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送君玫瑰,手留余香,定分止争,解民倒悬

2022年一年之计在于(面对大海We The People 春暖花开)。
虎年必定是全世界重新认识战争,重新认识世界强权三足鼎立的战略均衡地位。
清明节刚刚过去,慎终追远,我们不应忘记感恩伟大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做出的伟大贡献,
他是当今各主权国家和政府之间的团结,以及所有大小国家之间主权平等为基础的在世界上最有权威,最有影响力的国际秩序维护和平与发展宗旨实现集体安全组织。
历史经验和教训,告诉全世界人民一个不断反复证明的真理:‘
和平在很多情况下是打出来的,是边打边谈重新包装妥协出来的产物。中华民国是打出来的,联合国反法西斯世界大战打出来战败国无条件投降的结果。人民的中华民国,也是打出来的,朝鲜和平是打出来的。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得不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面对台海危机,透过现象看本质,有谁能洞察正在展开激烈地两场公开的和隐蔽的战争!
如何看待俄乌战争呢?
从美国和欧洲北约集团来看,这是一场“侵略和反侵略”战争。
从另一方看,这是一场“北约五次东扩围堵俄罗斯国家和人民,密集部署导弹和攻击性武器直接威胁俄罗斯国家和民族人民的安全利益”的“惩罚性战争”。从目前的战场来看,由于源源不断的大量最先进的不对称战争武器,源源不断的充实乌克兰抵抗力量,所以,战争不会很快结束,美国和一些既得利益国家也不希望这场战争很快结束。
同样,可以大量消耗和拖延中国崛起的是引爆台海战争。由于台海本来就是中华民国内战尚未结束的敌对战争状态。可惜政客们却要“粉饰太平,宣传维持现状的稳定压倒一切。”
君不见,树欲静而风不止。从1949年的解放战争(国民党称“戡乱剿匪战争”)打到金门战役,爆发朝鲜战争,不得不战略转移,暂时搁置了解放台湾的战争进展。邓小平时代,一手惩罚越南的领土扩张,一方面稳住台湾的国民党当局。搁置对“中华民国正统之争”,毕竟维持联合国宪章秩序,国际法优先,联大2758号决议,中美建交联合公报,在各个主权国家的大舞台上,以及安理会最有影响力的的美国也承认“两岸的中国人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是中华民国台湾省不是一个国家,政府”,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战和内政问题。中美建交的政治基础是一中三公报夹杂一个台湾关系法(非政府非官方关系,维持台湾拥有防卫武器)。因此,这在海峡两岸之间留下了一道分裂与反分裂国家的裂痕。邓小平介于当时的发展经济的需要,搁置武力解决内战对立对抗的军事斗争模式。试图采用政党之间的平等协商,和平达到政治和解的目的。但是邓小平对台社情民意和政客的生疏以及反共抗统的决心认知肤浅。因而完全不把国民党政权的“残兵败将”和中华民国的政治外壳的剩余价值极其生存空间放在眼里。导致至今四十年统战努力,隔靴搔痒,竹篮打水一场空。
事物总是会走向自己反面的。
邓小平时代制定“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的社会背景和参照实验,就是解决香港殖民地回归祖国的问题。且不说香港的“去殖民化教育的苍白”,且不说香港的两极分化加剧,且不说“港人治港”,换汤不换药的反作用力造成了日后的“反送中”和香港动乱的港独和暴力活动。这种“张冠李戴”,“削足适履”,举一反三的“同理性推理逻辑的表面和肤浅的判断,终于酿成了港独和外部势力包括台独势力的介入和民主暴力的暴动出现,不得不从重从严从快制定了香港国安法。这就是“亡羊补牢”,在“一国两制”问题的失误和陷阱中,修正和完善“一国两制问题”的政策升级和‘’改革开放“再包装”“一国两制问题”。毕竟香港和澳门的人数和地区管辖权,不可能放大到与大陆抗衡的地步。但台湾就不同了。台湾本来是日本殖民地。日本投降后,在台湾滞留了40万日本人(皇民遗老遗少至今达到200多万)其中台湾民进党的元老李登辉为典型代表,借壳上市,借“中华民国”和“中华民国宪法分国独立”。这就是1949年五一口号”内战求和的划江而治,各自为政。犹如古代魏蜀吴,一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画地为牢,占山为王称帝建国。二是刘备“以蜀汉继承大汉王朝的名义称帝建国”。江东孙策孙权划江而治,凭借赤壁之战的胜利,称帝建国。楚汉之争的韩信居功自傲,不是也要刘邦,先承认他的战功和军事实力,封土为王,册封“齐王”,虽有“王者荣耀”,毕竟韩信不像项羽和刘邦,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生如此。可台湾中华民国的蒋介石则不同,他是曾经统一中华民国的大总统,曾经是二战中的四大国家元首。雄心勃勃,有历史,也有扭转乾坤的实力。但蒋介石自1971年失去了联合国组织中代表中华民国的国际法法人资格以后,他的“总统”,就是名存实亡,日薄西山的空壳而已。中华民国的大部分国土已经成为“循名责实的中华民国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实际统治的主权。也就是说,联大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新的代表中华民国唯一合法政府(中华民国的法人),不再承认蒋介石的代表为中华民国法人。如果说,蒋介石和他的联合国大使周书凯的国际法知识对当今中华民国的定位根本不清楚的话,那么,也许是台湾自上而下脑子里梦中残留的中华民国“印象的惯性”依然或多或少存在失去的天堂里面。
