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台北6日」

大陆作家沈宁眼中的台北-「台北6日」

馨華網 http://www.xinhuanet.com.tw  2008.03.14 大陸文學窗 作者:沈宁

浙江嘉兴人。一九四七年生于南京,后居上海。一九五三年随父母迁北京,读小学和中学。一九六六年大陆文革浩劫,高二停学。一九六九年到陕北山村落户,接受劳动改造。。一九七七年秋,大陆恢复高考入学制度,考入西安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至陕西省电视台电视剧部工作,参加电视剧编剧及拍摄制作。一九八三年夏赴美国爱荷华大学自费深造,学习东亚文化学、大众传播学、教育学。一九八六年夏获东亚文化学硕士,应聘至旧金山任教。一九九0年后,在多家美国公司任职,曾任美国之音广播电台新闻主播,亦于美国联邦空军军官学院任文职教官。工作之余,勤于写作。除在中美港台各地华文报刊发表多种文字之外,近年出版书藉包括:

《唢呐烟尘》,《美国十五年》(中国经济出版社),《战争地带》(中国华侨出版社),《商业眼》(光明日报出版社),《点击美国中小学教育》(湖北人民出版社),《教官笔记》(中国电影出版社),《A Different View》(美国)。



人在海外,只通过报纸和电视发布的点滴去认识台湾,结果是负面的,以为台湾政府业绩不彰,官员品格拙劣,台湾人素质低下,文明缺乏,社会混乱,令人觉得恐怖,乃至若干年前有机会在台北谋得一份很好的工作,也推掉了。

最近去了一次台北,发现过去多年的印象,至少百分之八十都错了。
台湾政府确实业绩不彰,官员品格确实低下,但仅此而已,就我个人所见,台湾人(至少是台北人)的素质文明,已达到就中国人而言的最高度。

我是第一次去台湾,希望亲身了解真实的台湾社会和台湾人,所以推辞了接待单位的盛情,争取更多个人单独活动的机会。台北之美,固然依赖台北饭店之众多,夜市之繁荣,小吃之丰富,饭菜之精美,但更加吸引著我的,却是台北的人,普通市民们。

走出中正机场,立刻体验台湾人敬业乐业的精神。我找到长荣公车柜台,买票坐车到台北。从桃园到台北,一小时路程,票价135元新台币,折合4.5美元(设以30:1计),实在便宜,美国丹佛这样公车,要贵一到两倍。我对台北毫无所知,询问去下榻旅馆在哪站下车,他们拿出汽车路线图,指给我看,并用红笔勾出下车站名。我又问在台湾怎么打公用电话,他们详细告诉我,讲解几种价格,告诉我省钱窍门,给我换了几枚硬币,说是还有十分钟开车,我可以先在候车室打两通电话,指给我用哪架电话机。

在台北期间,我因故换过两家旅馆,没有来得及告诉妻子更新电话号码,怕她打来找不到,跟前台服务员一讲,他不仅在本旅馆电脑上做纪录,以便所有服务员接到找我的电话,都能转给我,而且分别打电话到我原先住过的两家旅馆,请那两处的前台做好纪录,凡有美国来电找沈先生,便将电话转过来。那两边的服务员,也都很乐意地答应下来。

事情都是小事情,但我看出大意义。他们既没有板了面孔,爱理不理,也没有「堆满笑容」,为赚你的钱而忍痛做出「笑模样」,或者脸上带「笑」却心不在焉。我所见到的台北服务员们,脸上总是很和气,很真诚,也很认真,似乎那样做很自然,很平常,让我觉得自己并不比别人低贱,也不比别人高贵,所以很舒服。

我住在忠孝东路和复兴南路的交点,是台北闹区的中心,每日从早到晚,车水马龙,热闹非常。早晨上班高峰,捷运(地铁)忠孝复兴站里人涌如潮。但挤在人群中,随众进退,发现台北人虽然匆忙,却晓得礼让,颇有君子风。即使在捷运车站里,人满为患,却似乎并不喧闹。那是我在任何中国人聚集之地,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的。公车上,饭馆里,就算西门町那样的热闹地方,包括年轻人在内的台北人,也都懂得尽量保持安静。我从经验总结:喧闹与文明成反比。喧闹之地,必是文明低落之处。喧闹度越高,文明度越低。而凡文明之地,自然不见喧闹。由此可知,台北人的文明程度实在相当高了。

