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致君尧舜禹,再使风俗淳







   
尊敬的美国历任总统,尊敬的美国国会参众议员,尊敬的美中人民:

我们都是美中关系重新组合的见证者,建设者,和参与者。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2022年新年伊始,我作为一个身居华府的新美国华人新移民,从务实合作,互利双赢的立场,向美国共和党主席罗娜,以及特朗普前总统建议,组团参加北京举行的冬季奥运会,以便缓解由于“美中贸易战”所造成的彼此互不信任的裂痕和各方面分歧冲突所造成的伤害。“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冤家宜解不宜结”,“相逢一笑泯恩仇”,百闻不如一见。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中美两国关系发展至今,实属来之真不用,我们家来说,自老罗斯福总统,到小罗斯福总统,再到尼克松总统访华,卡特总统实现美中正式建交,直至今天的美中相反相成,斗而不破,美中有我,我中有美,貌合神离,和而不同,合则两利、斗则俱伤。我们一家三代人始终都是推动中美关系相向而行,相互学习,相辅相成的社会底层无冕使者,美中人民之间的中流砥柱。,历史和现实的两难选择是东西方文明结构重组合作进化中的危机与挑战并存的关键时刻。中美合作可以办成有利于两国和世界的大事,中美对抗(一报还一报)对两国和世界肯定是灾难。
不久前,中国的清明节,是我们传统祭祖感恩,追思前辈为人做事,报效国家振兴,服务社会民生的奉献精神;与此同时,我等特别专程前往首都公园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纪念馆,(我来美国后,年年如此,像追思我的父母一样),在1945年4月12日,FDR总统去世后,在印度加尔各答市府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父亲在那次追思会上,代表驻地的中国远征军发表了《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的致辞。我们都不能忘记伟大的罗斯福总统生前念兹在兹的建立战后联合国的伟大功勋,我们都不能忘记伟大的罗斯福总统生前念兹在兹要秉承老罗斯福总统对华“门户开放”的遗志,一定要帮助中国人民强盛起来,“使中国成为强大的国家”,以便使中国成为支撑美国在远东的主导地位大国影响力的台柱子,成为抵消强权大国力量的有实效的平衡力量。这一决策既然定下来了,罗斯福便不遗余力地在国际上把中国塑造成美国想象中的形象。此后继任了富有自知之明的杜鲁门也深刻领悟如何使用职权,实现扶持中国成为富有主导地位大国影响力的台柱子。这个历史过程,值得我们今天需要了解,联合国安理会中中国的地位,相关的美国政治背景,美中战后的“初始状态”。遗憾的是由于爆发了中国国共CIVIL WAR内战,“朝鲜战争”形成了世界美英苏三大国“雅尔塔”格局,蒋介石代表中国的角色在世界丛林法则中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直到中苏关系破裂,联大通过2758号决议,“与台湾废约,断交,撤军”二战后形成的“雅尔塔格局”冷战被打破了。苏联解体了,中美关系进入了战略互补良性互动新时期。技术引进,招商引资,学习市场经济法治管理制度,推动民营经济发展,人才流动,大力输送留学生,青年强则国家强,新的中国“国家资本主义”“洋为中用”“门户开放”“看不见的手”加上“政府逆周期的看得见的手”,拉动了中国民生经济快速崛起,承接了美日欧韩等国的产业链转移和逆风飞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用人得当是中国经济起飞的重要法宝,朱镕基总理应对亚洲金融海啸的特大危机就是罗斯福新政的逆周期操作大手笔。随后十年的温家宝总理“朱规温随”,使得中国保持了二十年逆潮流的快速增长。对比效应,来看美国的经济模式,在克林顿时期,基本上收支平衡,奥巴马时期的经济“脱实向虚”,大量的实体经济由于成本因素,产业链中低端流出美国,即便想拉住实体经济建设,也由于美国的资本和地区管理制度的局限,缺乏国家资本调节有力的手段。看资本主义社会自身。无论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的解释多么优秀。这个商业唯利是图的自由制度多么好,他是不可能单独解决自己国家资本主义的危机。我个人觉得,奥巴马总统访华期间,及时的提出了G2战略合作的设计意向。但是中国还没有做好承接新型大国战略“结盟”的准备,也很担忧,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称为发展中国家的众矢之的。换句话说,“以人从欲鲜济,以欲从人则可”。但是,奥巴马总统很聪明地发现中国的核心利益在于解决台湾问题。但是美国介于一中政策和台湾关系法的认知不清楚,也没有最终找到解决台湾问题“一举两得”的最佳方案。因此,八年时间如流水,转瞬之间,换了江山,特朗普总统一改对华软弱,积极妥协的奥巴马对华政策,改为“门罗主义”,“美国优先”的“国家资本主义”,对中国资本在美国投资和扩展采取遏制和关门主义策略。形同过去対日本广场协议的措施一样,企图逼中国大陆货币大幅度贬值。形同现在单边制裁俄罗斯经济一样。特别是金融资本控制,不允许与俄罗斯进行本币卢布的交易活动。另外,特朗普总统在COVID-19 爆发期间采取,甩锅,鼓励,关门,脱钩,单边制裁的种种强势高压政策,煽动追责和溯源,以引导各国向中国发起索赔,以便破坏和压垮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稳定。中国的危机出现了,美国的危机也出现了。这也可以称之为“对比效应”,“近因效应”,但是中国采取了行政隔离手段“口罩”,“封城”,“清零”,“普筛”这些在美国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非常时期对策。“挑战”不可能,挑战和强硬回应美国的高压政策。结果,美国的贸易战和关税政策“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与俄乌战争的僵持局面有点相似。由于中国的实体经济和强大的制造业和基础建设加新基础建设的“逆风飞扬”“逆周期调节”,反而成为全面反攻美国基础建设困境和实体经济投资的巨大潜力。短短几个月来的美中战略博弈的新冷战结构,出现了严重的破绽和“衰败的迹象”。当权者迷,旁观者清。美国拜登政府的单边制裁和“选边站队”,孤立中俄的金融围剿政策,遭到了全世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和包括印度,欧洲的德国,法国,土耳其,希腊等等自身利益需要的软钉子“碰壁”。这时美国真正的危机“显山露水”了!这是美中一场没有硝烟的国家综合实力的博弈。早就存在的台湾危机,很可能再次成为类似乌克兰战场,胜似乌克兰战场的“决战决胜”摧毁“中华民国台独”速战速决的歼灭战。结局是很清晰的,美国的战略也是很清晰的。但是,中国发起的“中华民国反分裂战争”是遵循联合国宪章和联大2758号决议惩罚台湾分裂势力的正义战争,拯救中华民国避免分裂实现国家统一的CIVIL WAR,这无疑是完全符合美国“南北战争”案例,One Nation under the Charter of UN 宪章精神 & Resolution 2758 of the General Assembly,  Indivisible 国家不可分裂,Carry out the struggle against splitting the sovereignty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to the end。把反对台独分裂中华民国国家主权的斗争进行到底!Safeguard China's core interests。这也是中国政府在今秋20大会议前,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法定必须完成的主席职责,This is also the presidential responsibility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ust fulfill by law before the 20th Party Congress this autumn, and the current president, Xi Jinping。根据战争法的规定,结束中华民国长期内战的方式,大体有三种:1,交战方单方面宣布战争结束的和平条件,交战另一方不提出异议,反对意见全部接受停战和平条件。2,交战双方达成有条件投降协议,停止一切军事行动。3,按照美国FDR总统提出的“无条件投降”方式,就是完全按照联合国宪章和联大2758号决议规定的条件投降,而敌方不得提出任何否定条件。有些条约还包括惩办战犯,追缴要犯。等等。附带说明,美中建交公报和台湾关系法,内容包括,美国自1979年1月1日起,废除美台军事条约,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唯一代表既存联合国宪章的中国(中华民国)的合法政府,与台湾人民保持非官方,非政府的民间交流关系,期待以和平方式解决中华民国内战的遗留问题。台湾是中国(中华民国国家主权)的一部分。鉴于美国历届政府如此重视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特别是最近以来拜登总统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明“三不一无意”原则。并冒天下之大不韪,派遣三位颇具影响力的官员,前往台湾当局,传达两个重点指示;

