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美國重返亞洲三條路,

今天Senior center 中午的Party,預示著聖誕節已經進入倒計時。我們就是在這樣的歡聲笑語中不斷在反思過去和思考未來。

今天美國Obama政府似乎已經決定提名馬克斯·鮑卡斯(Max Baucus)出任駐華大使,接替將於1月份辭職的駱家輝。我想這也許是一個新的務實開始。一個精通經濟運作的政治家,更懂得如何從國家的最大利益和民生需求來審時度勢為最高決策提供最為合適的建議。而Max Baucus沒有駱家輝的華裔背景,可能看問題更比較代表直接美國的利益。
我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第一線一個微觀經濟的職業經理人,針對美國經濟未來走勢和重返亞洲戰略直截了當地提出我的意見,我把這些分析的意見即看成是對美國重返亞洲振興美國經濟的機遇,也看成是對Obama政府的嚴峻挑戰。一個不懂得反思和及時檢討的政府是對國民極其不負責任的權力中心。我們先從亞洲來看美國,然後再從美國來看亞洲。

首先,從亞洲來看美國。美國對亞洲戰後採取的格局總體說來是冷戰時代的產物,在蘇聯解體後,基本上形成了美國為中心的單邊主義,也就是美國作為戰後秩序的主導者和遊戲規則的制定者。美國是以美日安保條約和美韓條約,美菲條約和與台灣關係法等維繫的一種第一島鏈的集體安全體系。由於近年來中國的崛起,這種經濟實力的增長改變了亞洲原有的互動格局。一百年來一直處於脆弱甚至有些軟弱的中國多數情況下是處於被動和受欺負的狀態。中日東海島嶼主權之爭就是一個實例。在二戰期間中國飽受日本侵略的苦難,國民經濟遭受了巨大的創傷,即便到了二戰結束前的開羅會議前後,美國FDR總統曾經兩次向蔣介石提出歸還琉球主權給中華民國,但是蔣介石以當時國民政府內憂外患為名,婉拒收納琉球主權,如果按照美國當時的戰略意圖不但是琉球主權解決了,釣魚台島的主權日本根本就沒有資格來談歸屬問題。即便是中日恢復邦交之際,毛澤東當時也做了相當錯誤的懷柔決策,那就是不需要日本的戰爭賠償和歸還釣魚島主權。因為大陸當時也沒有能力管理這些島嶼的實力。日本侵華史上從來沒有少要中國的巨額賠款,並且依靠中國的這些賠款真瞎了日本近代經濟。這些歷史的陰差陽錯,不但沒有得到日本右翼勢力的反省,反而認為日本侵占這些中國領土是理所當然,並以呼應日本右翼集團恢復擴軍備戰修改和平憲法為名,展示其強硬無理,霸占釣魚島的要求,並以積極和平外衣的幌子,聯合南海各國以及印度試圖形成以日本為中心的反華戰線。


中國曾經指望美國能夠作為二戰時期的同盟國的主角能夠主持正義和公平,換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一個公道。但是,此一時彼一時也。一個政治軍事日益右傾的日本軍國主義抬頭,一個聲稱和平崛起日益強大的中國,成為美國在重返亞洲的利益選擇槓桿。中國,日本和美國都在考慮自己的最佳有利決策。說實在話,日本和中國的現狀是沒有緩和的跡象,唯一能夠起到制衡和化解調和作用的是美國。不管美國政策往那邊轉,都有美國的既得利益和邊際效益。成不成都是美國“馬首是瞻”。


我們上面明確指出的現在有三條路可供美國選擇。


第一條路,形勢很清楚。就是現行的美日同盟做大的結果,也就是直接對抗中國和平發展的日益崛起。日中在軍事行動上擦槍走火,或者因為油氣田開採爭議引發利益衝突。中國遼闊的國土資源經得住一場核戰爭,如果美國和日本綁在一起,難免引火燒身,日本則完全沒有勝算的可能。儘管日本全民狂熱的反核反美的團結和犧牲精神依然歷歷在目,但美國也絕不會成為戰爭的贏家。若干年後,人們檢討美日同盟的角色是一場本來就不應有的災難。如果日本真正懂得感恩和認識戰爭的錯誤,他們的政府就不會這樣健忘和失去理智,把日本人民再一次推向戰爭和核災難的深淵。