此后,这种当代中国人,对“中华民国”国名法律定位,定义,定性的政治概念,极其内涵所附带法律上保留地位的成立必要条件,存在充分条件的认知差异,造成了台湾国民党当局和台湾人民对中华民国宪法和台湾地位的自我膨胀和台独及独台模式“一中各表”“一边一国”和“中华民国台湾”的“再包装”。这就是李登辉的两国论的根源,陈水扁的以假乱真,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中华民国在台湾,嫣然堂而皇之,“以假乱真”在蔡英文肚子里鬼胎,瞒天过海问世了。虽然马英九毕竟在美国高等教育的宪政熏陶下,稍微理性和清醒一点,也是“借壳上市”把台湾当局宣称为代表中华民国的政府,这马英九的一中各表的本质在于“偷梁换柱”的“白马非马”论“不统不独不武”;当时的习近平似乎也被“白马非马”“非此即彼”形而上学“九二共识”釜底抽薪文字游戏给忽悠住了。林肯总统说的好,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些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在马英九执政的八年期间,我和习近平都曾经与马英九有过很深入的交流和沟通,期间我多次利用“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宪法定位上就是“同一性”孙中山创立的人民主权的共和国”(参考我在电子邮件马英九总统信箱),我曾就台湾核电问题,以及“蒋介石代表中华民国”的时效性的法律误区和联合国宪章注册的中国国名依然是中华民国。大陆方面以联大2758号决议,完全否认“中华民国”依然存在和保留在国际法中国国名的有效性。根据“法无明文不得废除”,UN宪章组织法定唯有UN安理会程序和决定,才能废除和取缔既存会员国的法定资格。联大决议的权限,没有废除和终止“中华民国”为中国国名的权力和授权。按照“职权法”规定,联大也好,各国政府也好,法律没有授权给您的权力,就不是合法权利。宪章和宪法的本质就在于防止和制约相关组织,包括联大会议,包括各成员国政府,少数安理会大国权力的滥用。宪章和宪法的本质就是对公共权力的不信任的制约限制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宪章和宪法,就是对政府公权力的不信任,就是根本否定过度相信政府具有永远正确的,永远值得信任的“终身制”,制度的僵化和人格的神化!有宪法,不一定会有宪政。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出现永远正确的民主法治宪政国家。所以,人无完人,君权法定,任何政府不是上帝,不是神仙。
马英九误判台湾中华民国宪法依然具有延续中华民国宪政在台湾的存在性,保留性质,这就形成了,“以偏概全”“以点带面”否定“中华民国大陆”的82宪法前言“孙中山创立的中华民国,它的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使命还没有完成”,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孙中山创立的中华民国的延续。也正是如此宪法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才不是另立国家主权的人民共和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恰恰是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采用“以假乱真”“自欺欺人”以偏概全解释中华民国宪政,形成了“假戏真做”的不确定性。这就如“一兔走,百人追”的浑水摸鱼,鱼龙混杂,自相矛盾的台海认知战争状态。明争暗斗的目标就是谁代表中国Nomination Republic of China 国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解放台湾)事不成则心不服。台湾拒绝结束“中华民国内战CIVLE WAR认知战争”,因为“不战不和不统不清不楚”对台湾和美日对抗中国崛起最有利。
另外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根本不把中华民国的联合国宪章保留原则当成自己的研究必修课。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以及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的历届中共党代会从来没有类似中共七大路线那样清醒地认识中华民国的历史地位和现实的国际法地位。人民解放战争的军事胜利,并没有正确地把握联合国宪章上注册在案的中国国名暨“中华民国”国家主权定位的权威和完整性,延续性。革命是革蒋介石代表中华民国的命!不是革孙中山创立的中华民国合法性的命!
