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膚淺認識

我對未來三十年中國改革開放的一點膚淺認識:

十八屆三中全會即將召開,作為一個海外同志,依照黨內民主生活準則,說幾點個人看法:

1)我們黨1921年成立,到1949年近三十年,準確地說是28年;1949年建政到十一屆三中全會近三十年,十一屆三中全會至今十八屆三中全會也是三十年。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三十年一個大躍進,大發展,大目標。


第一個三十年的大目標是建立一個新民主主義的名副其實的中華民國。這個歷史任務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新民主主義革命路線是不能完成的。


第二個三十年的大目標是完成從新民主主義路線到無產階級專政和以階級鬥爭為綱的社會主義革命路線,包括了樹立毛澤東思想的個人權威和政治權威。這個時期我們主要是按照蘇聯的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的具體實踐相結合,直到發展成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以毛澤東個人權威代替黨的領導和以法治國的社會發展路線。我們有政治掛帥,階級鬥爭為綱,思想統一社會的成功經驗,也有人治為本失敗的教訓。


第三個三十年的大目標是以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改革開放路線為綱,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人民向前看。這其中的主要經驗就是從人治為本,向建設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法治民主社會轉變,是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政權建設,思想建設和組織建設。黨是團結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的核心力量。要搞好改革,首先要把黨的建設搞好,以便形成一個團結戰鬥的政治核心堡壘。


未來的三十年的大目標是完成深化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的新里程碑,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兩大作用不僅不能削弱,而且還要適應以法治國,以“新民新華新民國”為目標的歷史階段中得到加強。


這包括了 建設和完善黨內民主和黨內監督機制,建立以法治國,法治民主,人民監督和法治監督機制。以法治精神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推動和落實誠信教育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以及不斷加強共產黨員提高適應時代發展所需要的綜合素質教育。

【九二共識】是一種不完全,不明確,不穩定的兩岸共識,也就是國家概念和政府概念在恪守一個中國框架中的定位不完全。什麼是一個中國的國家符號和政府關係至今仍然各持己見彼此解釋不明確,是非和未來發展目標誰也搞不清楚,上層建築的頂層設計缺乏共識和認知,因此,兩岸關係深層次中缺乏互信,因而相互戒備的心理難以消除,因此兩岸關係具有內在的種種不穩定性,這也是“九二共識”的代名詞。
兩岸對彼此之間關係定位為“非國家與國家性質”具有完全共識。
在法律上,兩岸都認為國家沒有分裂,因此兩岸都認為,兩岸之間的關係是一個國家內的關係,這是兩岸執政黨和現政府的彼此共識。

但在大陸地區和台灣地區是屬於“哪個國家內的關係”問題上,雙方都相互否認對方,

都把對方包含在自己現行的一個國家憲法框架內,這是分歧。

兩岸非國家關係的共識成為維繫兩岸關係的基礎,也是兩岸之間的最大公約數。

但這個“九二共識”和政治觀點還不足以涵蓋兩岸關係的全部,它解決了兩岸關係“不是什麼‘國與國’關係”的問題,但沒有解決兩岸關係“是什麼關係”的問題。

過去提出台灣方面提出“一國兩府”,大陸方面提出“一國兩制”。

價值判斷的重點在於:

1911年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的封建專制國家,廢除了“大清帝國”,繼承了中國的全部國家主權,國際間一般也簡稱之為“中國”。並在1923年10月10日公佈了第一部《中華民國》憲法,確立了人民主權原則和民族國體的原則。參考23憲法的第一條,明確中國的國體:中華民國永遠為統一的民主共和國。

提出國家的人民主權原則,即第2條,“中華民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這兩個立憲原則其意義重大而深遠。人民主權和國家主權是指國家的最高權力。中華民國區別於廢除了兩千多年的中國封建專制國家,創立了國家主權屬於全體人民,以法治取代人治的政治制度。

由於中國在抗戰勝利後,建立新國家政權和聯合政府的過程中,出現了政權權力配置的政治對立和人民內部矛盾,轉成了中國國共兩黨主導的內戰。1949年中國共產黨取得了大陸主要地區的控制權和管轄權。成立了中央人民政府,命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因為自1949年到現在在國內法和國際法上,中華民國依然繼續存在的情況下,也就是沒有在國內法和國際法上明文明示“廢除”中華民國這個既存的中國政治符號的前提下,在國內法和國際法上,均不允許,也不承認,有兩個中國,或另外組成“另立一國”。從而避免了中國的國家主權分裂,國家領土的分裂,避免形成“兩個中國”的問題,避免產生所謂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

1971年26屆聯合國大會討論通過中國代表權問題,也就是誰來代表既存的中華民國這個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的政府代表資格的問題。因此產生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華民國的延續(國家延續問題)。也就是從法律上解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究竟是什麼政治符號,究竟是什麼國內法和國際法的關係問題。也即是回答了1960年聯合國大會1668號文件中,承認中國有兩個當局聲稱擁有中國的代表權問題。弦外之音,也就是否定了1960年前後由美國政府向聯合國提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另立一個中國”的“新國家”或“繼承國家”的身份(國家符號的政治定位)加入聯合國的所謂“兩個中國”方案,這樣立場,完全避免了中國出現南北朝和東西德的國家分裂問題。

