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美需要二次建交,建立真正基礎穩固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1-2-20 05:23 編輯

中美是時候重新構建兩國交往的戰略前景了。

拜登称美国正在有史以来的困难时刻之一,四个危机同时出现,bai分别是新冠疫情、自大萧条以来的严重经济危机、呼吁种族平等和日益加剧的气候变化威胁。这四大危机使得美国进入一个危险时期,但是拜登相信美国有足够的能力战胜这些问题。






自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虽然政府有采取相关的措施要求人们佩戴口罩,减少外出。但是整体的防控措施成效并不显著,反而是每天增加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触目惊心。很多感染的源头尚未明确,整体的医疗卫生系统面临极大的压力。医院床位不足,医护人员人手不足,这方方面面都对疫情防控形成巨大的阻碍。美国也在开展新冠疫苗的开发和研制工作,即使疫苗研发出来如何获得人们的信任去接种疫苗又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受到疫情的影响,美国整体的经济都呈现下滑的状态。整体失业率上升,许多人无工可开,即使有足够的生产产品,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和购买能力也明显降低。许多店铺因为人流的减少而形成负收益,加之昂贵的经营成本,使得不少店铺倒闭。虽然政府一直强调在新冠疫情前要保持经济的稳定,但是实际上还是难逃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这艰难的时期中,美国本土还出现警察伤害黑人的事件。这对于美国这个种族问题较为紧张的国家而言,像是绷紧的神经被触碰带来巨大的反响。不少群众为了声援死去的黑人而上街游行,参加示威活动对公共设施进行破坏,其间还有人采取了不正当行为伤害他人。人群的聚集又为病毒传播提供了途径,加重疫情的发展程度。


气候变化也是影响了美国的发展,退出了巴黎气候协议,国内又有自然灾害的发生,对群众的生活造成影响,也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损失。拜登在指出美国面临的四大危机后提出自己的解决方向和重点,呼吁人们团结起来,为了美国而斗争。中美要建立的甚至不是一般意義上新興大國與守成大國的新型大國關係,而是一個社會主義大國同一個資本主義大國大國、一個東方大國同一個西方大國、一個民族國家和一個移民國家和平相處的新規則。如何超越意識形態、超越民族文化是中美這對最重要雙邊關係必須給出的答案。
從這個意義上說,中美需要二次建交,建立真正基礎穩固的、互相尊重的、致力於未來的交往規則。而建立這樣的關係,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中國如何放下對美國的防備,淡化對資本主義的革命敵意,需要技巧和時間。
美國接受中國崛起短期內難以實現。拜登是傳統建制派精英,他上任後有助於中美關係迴歸理性,避免不必要的對抗,但是作為一個民選總統,他能否以中美關係的長遠利益為出發點,為中美未來幾十年的發展做出前瞻性的決定,令人懷疑。
不出意外,需要全新的戰略框架的中美,在重構雙邊關係的基石、統一雙方戰略共識上將進展寥寥。未來如果可以對兩國現實矛盾進行梳理,理順合作清單與矛盾清單,儘量用合作衝散矛盾陰雲,也不失為一種選擇。
中美需要二次建交,建立真正基礎穩固 現如今美國面臨和平演變失敗的局面。打壓是美國將中國定義為最重要戰略對手後的選擇。在這一主基調的策動下,中美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方方面面的矛盾全面爆發。作為一個發展中的大國,中國對內要保持發展的可持續性,對外要解決成為全球性大國後和世界的融合問題。來自美國的打壓挑戰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環。脱鈎代價不是中國可以坦然承受的,中美關係的穩定發展本身就是中國發展離不開的基本面。
中國成為世界性大國並不是要通過站在美國的對立面來實現,但是某種程度上中國對美國的警惕之心,以及中國國內的反美帝情緒又令中國的諸多政策帶有濃厚抗美意味。中國頻繁提出的多極化等主張是對美國單級霸權的削弱。美國自然無法容忍中國持續構成威脅。過去幾年中國提出的構建新型大國關係一說沒有被美國所接受。一方面是美國沒有聽懂中國的話語邏輯。另一方面美國並不承認中國是比肩美國的大國,不承認中國的崛起,認為可以通過打壓將中國打回原形。
中美之間已無戰略層面的共識,在現有基礎上的僵持,只會加劇冷戰式對抗。美國必須考慮如果打壓中國不成功該如何自處。中國也必須考慮如何儘量縮短同美國陷入對抗的戰線,儘快為發展營造更加良好的環境。

京比以往更有自信面對任何關乎台海的變局。美國應該清楚,支持台灣並不足以對大陸構成根本挑戰。如何構建不隨台灣問題搖擺的穩定雙邊關係,值得深思。台灣問題是否應該繼續成為決定兩國建交斷交大局的核心所在,需要考慮。
如果美國仍然繼續堅守模糊的「一中」政策,那麼必然會將中美關係置於衝突乃至交火的邊緣狀態。這樣的代價是否值得付,需要考量。


戰略共識的重構
中美1979年建交的戰略共識是應對蘇聯。彼時中國這個社會主義國家和美國這個頭號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關係是戰略互利,是兩個意識形態敵人的短暫和好。彼時雙方並沒有真正放下成見建立坦誠的外交關係。伴隨蘇聯解體,中美之間的戰略共同利益消失,美國站在全球霸權的制高點,對中國採取的是不同於打壓蘇聯的一套和平演變政策。
蘇聯解體後三十年,美國對華政策的總基調是基於意識形態鬥爭下的拉攏同化。中美關係的本質仍是冷戰意識形態鬥爭。美國在積極演變,而中國在防腐拒變。彼時中美之間的戰略共識是中國默認世界秩序由美國單極霸權主導,美國認為中國是一個尚不足為慮的社會主義國家,中美在這樣的世界秩序下進行經濟、反恐等方方面面的合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