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吾爱吾师,更爱真理,先有哈佛,后有美国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9-1 18:33 編輯

吾爱吾师,更爱真理,先有哈佛,后有美国

现在正是坦白、勇敢地说出实话,说出全部实话的最好时候。我们也不必畏首畏尾,不老老实实面对我国今天的情况,这个伟大的国家会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它会复兴和繁荣起来。因此,让我首先表明我的坚定信念:我们惟一不得不害怕的就是害怕本身——一种莫名其妙的、丧失理智的、毫地根据的恐惧,它会把转退为进所需要的种种努力化为泡影。
诉诸恐惧和情感,通过散布美国生活即将毁灭的恐惧来鼓动自己的基本盘。这和他2016年的套路一样

美国前总统林肯说过:“最高明的骗子,可能在某个时刻欺骗所有的人,也可能所有的时刻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在所有的时刻欺骗所有的人。”
==========================
尊敬的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萊斯閣下:
尊敬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閣下:
尊敬的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總統閣下:


      引言
      希臘的孔子“蘇格拉底”,有一句名言,真正高明的人就是能藉助別人的智慧,來使自己不受矇蔽。蘇格拉底(∑ωκρ τη );英譯:Socrates;公元前469—公元前399),著名的古希臘的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他開創了一個新的時代,這個時代並不是靠軍事或政治的力量所成就的,而是透過理性,對人的生命作透徹的了解,從而引導出一種新的生活態度。
當今世界,有兩個幽靈,一個幽靈是新冠病毒,COVID-19。另一個是中美台兩國三方“分裂和反分裂”(促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兩難結構的不確定性權利博弈在世界天地之間游蕩。自然環境的病毒雖然已經得到基本控制,但疫苗的研發和病毒的變異,仍不可預測。相對來講,人爲的2020反華反共反中國崛起神聖圍剿的病毒,來勢洶洶,正在形成一股難以抗拒的鬆散勢力。



      在中美兩國和第三方“台灣”這種“非政府關係”non-government relationship,圍繞台海主權和南海主權問題的權力鬥法,對抗衝突,明槍暗箭,劍拔弩張,勾心鬥角,給疫情之後的世界經濟,政治和社會結構帶來了始料未及的保護自身利益不確定性和各國捲入其中相關對應決策之難的陷阱。這也是WWII以來,冷戰結束后,最接近世界大戰“天下衛國”邊緣的一種未知結構國家利益不斷提升並永遠高於意識形態分歧。      


      從這兩個"2020世界幽靈"客觀存在結構決定一切的搖擺性,破壞性,自洽性,虛僞性,波動性,脆弱性等錯綜複雜的矛盾和危機,正在我們面前突顯出來,儘管國家不論大小,從本質上說,政府行爲有適應全球化共建美好家園的一面,也有不適應全球化以及伴隨新中國快速崛起,帶來的基礎建設日新月異,網絡經濟眼花繚亂,金融流動心肌埂塞,國外勢力的挑撥離間,國内社會矛盾的貧富不均,東西方思維方式存在很大差異和觀念的差別造成的誤解誤會衝突矛盾等等。


     這就是我們面臨各國自我意識增强的時代難題。聯合國是各國政府和人民信賴和期待的最大舞台,美國是當今世界實力最强,軍事科技最先進的發達國家,中囯是政府最有影響力和行動力具有代表性的不斷創新,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最大發展中國家。


     這個時代充滿激烈的國家利益博弈,意識形態的分歧已近退居次要位置。看透彼此的小心思,小心眼,小陰謀,處處顧全大局,考慮長遠利益,積極化解合作目標中必然出現的衝突,差異,爭執和誤解,冤家宜解不宜結。任何合作項目,以及合作初級階段都會比較順利,但共同目標完成之後,不存在新的共同利益誘惑和刺激時,彼此的差異性和個性需求就會上升爲主要矛盾。