以上這是中國問題,即恪守一個中國的國家符號的真正實質。也就是回答了為什麼兩岸關係是屬於一個國家的內部問題,非國家與國家關係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並不是以新國家的定位,對外宣布成立的,而是以一個新政府的名義,爭取世界各國給予法律和國際關係地位予以“承認”的。中國一詞包括地理,政治,歷史,文化以及國家權力的多重意義。台灣是中國的固有領土,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兩岸關係屬於一個中國,兩個不同憲法和社會制度管治的地區。於是,產生了兩個地區政府的合法性和民主政府的合法地位問題。

“一國兩府”的提出是針對以上由於上世紀四十年代內戰產生的兩個地區各自為政的現實存在而提出的。反對這個提法的內因是1971年的2758號文件,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代表既存的中華民國(簡稱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也就是以另一種“另立一個國家只有一個合法政府”的方式,不承認台灣地區還有一個合法的中華民國延續的政府存在。

“一國兩制”的實質是在否定中華民國的國家延續,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在台灣的合法性,而提出的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的國家符號的基礎上,允許台灣和大陸實行不一樣的社會制度和政治民主形式,稱之為“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兩種不同社會制度體系”。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框架在台灣沒有得到社會的認同和積極的回應,也就是“一國兩制”不適宜用於台灣的根本原因。換句話說,在國內法和國際法上,依然明文明示“1911年孫中山領導和創立的中華民國”依然具有合法性,合理性,延續性,相關一致性,排他性,可靠性,證偽性的前提下,未經政治協商,而強加這個“另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給台灣人民和台灣民選政府,並成為製造“兩個中國”的代名詞和移花接木,張冠李戴的變戲法。這就是,兩岸人民和兩岸政黨各自堅持恪守一個中國框架,但是至今互不信任的突出因素和主要矛盾。

從上海論壇的專家言論看出,兩岸自下而上民間和專家之間在討論兩岸關係究竟“是什麼關係”問題上存在分歧。

因此,兩岸在彼此關係定位上,具有部分共識,也有部分分歧,是一種不完全共識。

“一中各表”是這種不完全共識的直接體現,“一中”是共識,“各表”是分歧。


當事者迷,旁觀者清。

我權借 上海論壇研討如何構成一個中國框架,如何恪守一個中國框架的問題,

膚淺地談談我這個旁觀者和門外漢的一孔之見,權當拋磚引玉,投石問路。

歡迎兩岸有識之士批判和舉證。

事實勝於雄辯,真理越辯越明。

政治談判和政治互信不需要特殊的權力和強大的武力,得民心者的天下,得人才者得民心。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寧可天下人負我,南山不負天下人。

希望我們發揚黨的三大作風,堅持理論聯繫實際的作風,批評與自我批評的作風,密切聯繫兩岸人民群眾的作風。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兩岸人民再立新功!
一唱雄雞天下白,今天是印度的DURGA PUJA 節日http://ima
一唱雄雞天下白,今天是印度的DURGA PUJA 節日,


我的圖書館英語老師是印度加爾各答人,她今天介紹了這個傳統的節日。


並給我發了電子郵件。


我給她回了一個電子郵件,看看我是怎麼說的 !?


我也許了個願。不知道能不能如願以償得到實現。










聽其言,觀其行,審其實,驗其果。實踐出真知。

以改革者的決心,樹立同心同國,恪守一中框架,共建家園,振興中華的大目標。

以開放式心態,點燃“新民,新華,新民國”的中國夢,在具體社會實踐中追求不斷學習,不斷有所發現,有所前進,有所創新,兼容並包,實事求是,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只有完全徹底才有殺傷力。


腳踏實地,學習上下溝通,內外溝通,進行心靈溝通,善於取長補短,博採眾長,去偽存真,由表及里,同情的理解別人,轉換角色,化人化己,化敵為友,聚同化異,天下衛公。本著汪道涵先生提出的“擺事實,講道理,明是非,求共識”原則,求同存異不分黨派、海內海外不分地域,求真務實不拘立場,只要有利於中國的統一富強,有利於中華民族的團結合作,有利於世界的和平與發展,就是我們決之以導,宣之使言的傳播重點。以這種“海納百川,能容為大”,拓展解放思想的心路,攜手共進同心同國,天下衛公,和平發展,和諧繁榮的全球化大同世界的初級階段。


逐步從個人之言,人生之作,走向凝聚成集眾智眾力的網絡平台,內在關係,社會活動,……為社會人脈的思想交流新模式。貴在知己知彼,貴在堅持真理修正錯誤,貴在無私無畏坦坦蕩盪,貴在化人化己,成就他人成就自己。推動社會積極向全球化的同心同國大同和諧世界穩健發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