第二條路,形勢晴間多雲。當中國近年的和平發展促使周邊政治經濟和社會文化中心轉移到東亞和中亞的時候。美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關係的重要性已經越來越凸顯重要。亞洲模式的競爭和博弈,很明顯具有利己主義傾向,並以經濟決定政治和政策的方式錯綜複雜地表現出來。從納什博弈的理論,引出來一個全球化競爭的現象,從利己主義的目的出發,最終達到的是損人不利己的結果。兩個囚徒的命運就是這樣。日中兩國如同兩個囚徒博弈的命運即是如此。這實際上,從根本上撼動了美日同盟和美中對抗的冷戰思維,或零和理論基石。因此,我們得出了中美關係競爭中有合作,合作中有競爭的利己主義和利他主義策略。


前提是防患於未然,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假如你美國設計防空識別區是為了防止恐怖襲擊或珍珠港事件重演的話,那麼,你也要允許中國為了防止遭受恐怖襲擊或珍珠港事件的攻擊而設立防空識別區。人家航母訓練,你要去跟踪偵查,還不允許人家阻攔,這是強者欺負人的邏輯。你要搞好美中關係就要有個尊重和平等的態度。前提是是人所不欲勿施於我。要得公道,打個顛倒。中國對美國存在希望和期待,但也不報不切實際的幻想。畢竟自己的綜合實力和運用這些資源的智慧,聽其言,觀其行,審其實,驗其果,這才是美國和中國選擇政策和未來權衡成敗的綜合實力。


另一個前提是將心比心,聯繫到日本國內在二戰歷史上不斷出現否認侵略歷史,否認日本二戰錯誤的言論和行動,包括對靖國神社的帝國亡靈的崇拜和追捧,直接傷害的不僅僅是中國和韓國已經東南亞人民,也包含著美國人民和美國太平洋戰爭的對日政策。日本對美國戰後的所作所為是恨在心裡,寫在書上,表現在行動上。有比較就能鑑別,德國和日本的年輕一代,對歷史的認識取向完全不同。日本年輕人甚至不知道日本發動侵略戰爭,更無法知曉日本在侵略戰爭中犯下的暴行。相反,留下的是對日本戰爭戰神的憧憬,以及對那些戰勝日本國家的仇恨和怨氣。這一點美國政府似乎不願意去想,也不願意去留心觀察。形容這種“晴間多雲”的現象,有一句話比較貼切:好了傷疤忘了疼。對於日本來說,能不能正確對待歷史問題,誠心誠意深切反省,向二戰期間給亞洲和世界人民帶來的災害表示道歉和具體的行動。這個是解決中日問題和亞洲問題的關鍵所在。


我們看到,鮑卡斯 Baucus對華經貿上帶有鷹派色彩,但在主張對華接觸上亦有鴿派作風。鮑卡斯是國會重量級議員中倡導並積極參與對華交往的代表人物之一。鮑卡斯本人多次訪華,每當有中國高官來訪時,他經常出面相見。去年2月習近平訪美時,鮑卡斯就曾出席在美國務院舉行的歡迎午宴。可以說,鮑卡斯 Baucus有相當豐富的對華打交道的經驗,也是中方能夠接受的人物。 Obama的本屆任期還有兩年,多少事,從來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如果新駐華大使能夠集中精力做好一兩件有利美中關係的大事,好事,善事,那就應該延續並拓展駱家輝已經做的甚至還沒有開始做的事情,去把它做好,做到位。從促進美中關係向同舟共濟,和而不同,如左右手方向發展的角度來看,鮑卡斯 Baucus是一個非常合適的人選了,不過北京也將面臨一個不好對付的經貿談判強勁對手。但真正考驗這個新對手的還是他有沒有化人化己,化敵為友的政治智慧。能不能在成就美中新型大國關係中成就別人也成就自己。這個過程中,不可否認, Baucus的確是一個代表Obamas的關鍵角色。


第三條路,從新美國角度重新定位重返亞洲的戰略和策略。
據悉,奧巴馬總統可能將提名參院財委會主席、民主黨參議員鮑克斯擔任駐華大使我們期待著與美國新任駐華大使共同努力,推動中美關係持續健康穩定發展。


