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台灣人民未來前途只有一種選項就是“未來的一個中國”。

識時務者為俊傑,什麼是台灣解危之計,周全破局之謀呢!?
========================
這也是我寫《致台灣愛我中華兄弟姐妹公開信》的核心內容。
我來美國學到了很多新東西,其中之一就是“牛仔精神”Cowboys in America這也許是不朽的美国精神。“明珠不必塵封”,需要自我表現的時候,就應當挺身而出,展示你真實的自我能力和排憂解難的智慧,即便失敗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Change,改革就是創造和探索新生事物。假如沒有,那就創造。Forword, 要向前看,不要總是想回頭走老路!人們不能兩次踏進一條河流。我不斷抓住機會,向白宮和美國總統發起“創新”和“向前看”的挑戰,因為我心懷坦蕩,我的目的就是不斷腳踏實地,結合實際問題,提出我從社會現象中發現的問題和質疑,客觀和理性地提出我的分析和判斷,以及化解問題的思路和建議。成就別人就是成就自己!我八年前提出自己“無畏的希望”,即“新美國人,新美國城市,新美國形象”就是我公開挑戰白宮,並不斷勇往直前追求的美國夢!成就美國夢,就是暴露我學習美國法治制度和平等民主自由精神的心得和感悟,當然我也從來沒有隱瞞自己直率冒昧的缺點和熱情洋溢的激情。儘管我一天天衰老和退化,但也一天天有所收獲和進步。同時,我大部份時間生活在我們華人和外國人社會裡,眼睛向下,發現了很多好人好事,新鮮事物,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省。特別是在我們周圍有很多來自台灣的中國人,他們和我一樣公開宣稱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並把促進社會和解,融合和快樂開心,當成自己美好人生的追求和完美。美國華人是兩岸人民認同“同心同國,中華一家親”的中流砥柱。
2000年元旦我曾寫過《致台灣鄉親的公開信》,並通過多種多樣的渠道和媒體,把該信發出去給台灣政黨和社會名流,也曾經在台灣的「展望雜誌」上發表過。陳水扁在台灣當選以後,我曾經在「同心同國,和平發展」信中,提到了未來和平統合的“三個階段”設想,美國科學家愛因...爱因斯坦说:“ 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科学上许多重大发现,大都源于猜测和幻想。當然我也從澳門郵局把這些信件,發給陸委會主任蔡英文。也許“貴人多忘事”,這些歷史的痕跡早已淡忘,如煙隨風飄去。但是,2004年陳水扁在競選前提到“大陸有力人士”的建議,使他產生了“四不一沒有”和“未來一個中國”的靈感。儘管如此,當時阿扁巧妙地以此“回避”了“九二共識”的認同,我想,這一事實,也很可能提醒當下的蔡英文,如何回應,大陸方面提出的“九二共識”和“一個中國”的質疑。
如何“維持台灣現狀”?如何化解“中華民國憲政“與”未來一個中國的兩岸關係!?蕭瑟秋風今又是,國之大事,存亡之秋,生死之地,不可不察。
我們的政治命題必須與國內外現行公認的憲法和法律規範內涵相一致,與社會實踐和歷史變遷相吻合。政治主張的選題形式和內容必須是統一的,合法的,合憲的,有根有據,站得住腳的。如果自相矛盾,文題不符,理論與憲法不符合,即使人多勢眾,也絲毫沒有說服力合生命力。“基於海峽兩岸文化與經濟的接近性,台灣人民未來前途只有一種選項,就是與中國大陸建構一個有意義的政治關系,一個在未來五到十年裏共存共榮的體系”,簡化地說就是“未來的一個中國”。





