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美国元月六日的民众暴露了美国民主的反噬和衰败迹象

元月六日我是“赴京赶考”,话别特朗普总统,做一个这四年我们上下沟通MAGA”朋友一场“的收官重要的三点留言。
我在白宫这边看到了什么!?
我们看到了非常理智和镇定的美国民众,完全自发呃地聚集在白宫面对华盛顿纪念碑广场上,在聆听特朗普总统在临时帐篷和临时舞台上做有关国会参议院最后宣判选举结果的裁判。散场后,我筋疲力尽,从白宫,沿着14街,一直走到24街的杜邦广场,才找到回家的公交车,虽然我没有任何民众暴风骤雨般席卷国会山迹象。The storm swept across Capitol Hill。我暗自得意的情绪,一直觉得自己像参与“巴黎公社起义“一样收获满满。我完全被这种民众表达对选举舞弊造假现象不满情绪所感染。一路上商铺和富丽堂皇的大厦门窗都被木板包装封闭起来,我体验到了美国经济民生疫情加萧条的严寒冬天到了。我脑海里,都是那些退伍军人魁梧健壮的微笑形象。他们被政客的自私自利个人权力的欲望和争夺利用了!其他的细节,不在这里细说了!
美国天天在世界上搞三搞四,搞东搞西,最终在美国自己家里面发现了同样挑战政府的事,他们自称自己为爱国者,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就叫因果报应!美国的确做的过头了,过去在别人家搞颜色革命,街头政治运动,鼓吹民主自由人权,和平暴力示威,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人说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我看,这就是“反噬“现象。对于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来说,在历史时间长度上,这个正义迟早一定会来到的,今天并没有迟到。应该谴责的是自欺欺人,瞒天过海的政客和做假票,拉帮结派的国务卿和挑拨离间,违反联合国宪章和联大决议的美国驻联大大使。

我在翻来覆去思考的一个百思不解问题,美国两党政治轮流坐庄,暴露了什么败象?这场特朗普现象,有没有冲击和推动美国社会前进变革和解放种族平等消除歧视的社会关系结构,拉动美国生产力的解放,改变美国每况愈下的大国颓势命运和疫情蔓延的控制呢!?

我的答案是,丝毫没有察觉美国民主自由人权价值观的纰漏和结构的坍塌。

我们要思考的是什么,为什么?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是。

过渡自信美国民主,和中国社会制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和对比。

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这样的两元结构,两难选择治下,引起我们局外立新求真的创新思考。
发现一个问题,今天的美国在政治精英阶层里面充斥着太多的精细的精明的计算。这种精细的精明的计算是精致的立即主义的表现。那你说走在街上那些人呢也差不多。

精致的自我中心的这种利己主义的思想认知框架,在美国无处不在,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框架跟格式。

这个美国优先的框架适应的是什么?适应的是美国霸权至上横行霸道自我为中心的制度。到今天的美国政府应对无能新冠疫情甩锅丝毫无悔,对经济低迷,股票虚涨,贸易仗两败俱伤丝毫无悔,

美国无奈的民众上街用这种法律和秩序之外的方式去表达自己。

愤怒情绪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美国失落的民粹主义的反馈。

人家明确觉得反馈的在利益的全球化的这个利益和成本的分配和分担,

社会治理的成本和收益的分担。公共政策决策过程中。政客和骗子奸商拿走大头,民众和年轻一代,将承担金融主意负担和承不,大量发行货币,把债券和债务留给子孙后代的无奈。
美国政党政治交换条件是什么?
是在两党对抗和冲突的拳击打擂竞技场上,固定的“非此即彼“,”你死我活“,“成王败寇”,选票定江山,选举人参评和裁判最后结果。民众“吃瓜“,近似”布朗运动“,被政客和内奸操盘手带起节奏和宣泄情绪,最后选票在不确定的背景下成交,维持一种改朝换代的王府更替,没有生产方式的改变和优化,没有社会制度的进步与结构性创新,衡量的标准就是选票和忽悠人头的情绪,科学的东西和时代的革命,世界走向共和的趋势,丝毫不会影响现行冷战思维的孤立主义和民粹主义。

