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華人新年回國觀感:中國變化怎一個快字了得

華人新年回國觀感:中國變化怎一個快字了得

馨華網 http://www.xinhuanet.com.tw 2008-01-18 來源:日本《中文導報》

  無論是留學、工作還是已在日本定居的華人,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回家看看。剛來日本幾年的,回國或歸心似箭、興師動衆,早已定居日本的,回國或平淡無喜、避世絕俗。可以說,隨著歲月的流逝和多次回國的體會,讓在日華人的思想和生活態度不斷變化,或因沒能乘上中國開往春天的列車而後悔,或發現能生活在日本感嘆多麽幸運。

  無論經常或不經常、喜歡或不喜歡回國的華人,每次回國都會有很多新的感受,尤其在近幾年中國發生巨變時,在日華人突然發現祖國已經今非昔比,再也不容漠視。

  一個老北京的回國觀感

  華人老管是土生土長的老北京。自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旅日以來,老管已在日本生活工作20多年。這期間,老管有機會走遍世界各地,也經常回中國從事各種交流活動。即使這樣,在2008新年回國度元旦的短短幾天內,老管對快速發展的北京、對熱鬧喧囂的北京、對充滿活力的北京,還是産生了一種趕不上趟的陌生感。

  按照北京人的說法:世界上只有一個北京,無論怎樣發展都不會顯得誇張。老管回北京幾天走馬觀花,看到的是人群、樓群、車流、物流,聽到的是迎奧運的熱情、投資的沖動,還有享受奢侈生活的自負與自滿。2008年的北京,就是一個沸騰的大工地,一個流轉的萬花筒,一個狂歡的熱宴場。

  回到日本後,老管整理出自己關于北京的流水印象,感慨萬分。

  1、住。北京的城市建設非常活躍,房價藉奧運概念節節上升,不斷高揚,成爲有目共睹的事實。北京人說,世界上只有一個北京,全國人民都涌向北京,這里不漲哪里漲?據說,每年八、九月,外地孩子考上北京的大學,進京讀書,很多父母馬上跟進,進京購房,爲全家特別是孩子扎根北京創造條件。有電視節目組在街上采訪路人,十位路人中有八位外地人,可見全國人民“瘋涌”北京的勁頭何其高揚。相比之下,北京人大錢掙不來,小錢又不掙。真正的北京人陷入尷尬的邊緣化境地,人所共知。

  正是在如此瘋狂的全民追捧和托盤下,北京房價領跑全國。老管的弟弟3年前在北京置房,每平方米6000元人民幣,如今漲至24000元,這樣的漲幅,誰看了都眼紅。民間的共識是,北京的房産,價格越貴越有人買。全中國的有錢人都到北京、上海、杭州等宜居城市買房,外地企業主和海外籍人士紛紛搶占高檔樓盤。在有名的望京地區,匯聚上萬韓國人,都形成韓國村了。

  2、吃。北京的飯店酒肆,顧客盈門,熱鬧非凡。老管回國,家人請客,選在一家叫“西湖春天”的杭州茶館。周末用餐需提前數天預約,臨時登門都找不到包厢客房。在大型超市或購物商城里,從日本的吉野家到京城小吃,各色餐廳和大排檔全都擠滿了人。過去,老北京能數得過來的有名菜館飯店就那麽幾家,如今,光日本餐館在北京就超過400家,吃豪華壽司成爲時髦的高檔消費。日本壽司進中國,又得到進一步發展。北京人給壽司起了各色洋名,比如“瑪麗蓮·夢露”等,讓食客獲得朦朧的的混合型國際感受。北京人以前過冬,只知道大白菜、胡蘿蔔、土豆之類。現在回北京,進超市一看,各種時鮮蔬菜多得讓人數不清個、叫不上名。在北京,高檔蔬菜大有市場,揮金如土大有人在。

  3、物價。年前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防止物價的結構性上漲成爲全面通貨膨脹。在北京,日常生活的消費指數都在上漲,普通猪肉價格長了一倍,高達20元人民幣一斤。老管在大超市里看到一個柚子賣30多塊錢,頗感吃驚。來自全世界各地的精美水果擺滿了高檔超市的櫃台。在太平洋崇光百貨店,老管看到來自美國的脆桃,120元人民幣買6個,但在美國本土,1美元却可以買一大堆。日本進口大米標價198元/公斤,已是舊聞;日本高檔草莓在京城標價130元/公斤,照樣不乏食客。太平洋崇光的保安自豪地說,到我們這里來購物的都是有錢人。世界各地的優質商品大量進入中國,購買高檔商品已成爲日益擴大的富裕層乃至中産階層的首選。