       中美關係就是這樣的典型案例。       首先,中美關係的改善,結構決定一切。起源于中蘇意識形態的分歧上升爲國家利益衝突。美國的國家利益超越了意識形態之爭。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中國1971年取得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合法代表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的政府代表權。這就是新的中華民國未知結構。另一個中美融合的原因就是“西方羅馬帝國擴張體制”,學會愛自己的敵人,能愛自己敵人的國家和領袖,往往能站在主動的地位。“制人而不受制於人”,自己能采取主動,不只是迷惑了對方,使對方搞不清你對他的態度,也迷惑了第三者,搞不清你和對方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甚至都能誤認爲你已經“化敵爲友”。現在的中美關係,不同於尼克松總統時期。
      可是你究竟是敵人,還是朋友,只有你們自己知道。儘管我們看不清結構決定一切的内幕。      中美關係邏輯結構的微妙Know-How。但是至少我們可以肯定,夫大人物者,“言不必信”,中國春秋戰國時代,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觀察今天的決策者是值的參考的。決定的因素,就是“國家利益”的需要,有比較就能鑒別。只要對國家有利,當衆擁抱昨天的敵人,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迅速獲得選舉需要的聲望和民意支持。因爲人們總是趨利避害的動物。“吳越同舟”就是這個道理。
      好在美國特朗普總統在帶有情緒化自相矛盾,美國利益優先的決策中,還能清醒認識中美台關係中的利益大小(鋼筆尖尖與總統辦公寫字臺的關係)。有智慧的領袖,首先應該知道輕重緩急,利益權衡,知道什麽東西對自己未來和全局有現實意義,有合作的價值。甩鍋,徹舘,誣衊,造謠,雖然可以一時一事上排泄“心頭之恨”。但一時一事上消了情緒的仇恨,但根本的問題沒有解決,反而失去了自己的大國形象,和領袖風度。儘管選舉是一時的敵人,中美是地球上唇齒相依的長期朋友!
       羅馬帝國體制的一個特點就是必須學會去愛自己的敵人!這才是大有作爲的領袖風格。雖然這點對特朗普總統來説,當下很困難,作爲我比你年輕一歲的兄弟,爲什麽成爲你的忠實粉絲,就是我對您,還堅定地抱有更多更多的大期待。我喜歡您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叛逆精神和不斷“否定自己的對手"打擊別人擡高自己的造反有理勇氣!正是基於這一點,我相信,偉大睿智的特朗普總統,一定會在當選連任成功之後,采納大華府Alpha Ocean我的"提案”:“拼經濟,攬人才,建奇功”方略


       既然習近平說:“中國是大海”,那美國就是“比大海更浩渺的天空”!“天馬行空,獨往獨來”,大英雄者決策離不開視野的開闊和對問題認識的深刻!


       什麽是中美台灣問題的深層次矛盾!那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名副其實的“中華民國”!這就是中國兩岸當局和兩岸中國人一葉障目,一時糊塗,被台獨教父李登輝設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治陷阱所誤導,導致了大陸“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在台灣上下民心民意,適得其反,徹底失敗!君子之過,日月之食。習焉不察,“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反求诸己而已矣。大陸誤判台灣形勢的誤區和盲點,就是看不透李登輝的《兩國論》,大國小國,已經三代相傳,根深蒂固,台灣共同體成形?台灣人認同感史上達到歷史新高。其中造成台灣如此改變現狀的根本原因在於「國族認同的衝突」和「安全的威脅」兩大因素,
       那些在台湾的兄弟同胞说,不承认『中华民国』,好比砍了他们台灣人民的头,那么留下四肢五脏还有什么用?具有这样想法的人未必是支持『台独』。可見鄧小平時代并不理解中華民國台灣人的心態和法律體系,鄧小平時代也對聯大2758號決議一知半解,不注意細節決定成敗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條萬序,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於是一定能夠利用中國現行憲法和聯合國憲章以及聯大2758號決議,公佈于世,把中國的歷史再顛倒過來!


       一,條條大路通羅馬,中美關係之間從來沒有一種一成不變的道路


       歷史和現實經驗教訓告訴我們,如果您認爲似乎只有一條路可走,而沒有其他路綫的時候,那往往是走不通的!


       鄧小平對台政策就是一個實例。不同時代的決策者,對中美台兩國三方的判斷和決策方式都是不同的。未來美國對台灣和中國國家統一的對策也應該具有隨機應變的美國利益優先的靈活性!這個未來中美台未知結構的數學模型是這樣的。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8-9 09:40 編輯



歷史表明聯合國憲章上「中華民國」ROC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還沒有完成!

尊重UN決議 面向兩岸未来 “同心同囯,法統台灣,過海駐軍,走向共和”》

尊敬的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萊斯閣下:
尊敬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閣下:
尊敬的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總統閣下: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9-1 18:26 編輯

"你想领个头,但回头一看,身后一个人也没有,这种情况多么可怕啊!"