然后,美国政党政治必然会产生衰退就是这种”物种自交系“的退化,蜕变,劣根性遗传,三世而斩。中国皇帝制度,就是这种”两难选择“自交系”祖训不能变的”宫廷斗争“。美国政党政治,恰恰也是“师夷长技以制夷”。

看到美国如此对与中国作对的台湾和印度感兴趣,
如此关心和控制日本和南韩,以及越南,东盟的政治选边问题,

台湾和印度,其实就像什么美国的看门狗狗挑带了个电子项圈。

一个电子项圈在他们家苑门口有一个电子篱笆。当狗狗要过篱笆边界线的时候,它就会被电击。那个篱笆院子(印太战略边界是空的。但边上有个感应器)。你一过去这边这个项圈,点击一下,时间长了,狗狗养成条件反射了。看到那个边界,他知道那是出口,他过不去。看家狗是跳不出如来佛手心去的,当然一旦进了美国战略的院子,那就跳不出美国布置的边界。

隐藏在2020大选风波背后暴露的美国社会政治危机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1-1-13 06:15 編輯

隐藏在2020大选风波背后暴露的美国社会政治危机


尊敬的特朗普总统,暨 特朗普总统家人:


我在2021/1/6那天,很早起来洗澡换装,像参加Party一样前往白宫广场,虽然我在现场不能完全听懂您的讲话,但是大体知道您的主题是希望彭斯副总统在国会山的参议院主持的选举人投票表决的时候能做正确选择的事。结果,我们就不必说了。我是在您白宫讲话散场以后,直接离开白宫沿着14街,一路走到杜邦环岛中心,换乘公交车回家的。最后从Rockville 地铁站换54路车到RIOWashingtonian Tower ,全程只有我一个人。我感到这就是总统级别的超豪华待遇因为是非常漂亮的新公交车。
沿途DC的商铺都是被木板包装起来的,好像防止被疫情之下不满现状的游行所冲击。
其实在我看起来,这些从远近不同地方赶过来的民众都是真正的爱国者,根本不是暴民。这么冷的天气,风餐露宿,情何以堪啊?!
国会山的情景有些意外,我觉得是被政客们“有意设计”好的陷阱。就是要造出“冲击国会”不得不开枪发生流血事件一样。这样才能把“攻陷国会”的罪过,转嫁到特朗普总统头上。
这些爱国者的头脑还是简单直接的多,这样单纯的表达形式,很容易被政客所利用。我既不希望共和党议长佩罗西的煽风点火,火上浇油的情绪和惯于嫁祸于人的作风。同样,我也非常不认同国务卿蓬佩奥为所欲为,失去美国外交风度的极右处事外交路线。美国这四年,有这两个人在特朗普总统一左一右,内外夹击,完全把特朗普总统逼上梁山,带偏了稳健理性的正常政策节奏。虽然特朗普总统基本上完全没有采纳Alpha 大海特别为您量身定做的一系列化险为夷的正确科学解决方案。因为我是坚定的希望MAGA的爱国者。不能不说,因为我的英文和口语都不好,不能直接清晰准确地向您和您的团队当面辩论,解释判断和决策的充分理由。留给上帝和美国人民日后去反思和评判我十三年来的所作所为吧!好在,我已经把我在维吉尼亚亲家安葬的墓地旁边,用自己在中国的积蓄剩余价值,把自己最后的小房子买下来了。我们将会和美国人民和我们的孩子们世世代代,天长地久永远在一起,在天堂里看着美国的明天MAGA!我们虽然没有实现预定的MAGA的梦想,但是我们一直都在非常忠诚,特别努力,不畏艰险,立新求真,脚踏实地,在美国这块广阔天地之间展示了自己别具一格的智慧风采。我们的身体可能化为乌有,即便克林顿总统,小布什总统,奥巴马总统夫妇忘记我给他们写信的内容和大爱无疆的感恩之心,但我的精神和设想的“新美国人,新美国城市,新美国形象”不会从美国白宫和国会山上消失的一干二净!,我相信,即便特朗普总统夫妇离开白宫,也不会忘记我从2016年美国大选,把特朗普总统扶上马,走进白宫,一路相伴,全心全意为美中两国人民服务,未特朗普总统出谋划策,愚公移山的三大愿景:A,        A 计划。特朗普新政利用政府“看得见的手”,脱虚向实,千方百计拉动实体经济城市建设和信息产业链的铺陈和招商引资,招商引人,“拼经济,揽人才,建奇功”;
