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联合国宪章就是一条命运与共的大船

联合国宪章就是一条命运与共的大船。

世界各国乘坐在一条命运与共的大船上,企图把谁扔下大海都不可接受

社会比较理论:俄罗斯和乌克兰原本是同根同源的相似民族大家庭中命运与共,文化相近,理念相似的同一联合国创始会员国成员,联合国宪章就是一条命运与共的大船。可是自从苏联解体以后,形成的各自独立的国家就造成了“去俄罗斯化”,于是社会民族分裂和政治对立的痛感和仇恨就应运而生出来了。中华民国台湾问题的来龙去脉,与乌克兰问题相似之处,在于“去中国化”,“去中华民国化”。美国在处理“俄乌冲突”危机,以及面对台海“中国尚未结束的内战危机”采取的对策就是“提供大量先进武器”“单边制裁”,“落井下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借刀杀人”的“代理人的战争”模式。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当今
世界上只有一个体系,就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只有一套规则,就是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面对台海统独危机,美日澳英出现了高频率的类似“反俄入侵”声音。台湾岛内除了蔡英文发出“四个坚持”“中华民国台湾”主权独立的分裂宣言以外。原台湾陈水扁时代的吕秀莲副领导人,以《马关条约》大清“割让台湾给日本”为例,质疑“台湾自古属于中国的一部分”是可以证伪的反例,暗指“台湾不是自古属于中国的一部分”。又以1949年10月,中共在北京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建国大业”为名,指出,中共是制造“两个中国”的始作俑者。接踵而来的她又把“中华民国在台湾”1996年李登辉政治改革民选总统,称之为“中华民国台湾”新生的中华民国主权在台湾。变成“两个中华民国”论。
吕秀莲苦心积虑提出《马关条约》和《新中国建国大业》就是针锋相对习近平提出的“无法改变,台湾是中国一部分”和“两个中国”,“两个中华民国”主权互不隶属!”台湾“去中国化”民族感情已经完全改变,台湾四个坚持“中华民国台湾”主权互不隶属已经用民主和平法律的形式在台湾彻底改变“一个中国原则”!
台湾是中国一部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历史和法理事实,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
两岸同胞都是中国人,血浓于水、守望相助的天然感情和民族认同,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
台海形势走向和平稳定、两岸关系向前发展的时代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
国家强大、民族复兴、两岸统一的历史大势,更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

社会实践出真知,实践是检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的唯一标准。“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知经误者在诸子”。习近平新时期对台政策的“耐心融合,和平发展,惠台政策,愿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去追求和实现国家统一”这里最大的误区和政治盲点就是“台湾主权操之在人,则亡;操之在我,则兴”。这就是对中国的国家主权的定位和属性认知不同,解决的政治路线不同。革命的方式不同,邓小平和习近平采用的是潜移默化的改良主义,融合发展,惠台政策的收买人心的软实力争取台湾迷途知返。我们联想两个历史对话,一个是孙中山与严复在1905年的伦敦会面。孙中山主张“革命”,严复主张“教育改良”,现在台湾,采用的是“反革命反中反华,去中华化的教育革命”,而中国采取的是“儒家感化改良路线”,虽然不放弃武力统一,那不过是一种空谈国家统一的“投鼠忌器”终无大用的口号。另一个典故就是1949年的新年社论《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针对党内少数人在这个问题上模糊动摇的观点,毛泽东深入浅出地讲述了除恶务尽的道理,告诫人们决不要怜惜蛇一样的恶人。在这里,他引用了古代希腊的一则寓言:

一个农夫在冬天看见一条蛇冻僵着。他很可怜它,便拿来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那蛇受了暖气就苏醒了,等到回复了它的天性,便把它的恩人咬了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伤。农夫临死的时候说:我怜惜恶人,应该受这个恶报!外国和中国的毒蛇们希望中国人民还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死去,希望中国共产党,中国的一切革命民主派,都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怀有对于毒蛇的好心肠。
  多么生动形象的比喻!在革命的关键时刻,毛泽东以其高超的语言艺术把深刻的道理阐述得很明白、浅显,这篇文章犀利、深刻,教育了许多尚未觉悟的革命群众,促使他们对蒋介石的求和重新保持警惕。习近平对宪政的国家主席法定职责,缺乏深刻的反思和自知之明。里根总统说,“面对危机,如果政府不能解决问题,政府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习近平在面对国家统一的问题上,重“攻心”为上,轻“法治”,轻“宪章”,轻“法统”!