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

======================

我在這裡日以繼夜,廢寢忘食,嘔心瀝血,鞠躬盡瘁,一點一點,一段一段,在當今互聯網上facebook,以及我的網址『xin hua wanghttp://www.xinhuanet.com.tw/viewthread.php?tid=8629&extra=「馨華網」上陸陸續續公開發表我的公開信。就是打開窗戶說亮話。我的眼睛不是一直向上看,而是向下看,向著臺海兩岸的全中國人民說真話,說實話,說一個中國的天經地義,說一說,一個名副其實的中華民國究竟是什麼法律概念和真實存在的「法理事實」和聯合國憲章以及聯合國安理會上「法律保留原則」,這個問題以前從來沒有人講清楚,我相信,並不是他們那些法律權威人士或國家領袖,真講不清楚,而是他們真不敢講清楚。當事者迷,旁觀者清。“竊鈎者誅,竊國者諸侯”竊國者所竊爲民權、民心、民意也。爲了黨派利益,不顧天下衆生,憑著高壓手段與輿論導向,顛倒黑白、混淆美醜、指鹿爲馬。久而久之,“喜鵲也成了人們心目中的夜莺”(余傑語)。這樣的精神竊賊著實可恨。所以說,竊民權、民心、民意之領袖,之政黨,即竊國者也。我們看看去年洪秀柱在國民黨內初選發表的鏗鏘有力的演講台詞。她說的很對,一點都不錯。中國國民黨是孫中山先生開創的革命黨,是不斷改造自己,也不斷改造社會,推動歷史前進的革命黨,是属于广大人民的政黨,國民黨從一百多年前的辛亥革命走到今天,不論是過去時,現在時還是將來時,中國國民黨都應該上下同心同德,同舟共濟,聚力前行,要开大门、走大路,大道之行,才能得到人心,才能找回中華民國盪氣迴腸天下為公,萬眾一心,天下衛公,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的精神!今天,我站在大華府的1905#陋室,現在是凌晨3點鐘,五更寒,黎明前的黑暗,周圍夜深人靜,不在沈默中爆發,就會在沈默中“慢慢死去”。我想台灣需要有千千萬萬個洪秀柱一樣的兄弟姐妹站起來,肩負起我們中華民族的責任,這是最重要的中國國民革命黨的精神,也是中華民族的脊梁!請允許我摘錄洪秀柱的演講發言,大家在反思一下當下的台灣形勢,反思一下我們應該做什麼?怎麼做!?我接下來的幾天,會連續不斷把我循名責實探索“一個中國“的過去時,現在時,和未來一個中國 的“未知結構”暨“兩難選擇”娓娓道來。大浪淘沙,在這中華民族大起大落的風口浪尖上,我個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是只要能像一個“種子”,像轟擊「中華民國」原子核的“中子”,就必然會在台灣愛我中華的兄弟姐妹中產生核聚變的能量和動力。如果沒有找到一條救國救民的道路,那我們就一起來創造!下定決心為天地立心,為天下開太平,殺出一條血路!

================




我今天是带着沉痛的心情,来到常会会场。从去年三月以来,本党就面临了艰困局面,在一场近乎雪崩式的挫败后,作为一位从政同志,我陷入了深沉的自责之中。我几乎每天都在自问,为什么我们的兢兢业业,居然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国民党大败那一夜,我看到支持者的冷漠,这比泪水更令人心痛!




  我在想我们是不是总在不该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该妥协的地方妥协了,也在不该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该放弃的地方放弃了呢?而它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我们的中心思想没有了?我们的党德、党魂也都涣散了呢?




  我们一起扪心自问,我们是不是在国家定位上模糊了?试问我们还有没有追求更高和平的勇气,还有没有奋斗牺牲的精神,还有没有救国的理想?还是只想着守住偏安一隅的现状,让本党变成了一只在温水中沉迷的青蛙?




  为什么本党现在是完全执政的执政党,但我们却居然得妥协委屈得只像个在野党呢?




  在此,我并无意指责任何人,作为本党权力结构中的一员,党成为这种状况,我应该也有无可逃避的责任。我只是在想: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媚俗取巧,因循犹疑」呢?为什么变成没有勇气坚持正确道路的弱者呢?这些年来,我们彷佛都只活在对手所设定的框架里,在一些国家定位等基本原则上,与党的中心思想上,我们早就怯懦地丧失了话语权,而只能拾人牙慧、(拿香跟拜),难道这是一个创建国家的泱泱大党应有的作为吗?