B,         B, 计划。“民和主义,民新主义,民立主义”这三大新三民主义,源自林肯的三民主义,for the people, to the people, by thepeople.“民可使之之,不可使由之”,把中国的改革经验教训,与美国现实需要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更上一层楼,我曾经做过长时间的调查研究,并致函中国最高层,提出和策划施行美中“同舟共济,东渡扶桑,兴利避害,共建家园”的愿景和具体解决方案。
C,          C,  计划。重新包装和定位美国国内“台湾关系法”。尊重联合国宪章,一个中国就是1945年注册的中华民国,维护和认同联大1971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民共和国政府就是唯一合法代表“既存联合国宪章”“中华民国全部国家主权”的中央政府。台湾是中国暨“中华民国台湾省”的一个地方政府。其实美中关系现在所形成的“台湾关系法”的实用性,适用性,和可行性,根本不涉及台湾地区的领土,领海和领空的国家主权归属问题,因为这早已是联大5年前的联大26届会议通过的2758号决议,铁板钉钉,根深蒂固,天下共识的结论。今天的蓬佩奥和联合国美国代表克拉克的台湾在联合国的地位问题,根本就是指鹿为马,自欺欺人,瞒天过海的忽悠台湾人民和世界各国政府,这丝毫不可能撼动,卡特时代以来,台湾关系法的局限性。最大的新进展就是台湾关系法上阐明的台湾人民享有美国国内法保护的权利。什么“保护的利益”,克拉克大使访台,可以打开窗户说亮话。美国保护台湾的方法有限,如果大陆“法统台湾”,美国不会出兵,也无权出兵,但可以为台湾提供相关的技术情报,提供庇护和收留那些完全拒绝被联合国宪章和联大2758号决议法规“统一的台湾”背叛中国(中华民共国)的判民。这是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大于主权的“美丽风景线”。除此之外,想要逃避统一的岛民,可以未雨绸缪,变卖资产,以便移民之需,否则,大军一到,地动山摇之时,叛国罪的全部资产将会收归国有,这是中国大陆解放初期的既定政策,对台湾解放的法律是大同小异的内容,绝不会再有所谓的“港人治港”的“一国两制”的翻版,因为香港人是中国人,可以享受过渡期的”一国两制“安排,台湾当局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所以,台湾蔡英文当局和支持者们,根本不会再享受中国的“一国两制”过渡期安排啦!不要执迷不悟,掩耳盗铃。这个立场和提醒,我在为特朗普总统设计的114日“特事特办收官三部曲”(1,携手抗疫,共克时艰”。2,邀请习近平圣诞节访美,签订美中第四份联合公报(关于台湾关系法的边际效益,及台湾判民的移民安置问题事宜)。3,签订美中第二阶段贸易合作备忘录。
D,



      美中对话,天经地义。美中大国对话是当今世界的重中之重。对话每个人都会说,但实际上并不是特朗普团队的每个人都能理解和准确把握美国的政策立场把对话说到好!君不见,国务卿蓬佩奥和联合国大使克拉克,张口闭口都是中国台湾,应该加入联合国,现在说一说,只能让全世界的人都看不起美国的政客和外交家的法律素质修养如此不堪。,不懂国家政治关系和美国的外交底线。引火烧身,哗众取宠,最后的疯狂,飞蛾扑火的闹剧收场,什么都不会改变。这就是“跳梁小丑”不论男女,不看肤色,不管年龄,无知者无畏,全世界都在看,美国特朗普团队最后的形象。这也是“新美国人,新美国霸权,新美国形象”的民主总统剩余价值的评分。




尊敬的特朗普总统阁下: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在那天白宫的华盛顿广场上即兴发表了六分钟的告白演讲,请见另文,早就发表在我的脸书FACEBOOK 的专栏上。我也希望您三思而后行。
A,


