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東京影展兩岸風波內情

毛峰:東京影展兩岸風暴內情
時間:2010-10-29 09:47 作者:毛峰 http://www.xinhuanet.com.tw 小 點擊:1452次
  東京電影節,中方緊急召回江平,要嚴加追究這烏龍風波

  一場不該發生的政治符號之爭,造成前往日本出席第二十三屆東京國際電影節開幕禮的台海電影代表團雙雙錯失了走上金光大道的機會。

  中方代表團團長江平強硬要求台灣代表團要冠名“中國台灣”或“中華台北”遭到台灣代表團強烈抵製的突發風波釀成激烈對抗,令東京影展組委會驚訝錯愕。

  這件被稱為“江平事件”的烏龍風波更在台灣升級為一場風暴,事件勢將影響五都選舉。亞洲周刊獲悉,江平在事發不久即被北京召回,須就事件提交書麵報告。

  外界有傳言稱這是東京影展組委會有意設套,讓兩岸代表在國際文化舞台上出醜,故意將中國大陸代表團和台灣代表團同時安排在六本木新城的凱悅飯店三樓的貴賓廳等候走“綠色”星光大道。而往年,台海代表團是分開安排的。但今年就在這“誤會”場合,中方代表團團長江平突然“發難”。也有人指出,這是北京近日外交強硬態度的延伸,其實這些都是不實之言。據亞洲周刊了解,這場類似烏龍的兩岸爭執,北京方麵認為其實根本沒有必要,中國文化部官員也向亞洲周刊表示,中方事前對此行為不知情,對於民間性的國際文化交流場合中台灣代表團的冠名問題,已成為次原則中的次原則。換句話說,在東京影展上稱呼台灣代表團不成為違背“一中原則”的問題。

  北京方麵認為,作為中國代表團團長的江平,在遇到突發事件中不冷靜,特別是在國際文化交流場合不應該直接與台灣方麵發生正麵衝突,不應該圍住台灣代表相互吵架。也有中國代表團成員私下對亞洲周刊說:“江平有點過度、過分張揚了政治意識。”

  “江平事件”在台灣引發了大陸在東京影展上打壓台灣的輿論風暴。台灣總統府發表強硬聲明稱這事件嚴重傷害了台灣人民的感情。台灣甚至把江平列入了“不受歡迎的人”。“江平事件”同時也開始引起北京高層的密切關注。十月二十六日淩晨一點左右,江平接到北京方麵的指示,要求他就此事件作出書麵報告,同時還要求他盡速回國。

  經亞洲周刊確認,江平已於當日下午乘飛機離開東京,以平息事件風波可能在東京影展上繼續發酵。

  東京影展事務局長都島信成在接受亞洲周刊采訪時說,東京影展隻是一個國際電影文化交流的場所,它應該超越“政治性標牌”的障礙,不受政治意識形態的幹擾。今後台灣方麵參展,東京影展方麵不會改變台灣的名稱。

  事出偶然,但可能有前因。去年,江平曾率範冰冰、趙薇和陳坤等影視明星耀眼亮相於東京的金光大道。台灣也有陳相霖等超強演員走上綠地毯。過去幾屆影展,中國大陸及台灣均有代表出席開幕禮,各自按順序步上金光大道。不巧的是,今年主辦方把中國團與台灣團召集到一起在凱悅酒店三樓說明在開幕上走星光大道的順序。這時中國代表團團長江平突然提出要求主辦方在介紹時要稱“來自中國”和“來自中國台灣”,這當場令工作人員不知所措,隻能呼叫有關負責人來處理協調。對“中國台灣”之稱,台灣代表團團長陳誌寬當場表示絕不接受,而影展主辦方也認為按過去東京影展慣例,沒有這樣的稱法,也不同意。隨後,中方又提出要按奧運會模式,稱台灣團為“中華台北”。

  主辦方考慮協商後表示,隻要台灣方麵沒意見,組委會可以接受。但陳誌寬對此提出質問:“誰同意這種稱法?”陳誌寬強調,台灣當初就以台灣名稱申請參展,過去多年也都是以台灣名義參與,更不能接受在走星光大道前一刻才被告知要更名。在爭執不休的僵局中,中方遂又提出第三方案,要求用“中國大陸地區、台灣地區”的形式稱名,大陸前,台灣在後,一起入場。但陳誌寬表示,台灣既沒有這樣的習慣,也不同意改名稱“台灣地區”。