  以民主来说,民主当然是本党应走的道路,也是本党建国的精神。可是台湾民主化的过程,逐渐把我们的民主价值变成了与大陆十三亿人民对抗的工具,而不再是我们争取十三亿民心的凭借;当民主变成民粹斗争的工具,可以瘫痪应有的民主程序时,本党可曾坚定地对抗这股逆流?




  当台独的声音假民主之名而泛滥时,本党对抗的论述与政策是不是总显得虚弱无力呢?一顶「卖台」的帽子,彷佛轻易地就把本党压垮了,让我们只要一提到相关问题就瞻前顾后。而在民进党不断制造麻烦,拆毁和平基础时,我们是不是因为忧谗畏讥,就自我设限,不敢将两岸稳定的道路往前再推得更宽广?




  其实,本党一直有一条清晰路线,也远比我们的对手更能盱衡局势变化,引领国家。但我们胆怯了,因为怕被扣帽子,也因为对自己没信心,让我们不敢坚持、不断退却,退到了让人民开始怀疑我们领导国家的能力与意志,也让人民怀疑我们的路线是不是模糊了!




  如果各位先进问我,我到底有什么赢的策略?




  我可以明白地告诉各位,我没有显赫的资历,没有很广的人脉,我没钱没势,但是我却有根据本党一贯的路线,进一步发展出来的正确道路,我有无畏的勇气,绝对敢负责任、明确地说出来。这也就是说「依道不依势,依志不依力」,众志成城、团结于正确道路上,这就是我的赢的策略。




  在这道路的区隔上,民进党的第一张神主牌就是台独,这么些年,他们虽以各种方式遮遮掩掩,但他们分离主义的走向是一致的。这一个分离主义的走向将为我们带来「安全上的威胁、发展上的锁国、经济上的停滞与社会上的仇恨」,也就是「民粹横行,民生凋敝」,我在此郑重告诉各位,委曲求全是没有用的,我们必须毅然扛起这个责任。




  所以当民进党假装以维持现状包藏台独意识时,我们要以两岸和平协议的签署,来确保两岸的和平、国家的安全与国际空间的开拓。所以当民进党以错误的政策方向而将导致锁国时,我们应该以我们所创造的和平架构带来的开放空间,争取加入TPP、RCEP等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并以自由经济贸易区的设置,教育市场的开放,吸纳全球菁英,为国家发展注入全新的活力。




  我们主张修改相关法令,让台湾的制度与国际接轨,减少制度障碍,让台湾市场重回国际选项之中,重获国际青睐。同时也要运用由两岸和平所开创的和平红利,引进国际资金,让台湾充分发挥地缘的优势,创造就业机会,把饼做大,并在经济充分发展,国民财富不断累积的条件下,再进一步以财税手段来真正实现分配正义。




  当民进党透过民粹手段不断挑起社会仇恨的时候,我们要以坚定而不媚俗的政策,推动福国利民的理想。就像民进党的第二张神主牌「反核」,民进党以各种民粹手段推动所谓的「非核家园」。我们当然也了解核能运用上的可能危险,但我们不能把一个明明是选择题的问题,简化成了是非题。如果要说核能危险,难道碳排放没有危险?所以我们要采取兼顾民生需求与环境保护的能源政策,不能轻易被民粹所裹胁。我们明确主张能源政策的顺序应该是:1.增加绿能,2.减少碳能,3.在确保能源供应安全无虞的前提下,再减核能。




  很多有志之士看到台湾社会许多脱序的乱象都引以为忧,更看到政党与政治中媚俗与民粹的情形,经常造成是非不分、价值混乱。这是我若当选总统必须积极改善的地方,绝不让社会道德沦丧、民粹亡国。




  我想告诉台湾人民,我比史上所有的总统候选人都穷,我知道什么叫三餐不继,我了解当一个国家经济衰退时,它不只是冰冷数字的GDP滑落,而是很多穷人的家庭没有去处,很多穷孩子筹不出学费。因此,如果我能当选,我会把照顾弱势当成必然坚持的原则。如果政府必须增加财源,我只会从道德的劝说与税务的政策上,让产业与富人共同承担社会进步的责任。




