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總有一種聲音,您也會聽到!總有一種心動,您也會感動!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您好!




日前我在您到訪華盛頓參加核安全峰會期間,寫了一份關於利用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以治理秸稈問題“變廢為寶”的環保項目為契機,謀求與美國等發達國家(瑞士和歐洲國家等)積極有為尋找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利益共同點。通過具體的項目合作,來緩解南海和美國“重返亞太戰略”製造的群狼包圍式的圍堵中國戰術。大禹治水的故事告訴我們,治國如治水,“圍追堵截”的治理方式,只能治標,不能治本。結果是勞民傷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當事者迷,傍觀者清。美國在中東打了兩場戰爭,既沒有得到“割地”,也沒有得到“賠款”。反倒是死了不少人,美國自己的建設和庫存被掏空了。美國在亞洲也打了兩場戰爭一場是越南戰爭,一場是阿富汗戰爭,也都是無功而返,如同「老人與海」裡的老漁夫,拖著一條大魚的魚骨頭回家了。所謂“亞太再平衡”就是通過製造亞太地區的利益衝突,軍事對抗的後冷戰形勢,來維持美國的主導權和唯一製定國際秩序的決策者。美國真的能夠下定決心和中國打一場現代戰爭的本錢嗎?沒有!美國一來从来没有受到中國的直接威脅,他為那些小兄弟兩肋插刀,但死不起人,國會也賠不起錢,沒有為之傾家蕩產的必要性和國內外的資源。所以,反倒是變成了“紙老虎”,“黔驢技窮”,“捉襟見肘”。即便是在一些局部的“戰術上氣勢洶洶”,勢在必得,讓那些日本和菲律賓以及越南,趁機“狐假虎威”,在中國的家門口“耀武揚威”。但是,評估南海局勢的風險在於我們自己的內心強大,內在實力要更加堅實鞏固。朝鮮一個小小國家,就憑藉幾次核試驗就可以叫板美國日本和韓國“烏雲壓城城欲摧”。靠的是“不怕死”,寧可“魚死網破”也要爭一個面子。他們難道不知道風險的知覺嗎?在這些世界焦點問題的背後,有一個頗為諷刺的名詞“脆弱的強權”"Fragile Superpower"。這頂帽子扣在誰身上,都很合適。




關鍵是人要有自知之明,執政黨要有自知之明,國家要有自知之明。搞清楚什麼才是當前自己最該解決的問題!?洞悉矛盾焦點的本質,避其鋒芒,擊其惰歸。拿得起來,也能放得下去!東海問題,表面上是釣魚島主權之爭,實質上是中日在亞洲的領導權和綜合實力之爭。南海問題表面上是菲律賓和越南與中國奪島之爭,實際上是美國主導的圍堵中國勢力範圍之爭。這是一場中美關係既競爭又合作的“持久戰”。“一帶一路”就是美國“重返亞太”圍堵中國捎帶的“禮物”。東方不亮西方亮,東邊西太平洋封鎖,那我就“聲東擊西”從西邊殺出去,打開一條血路。但這也不能操之過急,特別是有的國家或小國家出於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考慮,往往採取左右逢源,一邊拉攏中國投資,一面拉攏美日投懷送抱,暗送秋波。以便從中獲得利益最大化。緬甸,斯里蘭卡,越南,印度等都是這種投機取巧的政治心態和經濟算計。這些投入陷阱和行為陷阱的出現,就是“一帶一路”的沈沒成本,也是中國“走出去”的“學費”。知其然,也必須知其所以然。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夫廟算者多算勝,少算不勝,而况于无算乎。也就是出師有名,必先做好調查研究,充分考慮當地的法律法規,以及政府權力結構的穩定性。