在临终那天,他写下了这样两句话:“唯一阻碍着我们实现明天目标的就是对今天的疑虑。让我们怀着坚强而积极的信心奋勇前进吧!”按照罗斯福的遗愿,美国设立罗斯福图书馆保存罗斯福的公私文件,供后人研究。


富兰克林·罗斯福(1882-1945),美国第三十二任总统。本文是1933年3月4日罗斯福当选美国总统时的就职演说。
我肯定,同胞们都期待我在就职时,会像我国目前形势所要求的那样,坦率而果断地向他们讲话。现在正是坦白、勇敢地说出实话,说出全部实话的最好时候。我们也不必畏首畏尾,不老老实实面对我国今天的情况,这个伟大的国家会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它会复兴和繁荣起来。因此,让我首先表明我的坚定信念:我们惟一不得不害怕的就是害怕本身——一种莫名其妙的、丧失理智的、毫地根据的恐惧,它会把转退为进所需要的种种努力化为泡影。
凡在我国生活阴云密布的时刻,一个坦率而有活力的领导,都得到过人民本身的这种理解和支持,从而为胜利准备了必不可少的条件。我相信,在目前的危急时刻,大家会再次给领导以同样的支持。
我和你们都要以这种精神,来面对我们共同的困难。谢天谢地!这此困难只是物质方面的。价值已难以想象地贬缩了;课税增加了;我们的支付能力下降了;各级政府都面临着严重的收入短缺;交换手段在贸易过程中遭到了冻结;工业企业枯萎的落叶到处可见;农场主的产品找不到销路;千家万户多年的积蓄付之东流。
更重要的是,大批失业公民正面临严峻的生存问题,还有大批公民正以艰辛的劳动换取微薄的报酬。只有愚蠢的乐天派会否认当前这些阴暗的现实。
但是,我们的苦恼决不是因为缺乏物资。我们没有遭到什么蝗虫灾害。我们的先辈曾以信念和无畏一次次的转危为安,比起他们经历过的险阻,我们仍大可感到欣慰。大自然仍在给予我们恩惠,人类的努力已使之倍增。富足的情景近在咫尺,但就在我们见到这种情景的时候,宽裕的生活却悄然离去。
这主要是因为主宰人类物资交换的统治者们失败了,他们固执己见而又无能为力,因而已经认定失败,并撒手不管了。贪得无厌的货币兑换商的种种行径,将受到舆论法庭的起诉,将受到人类心灵和理智的唾弃。
不错,他们作出过努力,但他们的努力一直束缚于陈旧的传统方式。面对信用的失败,他们提议的只是更多地贷款。当利润失去了吸引力,不能再用来诱使人们服从他们的错误领导时,他们就求助于规劝,眼泪汪汪地请求人们恢复信心,他们只知道追求私利的那一代人的原则。他们没有远见,而没有远见,人民就要遭殃。
货币兑换商已从我们文明的庙堂的宝座上溜之大吉了。我们现在可以按古老的真理来恢复庙堂了,至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这要看我们如何运用社会价值,使它比纯粹的金钱利润更可贵。
幸福并不在于单纯地占有金钱;幸福还在于取得成就后的喜悦,在于创造性努力时的激情。务必不能再忘记劳动带来的喜悦和激励,而去疯狂地追逐那转瞬即逝的利润。如果这此暗淡的时日能使我们认识到,我们真正的天命不是要别人侍奉,而是为自己和同胞们服务,那么,我们付出的代价就完全是值得的。
认识到把物质财富当作成功的标准是错误的,我们就会抛弃以地位尊严和个人收益为惟一的标准,来衡量公职和高级政治地位的错误信念;我们必须制止银行界和企业界的一种行为,它常常使神圣的委托混同于无情和自私的不正当行为。难怪信心在减弱,因为增强信心只有靠诚实、荣誉感、神圣的责任感,忠实地加以维护和无私地履行职责;而没有这些,就不可能有信心。
但是,复兴不仅仅要求改变伦理观念。这个国家要求行动起来,现在就行动起来。
我们压倒一切的首要任务是安排人们工作。如果明智地、勇敢地面对这个问题,这就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可以像处理战时紧急情况那样,通过政府本身的直接招雇来解决部分问题,并通过这种招雇,同时完成迫切需要的工种,促进和调整天然资源的使用。
与此同时,我们要坦白地承认,我们的工业中心人口过剩,因此要通过全国性的重新分配,努力为善于使用土地的人提供更好的使用条件。
为了促进这项工作,可以通过具体的努力来提高农产品的价值,并以此提高对城市产品的购买力;可以通过从实际出发,防止出现小房主和农场主因丧失赎回权而日益蒙受损失的悲剧;可以通过坚持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立即按要求大幅度削减经费;可以通过统筹安排救济工作,改变目前那种常常是分散的、效益不大的和不公平的局面;可以通过由国家统一规划和监督各种形式的运输、交通以及明确具有公共性质的其他设施。总之,可以通过许多方法来促进这项工作,但光说不做永远无济于事,我们必须采取行动,迅速地采取行动。