  总体而言,我会以4G,也就是四个「给」(give),作为我未来治国的目标。我不忍心看到人民忧愁、痛苦、无助与无望,我会要求各级政府应做到给人民信心、给人民欢喜、给人民希望、并给人民方便。




  各位先进同志,人民不是从政者攀往权力的鹰架,人民是承载整个屋子重量的地基;覆舟之水,亦可载舟,接纳新的思维,接受人民的鞭策,开放党的决策和资源,我们永远不会输!2016大选我们一定要赢回来!




  不必讳言,在初选的过程,我尝尽冷暖、历尽甘苦,我一直在逆境中奋战不懈,但我一直微笑视之、乐观以对,因为我要为自己的党争一口气、我要让大家看到洪秀柱的论述与爆发能力!因为每一个联署的名字,都是对我深切的期许,要我扛起胜选的责任;每一双凝视的双眼,都是对我殷殷的告诫,要我莫忘参选的初衷。




  我要强调的是,洪秀柱的参选是一种承担,一股勇气,更是责任的肩负!我要勇敢无惧且大声的告诉民众,不要被顚倒的是非带着走,不要被虚假的口号所迷惑!




  我的父亲因为白色恐怖坐牢三年多,母亲为支撑家计当女工,她是一个因超时工作而数度昏厥的女工。当时一家四散,孩子纷纷送养。父亲出狱后,四十年没有正式工作,晚年在立法院替老委员代笔质询稿,换取微薄津贴以谋求温饱,终生郁郁不得志,至其临终,冤狱都未及平反。




  老天爷把我生在这个家庭,逼我努力,更逼我不可以放弃自己。我始终相信,只有更多的努力,站得挺挺地,人生才能走下去。所以我个子虽小,但是各位从来没有看过驼背的我。挺直腰杆,不只是我的身躯,还包括我从小养成的心志。




  这几天有人问我,洪秀柱,什么对妳最重要?我的答案和天上父亲相去不远。1.人格。2.找回台湾理性的力量。3.只有国家,没有个人。4.我不接受外界对国民党的抹黑。我始终相信,中国国民党是一个愿意给穷人机会的政党,只要她够努力,够有使命感。国民党会给她机会,我始终相信。




  我必须说我没有别的,只有满腔热血、钢铁般的意志以及一身的胆识勇气,奉献给大家、奉献给人民!




  如果你们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会斩钉截铁回答你们,就是——「胜利」!




  只要我们团结、奋斗、永不放弃!相信我们一定会胜利!谢谢大家!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7130774840064&set=gm.1400201113614606&type=3