这就是留下了中国内战至今为止没有硝烟的中华民国“两难选择的”认知战争。既然内战尚未结束,那么中国人民必须搞清楚什么是“中国政府该解决的重要问题”!经济发展问题固然重要,社会安定团结固然重要,化解人民内部矛盾固然重要,但是究竟谁在中国宪法和UN宪章上代表中华民国问题,至今都没有搞清楚。特别是中美建交三公报的措辞上一念之差,举手之劳,中国政府没有真正搞清楚,酿成了今天的两岸没有硝烟的“认知战争”发展到了兵凶战危,非此即彼,摩拳擦掌,剑拔弩张,非要反习近平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暨新时期解决台湾的总体战略,非要搞“台湾独立新版”“四个坚持”,非要明火执仗把台湾定位为中华民国(赖清德最近对美媒体表达台湾声索主权的立场和主张),非要强调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互不隶属的两个地位平等各自独立主权国家。而至今为止的中国政府正式反驳以上台独分裂国家立场和宣战主张的官方立场仅仅是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努力,实现“国家一定要统一,国家必然会统一”,看起来完全是“与虎谋皮”,“大海捞针”,南辕北辙,守株待兔,刻舟求剑的各说各话,束手无策,龙争虎斗。
更遗憾的是新时期的中共解决台湾问题的战略,至今为止,根本没有认识到“这场没有硝烟战争的中华民国国际法定性和国家统一解放战争的定位”。
亿万人之诺诺,不如大海一滴水之谔谔。
我已经见过古稀,上帝留给我说话的时间也不多了。我的岳父叫范立志,与“范蠡”字音,有一“志”字之差。他生前留给我一句话“相同产生友谊,不同产生爱情。你们夫妻“百年修得同船渡”,夫主外,女主内,家和万事兴,相依为命,要患难相助,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白头偕老。”
    今天我特意买了一束红白两色的鲜花,一个是白色,代表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宪章上的保留地位“明明白白”名正言顺的意思。另一个是红色,代表“五星红旗和满地红”中国红。自作多情也好,小题大做也罢,今年4月12日是FDR逝世77周年的祭日,4月17日是美国基督教“复活节”之日。缅怀中美二战以来风起云涌,美中有我,我中有美,幸福和苦恼并存,五味杂陈的历史,我特别珍惜在我有生之年,不时能借此机会向白宫的民主党总统谏言,以史为鉴,学习FDR,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挽救一中建交三公报(美国方面“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非政府关系”),我在此将中国改成“中华民国”一字之差,也是联合国宪章中国注册的正式国名。为何在中美建交公报上,美中政府不能重申“中国的国名就是中华民国依然存在UN”,这就是现实台海危机“定分止争”的需要,这也是习近平试图“励志和平统一中国”说服天下争取效仿二战罗斯福总统连任第三任总统的舆论准备。沧海横流,当今世界,能在虎年声威助力习近平连任的外部因素,只有美国的拜登总统,中国人常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当今美国最有说话影响力的不是国会议长佩洛西,而是参加过中美建交公报过程的拜登参议员。一念之差,一言之心,一唱雄鸡天下白。大海航行靠舵手,我以我血荐轩辕。我对我自己的生命时间表,有一个预期。成就民主党现任拜登总统,也成就中共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一举定夺江山,完成依宪法统《解放台湾,过海驻军,同心同国,共建家园》 庄重的历史使命,利用中美合作进化更上一层楼的新型大国关系,转化为携手共建未来的美国新基础建设,新美国人才,新美国城市,新美中关系形象的塑造!这就是我的“远虑”和“自不量力”尽心尽力全力以赴个人奋斗的“近忧”。我明天在Washingtonian RIO 设坛祭拜我心中的联合国缔造者罗斯福总统,祭拜曾经追随罗斯福总统的父母大人,希望他们的在天之灵保佑中华,保佑中美关系在经历了风风雨雨四五十年以后,更上一层楼,化干戈为玉帛,再次相向而行,同舟共济,守望相助,化敌为友,走向G2 合作共和双赢的大国新型不对抗不冲突合作共赢的未知结构。
我也会在未来的几天里,“借花献佛“,借助FDR的幽灵,分别向民主党的拜登总统,提交我的“定分止争(止戈)”一箭双雕台湾认知战争解决方案。
我也会提交美国共和党2024竞选“拼经济,揽人才,建奇功的特朗普新政解决方案‘另辟蹊径,大展川普,老当益壮,越战越勇的形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拜登捕蝉(民主党介入台海认知战争),美国共和党(收拾拜登中国政策的战果,对症下药,更上一层楼)”’卷土重来未可知”!
我栖身“民主党”与“共和党”,就是“巧借钟馗”成就拜登和特朗普!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