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個民國 各自表述

平路:一個民國 各自表述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網 聯合報 2010.10.11 08:06 am

  
近幾年,大陸文化界流行談「民國」。研究「民國」成了一股熱潮。上個月,廣州出版的【新週刊】,封面故事也是「民國範兒」。

兩岸在不同的歷史進程中,出現了不少分歧的語意。依對岸的理解,「民國」概指一九一二到一九四九,毛澤東拿下江山為止。這個「範兒」,聽說是個百搭詞,恰似一種風尚,也好似我們語彙裡的「規範」。相比於一九四九之後,尤其文革一片灰藍螞蟻的集體經驗,比起那種貧瘠與單調,共和國之前的「民國」,現下對岸的眼光裡,它充滿潑辣的生命力,甚至是前衛與創新的年代。

「民國」蔚然成風尚,也衍生出商機,包括月份牌、老照片,包括張愛玲、徐悲鴻,包括建築式樣,北京的燕京(現在的北大)、南京的中山陵,都是愈看愈順眼的民國建築。

正因為「民國」過渡到「共和國」是斷代,其後的文革則是徹底的斷絕,大陸文化界遙想「民國」,追懷時就多了漫渙的美感。又因為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新中國」,一九四九前的「民國」曾被定義為腐朽的「舊社會」,如今大陸的文化人正替它平反:提到「教養」、「文人襟懷」、「飽滿的民風」,當時,「民國」至少有特立獨行的個人,再加上它銜接晚清一向被低估的現代化元素,「民國」雖然諸事初定,卻早有了郵政、金融種種機制,並不似原以為的那般一無是處、那般死氣沉沉。

這時候,對岸講「民國」,那是懷舊、是翻案,也是某種借古諷今;對岸講起民國人,就覺得曾經大開大闔,有豪情有膽識,氣魄是大的。這麼心有戚戚,也因為中國的問題老是捲土重來:廿一世紀的中國人,仍在面臨又一次的諸事初定,仍在面臨一個帝國的龐大轉型。

相比之下,台灣就叫做「中華民國」,我們的「民國」一直不絕如縷。提起這兩個字,多了現實的況味,少了懷舊的美感。

台灣的歷史多元,以一九四五做匯流點,就有兩股等待彙編的支流,如同英文大寫的「Y」。從流行事物到老房子,殖民時代在台灣土地上留下甚多屐印。身世上既多了分岔點,我們看待「民國」,比起大陸的從極貶抑到極紅火,看似少了點浪漫與激情,其實,更可以看得清楚。

與對岸比,台灣長年累積的優勢,就在眼光中的冷靜與理性。

一九一二建立的民國,當時是救亡的時代,從革命領袖到實權軍閥,都帶了毛躁與急切。急於推行沒把握的事,飛快推向極端,再全面推翻。回溯起來,最是這份激情誤事!如【新週刊】討論「民國範兒」文中說的:「民國的空前絕後,全在於速度——所有舊東西被快速摧毀,被新東西飛砂走石地席捲覆蓋。」相形之下,台灣累積出對於速度的戒懼。譬如,我們由經驗中體認到,改革的關鍵在社會力的茁壯,這事急不得,要緩緩地由下扎根。

對岸慶祝辛亥一百年,脫不了神格化的宏大論述;此地的民國一百年,我們如今的強項應該不在做大做強的聲勢,而在於回溯與前瞻的深度吧!換句話說,重要的尤是重述過往時的反思與反省:在反省中重述,或者在重述中反省,並拉出多元角度地回看,包括一九四九之前的「民國」:那個過激的時代,並思索其遺痕與烙印。(作者為作家)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各自表述,一個民國



毛泽东恪守一个中国.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昨天 00:22 上传
下载次数: 0






不能否定的.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昨天 00:22 上传
下载次数: 0






不能否定.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昨天 00:22 上传
下载次数: 0






民調】民心思變,新的鉅變年代 開始了

011-12-28 12:30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藍大綠小」已向「綠大藍小」移動
馬英九連任之役選得艱苦,所釋放出的訊息是人心求變;從二○○八大選到去年的五都選舉,綠在綠區贏得更多,在藍區的差距也日益趕上,馬吳選情岌岌可危。
南方朔
二○一一年走到現在,已近尾聲。在這一年裡,全球都動亂頻仍,美國的占領群眾街頭運動還在繼續,歐洲多國的罷工示威也方興未艾,至於阿拉伯之春的流血動盪,俄羅斯的反普京示威新起,這都顯示出一個新的鉅變年代已經開始了。