誰主張,誰舉證。
要證明台灣人民未來前途只有一種選項,那就是“未來的一個中國”這個命題就要提供充足和詳實可靠的法律資料。
我來美國進一步加深了對美國民主法治制度的理性認識,相對來說,這也是我今天敢於挑戰兩岸法學專家和研究台灣問題專家學者的一點點無畏的底氣和自信的勇氣。歷史學家和法律學者在以往討論和探究兩岸關係的時候,往往忽視和淡化了憲法和國際法對兩岸關係明文明示的界定和制約。而且,兩岸當局和兩岸的法學界專家里手,又為了各自為政的政治利益,以偏概全,缺乏全面的準確的辯證的合法的“解釋”和嚴謹的論證。因而在某種程度上,對“一個中國”問題產生了“相關錯覺”。在這裏,請允許我班門弄斧聲明一些法律和法理上的概念。“解釋”是法理概念,“論證”是法律辯護的公開陳述。“相關錯覺”是兩個不相關的變量給人們造成了相關的錯誤印象,這被認為是一種“相關錯覺”(illusory correlation)。
在這裏論證的第一個“相關錯覺”,就是關於“一個中國”的法律概念。台灣方面對於這個法律概念尤其混亂不清,甚至自稱留學海外名校的博士生和博士後,都把這個簡單明瞭的概念搞的一塌糊塗。比如說,“的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但我們台灣不是一個中國,也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引自美國台灣問題專家卜睿哲最新談話)。誰提出的這個觀點,我們暫且不說。但昨天出台的美國“對台六項保證“,此項決議案提出了“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歸屬”問題。這裡產生出來的相關錯覺,台灣既不屬於中華民國,也不會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麼,什麼是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什麼是美國對華的“三個聯合公報和“與台灣關係法”共同構成“一個中國政策”?這是個導致“台灣地位未定”的因果關係。在這樣的歷史轉折的關鍵時刻,美國少數人所釋放的是一個公開支持“台獨”的錯誤信號。如果不能儘快加以澄清,中美關係會因此走向危險的邊緣。
第二個關於“一個中國”的錯覺,假如全世界也包括美國都奉行“一個中國”原則和政策,那麼“誰代表中國”?當今中國的政治符號,或者“國號”是什麼!?最近張亞中教授連續發表文章,從法律和法理上闡述“一個中國”國號的歷史變遷和法律真相。遺憾的是,這並沒有引起社會強烈的共鳴。為什麼呢!?因為人們不願意接受辯証唯物主義的認識論和方法論,而願意接受唯心主義“習非成是”的“形而上學”非此即彼的一個中國國號。直白地說,大陸方面不願接受“中華民國”依然存在的事實,認為1911年孫中山領導辛亥革命,廢除了滿清帝制,創立了中華民國。但是1949年10月北京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此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國。1971年聯大2758號文件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成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驅逐了蔣介石當局的代表團。台灣方面不願接受中華民國依然包涵大陸領土主權和大陸人民主權的事實。同時宣稱,中華民國依然存在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地區,依然有效維持中華民國1947年全中國政協會議通過的憲法秩序。兩岸主權重疊,治權獨立自主。中華民國雖然抱殘守缺,但依然合法享有國際法應有的“法律保留原則”權益。
這裡我希望兩岸政黨領導人和有關法律界的專家學者,正視我以上問題的法律真相和法律解釋。
我在這裡拋磚引玉,根據我學習和收集的法律資料,斗膽“投石問路”加以邏輯性的梳理。
1945年10月戰後由中美英蘇聯四大戰勝國發起籌建聯合國組織。中國派出了10人聯合國憲章簽字代表團。其中之一的中共全權代表是董必武先生,而且是蔣中正總統簽字授權董必武代表中華民國前往美國參加創始會員國的簽字大會。在該會上,董必武表示我代表中共,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注意到“承認”是一種政治和法律的授權和法律上的鄭重承諾。也就是這是聯合國中國國號的“首因效應”(初始效應)。事實上,1949年10月毛澤東代表大陸召開的新政協會議選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主席,在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時候,當時內戰依然進行,依然是兩個政治團體的對抗和對立,也就是說並沒有“推翻”和“廢除”既存的“中華民國”國家形象,中國的國家主體依然是“中華民國”。不存在另立一個“新國家”的問題,也不存在“國家的繼承”問題。請注意在國際法的法律概念上,產生“新國家”,需要各國政府“承認”,才是新國家產生的必要條件。而“國家的繼承”(state succession)也是不同的法律概念,即凡值一個國家的情況發生變更,別國代替前者的地位而繼承它的權利和義務。如果國家內部的情況發生變更,例如政府和政體的變更,並不影響到國家的人格法人,因此不發生國家繼承問題。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究竟是以什麼問題和什麼定位向各國政府和國際社會提出來的呢!?
這個歷史答案是完全清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華民國的國家延續,不是“國家的變更”,也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更不是“國家的繼承”,而是既存國家主體的一個新政府。所有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問題都是在法律上以一個新政府的名義提出來的。毛澤東簽署的政府對外宣言的措辭就是: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值得注意,這裡隱藏的”相關錯覺:“提出來的是承認政府,而不是承認一個新國家。此後,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的“一個中國懸念”就接二連三,接踵而來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