中华民国是中国在联合国宪章上确定的中国的国名,世界各国对中国的“国家”承认问题。联大2758号决议的承认问题不是联合国承认另立一个新国家,而是对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蒋介石的代表台湾统治当局”!这是“政府”的承认问题。这一点,中国从1949年10月政治协商会议的《共同纲领》讨论过程中就没有彻底搞清楚,一错再错,约定俗成,习非成是。国家的承认问题与政府的承认问题,这是两种法律概念不同的问题。国家主席至今没有真正搞清楚。
其次,国家主席的法定职责不明确,国家主席的职权来自宪法和法律授权,法律授权给你的权力你才有,没有授权给你的就没有。另外,在法律授权给你的权力在任期内必须做好,完成,做不好就是没有能力完成,君子之过,日月之食,过,人皆见之,更之,人皆仰之。国家主席是有时效性的,时效就是任期制,就应该按照法律程序,另择高明。除非国家进入战时状态,国家主席可以连任,例如,美国的FDR罗斯福总统。目前情况下,我们发现习近平既定的对台融合发展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收效甚微,愿因就是没有正确检讨和反思“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的“革命还是改良”路线误区和顾此失彼“解决台湾问题依靠谁“操之在人””的政治陷阱问题,不能自拔。很明显这是“革命”问题,还是“发展之权让渡台湾自身改良”的路线问题。毛主席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从战争中走出来,他提倡的是「枪杆子出政权」,只有掌握了枪,才有话语权,才能最终掌握政权,稳坐钓鱼台。革命的过程不是请客吃饭,心灵契合,谈情说爱,不是做文章,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香港和澳门问题的“一国两制”政策之所以行得通,那是因为国家主权掌握在联合国承认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手中。台湾问题邓小平和习近平至今没有解决的根源在于台湾的政权掌握在中华民国台湾分裂国家的政党和台独独台分子手中。
1905年春,严复与孙中山在伦敦会面。严复说:“以中国民品之劣,民智之卑,即有改革,害之除于甲者将见之乙,泯于丙者将发之于乙。为今之计,惟急从教育上着手,庶几逐渐更新乎?”中山先生曰:“俟河之清,人寿几何!君为思想家,鄙人乃实行家也。”严复和孙中山关于救国问题的不同之处是推翻满清政府还是寄希望大清政府政治改良的目标不同。是推翻旧政府另立新中国的道路不同问题。台湾问题何去何从,就是推翻中华民国台湾统治当局的问题,还是和平保留台湾台独和独台政权的模式嫁接香港和澳门的“一国两制”模式问题。所以,实践出真知。邓小平理论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存在的九大误区和陷阱,我们必须堂堂正正,清清楚楚摆在当代全中国人民和全党全军面前加以分析和讨论!我们都是邓小平同志的学生,也是改革开放第一线实践培养出来的排头兵,老黄牛和无私无畏的共和国公民。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误区1:是国家定位和政府定位认知问题
首先,判断中国台湾问题的性质,结构和法律基础。
1,
邓小平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核心是祖国统一。统一的基础就是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邓小平的判断陷阱在于寄希望于“国共合作”
2,
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制度可以不同,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邓小平的判断错误在于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目标和国家结构,否定联合国宪章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至今仍然保留的国家名称“中华民国”)。
3,
不赞成“完全自治”的提法。(台湾提出种种“划海而治”,“两个中华民国”,“两个中国”,“中华民国台湾”,“一中三宪”,“一中两治”,“一中两政”,“台湾主权未定”等等都是分裂国家的言论)按照UN宪章和联大2758号决议与中国现行宪法,国际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民国是UN宪章上以“国家主权”国家的承认提出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仲怀难过的唯一合法政府的政府的承认问题提出来的。
4,
国家和平统一后,台湾可以保留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这是邓小平个人主观意识偏见,缺乏国家主权法律常识,军队就是国家主权的象征,保留台湾军队就是主权让渡,国家没有真正统一!乌克兰现象就是苏联解体事,主权让渡,保留军队造成的北约东扩的后果。