改革與改變是英雄事業
雙英都缺信心和動力

台灣萬幸,沒有加入這波鉅變的行列,但我們卻也不宜低估了人民求變的心情。今天台灣的領導人在二○○八年崛起,得票五八‧四
五%,當時何等的自得意滿,而他的連任之役卻選得艱苦萬分,這種變化所釋放出來的就是人心求變的訊息,而這個訊息就是和平;台灣有自主性的產業方向,靠著自主的發展來增益人民的幸福,現在的政府將兩岸關係的比重放得太大,自主性則放得太少,這乃是人民不滿的源頭。
因此二○一二年初的大選,不論馬英九僥倖連任,或蔡英文幸而當選,調整台灣對內對外的策略,都當是首要急務。可是我也很擔心,不論誰當選,他勝出的邊際效應都必然很小,很難產生改革的信心和動力;如果這不幸而言中,台灣祇得繼續現狀踏步。台灣的狀況與美國有些類似,上次歐巴馬勝選,但他口上說改變,實質上卻泄泄沓沓很少改變,而今他又要拚連任,連任了又怎麼樣?改革與改變是英雄事業,而英雄式的領導人在現代已經很少了。
因此,現在台灣的大選,不是個等待英雄的選舉,而是很普通的大選,沒有任何一個候選人想得出足以激勵人心的願景,政黨祇是各聚實力,捉對廝殺,而且廝殺的手段經常不是那麼光明磊落,選總統的調性,和選縣市鄉鎮長差距不大。由於選舉缺少了恢宏的氣息,各陣營祇有熱鬧的纏鬥,卻少了相互的激盪,在纏鬥的過程中,祇有像賽馬一般比著今天領先多少,明天又領先多少。
《新新聞》最新的民調,馬吳配三三‧三%,蔡蘇配二九%,宋林配七%,拒絕表態的八‧七一%,沒意見的七‧六%,兩者相加達一六‧三%,面對如此高比例的不表態選民,馬吳配領先四‧三%,其實已沒有任何意義。這次大選之所以讓人猜不透,兩大陣營都不敢放心,乃是有太多選民都隱藏起他們的投票意向。

民調領先不代表贏面
隱性選民多數會投蔡

當媒體的民調讓人摸不透,於是各陣營祇好回歸到經驗法則的區域算票與估票。最近國民黨黃復興黨部主委金恩慶即坦承,雙英差距極小;馬總統二○○八年,在北北桃大贏一二○萬票,這次會少一半。上次在高雄縣市、屏東縣算是打平,祇輸在台南縣,南部縣市祇輸七萬票,但這次每個南部縣市都可能輸十幾二十萬票,至於中部的台中縣市,上次贏二十多萬票,但五都選舉胡志強祇贏三萬票,南投彰化也會比上次少十二萬票,總票數加加減減,馬吳配其實極為危殆。
而綠營單單在南部即大贏七十萬票。有人已注意到,由二○○八大選、前年的三合一選舉、去年的五都選舉,綠在綠區已贏得更多,在藍區的差距已日益趕上。全台灣統計,以前是「藍大綠小」,現在似乎已向「綠大藍小」移動。
如果「綠大藍小」屬實,那麼加加減減,最後就是蔡上馬下。用區域算票的方法來估算,當然未必準確,但馬吳陣營的確會嚇出一身冷汗,而且所有的人都漏算了五都選舉時發生了連勝文槍擊案,有些原本會投綠的票改投藍,這種選票一定會還回去,如果這樣算,馬吳以為現在民調領先就代表贏面較大,那就太自欺了。據我的理解,未表態選民將大多數都會投蔡,馬吳選情的實際情況是岌岌可危。
這次大選沒有人敢說誰會輸或贏,大家都在猜謎,民調是一種猜法,地區估票也是一種猜法,到底哪一種猜法比較準確,就等著看開票的結果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