大道之行在明明德。作为身处局外的美国拜登政府,现在处在“一言九鼎”,“一念之差,举手之劳,化危为机,解民倒悬”的展示美国大国形象的关键时刻。综合参考“俄乌战争冲突”(原来苏联加盟共和国之间的内战)美国和欧盟处理的方式,我们也可以推断,美国介入“中华民国反台湾分裂战争”的方式,无外乎也有三种形式。
1,        乌克兰模式的代理人战争。蔡英文的个性很类似乌克兰泽连斯基“自欺欺人,指鹿为马,瞒天过海”的口才和“鼓吹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台独民粹假民主真违宪违法的狡辩能力。所以,这是一场欧亚大陆的“东西战争”的“好戏连台”“粉墨登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箭在弦上!
2,        中国政府习近平有上中下三种选择,上策是按照联合国宪章一中原则和联大2758号决议,郑重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当代中国的联合国宪章中国法定国名暨“中华民国”现在进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全权受联合国组织授权并代表中华民国国家主权的唯一合法政府”。责令台湾蔡英文当局立即放下武器,接收联合国宪章和联大决议规则定下的一切基本规则和台湾地区归属中国一部分权力配置的定位。(2022年“五一宣言”)《反分裂中华民国国家主权公告》宣战书。否则后果自负。
中策是按照美中建交公告的三个联合公报精神,知会美国白宫拜登总统,尊请美国在中国政府处理“中华民国旷日持久内战遗留的台湾问题”承诺的“四不一无意”视频对话协议。顺其自然,知止而后有定,定分止争,遵守联合国宪章一中原则,和联大2758号决议,作为UN安理会主要成员的美国当负起宪章和决议的道义责任和劝阻台湾台独和独台分裂势力“悬崖勒马”,“改邪归正”,“迷途知返”,回头是岸,我们美中两国政府现在的工作就是化危为机“亡羊补牢”解民倒悬的思想和舆论拨乱反正的工作。识时务者为俊杰,至于中华民国完成统一,过海驻军,宣示主权,重建“人民中华民国”台湾临时三三制联合省政府的权力配置问题,可以留有三个月至四个月的时间,进行民主政治协商的宣传和政治动员。愿意留下共建家园振兴中华的欢迎,不愿留在台湾的如果美国愿意根据ACT台湾关系法收留台湾移民的可以办理合法移民手续。愿意前往日本国或其他国家地区的台湾居民,一律“敞开国家统一大门“门户开放”,在台湾的资产统一收归台湾新政府所有。以利未来重建台湾家园规划设计。台湾人民和祖国大陆人民一样,在法律面前,民主和人权也是依法治国的重要理念,我们要统一的新民国是人民的中华民国。是与全世界遵守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和平发展尊重各国主权平等为原则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同呼吸,共命运的一员。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海内存知己,天眼若比邻。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人间四月芳菲尽,华府盆景始盛开,常念春秋无觅处,不知客从远方来。大海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处,多少事面对白宫,临危致君尧舜禹,解铃还须系铃人。眼盼中期选举出政绩,老马识途,心想事成,愚公移山,舍我其谁!这就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放虎归山,自由民主选择。下策,“俄乌战争也称苏联内战”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上兵伐谋,攻心为上,自古知兵非好战,能攻心则反侧自销。不审时则宽严皆误,后来治台要深思。其次,伐交,再次,交兵和攻城为不得已。敌人不投降,那就让他灭亡。不打无准备打仗,也不打势均力敌的持久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中华民国统一台湾的首要问题。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察。