  4、交通。2008年初的北京,給人最直接的印象就是一個建設大工地。城市軌道交通全面鋪開,有五條地鐵同時開工建設,未來北京的地鐵綫數將達15條,超過東京。北京大街上滿眼都是汽車,據說北京市的汽車保有量已達300萬輛,誰都沒有想到北京會如此快速地跑步躍進汽車時代。

  5、投資:1月5日,老管去一家普通的工商銀行看了一下。銀行內設有專門負責理財咨詢的櫃台,排隊買股票買基金的人絡繹不絕。在那里,投資者與理財人員的關系不再是咨詢與釋疑,而是叫你買啥就買啥。股民、基民們一個接一個,毫不猶豫買入,少則幾萬元,多則幾十萬元。民間的私人投資理財盡管充滿了盲目性,但勢頭火熱,銳意不减。

  當然,2008年北京最熱鬧的話題當屬“奧運”。電視台天天教英語,提高市民對應國際化交流的能力;電視節目不時介紹鳥巢、水立方等奧運場館,不斷積累著奧運知識,營造著奧運氣氛。不過,老管在短短幾天的實感體驗中也看到了一些發展中的問題。

  比如衛生隱患,北京的食品衛生和環境衛生依然讓人擔憂;比如交通規則,北京的大街上每天上演著行人、自行車無視信號,汽車對行人毫不禮讓的驚人一幕;比如生活安全,老管的一位親戚幾年來丟失了十輛自行車,電視台大肆播放法制教育節目,反襯出百姓的日常生活幷非高枕無憂。還有獨生子女與城市老齡化問題日益突顯:由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父親、母親六位大人看護照顧,新成長起來的獨生子女,明顯缺乏社會責任感和對他人的關心。傳統家庭關系的松散和瓦解,把老齡化問題全面推向社會,將在奧運後時代困擾中國。

  黃浦江依然在夢中

  華人女性桓叢莉在去年12月29日帶著兩個孩子回上海,幷且去了杭州游玩,她說回國有一種“久違的感覺”,據她說:“回國還是挺開心的,國內有一種生氣勃勃的感覺。在日本時間久了,就有一種沉悶感,日本含蓄的東西太多了。當然,也可能是由于我這次回去只是玩,沒有任何精神負擔,吃飯都是在外面吃,沒有在家里吃過飯,如果要長期生活在上海,可能還是有不習慣。日本是太含蓄了,很難說真話,都給對方留一點面子,但中國是很隨意,想說什麽就說什麽,各有各的利弊吧。我之所以這麽說,因爲目睹了一場親戚的房産糾紛,因爲現在上海地價昂貴,如果遇到拆房,碰到動遷費這種事,就容易因爲拿得多拿得少而吵起來。”

此外,這次桓叢莉領小孩回國,不料因上海冷空氣來襲,加上水土不服,小孩生病,常要去醫院打針吃藥,這也是困擾很多華人的一點——在日本養育了小孩以後,帶回國,尤其是過春節期間,很容易遇上小孩感冒發燒腹瀉這些事情。而在去兒科看病時,往往感到日本的醫院更人性化,因而感到若要回國長住,已經不習慣了。

  另一名華人女性陳丹也是在元旦期間回上海的,她說她已經有2年沒有回過上海了,上海這幾年的變化之大,令人驚异,每次回國面對舊日同學,都要經曆自我感覺的幾番跌宕。十幾年前回國時的良好感覺,隨著國內的迅速發展和幾個要好同學的事業騰飛而消失殆盡,幷逐漸被失落感代替。對于故鄉的發展,陳丹表示心中挺矛盾的,一方面喜歡看到故鄉日新月异,另一方面,又感到如果故鄉發展得很好,那當年自己爲何要離開它而出國呢?當然,回國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國內的競爭也非常激烈,好位子早被人家占滿了。陳丹說她也曾爲了回國而聯系了上海的老同學,但雖然在飯桌上大家都說得十分容易,而落實到具體事宜上,幷無人能伸出援手。經過兩三年的折騰後,回上海的心便只得淡了。

  漸漸地,陳丹將自己看作了上海的局外人,她說正因爲在局外旁觀,所以也看得比較清晰。上海當然不再是她剛剛出國時那樣一個對外國無比艶羨幷效仿的城市,但也幷非很多報道中所說的那樣完美。習慣了在日本的安靜生活之後,真要回到上海的滾滾人流之中,也許已經不能適應。因爲回到上海,能聽到上海話的地方已經不多,熱鬧的地方充斥著外地口音,服務行業更都是外來打工者,熟悉的上海似乎已經遠去。回故鄉只是爲了吃一些小時候惦記的食物,見一見親人。但是,即使現在,夢中也依然會出現黃浦江,那不是如今有著東方明珠等現代建築物的黃浦江,而是很久以前的黃浦江。