  對此,江平強調:“這是主權問題,絕不退讓。”而陳誌寬則回敬道:“不要把政治問題拉進來,這樣我們更沒有理由退讓。”

  期間,中國代表團的三十多人還曾團團圍住陳誌寬,責問其是否中國人。陳誌寬為此高聲喊叫:“你們人多勢眾是不是?我絕不會妥協。”結果,在對抗爭執了一個半小時左右後,兩岸代表團最終誰也沒有走上星光大道,成為東京影展中從未有過的一場“政治風波”。

  隨後,中國代表團團長江平在臨時召開的記者會上鄭重宣布:“世界上隻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部分,監於東京影展組委會執意不在『台灣』前麵加上中國,等於變相承認『一中一台』,我們對此表示遺憾,隻好退出東京影展,也不參加有關活動。”

  現年四十九歲的江平,現任中影集團副總裁,中國國家一級導演,曾任中國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副局長等職。此次是江平第二次率中國電影代表團出席在東京舉辦的中國電影周宣傳活動。

  在二十五日晚舉行的東京中國電影周招待酒會上,江平在介紹電影代表團成員時,仍然高調地把蘇有朋稱為來自中國台灣的知名青年演員。在現場采訪的中國媒體記者對亞洲周刊說:“江平如此高調刻意渲染中國台灣的政治概念,實在作秀得有點過分。他看似在堅持中國政府的一中原則,其實是在幫倒忙。”

  新生代台片受關注

  今年東京影展是華語片競相閃爍、大放異彩的時節。中國大陸有兩部影片《鋼的琴》、《觀音山》殺青入圍競賽片,角逐本屆影展的金麒麟獎。影展專設台灣電影特集“美麗新世代”單元,集中播放《艋舺》、《朱麗葉》和《第三十六個故事》等六部新生代影片。

  另外還有為紀念功夫片巨星李小龍誕辰七十周年而特別展映的《龍爭虎鬥》、《死亡遊戲》等經典佳作。

  在亞洲單元中也有四部華語片入選。配合東京影展而特別舉辦的“東京中國電影周”,則集中推出了《十月圍城》、《人在囧途》、《杜拉拉升職記》、《孔子》等九部最新中國影片。

  二十三屆東京國際影展本應是兩岸三地影視文化與演藝明星相互交流的極好機緣,也是向世界展示兩岸華語影片走向合作繁榮發展的“平台”。但事與願違,卻被莫名的“政治意識形態”損毀了兩岸文化的“美麗約會”。

來源:讀者推薦2010年10月28日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解读江平东京影展“失言”

  已成惯例甚至纪律,一到台湾的选举周期,大陆往往严令禁止任何涉台言论,以免对选举产生冲击,或者更被民进党所利用。然而,就在五都选举已至白热化阶段,竟然在东京影展上演江平“失控”一幕。

  始于1985年、由非政府组织主办的东京国际电影节是9大A级电影节之一,至今已是23届。 海峡两岸均报名参加。一方以中国名义,另一方则冠名“台湾”。事实求是讲,不管是东京电影节,还是其它国际电影节,台湾都是以此名义亮相。所以,当大陆国 家一级演员、曾任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现任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江平突然在开幕前一刻向“台湾”发难,要求主办方改“台湾”为“中国台湾”, 实出人意外(奥运会名称为“中华台北”)。不仅如此,江平还呵斥台湾代表:你不是中国人吗?更令人难以认同的是竟然以“台湾电影还想进入大陆吗”这种公然违反两岸刚刚签订的ECFA协议之语相威胁。

  风波一起,一向南辕北辙的蓝绿竟然难得一致起来,同声谴责。且不说绿营表演如何积极,就是蓝营也要求大陆道歉,“行政院長”吴敦义直批大陆代表团蛮橫、不理 性,更点名代表团团长江平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当然,五都选举风头正劲的民进党,更抓住机会猛力攻击国民党的两岸政策,把江平个人行为痛批是马英九倾中政策 与态度的結果,“马根本是中国在国际上限缩台湾的共犯”,要求全面退出两岸协商。对江平“失言”全力消费,妄图实现其“坐二望三争四”的目标。两岸关系仿 佛一下退回二十年前的时光。毫无疑问,此次江平的“失言”确实达到了仇者快、亲者痛的效果。