我們改革開放之初有一條經驗就是“先搞試點,取得經驗和教訓。然後,摸著石頭過河。”這樣的話,就會穩扎穩打,勝算較多一些。犯了錯誤,也容易糾正。




一,正確分析和判斷中國城鄉居民當前存在的無法識別的差距。




我日前回國100天,觀察到一些普通人無法識別的社會差距。我的觀察對象是城鄉居民的社會行為,我的參考對象是美國的城鄉居民和政府行為的治理方法。因為有比較就能鑒別,與當地人熟視無睹,習以為常,得過且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相比,觀察這一系列社會現象也可是說是無法識別的相關(invisible correlation)。我是希望在中國和美國這兩個變量之間,找到一些社會文明和法制建設的實際聯繫,也就是可以彼此之間接受的理念和觀念,以便加以借鑑和創新。過去我們也是這樣與香港和澳門社會加以比較,和尋找差距的。後來隨著中國的對外開放,我們又把中國的國民素質和社會文明與台灣式民主改革相比較,同時又與韓國和日本的儒家社會文化相比較。因為,兩個文明元素(變量)之間存在一定的相關關係,並不一定意味其中之一的行為就必定是另一個事件產生的原因。換句話說,深圳毗鄰香港澳門,在社會發展過程中,就必然深受香港文化和澳門文化的影響和輻射,而產生類似的社會行為效果。山東和東北三省因為毗鄰韓國日本,就必然深受韓國和日本的影響和輻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正如相關因素並不能證明其中的因果關係一樣。好的東西學起來不容易,但壞的東西,一下子就會打亂內地的社會正常秩序。比如說商業欺詐現象,屢禁不止,比如說,最近的電信詐騙集團化運作。這些都是源自不法經商分子看准了大陸市場法制觀念和法治建設不健全的漏洞,用現代的電訊技術和境外操作可以逍遙法外之特點因此製造的坑害法治不設防的社會陷阱。




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我們三十年前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排頭兵和開拓者,就是帶著發現社會問題,解決和探索社會發展突出問題的實驗的先行者和敢想敢說敢做敢為天下先的始作俑者。每當我們觀察到社會不良現象和社會精神文明的差距時,我們就會自然而然不斷地解剖社會焦點問題,也不斷地解剖自己。分析和判斷這類社會問題會不會被我們所高估,或者低估了。是不是因此影響到改革開放和走出去戰略發展的大局。因為,鄧小平把我們從文革時代的社會最底層的知識青年,送到大學和高等學府去培養和深造,就是讓我們成為推動中國現代化和國際化的中流砥柱和社會文明進步的脊梁。在很多情況下,我們的命運是和改革開放的命運緊密相連的,我們的前途是和國家和全體人民的前途息息相關的。在探索香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法治文明建設的過程中,我們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始作俑者,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提出“時間就是金錢,效益就是生命”的始作俑者,是引進美國科學信息(電子技術)和科學管理(企業資本重組,股份制結構,全員流程管理建設等)的始作俑者。所有期待改革開放的人都在關注我們前進和探索的一舉一動,我們作為第一線企業改革的實踐者,好像有一種天生的責任和使命,就是不斷把我們所遇到的困難和問題整理出來,把我們處理和化解發展難題的思路和建議匯總上報。“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這是我們深圳和蛇口工業區職工“上下求索”,“大道之行”的共同反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儘管當時我們享受到很多“先行先試”“股份制改革”,股票上市;“住房私有化改革”;“醫療社會保險制度化”,“赴港澳地區多次往返簽證”等優惠待遇,但是這種獨特性,並沒有成為人與人之間“唯利是圖”,“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小康社會的陋習。在很多包括法治文明等綜合素質的社會測試中,蛇口人和深圳人的大局觀和社會責任意識都是中國城市建設中名列前茅的。




三,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中國有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其實改革開放,基本上也是“三十年”左右就是一個輪迴“歸零”的週期。歷史的規律是螺旋發展起來的。依法治國和改革開放是中國和平發展的硬道理。在這方面,深圳和蛇口也有一點局限性,那就是在決策上總是依賴香港和澳門這樣臨近城市的參照物,並從類似的政府行為和社會行為中獲取自己決策和行為的線索。這就是深圳和蛇口人不知不覺間無法識別的“近視眼”和“近水樓台”的近因效應。




我在去年三月底,從海外寫給蛇口工業區楊天平總經理,一封關於蛇口工業區與美國的巴爾的摩城市(baltimore city )以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對接的立項建言書。我列舉了巴爾的摩港口城市與蛇口和深圳作為深具影響力的地理作用。也列舉了巴爾的摩港口和城市管理的高新科技和創新能力之可借鑑之處,特別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校長的倡議書提議,深受鼓舞和啓發。儘管巴爾的摩城市也存在很多不盡人意的社會死角和發展過程中的不對稱現象(短板)。這正是這兩個遠隔萬水千山可能相互吸引和優勢互補的內涵的新亮點和潛在的軟實力。這個城市對接(city  by city)建議的主題是簡單的。但是,我忽視了蛇口工業區總經理所擁有的權限和前海自貿區發展規劃的“僵化體制”。