  生活在日本,偶爾回去看望上海,感受一下它的新鮮、發展、生氣勃勃,然後又回到日本平靜的生活軌迹。這是很多在日上海人的現狀。

  從鄭州變化看中部發展

  1、回家的脚步快了,路費便宜了。“油價漲了,回家的路費却少了”,在東京某會社就職的小賀感嘆道。元旦放假時,小賀回鄭州老家探親,和往年回國一樣需要從上海轉機,經朋友點撥,定了“春秋航空”的特價機票,上海—鄭州往返才花了700多元人民幣。

  小賀介紹,這是“春秋航空”網絡預約的特價機票,上海—鄭州間,單程分99元和199元,僅是標准定價的1/8、1/4。就算加上100元的燃油附加費和50元的機場使用費價格也很便宜,和一般火車臥鋪票的價格差不多。如果怕趕不上飛機還可以乘坐“D字頭”高速列車,上海到鄭州每天往返兩班,6個多小時就能到家。

  2、環保——政策勝于意識。“印象里中國人不注重環保,其實,中國要是行動起來比日本快。”小賀在和朋友聚餐時看不到一次性筷子,他說,這樣看來,政令的效果更明顯。在日本早就開始提倡環保,倡議减少使用一次性筷子,然而倡議却沒有什麽效果。據統計,日本人均年使用200雙左右一次性筷子,幾乎都從中國進口。在日本使用過的筷子雖被回收用于造紙,但中國因造一次性筷子對環境的破壞却是無法估量的。

  小賀一打聽才知道,鄭州市從2007年開始已經全面禁止飯店提供一次性筷子。在一家很普通的拉面店里,小賀看到,在餐桌上擺放著已被反覆消毒使用的竹筷。

  “不僅是一次性筷子,鄭州市還出台了新的文件,今年6月開始,所有超市、商場集貿市場等商品零售場所一律不得免費提供塑料購物袋。還有,在大街上已可看到可回收垃圾箱和不可回收垃圾箱,雖然很多人幷不知道這兩種垃圾箱的區別,但畢竟邁出了第一步。”小賀說。

  3、都市擴張令人震驚。一個下午,小賀受邀到朋友的公司里做客。公司不大,位于鄭州新城區“鄭東新區”,當小賀坐在接待室里,俯瞰著新區的街景時,他才意識到,就在出國前,這塊地方還是一塊遠離市區的農田。

  “鄭東新區”正是由日本著名建築設計師黑川紀章設計的。在日本東京新美術館他也看過“鄭東新區”的沙盤,但真正走進了這個現代化的新城,這些建築才讓小賀感到震撼。

  被稱作“河南浦東”的“鄭東新區”是一座總規劃用地面積相當于現有鄭州市老城區面積的新城,總規劃占地150平方公里,規劃居住人口150萬。新區由中央商務區、龍湖地區、商住物流區、龍子湖科技園區和經濟技術開發區等六大功能組團組成。其中的核心中央商務區——中間設計爲橢圓形的湖泊與草地,形成中央公園,公園面積比天安門廣場要大四倍。兩邊有鄭州國際會展中心、河南省藝術中心相對而立,連同湖中央400米高的錐形塔狀建築,成爲新區的3大標志性建築。

  鄭州的變化不僅在新城區,其它地方也處處透“亮”。小賀記得,2004年他帶日本友人到鄭州旅游,趕上下雨天,在候機室里他看到,地上擺放著臉盆、水桶接頂棚的漏水,候機室的座椅也被打濕,這讓小賀十分羞愧,差點兒給市長信箱寫投訴信。然而這次回國,“新鄭國際機場”的新航站樓啓用,讓小賀眼前一亮。九十多個登機手續辦理櫃台,4000多個旅客休息座位。候機廳里抬頭可見波浪型屋面上鑲嵌的弧形天窗晶瑩剔透,透過玻璃幕墻,機場全景盡收眼底。新航站樓內還增設了兒童游樂園、母嬰室、商務中心、現場急救室及爲殘疾人設置的無障礙設施等。看著新航站樓處處透“亮”。小賀說,“這樣的機場才不愧對‘國際’二字”。

  4、文化仍喜跟風。“跟風文化仍然盛行”,看到街頭大大小小的招牌都是“會所”,小賀感觸頗深。那一年出國時,鄭州的街頭夜總會、卡拉OK廳都改名“戀歌房”,這次回國看到街頭的招牌都改名“會所”。

  小賀回家第二天,朋友就帶他去玩,下車抬頭就看到赫然寫著“××會所”,他犯嘀咕,朋友娛樂果然不同當年,現在都到會員制的娛樂場所。進去以後才恍然大悟,原來所謂的會所就是卡拉OK歌廳。朋友說,這幾年鄭州流行“會所”,無論是網吧、洗脚店、浴場都在名字後加個“會所”,以示高檔。連小小的托兒所都起名爲“毛毛會所”。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