  江平脱轨“失言”放到大陆的政治体制下来看,颇为不同寻常。曾任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高官的江平,与国家两岸政策如此脱节、对两岸现状如此无知,令人难以想象。虽然没有报道江平向日方提出抗议前是否事先向国内汇报,但这种显然是自作主张的方式,与大陆政治文化极为不符。

  其 次,两岸交流如此频繁,做为江平这一级的官员,应该对台湾的现状有所了解。台湾民主化前后,言论上最大的变化就是:过去严禁台独主张,现在则严禁统一主 张。这也是为什么李敖之子李戡弃台大(台湾最好大学)而就北大。台湾前新闻局派驻加拿大多伦多的官员郭冠英尽管以“范兰钦”的假名发表一个中国的言论,就 仍然被人肉搜索出来,随后丢官甚至连退休金都被剥夺。在台湾这样的“言论自由”环境下,你江平当众斥责台湾代表团“你是中国人吗?”,他们除了否认还有什 么别的选择吗?如果他们敢于承认,恐怕连台湾都回不去了,更别说还能否依然栖身电影行业。

  第三,台湾五都选举即至,双方竞选已达白热化阶段。马英九两年执政普遍令人失望,尽管签署ECFA,但却并没有转化为民意支持和选票。恰在此时又发生台北花博风暴,拖累整个选情。毋庸讳言,大陆也是看在眼中,急在心中。一旦国民党失利,必然会被解读为对国民党大陆政策的否定。在这种情况下,面临2012大选的压力下,国民党有可能调整甚至改变其大陆政策。对于大陆来说,如果国民党选举中被击败,大陆将不得不做出更大让步或者代价以支持国民党。否则2012国民党的失败将会被视为大陆对台十年新政的挫折。还有一点就是,大陆自2008年面对西方愈来愈大的压力之所以能够游刃有余、放手一搏而获胜(中法、中日),除了自身实力以外,还和两岸关系缓致使西方无法插手有关。这就是理解江平失言后果的大背景,也是江平突兀表演令人难以置信和难以认同的原因。

  最后,今年的东京电影节四月份报名,十月份举行,长达半年的时间,江平都没有对“台湾”冠名提出抗议或反对,却在开幕式前一刻发难,实是超出情理。更何况台方代表在国际电影节上如何冠名,江平做为电影届的资深人士,岂能不知?

  非 常之事必有非常之因,不妨大胆猜之。一是江平此举本意是针对日本。其背景自然是九月份发生的中日钓鱼岛冲突。到现在为止,都仍然没有平息。但没想到修理日本之余,却伤及台湾。后来江平把矛头对准电影节的主办方,也可资为证。二是大陆对台湾单方面的让步也引发极端民族主义者的不满。这次事件发生之后,网上多有众多网民强烈激烈支持江平。不管其出发点如何,此举还是颇有民意基础。

  当然网上也有这种意见,江平是满族,假设其不了解大陆对台政策的前提下,发出这样激烈的举动,也有以此证明其捍卫国家统一立场的可能。

  另 外需要补充一点的是,现在海外自由派也多攻击大陆的对台政策,其表面理由也是不能单方面让利台湾,大陆不能牺牲普通民众的利益云云。但实质却是,他们深知 大陆对台让利政策必然导致台湾与大陆的不可分割。在他们看来两岸统一之时(他们一般用词为“吞并”),就是台湾民主化失败之日(专制的大陆统一了民主的台 湾嘛)。就是两岸维持现状,大陆对台湾影响益增,台湾对海外这些自由派也将保持距离,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存。

  江 平东京失言,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并非全然坏事。毕竟多种声音: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也有利于大陆对台湾的谈判和讨价还价。但是类似江平的做法要达到此目的, 必然有两个前提:一必须是普通民众。假设这一次留日大陆留学生群起抗议,或者能有其效果。但身为高层官员的江平,此举只能引发国民党的猜疑。二是时间点不 能选在选举之际。否则其负面作用将远大于其正面意义,大陆得不偿失。

  江 平东京失言,国共双方最后的表现还算机智。国台办发言人杨毅将之归为“双方沟通不够”,实是将之归为误会。这种处理方式既避免了向台湾道歉,以引发大陆民 众的不满,同时也承认了自己的责任。国民党在大陆表态后,陆委会虽然表示失望,但国民党还是承认只是个案。台湾驻美代表袁健生的看法可谓代表:大陆有十三 亿人口,类似江平状况每个官僚体系都会发生,台湾及美国也是这样,“总统”有他的想法,但有时就无法贯彻到最基层。会后受访时他更表明,江平事件显然是个 人一下子兴起,不要因此影响两岸正常正面互动。可以说双方的共识在于都认为不会影响两岸大局,都要冷淡处理。但我相信,风波过后,对江平肯定还会有处理。