最后,为了防止重新出现旧秩序的种种弊端,必须严格监督所有的银行、信贷和投资;必须制止利用他人的钱财进行投机,必须提供充足而健全的货币。
我们有几条进攻路线。我会立即敦促新一届的国会召开特别会议,对实施这些路线的详细措施进行审议,我还将要求有关各州立即援助。
通过这个行动纲领,我们要致力于整顿国库和平衡收支。我们的国际贸易关系虽然很重要,但从时间和需要而言,要服从于建立健全的国家经济。我造成讲究实际,最重要的事情最先做。我将不遗余力地通过国际经济调整来恢复同各国的贸易,但是,不能等到这项工作完成后再来处理国内的紧急情况。
国家复兴的这些具体方法,其基本指导思想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它道德考虑的是坚持合众国的各个部分、各种因素的相互依靠——即认识到这是美国拓荒精神的传统和永远重要的体现。这是通向复兴的道路。这是直接的道路。这是持久复兴的最坚强的保证。
在外交政策方面,我认为美国应当献身于睦邻政策——做一个决心尊重自己。因而也尊重其他国家的权利的邻国——做一个遵守自己的义务,遵守与世界各国的神圣协议的邻国。
如果我对我国人民的情绪理解得正确,那就是: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认识到我们必须相互依靠;我们不能只求有所得,还要有所给;我们要前进,就必须像一支受过训练的忠诚的军队那样行动,并甘愿为共同的纪律有所牺牲,因为没有这种纪律,我们就不可能前进,就不可能形成有效的领导。
我知道,我们准备并且愿意为这种纪律献出生命和财产,因为它使一个以更远大的利益为目标的领导成为可能。这就是我想要提供的领导。我保证,这些远大的目标将如同一种神圣的义务对我们大家都产生约束,产生只有在战争时期才有过的共同责任感。
作了这项保证,我毫不犹豫地开始领导这支由我国人民组成的大军,纪律严明地向我们共同的问题发起进攻。
我们继承了先辈创立的政体,因此,用这样的行动并达到这样的目的是可行的。我们的宪法简明而实用,总是可以在不失去基本形式的情况下,通过着重点和排列的变化来迎合特殊的需要。
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宪制才不愧为现代世界所产生的最经得起考验的政治机制。它经受住了大规模的领土扩张,对外战争,痛苦的内战和国际关系等种种压力。
我希望,行政权和立法权之间的正常平衡完全能应付我们面临的空前任务。但是,史无前例的要求和迅速行动的需要,也可能使我们暂时背离公共程序上的这种正常平衡。
根据宪法赋予我的职责,我准备提出一些措施,而一个受灾世界上的受灾国家也许需要这些措施。
对于这些措施,以及国会根据本身的经验和智慧可能制订的这类其他,我将在宪法赋予我的权限内,设法予以迅速地采纳。
但是,如果国会拒不采纳这两条路线中的一条,如果国家紧急情况依然如故,我将不回避我所面临的明确的尽责方向。我将要求国会准许我使用惟一剩下的手段来应付危机——向非常情况开战的广泛的行政权,就像我们真的遭到外敌入侵时授予我那样的广泛权力。
对大家寄予我的信任,我一定报以时代所要求的勇气和献身精神。我不会做得比这少。
让我们正视面前的严峻岁月,怀着举国一致给我们带来热情和勇气,怀着寻求传统的、珍贵的道德观念的明确意识,怀着老老少少都能通过恪尽职守而得到的问心无愧的满足。我们的目标是要保证国民生活的圆满和长治久安。
我们并不怀疑基本民主制度的未来。合众国人民并没有失败。他们在需要时表达了自己的委托,即要求采取直接而有力的行动。他们要求有领导的纪律和方向。他们现在选择了我作为实现他们愿望的工具。
在此举国奉献之际,我们谦卑地请求上帝赐福,愿上帝保佑我们大家和每一个人。愿上帝在未来的日子里指引我。
反乌托邦漫画《V for Vendetta》里有一句话说到:“人民不应该害怕政府,反而政府却应该害怕人民”。为什么政府要害怕人民?因为政府的权力来源来自于民众,没有民众的 授权,政府什么也不是。同样的,当人民了解了自己的权力、了解到自己才是这个国家的“大爷”、了解到自己才是应该让人害怕的一方时,我们才能勉强说我国已 经迈向民主国家。
美国总统罗斯福曾经说过,“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这句话套在当今的中美两国人民身上,再也正确不过了。

很多时候,每当我在朋友面,居然可以把 恐惧的种子散播到每个人内心的这么深处。个人觉得,

人民心中的恐惧是国阵多年来可以继续暴政的原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