5,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不是你吃掉我,也不是我吃掉你,是两岸一家亲,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是中华民族心灵的契合,经济的融合发展。这就是放弃人民民主法治国家的“左派幼稚病”。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做生意,谈交易,两岸现状就是中华民国的内战敌对交战状态,抹杀两个政权的阶级斗争,政治斗争,空谈两岸一家亲,最后走向“去中国化”,逢中必反,以武谋独,实践出真知。邓小平和“习非成是”路线就是放弃阶级斗争,自我麻痹的投降主义路线。台湾政权“操之在独”,“教育在独”,“民主在独”,“政权在独”,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谓“台湾人治理台湾”,就是封建割据的殖民地化,把台湾变成美国的《台湾关系法》保护的殖民地,邓小平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实行以来,已经违背了全中国人民主权决定国家主权的祖国统一基本法律原则
6,
实现国家统一的适当方式就是融入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政治体系,只有按照联合国宪章国家主权原则为基本准则和联大2758号决议的国家的承认,政府的承认,为国家和平统一的原则。凡是违背这一国际基本准则的分裂主义行为,去中国化的民粹行为都是全中国人民的敌人。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误区2:根据战争法,两岸现状是中华民国内战尚未结束军事对立武装对抗的敌对战争状态。把“一中三原则”和“九二共识”奉为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和定海神针,这按照联合国宪章和联大2758号决议,已经社会实践检验其“一中原则”和“九二共识”是可以证伪的。并没有得到台湾人民的充分认同,洞悉马英九的“九二共识”政治主张。其实是“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不统不独不武,维持现状”。那么。马英九主张的其实就是中华民国台湾地区独台路线。只不过我们把马英九进行“再包装”,搁置了“中华民国国家主权不可分割,不可分裂,不能另立一个中国”的联合国宪章的潜台词。“解铃还须系铃人”,“一个巴掌拍不响”。中共的“一中三原则”和“九二共识”,是经不起当事人和台湾地区认同的虚构的前提。
证伪的理由1:国家的承认,政府的承认。按照联合国宪章23条,对联合国创始会员国的身份认定,中国的“国名”国家的承认是“中华民国”,现在也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就是说按照联合国宪章,“法无明文不得废除”原则,非经联合国安理会程序不得废除“中华民国”作为中国的国家主权的象征和国名。这就是“一中三原则”若否定“中华民国”存在的必要条件不成立!进而推论:“一中三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名唯一性和排他性,是可以证伪的。反之,中华民国应该是两岸统一的“一中原则”更为合法。
证伪的理由2:联合国程序的合法性,组织的职权有限。按照联大2758号决议,“回顾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中华民国就是中国)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和合法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中华民国的延续)对于联合国宪章以及联合国组织根据联合国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暨联合国宪章上的中华民国)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暨中华民国现在时)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台湾统治当局,在此前曾为中华民国的政府代表)从他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综上所述:联大2758号决议的内涵和实质,明确地告诉全世界本决议是“政府”的承认问题,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承认问题是作为“既存联合国宪章上的中华民国的一个新政府”,而不是承认“另一个中国”提出来的。按照联合国组织法则,承认和接收一个新国家,或废除一个会员国,必须经过安理会的程序,而不是联大讨论的程序。联大非经安理会授权不得处理既存创始会员国的更名或废除,另外接收新会员国的问题。
证伪的理由3:联合国会员国的法律资格相关保留原则的问题
联合国法律保留原则,这是一项非常丰富重要的联合国宪章基本规则,主要一点就是主权国家的定位只能由联合国安理会做出决定和规定,其他任何任何国家机关都无权做出规范和定义,联合国宪章把这个特殊的权力保留起来。联合国宪章的创始会员中国国名规定为“中华民国”,这是“绝对保留原则”。联大决议关于代表既存的“中华民国”国家主权的“政府”,属于“相对保留”,也就是可以通过联合国大会授权,可以更改,取缔和废除“政府”的代表权。
综上所述,一个中国原则暨中华民国,是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联合国宪章和联大2758号决议’明确界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两岸统治当局,能够代表既存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的根本性质,这才是确保两岸关系依照联合国宪章法治统一,和平发展,化危为机,解民倒悬的关键所在。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误区3:解决中华民国台湾问题与按照联合国宪章原则和联大2758号决议实现统一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当今