  不 过,江平事件,大陆确有需要总结之处。一是对台新政要考虑到民众的接受能力以及怎样把民意转化为和台湾谈判的筹码,哪怕在付出同样代价的情况下,也要有更 多的回报。二是要有两岸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机制。10月23日江平事件发生之后,涉台部门第一次回应是不了解情况,无法置评(海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亚飞仅以“这个我不太了解”一语带过)。到27日国台办才正式回应是双方沟通不够,没能立即制止风暴的扩大。三是在大陆言论自由日益扩大的情况下,整个社会是否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特别是言论自由与国家整体利益的平衡。毕竟,言论自由的扩 大,也给各种极端的声音提供了空间。尽管这种声音未尽具有代表性。最近一位副科级干部年仅二十二岁的儿子,在醉驾车祸后喊出“我爸是李刚”,居然成为席卷 全国的公共事件。一时“官二代”、“权力的傲慢、狂妄”之说甚嚣尘上。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这位戴上“官二代”、“权力傲慢”高帽的年青人,竟然大学毕业两 年了还没有工作!反观西方,普通大众和国家领导人时有越轨之语,但大都风平浪静。法国总统萨科奇上任不久,在参观一个农业展览会上,由于一位农民拒绝与其 握手,竟令之大怒而失态, 破口大骂:“滚,傻瓜”。套用中国的话,就是“傻民”嘛。按说民选总统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至少要像中国的李刚一样上电视台哭泣道歉。但他什么也没有做, 就此风平浪静而过。还有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天接受电视采访,支持在世贸大厦原址附近建立伊斯兰教堂,还援引宪法做为支持。不料第二天见势头不对,立即改口 否认。其实,在一个言论越来越自由的社会,一个人失言本是正常,犯不着上纲上线。以上视之,显然,大陆并没有准备好,台湾也没有准备好。

  最 后,中国历史上不乏夸夸其谈的清流,但欠缺理性做事之人。单从言论上讲,江平所言全属政治正确:“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部分。东 京电影节主委会在介绍我们时,要分别介绍中国以及台湾,我们进行了抗议。我们要求介绍:‘来自中国大陆,来自中国台湾’,可主办当局却执意,不在‘台湾’ 前面加上中国,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含糊不清,表达不准确,或者是变相地承认‘一中一台’。我们对此深表遗憾,只好宣布退出影展,在东京期间不参加有关活 动。”江平甚至后来给组委会下最后通碟:给对方10分钟的时间决定,是否在介绍台湾团时要冠上“中国”二字,如果无法得到满意的答案,就不参加影展当天晚宴及以后的活动,或者考虑以后都不参加东京影展。其立场之坚定、斗争手段之激烈,堪称无两。

  而在这个义正严词的声明背后,却是对两岸时局的误读。两岸统一不外和平与武力两种。至少从目前,武力统一的时机尚不成熟,最佳选择是维持现状。当大陆现代化完成之后,要么不战而屈人之兵,要么武力统一。毕竟时间在大陆一边。这应该是理解大陆对台新政的时代背景。如 果江平的做法发生在台湾民主化之前,或者民进党执政时期,再或者台湾宣布独立,并无不妥,但在国民党执政并 联手大陆共同稳定两岸形势的今天,可称则在不正确的时间和不正确的地点做了正确的事情取得了相反的效果:客观上伤了国民党、支持了民进党、冲击了大陆对台 新政。这就如同“中日友好”单纯看并没有错。但如果放到“九一八”、“七七事变”的时空下,这种主张说是汉奸也不为过。但当日本真正反醒和谢罪,此时“中 日友好”就是再自然也不过的了。所以也难怪以《爱情来了》入选东京影展青年导演竞赛的陈玉勋导演,在脸书(FACEBOOK)上点名批判中国代表团长江平,写下“呼吁中共当局 以破坏两岸人民感情的罪名、做出损人不利己之蠢事、制造双输之局面,尽速逮捕此傻X。”尽管出言不逊,但“破坏两岸人民感情、损人不利己之蠢事、制造双输之局面”却是一语中的。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