此言不虚,有例为证。在台北乘捷运,站内上下自动扶梯,所有乘客都自觉站在右侧,空出左半边,让赶路人走。我从未见到一个人,站在左半边,即使整条扶梯左侧都空著。最可爱那些中学生,也如此守规矩。中学生本来是最调皮的一群,喜欢结伙说笑走路,可一上扶梯,便都自觉站在右侧,绝不为说笑方便,挤在左侧挡路。

捷运车厢内,靠门处安排博爱座,即老幼病残专座。我每天乘几次捷运,经常看见那博爱座都空著,许多乘客站在旁边,却都不坐。上下学时,很多中学生乘车,也都站在博爱座前聊天,绝不占座位,特别有规矩。一次我见到有人抱个孩子上车,立刻有四五人同时站起让座,令人感动。

捷运车站月台,每个车门前地面,都画了斜斜的排队线,我发现不论多么拥挤的时刻,所有乘客都会自觉依线排队,绝不乱挤,而且永远先下后上,绝无抢先之举。我在台北六天,街道上,商店里,公车上,饭店里,无论何处,从未见到一处有人发生争执,脸红脖子粗,更别说骂架甚至斗殴。中国人聚集的市面,能做到如此,实在是让我感叹万分。
台北是个大城市,马路上行人多,汽车更多。自行车极少见,但轻便摩托车成千上万,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上下班时可说震耳欲聋。但我发现,市内交通乱中有序。十字路口,每遇红灯,大群摩托车都会停下,而且全部停在停车线后面,几乎看不到有人抢出白线,停在斑马线上。左转摩托车,也都会停在专设的左转区内,规规矩矩。行人过马路,从不乱窜,都走斑马线,遵守灯标。所以虽然车多,还是很有安全感。

我相信,这是台北全民崇尚推广文明五十年的成果。上世纪后半段时间,当有些地方把野蛮落后当作光荣来崇拜的时候,台北社会开始对三代人进行不屈不挠的文明教育,已见硕果櫐累。现在台湾实施九年义务教育,所有青少年都起码国中毕业,进一步建设文明社会,更有雄厚基础。

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到重庆南路的书店街去逛,只在瞻仰国父纪念馆的路上,顺便去了诚品书店,觉得真舒服极了。台湾出版书籍,讲究纸张装帧,所以摆到架上总是很好看,毫无简陋之嫌。书店之大,之整齐,之华贵,显示著书世界的壮美。里面人并不少,但极安静,绝无拥挤杂乱之感。我走了走,买了一套自己多年前出版的《唢呐烟尘》,当晚要送人,又买了一批音乐唱片,价格都比在美国便宜一半,真想多买,苦于无法携带太多行李。

我星期天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参观,看到许多家长带领七八岁的孩子,细致观看各种展物,低声地讲解,耐心地回答孩子的问题。我看到孩子们惊喜的眼睛,景仰的神情,家长的笑容,非常感动。我想,那些家长肯定都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希望下一代也具备深厚的文化素养。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当然会成为文明的人。由此可知,不论有人怎样地企图切断历史,中国文化将永远代代承传,绵延不绝。

我向台北的友人们谈到这些,赞叹不已。他们则几乎一致表示,我选了个不幸的时刻,来到混乱的台北。十年之前的台湾,远比现在好得多,到处是欣欣向荣,愉悦和谐,人与人之间充满亲切和温暖。这八年来,台湾被挑起族群仇恨,社会分裂,经济衰退。我对台北的赞美,倒使台北的朋友们十分感慨,想起过去的美好年代,似乎已是很遥远的事了。两个台湾影视界的朋友,跟我吃两次饭,叹了几次:实在怀念过去上学读书的岁月,虽然生活不那么富足,但真是和平快乐,无忧无虑。(候鳥e人)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