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老公放假 當我是學生

老公放假 當我是學生
【馨華網/聯合報/文/皮皮】

2007.05.23 02:24 am



在餐桌上,老公滔滔不絕對著煮菜煮到累翻的我說:「台灣現在的人口出生率已經降到一點一。」我腦筋轉不過來…

周一到周五是我的逍遙日,沒有人管我怎麼吃,也不會有人在意我是不是該睡覺了。可是,這樣愜意的日子總是不會太長久。因為,上天很少允許一個人可以這樣懶散過日子。

周六起誨人不倦
我耳根不得清淨


逍遙的日子過得特別快,感覺上,才剛送老公出門,晃眼間,怎麼又到了周五晚上老公從台北回家的時刻。幸好,他長途開車,回到家已經很晚,簡單吃完飯洗好澡,早就累得沒精神管我。所以,周五晚上還算差強人意。

周六及周日兩天,是別人的放假日,這才是我苦難日的開始。老公經過一晚的休養生息,體力完全恢復,開始發揮他「誨人不倦」的孔老夫子精神,也是我耳根不得清淨的開始。

別懷疑,我家老公真的每周回來,都會好好跟我上一課,而且每周上課的主題都不一樣。像上周,上課的主題是「台灣面臨的人口老化問題」。

在餐桌上,老公滔滔不絕對著煮菜煮到累翻的我說:「台灣現在的人口出生率已經降到一點一。」我腦筋轉不過來,只好發揮我「好學不倦」的精神,問他:「是百分之一點一嗎?」

我以為老公的意思是「一百個人只生得出一點一個人」,可是,我看我的同事生孩子可是一個接著一個,生得可是一點也不遲疑呀。
老公說:「不是啦,是一對夫妻只有一點一個孩子的出生率。所以,台灣到二○二五年,將步入『老年化』的社會,我們要未雨綢繆,開始存錢。」原來,老公拐彎抹角說了半天,真正的意思是叫我要節省,不可以亂錢。

我問出差順利否
他要談馬雅文化


再上周,老公上課的主題是「馬雅文化」。說到這,我還真有滿肚子的氣。那個周日的晚上,老公要回台北前,突然跟我說,周四他必須到中壢出差。所以,當老公辛苦一周回到家時,我這賢妻當然應該關心的問:「你出差順不順利啊?做了什麼事啊?」

沒想到,老公當我隱形人般,一言不發的步入屋內。

我說:「你怎都不講話啊?」老公沒好氣的回說:「妳問我那無聊問題做什麼?妳怎麼不問我有趣些的問題?」

我說:「哪些是有趣的問題啊?」老公眼睛開始散發熱烈光芒:「像是有關文化的問題。」原來,老公在台北,下班後一個人無聊,逛啊逛,就逛到書店,無意中發現「消失中的馬雅文化」這本書。老公如獲至寶買下,回到家當然就希望能現學現賣跟我上堂課。

所以,那周老公跟我上課的主題,就是「馬雅文化」這麼冷僻的題目。

我楞楞的說:「我聽過『馬雅文化』這四個字,可是,指的是什麼,我說不上來。」老公說:「馬雅文化在九千多年前就出現了。」我聽著,想起我們偉大、淵博、悠久的中華文化,不禁脫口說:「啊,比我們的五千年文化還早啊。」

老公見我有反應,說得更是興高采烈:「馬雅文化在中美洲出現,開啟了人類文明華麗的新局,後來卻因誤進死胡同而自取滅亡。」

瞧電影中大猩猩
他喊是人演的啦


老公接著比較起馬雅文化和印度文化,再從印度文化推到種族演變史。老公說:「印度的主要民族是亞利安人。亞利安人就是由當時稱為高加索人的德國人的祖先,在西元前一千年入侵印度半島後,和當地的原住民混血,演化出來的新人種。」

「啊!德國人和印度人竟然擁有共同的祖先?難怪印度人的五官和澳洲原住民不一樣!」

老公不斷在我耳根嘮叨,我聽著聽著,大白天的,眼皮居然愈來愈沉重。

老公見我眼睛幾乎瞇起來了,帶著「孺子不可教也」的口氣說:「妳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我只好老實告訴他:「我對於消失的文化沒興趣,對印度人的鼻子挺不挺,像不像澳洲原住民的扁鼻也沒興趣。我對你上周出差的事情比較有興趣,或是對於你說的甜言蜜語也很有興趣。」

這周,我們一起看電影「泰山」。電影中,英勇的泰山制服了一隻挑釁的大猩猩,引起一群猩猩不斷鼓譟。突然聽到老公喊著:「是人啦。」我張大眼注視螢幕,明明看到的就是一大群不斷跳來跳去的猩猩。老公說:「是人去演的啦。」  真吵!這樣的老公,人家看電影是看劇情,他老兄看電影是在研究那些猴子是不是人去扮演的。我真擔心他又要開始給我上課了,因為,老公最近研究的題目之一是「台灣獼猴」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