马英九的私人脸书facebook名下,审查和批阅,希望能得到“专家和权威的指教”。未来十年,我还计划找机会与哈佛大学马英九的老师在这方面学习和汇报,交一张“海纳百川”的“一中答卷”。今天是美国的“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我将把我昨天的这篇文章,呈送白宫特朗普邮箱和中南海习近平邮箱。题目设计为“十九大箴言:【解放思想比解放台湾更重要】”,因爲我们不但要解放马英九和蔡英文的思想,还要解放邓小平关于“一国两制”六点设想,因为社会实践是检验“思想和政策”理论的唯一标准。作为当时谈“一国两制”的中国物质条件还不充实,准备的也不够充分,當時作爲國家的ROC中國大陸的綜合實力的確不足以利用武力解放台灣,不得不用“一国两制”的“缓兵之计”,睜一眼閉一眼,將錯就錯,從長計議,反正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血濃于水民族感情。人是有感情的動物,家有家規,國有國法。美國從來不講血濃于水的話,但美國人就是強調One Nation, 堅決反對任何分裂國家的活動。美國的法制強調公平,程序,原則,總統犯法與庶民同罪。法是開山的斧子,依法辦事,秉公執法,才能令人信服。台灣號稱民主社會,其實並不是法治社會,而且越來越不成體統,多屆“台湾總統”以身试法,帶頭亂法,犯法,有法不依,君不见,如今台湾立法院更成了名副其实的民进党一党专政的“私法院”,這樣亂象是與多年來台灣不断煽风点火,搞造反有理的街頭暴力運動,興風作浪,爲非作歹,姑息養奸的結果。從李登輝開始明修ROC棧道,暗度台獨亂法,越搞越不像話,民不聊生,怨聲載道。蔡英文就是參與制造“兩國論”的始作俑者,可惜台灣出了那麽多學法律和國際法的專家學者,但在處理中華民國和2758號決議文的兩岸關系上幾乎都是混淆概念,誤黨誤國,不知悔改,过则顺之,还为之辞。以其昏昏,誤台误民,伤天害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想到一句推背图第三十九象,“鸟无足,山有月,旭日升,人在哭”。“鸟无足,山有月”是个台湾岛的岛。后两句的意思,台湾皇民化,搞得台湾人民都在哭泣。“南山有雀,北山罗”,台湾有蔡英文日本精卫鸟,搞阴谋诡计,处心积虑“去中国化”,北边有强大的天罗地网已经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朝听得金鸡叫,大海沉沉日已过”,一旦到了“鸡年2017”中国的地图雄鸡一唱天下白,大海有容乃大,只等水落石出,“两岸一中,同心同国”的法律真相大白以後,“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说明大海古稀之年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結論很神奇。作爲國家的ROC原來不在台灣,而在大陸;即使49年遷到台灣是代表ROC的政府也就是到1971年26屆聯大2758號決議文生效就轉移了,作爲國家的ROC就大勢所趨,改朝換代,舊瓶換新酒,“中華民國”的帽子已經被“作爲國家的ROC”中央人民政府牢牢地戴在了自己的頭頂上。所以,我在這裏鄭重其事地提醒蔡英文和馬英九前總統,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解放台灣,跳出中華民國的法理誤區和陷阱,一念之差,謬以千裏,魔鬼就在細節中。不要自欺欺人,瞞天過海,再拿ROC招搖撞騙,忽悠不懂國際法的民衆毫無意義!明者因时而变,智者随事而制。
“古之君子,過則改之;今之君子,過則順之。古之君子,其過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見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大哉,一誠天下動。”水可以浮舟,也可以覆舟。在我的有生之年,將全力以赴,把作爲國家的ROC的真相好好講清楚,法律的武器要比百萬雄師更有說服力,法律的陷阱一定要用國際法主體作爲國家的ROC究竟是怎麽演變的,怎麽迷惑民衆的。法律的武器一經掌握台灣民衆,也就會變成2300萬民衆認同“兩岸一中,同心同國”“解放台灣”的物質力量。只要2300萬台灣人真正理解原來作爲國家的ROC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是台灣當局,那“一中同表,共建家園”就能說服人!台灣就被國際法的中國ROC徹底解放了!台灣人就會變成地地道道的中國人,兩岸一家親,就會煥發不一樣的精神風采。也许当代的很多大陆人思想没解放,接受不了作爲國家的ROC,也许台湾人更接受不了作爲國家的ROC,但总会有一些人慢慢转过弯,认同这个作爲國家的ROC!
到那時,代表中國國家主權的人民子弟兵,還要以嶄新的威武雄壯的姿態進駐台灣軍事要地,保護好中華民族的美好家園,並以整個中華民國的整體實力把台灣和大陸都建設的更加富強
悠悠萬事,將心比心,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師不必不如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師。
千人之諾諾,不如我一人之谔谔!會當臨絕頂,一覽衆山小!


结论:TO: 赴京赶考,第一试卷的选题,和 解答的对策。
结论是 “解放思想,比解放台湾更重要!”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