以上观点,仅为大海一介出生中华民国台湾台北东门町的草民一家之言,《战国策》说的好,“谋者皆事于除患之道,而先使患无至者。” 孙中山先生曾说过:“‘统一’是中国全体国民的希望。 能够统一,全国人民便享福;不能统一,便要受害。 ” 中国国家一定要统一,统一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我以我血荐轩辕,我作为前副总统拜登参议员的学生,和前奥巴马第一夫人米歇尔曾经提名我,为“总统的公民”,也是首都公园里,FDR纪念馆的一名虔诚的“守陵人”,可以堂堂正正,明明白白的预见不久的未来,罗斯福总统生前的遗愿,他不遗余力地在国际上把中国塑造成美国想象中的形象,一定可以实现。这也是我在2007年感恩节写给小布什总统的信中提到的“新美国人民,新美国城市,新美国形象”的“梦想成真”“大器晚成”,让美中人民更加伟大的预期!虽然今天的危机和挑战还被许许多多的阴霾遮盖着,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明天会更好!


尽管我们周围一些人唱衰美国正在走向衰落,另一方面又有人高调宣称似乎美国无所不能,这种危机感和未知结构的挑战构成的结构矛盾的思维却常常同时出现。我在美国十五年学到了自尊和尊重别人,成就别人,成就美国,成就美国人民,也成就美中两国三方一起向未来的共同美好的更大利益。We learned about dignity and decency that how hard you work matters more than how much you make. That helping others means more than just getting ahead yourself。
我希望能在FDR纪念馆与Potomac River z之间的空闲场地上,规划出一块展示中华文明(印第安人原住民)共同开拓美中G2新美国城市艺术既具有美中有我,我中有美,合作进化的现实美,又具有“致君尧舜禹,再使风俗淳”的现代公民社会观念的古典美。
尧舜禹是古代中国历史中,自黄帝之后,黄河流域又先后出现了三位德才兼备的部落联盟首领。 传说中尧又称陶唐氏,开创了中华文明的举贤禅让的先河。
这对历史和未来的美中民主宪政制度的建设也是一种无言的形象设计。
结束语。拜登当年任副总统时,说


尧舜禹_尧舜禹让位_尧舜禹的故事_尧舜禹的关系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