於是,我今年在回深圳深入城鄉考察期間,正值蛇口工業區也在探索“城市再造”話題(re-living the city)。我幾次專門參與其中的展覽和論壇的討論,有幸現場認識了鳳凰電視台的主持人邱震海先生和廣州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的何豔玲教授。我們現場有過針對具體城市管理問題的對話和交流。共同的懸念就是城市科學管理和依法治市,建設公民參與的社交城市,仍然任重道遠。“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用她的原話說,參加uabb鳳凰城市論壇,最感懷的是深圳和蛇口市民的熱情與理性。人民,唯有人民,才是推動社會和城市發展的真正動力。事实证明,城市管理科學沒有國界,精神文明和法治建設沒有國界。




我這次回國時機很巧合,我趕上了送袁庚老先生最後一程。並借此機會,與當年的很多招商局合蛇口工業區的老同事,老朋友,以及後來居上的新朋友,新蛇口人相見相聚一堂。並且,我有幸再次重新踏進我曾經我工作過的第一家中外合資廠的廠區和面貌全非的車間廠房。我流淚了,這些目睹我們日日夜夜探索“時間就是金錢,效益就是生命。人人有事管,事事有人管”市場經濟和企業一點一滴積累改革開放經驗教訓的“物質文明”建設,已經成為今日的“落花流水”,“過往煙雲”,如同我們自己的生命“停止呼吸”了一樣!




我是多麼想能夠有人把這些蛇口工業區的創業家底變成俱有深刻記錄改革開放企業改革建設的“檔案館”。市場經濟一般都經歷這樣的發展階段:來料加工階段、基礎工業化階段、立足於基礎工業化和企業管理升級的製造業爆發階段、產業升級進程中的中高端製造業發展階段和後工業化時代的消費化主導階段。縱觀西方發達國家,基本都經歷了這樣的階段,只是國家大小不同存在周期差異而已。蛇口工業區完全可以成為中國“一帶一路”走出去的黃埔學校和孵化搖籃。長江後浪推前浪,雖然“後來者居上”,但是,我們當年的排頭兵精神和敢想敢說,敢做敢為天下先的首創精神,難道不值得現代的青年人學習學習,繼承和發揚光大嗎!?




我當場還投石問路,班門弄斧,提出了有更具體的建議,比如說,把蛇口的游轮碼頭,建設成類似巴爾的摩港口的游輪碼頭一樣的商業旅遊服務區。把那些已經廢棄的工業廢墟,建成與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聯合辦學的新型開放式互動式的企業家和民營大學校和各國市場經濟咨詢研究所(類似香港貿易發展局和企業走出去的智囊團)。




城市再造和城市對接以及城市國際化進程會帶來大量的變廢為寶的基礎建設需求,也會給中美年輕人帶來相互學習和就業服務的機會,會為「一帶一路」以及「東渡扶桑」走進美國,走進世界帶來發展和夢想成真的發展空間。這個中美相互溝通,建立互信,取長補短,博采眾長,合作共贏的城市之光“戰略再平衡”,必將是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中相互競爭和衝突中的潤滑劑,也必然是推動中國和平穩定發展,同舟共濟共建美好家園的催化劑和全球化國際社交城市的樣板工程。這個全球化城市文明的社會進程,少則三十年,多則一百年。可謂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戰略再平衡的大格局,新亮點,新思維!




俱往矣,身在華府之春,登高望遠,時而看到“烏雲壓城城欲摧”“風蕭蕭雨飄飄”,愚公移山,處變不驚;




時而看到“樓前花開花落,天上雲卷雲舒”,“台海風雲急轉直下”,“蔡獨扁獨狼狽為奸”,南山一柱,欲栽大木柱蒼天。




時而看到黎明前的“啓明星”亮晶晶,推開陋室東窗,清風入袖,明月入懷,巧借東風,迎來朝陽,(“大德如陽,天天向上”)。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我們儘管不再年輕,要做的不是等待,抱怨,指責,而是無畏地努力推動中美新型大國(城市與城市city by city 合作交流)關係和平發展(change),合作共贏不斷向前(forword)!


總有一種聲音,您也會聽到!總有一種心動,您也會感動!總有一種夢想,您也會有所行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