以史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鉴,可以正衣冠。


      以华盛顿为榜样,可以知道坦然离开白宫回家。心平气和,温故而知新。写写回忆录。我也编写了我们的四年回忆录,以后还要补充和修改。

B,
感恩特朗普总统的礼遇和赠送的特别小礼物。这也是我们沟通有效交流的信物和留念,每当我看到这些信物,我就会翻阅我们来往的邮件信息,没有什么更值钱的纪念,一切独在真实和历史的具体表现。历史是后人写的,是美国人民写的,最后的Alpha Ocean “新美国华人”理智和视野,代表了我们所有的美国华人的热爱和奉献,这才是最重要的礼物和历史定位。我相信,新美国华人从特朗普新政时代已经站立起来了!已经从美国社会的边缘走进了美国政治舞台的最高层,堂堂正正地代表美国未来的方向与希望!


C,
每个人都希望被总统所赞赏和夸奖,但我不仅仅得到了特朗普总统的欣赏和赋予的荣耀。我还特意表明,我接受并自觉自居加入了美国共和党。并愿意继续本着美国共和党的党员义务和责任贡献我的剩余智慧和精神的力量。+

D,

附带说明,究竟什么是Alpha Ocean   大海 的剩余智慧和精神的力量。我在白宫广场上堂堂正正,明确坦诚地告白,我已经在加入美国共和党后,筹组起“美中人民共和党”已经起草了党章和注册的方案。注册地点,就是我的华盛顿人酒店式公寓,房号,1905.
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把长期身居美国的赞同美中新型大国合作友好互利双赢关系的人们联合起来,团结起来,观念和信念明确起来,把一盘散沙的窝里斗和不问政治,远离美中利害关系麻木不仁的颓废自由散漫的状态,改变过来,互动起来,现在疫情期间,不谋一面,但可以在互联网上关心美国和中国的国事大事小事天下事。团结就是力量,团结起来,我们将会愈来愈多地密切接触美国人民和美国两党的核心利益,也关心美中关系和美中政府政党的阴晴阳阙,以便进一步发挥本党参政议政的能力和政治定位。不求执政,但求一展参政议政的综合实力。
本党呼吁美国参众两院和最高法院,根据2020美国大选暴露的政治结构设计的漏洞和撕裂社会的现象,特别提出以下紧急备忘启示录:
隐藏在2020大选风波背后暴露的美国社会政治危机



我在翻来覆去思考的一个百思不解问题,美国两党政治轮流坐庄,暴露了什么败象?总统大选进入难产的冲击国会现象。

这场特朗普现象,有没有冲击和推动美国社会前进变革和解放种族平等消除歧视的社会关系结构,拉动美国生产力的解放,改变美国每况愈下的大国颓势命运和疫情蔓延的控制呢!?

我的答案是,丝毫没有察觉美国民主自由人权价值观的纰漏和结构的坍塌。

我们要思考的是什么,为什么?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是。

过渡自信美国民主,和中国社会制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和对比。

中国政治制度举国体制压抑反对声音的一元化,唯习为上,唯党正确的绝对权威,绝对服从,倒也似乎有其务实管控和维持稳定民可使知之可行,不可沽名民主自由人权误党误国,有敌我对立冲突和对抗,就需要坚持针锋相对,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发对,凡是被垄断封杀的我们就要大力发展突破。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这样的两元结构,两难选择治下,引起我们局外立新求真的创新思考。
有人说是鹰王。当然因为有特朗普在。他不愿意提前部署警力。不愿意提前部署国民警卫队,甚至当他的人已经开始,他的支持者应该是出动的时候,不愿意不去动用国民警卫队,导致这次应对失误。

包括你说民主党那边有没有等着看他笑话的。这种举措出现都有。精细的正式的计算。包括你看这件事情出来了以后,待在仓促身边的人,个个全副武装,不要说人,苍蝇都飞不过去。里面剩下的几个那个国家安全委员会不听觉啊那。呃,划不来啊,那些人都是准备辞职。现在在蓬佩奥信息终端上面都开始讲这样的消息,他不能准备认真考虑辞职的问题,包括第一夫人办公室的认真考虑辞职的问题。


v9v-2n__=*bH-R]




__=*bH-R]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