擺在中美關係面前的美國重返亞洲有三條路。


一條路是,重燃日本二戰的大東亞共榮圈之路。這條路就是以日本為主導的侵略戰爭之路,1937年7月7日1945年9月2日
當時的日本打著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的幌子,發動了侵華戰爭,與今日安倍晉三的積極和平圍堵中國的政策如出一轍。  1941年12月7日,日本轟炸機大舉偷襲珍珠港和美軍太平洋戰略基地,日本矛頭劍指美國,揚言要把美國趕出亞洲,奪回太平洋的主導權。72年後,日本安倍政府不但沒有真正吸取戰爭的歷史教訓,反而為擺脫日本戰後和平憲法體制,隨著美國經濟實力的弱化,日本正在借助美日安保條約,試圖復活日本軍國主義,讓日本在亞洲發揮更大軍事作用。如果美國選擇這樣的此消彼長,助紂為虐的危險路線,這是一種新冷戰的格局,可以預見,未來的亞洲將會重演太平洋戰爭的歷史悲劇。


第二條路,是美國與中國等重新建立戰略合作和而不同相輔相成的路線。這是當年Franklin D. Roosevelt設計的戰後防止日本軍國主義東山再起的大格局設想。不同是今天的中國再不是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的脆弱國家,中國沒有想侵占外國的一寸土地。但是也不允許日本和其他國家任意乘虛而入,侵占中國的主權領土和挑釁中國的國有主權。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當年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在今天的中國家門口重演。中國的和平崛起之路,是日本軍國主義阻擋不了的,也是任何國家也阻擋不了的。中國的強大正是美國重新佈置中美合作大格局維持亞洲和平穩定,健康有序共同開發共同繁榮發展的歷史大舞台。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同舟共濟,和而不同,如左右手的新型大國關係。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的好,對美國和亞洲人民有利,有大利。中美關係建設的不好,對美國來說是重大資源損失,也是美國人民和政府失策的遺憾。


第三條路,是積極的美國重返亞洲政策,那就是在亞洲現存的錯綜複雜政治矛盾中,扮演積極公正的領導角色,施展美國對內對外化人化己化敵為友的政治軟實力和成就別人也成就自己的核心價值觀。

從前一點時間的美國重返亞洲政策來看,基本上是冷戰思維的延續政策。這是一條不合時宜,對中國形成包圍圈的亞洲政治格局,也就是島鏈封鎖政策,嘴上是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實際上是處處封堵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當然美國是依靠美國強大的軍事存在來轉移亞洲各國的注意力和選擇的視角。但真正能夠影響亞洲和平發展的是如何化解亞洲現實存在的潛在主權爭議危機。除了軍事角力的博弈以外,我們還有很大的政治智慧。


這就是我替天行道,對美國華府和白宮發出的政治挑戰!

美國Obama政府和Max Baucus大使以及美國駐日大使美國前總統肯尼迪的女兒卡羅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的使命就是避免日中單方面的“零和博弈”,也避免危險的不確定的”變死博弈“(往戰爭方向發展的死亡遊戲)。這就是未來兩年美國政府應該展示的新形象和軟實力。在美國重返亞洲的過程中,美國選擇什麼路線,決定了美國在全球化競爭合作的進程中究竟能扮演什麼角色,是單邊主義角色呢?還是新霸權主義角色呢?還是合作互利共贏的新角色的!?這就需要看究竟Obama政府有沒有當年F.D.Roosevelt總統的軟實力了。以上三條路線美國選擇哪一條!美國Obama政府究竟樹立什麼目標?這是美國未來三年實際行動的關鍵問題和重返亞洲的突出因素。這是我對美國政府聖誕節發出的第一個挑戰。[attach]1381677[/attach]
[attach]1381676[/attach]
[attach]1381675[/attach]
[attach]1381674[/attach]
[attach]1381673[/attach]
根據人口學研究,社會平均年齡較低的國家,家庭人員比較多,社會結構不太穩定。通常容易接受家裡有一兩個孩子為國捐軀。相反,獨生子女家庭和生育率較低的國家都希望和平。不希望孩子去為國家打仗。中日兩國都是生育率較低的國家,一般來說不願意打仗,能用和平解決問題的就不要用人命去交換。戰爭只能作為最後一種被逼無奈的選擇,往往代價巨大而所得甚微,是一種自殺式死亡遊戲的方式。正如美國在伊拉克戰爭,到現在為止損失慘重得不償失,而且看不到美國真正的政治形象和和平民主自由的價值所在。中國的歷史長期佔有世界強國的地位也不是戰爭得來的。戰爭中得到的東西,往往都帶有遺患無窮的後遺症。

