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立新求真确立对台政策原则,再谈“国家统一”层次和结构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11-10 02:29 編輯

抓住机遇正确判断“国家统一,和平发展”决策的层次和结构
立新求真。先确立对台政策原则,再谈“国家统一”层次和结构)
中共中央政治局:

    昨天我上书试着向中央建言,表达我实事求是敢于质疑195中全会的“和平发展,国家统一”对台方针的层次顺序和决策结构的本末倒置问题。或者换言之,我们应该根据这几十年实行邓小平制定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社会实践,必须搞清楚我们应该肯定什么,应该否定什么,如何及时发现并积极主动解决当代中国发展和港澳台社会实践活动中的正反两方面的问题。什么是问题?问题就是社会实践与当初设想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模式理论之间出现的差距,就是预期港澳台社会接收该理论应有状态与现实状态结果之间的差距,我们历届最高权力决策者,对这些两岸关系内在差距的层次和结构,认知不足,或知之不详,那就必然影响当局当今决策应对未来中国改革开放和“国家统一,和平发展”未知结构的质量和使用价值。

  以习近平在省部级干部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讲话指出:“昨日是而今日非矣,今日非而后日又是矣”。一方面,世界每天在变易,形势也在随时变化,带来新问题,新格局,新机遇,过去认为合理的现在不一定合理。过去理论有效的现在不一定奏效。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只有保持立新求真的科学勇气和敏锐的自我反省的态度,才能适应和赶上时代发展的潮流。另一方面,世变则事异,事异则备变。需要不断找准搞清楚什么才是“最该解决的问题”不断打破自己原来固有的思维定式,更新“只有没有”理论观念。找到那些“昨日是”的“今日非”,加以改正。进而科学预测那些是“今日非”的“后日是”。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当今天下大势,分久必合,针对“和平发展,国家统一”孰轻孰重的层次问题,中央做出了以“十四五规划”为中心的“和平发展”决策,在整个5中全会决议中强调:要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

要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积极营造良好外部环境,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

因此对台政策,要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

那么很显然,五中全会对台政策结论是: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暨“和平发展”位阶的“层次”高于“国家统一”的位阶。

以此逻辑,推理可知,“和平发展”形成的一个“十四五”规划空间结构,
我们要同台湾地区台独和独台“割据结构”共同“和平共存,和平发展”的位阶高于“两岸国家统一”目标的位阶。
两岸关系就变成“分裂与反分裂”相互依存“并列平行”的“和平发展”关系。19届5中全会对台实行“和平发展”的目标是什么?
难道是推进大陆和台独蔡英文割据当局“和平发展”关系并列达到“国家统一”的结果吗?!
难道还是要延续邓小平设想,更上一层楼,依靠“国共合作”实行“和平发展”递进推行“台湾人治理台湾”依靠当今独台国民党实现“国共第三次合作”来达到“国家统一”的结果吗?
难道我们全会,要向大陆人民传递与台湾蔡英文台独当局和台湾独台人民传递“和平发展,国家统一”的层次和结构有什么新内涵和“法统台湾”军演急流勇退的进退之道!?
究竟是不是天下本无事,愚公自扰之,忧人自多情,“一叶障目”,本末倒置!?“相同产生理解和同情,而质疑和批判才是立新求真的事物发展本质!


    日前我向中央提出质疑,因为“和平发展,国家统一”的层次设计“本末倒置”,“十四五”期间,如果中国还不能解决“国家统一”问题,那么既定的“十四五规划”决策的结构就不完整。国内循环不完整,民族复兴,中国崛起的结构也不完整。因为任何中央大政决策的真正价值在于它能否对国家主体和国家主权利益的满足,不能满足国家主体和主权利益的满足,就是不完整的决策,不合宪法对执政党和政府以及国家主席的授权目的(目标)。也就是“十四五”期间再不完成“国家统一”这个宪法和联合国历史授权和赋予中国党政军不可推卸的时代重任,那“十四五”规划就是不完整的决策结构。毛泽东时代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我们党政军都能取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胜利!今天,台湾当局反中仇中,自上而下,亲美媚日,挟洋自重,把在大陆惠台政策赚来的钱,用来购买攻击大陆的先进武器,年复一年,变本加厉,自己甘愿成为反中反共的急先锋,不断加大军购更先进的进攻性武器,妄图以武器吓阻中国国家统一的决心,稳居充当美国遏制围堵中国的桥头堡和扮演急先锋的炮灰棋子,前30年是如此,中美建交后还是如此,台湾一日不统一,美国就一日不会停止打台湾牌。今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不仅是中国“以战止战”的立国之战。也让中国人看到了,美国的飞机坦克大炮也并不可怕,抗美援朝“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伟大胜利,温故而知新,验证了毛主席说的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


    如今这个纸老虎还在中国的周边拉帮结派,编织美日印澳,甚至包括英,德,加的西方盟国一起搞所谓“以规则为导向”的耀武扬威,遏制中国解放台湾动作。但我们应该搞清楚,这一战是“中国崛起”“遵守联大决议规则”,“保家卫国”“捍卫中国固有领土不可分裂国土安全”扫清台独独台一切牛鬼蛇神的“立国立威法统台湾之战”。


     我们在南海的利益可以作为其次,因为只要解放台湾,实现“同心同国,法统台湾”,那么,其后南海诸国看到大陆的军事实力,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样从战略上来讲,第一位的就是“国家统一”,其次“和平发展”,再次,和平解决“南海问题”。这就是中共中央应该搞清楚什么才是中国国运最该解决的问题!
    愚公移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国家统一,和平发展,和谐解决南海问题的伟大胜利!