世界上只有一个体系,就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只有一套规则,就是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面对俄罗斯与乌克兰军事冲突危机,深刻冲击和影响了全世界各个主权国家维护本国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的忧虑,维护中国(中华民国)国家主权的统一和(中华民国)领土完整,也是代表联合国宪章中华民国唯一合法政府的神圣不可剥夺的权利,这是基于战后国际法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联合国宪章明确规定:联合国和它的成员国不得侵害任何会员国或国家之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不得干涉在本质上属于任何国家国内管辖的事件。
联合国《关于各国依据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指出:凡以局部或全部破坏国家统一及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为目的之企图,都是不符合联合国宪章精神的。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二战后中华民国大陆与台湾地区迄今仍然处于政权对抗,国共内战后,遗留的涉及中国国家认同和国家统一问题的政治争议和冲突对抗,并始终维持着以武拒统的战争状态,这种内战不止的敌对战争状态,一天不结束,中华民族和人民共和国所蒙受的政治创伤和经济创伤,去中国化的社会创伤就一天也不能愈合,中国人民包括谋独反中的台湾2300万人民为反对国家分裂,维护联合国宪章中华民国的统一与中华民国领土完整的斗争也就一天也不能结束。
按照联合国宪章一个中国暨中华民国的原则,联大2758号决议的中华民国代表全问题已经明文明示明确彻底解决了。细节决定成败。解决中华民国内战遗留的政治对立和国家认同问题是两岸中国人民的最大公约数。本着尊重联合国宪章基本准则的国家主权原则,我们身居美国首都,恳请全世界各国人民和政府,本着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大2758号决议的精神,利用解决“俄乌冲突”战争教训,有力地化解作为主权国家中华民国的两岸统一问题。中国人常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当权的联合国会员国的各国政府,由于你们所处国家领导位置,以及所掌握的政治权力,可以为本国和维护联合国宪章秩序做很多的好事,实事。一念之差,举手之劳,就可以可能解民于兵凶战危之倒悬,帮助中国解决73年内战遗留的战争敌对“以武抗统”问题。

1971年联大通过2758号决议生效以来。中国政府谋求“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的方案,始终没有处理好中华民国的国家主权统一问题。如今,国际形势和中国的和平崛起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台湾问题成了美中关系中最敏感,最重要,最迫切,最关注的不可避免的政治分歧,政治冲突,军事对峙问题。只要美国政府愿意化干戈为玉帛,拜登政府,出面从中斡旋,拨乱反正,明确按照联合国宪章的国家承认和联大2758号决议,政府的定位,定分止争,明确台湾在中华民国统一后的地方统治当局的地位,化解分裂中华民国的不切实际的台独和独台空想之念头。以和平方式接收中华民国全体国民实现国家统一的条件,水到渠成,走向共和,这是人民的中华民国之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心愿。“同心同国,法统民国,立新求真,共建家园”,天下幸甚,何乐而不为呢?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作为侨居美国的中华民国台湾生人,我愿意以我年过古稀的愚公移山之志,面对白宫,上奏国会,为美中人民谋未来新的美中合作关系,新的“门户开放”台湾关系法,构建未来新型大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G2关系。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误区5:
多少事,从来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以和平放在解决台湾问题”。台湾问题是国家政权掌握在谁的主导权问题,台湾问题操之在人,则独,操之在我,则统。这是革命和反革命的问题,是统一与以武拒统的问题,是分裂与反分裂的敌我矛盾问题。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放虎归山,和平利用美国台湾关系法,以夷制夷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问题。美中有我,我中有美,美国自古就是印第安人居住地的一部分,中国最大对的利益在于融入联合国宪章的汪洋大海的美中G2 合作互利,共建家园的共同繁荣新世界。待到面对大海,美中春暖花开时,我在丛中笑。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误区6: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