所以,一個國家的真正強大就需要化人化己化敵為友的軟實力。也就是採用戰爭以外的手段得到彼此的理解和信任,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更大共同利益的焦點問題上。不能在一個樹上吊死,這是中國人的智慧。

在釣魚島問題上,日本正在誤入岐路,走火入魔。當事者迷,旁觀者清。站在美國看亞洲,看中國,看日本,看台灣,就比較清楚。釣魚島本來就歸台灣花蓮所屬,距離台灣也較近。所以,在利益分配時,台灣應該佔大頭,中(大陸)日(獨霸)應該佔中(主權讓渡),美國為了維護這個敏感地區不爆發衝突,應該佔有小頭,也就是應該有個立錐之地。一旦事發有權名正言順,居中斡旋。這就是“常和博弈”的狀態。
是否接受,那需要各方共同努力,不接受也得積極妥協。亞洲缺乏歐洲共同體的“主權讓渡”觀念。這一點,美國應當發揮世界大國的中間斡旋制衡和引導角色。否則,美國的影響力和軟實力何在!?軍事存在絕不是解決政治問題的試金石和天平,美國需要有化人化己化敵為友的智慧,成就別人也成就自己的大智慧!

日本安倍政權13日頒布了備受批評和質疑的《特定秘密保護法案》,並計劃在頒布之日起一年內實施該法案,該計劃受到了日本國內民眾的激烈反對。有學者認為,安倍晉三為追求經濟復甦,在經濟上強調政府的強勢干預,而政治上則通過修改憲法限制個人自由,加強集權。這體現出當前的政權,奉行著政府高度干預的國家資本主義,已完全超出了自由市場經濟的範疇。不僅如此,安倍還通過修憲來限制言論自由,實際上是將日本往極權主義的火坑裡推。

美國Obama政府和Max Baucus大使以及美國駐日大使美國前總統肯尼迪的女兒卡羅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的使命就是避免日中單方面的“零和博弈”,也避免危險的不確定的”變死博弈“(往戰爭方向發展的死亡遊戲)。這就是未來兩年美國政府應該展示的新形象和軟實力。在美國重返亞洲的過程中,美國選擇什麼路線,決定了美國在全球化競爭合作的進程中究竟能扮演什麼角色,是單邊主義角色呢?還是新霸權主義角色呢?還是合作互利共贏的新角色的!?

這就需要看究竟Obama政府有沒有當年F.D.Roosevelt總統的軟實力了。以上三條路線美國選擇哪一條!美國Obama政府究竟樹立什麼目標?這是美國未來三年實際行動的關鍵問題和重返亞洲的突出因素。這是我對美國政府聖誕節發出的第一個挑戰。
“新问题的提出,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



“新问题的提出,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



“学科交叉点往往就是科学新的生长点,这里最有可能产生重大的科学突破”


爱因斯坦曾说:“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为重要,因为解决一个问题也许只是一个数学上或实验上的技巧问题。而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看旧问题,却需要创造性的想像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




釣魚島問題就是爭一口氣, 但是如何爭這口氣,那就是大智慧.


這僅僅是一個突破點, 不戰而屈人之兵,為上.全軍為上,攻心為上.




台灣,日本,中國大陸,美國在"常和博弈"中各得所欲, 社會心理得到平衡,化解了危機,皆大歡喜,天下幸甚.


美國得到的引領化人化己化敵為友的軟實力,


這是得民心的大智慧.得民心者得天下.這是一筆無形資產的軟實力.


這要比僅僅得到那幾公頃島礁的利益更大,更有影響力.
現在美國與中國等需要重新擬定和制定新的戰略合作“和而不同”相輔相成的路線。

這其實是當年Franklin D. Roosevelt設計的戰後防止日本軍國主義東山再起的大格局設想。


不同是當年的中國內外交困,政權非常脆弱。今天的中國再不是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的脆弱國家,中國沒有想侵占外國的一寸土地。但是也不允許日本和其他國家任意乘虛而入,侵占中國的主權領土和挑釁中國的國有主權。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當年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在今天的中國家門口重演。中國的和平崛起之路,是日本軍國主義阻擋不了的,也是任何國家也阻擋不了的。