         台独和独台势力是中国“和平发展,国家统一”的第一号敌人,“攘外必先安内”!未来世界将会形成一个以美国军事强权为霸主的美欧日印澳台围堵中俄环欧亚大陆第一岛链的准军事联盟,另一个是以中俄欧“一带一路”经济大循环的经济利益共同体的市场经济结构。

    中央应该倾听民意,更应该检讨为何两岸分裂割据71年,联大决议49年来,我们两岸关系不近反退,越走越远。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以来始终没有完成解放台湾的历史使命!历届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究竟为何迟迟未能完成“国家统一”的承诺,面对两岸国民,面对全党全军,情何以堪!?“国家统一”是一个大国“保家卫国,以法治国”规则,以联大决议法律治理国家为导向的真正强大标志。而对中国来说,台湾的统一不仅是主权上的要求,也是国家发展当今面临的最该解决的关键问题。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如果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准备好终结中国久拖不决的“双重表述一个中国”问题的内战CIVILWAR!甚至在美军中校声称原来是中共高层害怕台海开战!害怕伤害了“和平统一”四个字的承诺,另外担忧法统台湾的终战后由中国来治理台湾所面临的如何台湾民主诉求解决难题,担忧因此会引火烧身,拖累大陆十四五计划的实施!我不知道是否确有其事。至少“撞了南墙要回头”。
   实践证明,虽然习主席去年发表苦口婆心,仁至义尽,比宋襄公还充满爱心和关怀的对台讲话。可是台湾蔡英文一口否定中国政府的“两岸一家亲”战略,以“四个必须”“以武抗统”“冷屁股”对等(对抗)习主席的“五个充分”热脸,完全切断“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台湾模式”的大门紧紧关上了。蔡英文“依美抗中,以武谋独”,其实多年来。在大陆已经越来越没有鸽派,在台湾也没有真正的统派和鸽派。有的是中间派,“和平统一”挂在嘴上,满肚子都是“台湾自治”,“台湾人治理台湾”“双重表述,和平独立,各自为政,分道扬镳”!这样的公知很多,在台湾主张统一的人也算是凤毛麟角了,其中包括我们认为统派的(赵春山,张亚中,洪秀柱,马英九)等等,透过现象和他们“各自表述”和平发展的立场,这些人最终目的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我们早就从台独危机中找到了转机,把“同心同国,法统台湾”的另一扇门打开了。我们绝不能让美国和台独再相互勾结搞下去了!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军事实力不足,国民经济基础比较薄弱,包括,823金门炮击,1996台海危机的时候,我们的海军和空军以及电子战和卫星定位的军事技术远不如美军,甚至台军。所以当时,“解放台湾”也就是“虚晃一枪”,底气不足。邓小平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模式”,一是“摸着石头过河”,保留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殖民地宗主国的资源和势力范围,留着英国司法和教育制度的尾巴,在于观察,借鉴,批判,创新;洋为中用,港为我用,引狼入室,与狼共舞。本质上实为“韬光养晦,放水养鱼,姑息养奸,以夷制夷,借港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任何社会制度都有长处和短处,时代不同,社会制度的历史组合也绝不雷同,中国的制度就不断在改革变化,化就是变,就是立新求真的适应时代发展需要,进行必要的调整和创新,尝试和检验。我们身在身在南山蛇口工业区,往返香港招商局两地之间,深明大义,并在当时不断把社会实践的经验教训,去伪存真,由表及里,立新求真,下情上达,解决台湾问题的核心问题还是国家的综合实力,主要是人民解放军的整体现代化素质,能打仗,打胜仗,正义之师,威武之师,保家卫国之势。经过多年的强军建设,如今中国有了强大的海军和空军,太空军,以及现代电子战的综合实力,我们对党和政府以及人民解放军的作战实力充满信心和期待。由此,法统台湾的命运才可能操之在我,而非操之在人,才可能彻底改变台独和独台的现状。如果中央决策,下定决心,完成“国家统一,和平发展”的历史使命,那么我们将彻底战胜美国英国德国八国联军模式炫耀的假民主自由人权“忽悠和主导”世界的“鸦片战争”。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天下者不足以毕其功于一役。“自笑栖迟淮海客,十年心事一灯前”,台湾自古以来命运多舛。七十三年前台湾光复,父母把我带到台湾,适逢台湾二二八事件,感知日本在背后操弄要把台湾从中国的怀抱中分割出去,家父弃暗投明,选择了一条“引君入关”,“曲线救国”“实业报国”的道路。但是他们为“和平发展”建设新中国鞠躬尽瘁贡献了自己一辈子,在新世纪的门口却没有看到“国家统一”的曙光。“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针对195中全会决议的“和平发展,国家统一”目标,我辗转反侧,下定决心,挑战自己,勇敢站出来,为党和人民立新求真,先确认“国家统一,和平发展”原则,为解决“十四五”计划的当务之急。恳请中共中央和习近平主席审时度势,抓住千载良机,一举法统台湾。然后再来针对国家统一后的“和平发展”来谈十四五规划和改革目标。(留待明天答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