中國的強大正是美國重新佈置中美合作大格局維持亞洲和平穩定,健康有序共同開發共同繁榮發展的歷史大舞台。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同舟共濟,和而不同,如左右手的新型大國關係。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的好,對美國和亞洲人民有利,有大利。中美關係建設的不好,對美國來說是重大資源損失,也是美國人民和政府失策的遺憾。




[color=rgb(0, 0, 255)]從亞洲來看美國。美國對亞洲戰後採取的格局總體說來是冷戰時代的產物,在蘇聯解體後,基本上形成了美國為中心的單邊主義,也就是美國作為戰後秩序的主導者和遊戲規則的制定者。美國是以美日安保條約和美韓條約,美菲條約和與台灣關係法等維繫的一種第一島鏈的集體安全體系。由於近年來中國的崛起,這種經濟實力的增長改變了亞洲原有的互動格局。一百年來一直處於脆弱甚至有些軟弱的中國多數情況下是處於被動和受欺負的狀態。中日東海島嶼主權之爭就是一個實例。在二戰期間中國飽受日本侵略的苦難,國民經濟遭受了巨大的創傷,即便到了二戰結束前的開羅會議前後,美國FDR總統曾經兩次向向蔣介石提出歸還琉球主權給中華民國,但是蔣介石以當時國民政府內憂外患為名,婉拒收納琉球主權,如果按照美國當時的戰略意圖不但是琉球主權解決了,釣魚台島的主權日本根本就沒有資格來談歸屬問題。即便是中日恢復邦交之際,毛澤東當時缺乏對日本深刻的認識,因而也做了相當錯誤的決策,那就是不需要日本的戰爭賠償和歸還釣魚島主權。也許因為大陸當時也沒有能力管理這些島嶼的實力。這些歷史的陰差陽錯,不但促使日本改弦易轍,喚起日本右翼勢力的反省,反而被日本塗脂抹粉,變成否定侵占中國犯下滔天暴行的旗號,認為日本侵占這些中國領土是理所當然,並以呼應日本右翼集團恢復擴軍備戰修改和平憲法為名,展示其強硬無理霸占釣魚島的要求,並以積極和平外衣的幌子,聯合南海各國以及印度試圖形成以日本為中心的反華戰線。

[color=rgb(0, 0, 255)]

[color=rgb(0, 0, 255)]中國曾經指望美國能夠作為二戰時期的同盟國的主角能夠主持正義和公平,還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一個公道。但是,此一時彼一時也。一個政治軍事日益右傾的日本軍國主義抬頭,一個聲稱和平崛起日益強大的中國,成為美國在重返亞洲的利益選擇槓桿。
[color=rgb(0, 0, 255)]

[color=rgb(0, 0, 255)]中國,日本和美國都在考慮自己的最佳有利決策。
[color=rgb(0, 0, 255)]

[color=rgb(0, 0, 255)]說實在話,日本和中國的現狀是沒有緩和的跡象,依靠中日兩國政府來解決釣魚島爭議那是不可能和平理性解決的。
[color=rgb(0, 0, 255)]

[color=rgb(0, 0, 255)]解鈴還須繫鈴人。
[color=rgb(0, 0, 255)]

[color=rgb(0, 0, 255)]唯一能夠起到制衡和化解調和作用的是美國。
[color=rgb(0, 0, 255)]

[color=rgb(0, 0, 255)]不管美國往那邊轉,都有美國的既得利益和邊際效益。
[color=rgb(0, 0, 255)]

[color=rgb(0, 0, 255)]成不成都是美國“馬首是瞻”。


在釣魚島問題上,日本正在誤入岐路,走火入魔。當事者迷,旁觀者清。站在美國看亞洲,看中國,看日本,看台灣,就比較清楚。釣魚島本來就歸台灣花蓮所屬,距離台灣也較近。所以,在利益分配時,台灣應該佔大頭,中(大陸)日(獨霸)應該佔中(主權讓渡),美國為了維護這個敏感地區不爆發衝突,應該佔有小頭,也就是應該有個立錐之地。一旦事發有權名正言順,居中斡旋。這就是“常和博弈”的狀態。


是否接受,那需要各方共同努力,不接受也得積極妥協。亞洲缺乏歐洲共同體的“主權讓渡”觀念。這一點,美國應當發揮世界大國的中間斡旋制衡和引導角色。否則,美國的影響力和軟實力何在!?軍事存在絕不是解決政治問題的試金石和天平,美國需要有化人化己化敵為友的智慧,成就別人也成就自己的大智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