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台湾选举的幕后操纵不可逆转(自动翻译)

等于当年的城市一边的两个字的真正给的两颗子弹,他那个只影响了那一次的选举,那一次选举他生了由于两个子弹的原因,影响了选民有一些中间选民也好,有一些不太明白真相的人也好被一个事件所震惊了在那种情况下呢,他们愿意把这个票投给这个所谓的受害者,在这种情况下呢,本来蓝绿两边的是差不多的,所以呢,陈水扁透过了两颗子弹,这个事件,他就获得了胜利比较那次呢

蔡英文这次做的这个事情,他不是影响一次,台湾这个台独现状,他可能是永远的影响,今后台湾的政治体制的走向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在对蔡英文这一次的选举结果,我觉得从国民党那边第一重要的事情应该先考虑一下是否对韩国瑜这个总统这事。呢,提出一个司法复核,因为有很多数据都差距比较大,其实去分析一下也不难看出有很多的破绽,比方说,其中之一有一个破绽,你就是看一看投向总统的总的票数以及把这个总的票数一说,一个人到了投票站,他同时是领了3张选票,一张总统的一张地位的张政党的我不知道我去看新闻是这样说的啊,所以我看宋楚瑜到那以后就领了3张选票,应该每个人都是3张线标吧,龄了3张选票,总统的选票的总数和政党选票的总数和利益,为选票的总数理论上应该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投123,加上所有的废票,这三组数据应该是完全一样的,这才符合逻辑那现在我看了有一些网友,有些留言,网上有很多的文章在写,其中有一项就对不上了,哪一项呢,就是总统的。选票的总数大于其他的比方说大于政党票的,那也就是说照这个结果来看的话,一个人,他领了3张选票,他总统投了一张立为投了一张,另外一张没了,他揣兜了根据我们了解这种选票,你是不可以拿出去的机票已经在那,所以如果总统的总的选票多于政党部分的选票,那就是说,总统那个选票多出来的那100万也好,200万也好,那些选票是从哪蹦出来的,这个很简单,可以对的上立委的选票总数有没有呢,也有如果他提供真实数据的话,其实也有就把它提供了一个假的数据现在很多数据有开网友啊,网上他们已经都有了都已经能对出一个蛛丝马迹了,在这种情况下多出来的那个很可能就是从其他的什么地方c进来的加进来的,因为不太可能一个人就领两张选票,这是不可能的,也不太可能一个人领。3张选票而藏起了一张选票,只投两张选票也不可能一个人领了3张选票,只投了一个总统,另外两个都没投输掉了,或者扔掉了这种可能性都很小,因此透过一些简单的数据呢,就可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透过这些蛛丝马迹,就可以进行深一步的去分析这个我相信,在台湾的国民党的人士应该是能做到的,我们只是看到了一些新闻,看到的一些评论,看到了一些留言,然后把这些信息综合起来觉得这里面是有很多很多破绽的,不是破不了,因为造假,他有很多的漏洞,要去补另外也有一些视频传出来,这些都是零零散散的,不是很多,但是有那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在整个这个机票过程有很多的环节都存在问题,甚至有人说,以前的票箱是透明的,能看得见,里面呢,现在票箱是不透明的,让拿来一个箱子往上一个以后是不是底下已经放了500张选票了,你也看不见,在一个非政。会的选举的程序当中,都有可能被那些造假的人举利用,因此,我觉得国民党现在第一呢,应该透过司法程序,对这次的选举做一次重新计票的要求,也就是司法复核重新验票,重新验票的目的呢并不是说要谁胜谁负重新验票的目的就是还社会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正到底,这个票是多少这个作为韩国瑜,他是有权利的,而且作为韩国瑜的支持者,那么多人,他们也是有权利的,如果把这个票重新验一遍,如果不一样,那这个事情就值得去研究了,就值得去探讨了丛林一件票的目的呢,也就是说还社会大众一个公正,还真相于普罗大众,还真像与社会第二呢,如果对这样一种现象你不去透过司法的程序去指责去重新验票的话。也就是说,对一个撒谎的人,你不去指责的话,你就等于是纵容了,也就是说你鼓励他这样做了他这一次做成了就没有第二次了吗?一定有,不但有第二次,我觉得如果这一把做成了赖清德做掉了吧,做成的吧,没人说话了吧,如果这一把把韩国一座掉了也没说话吧,行啊以后,民进党就终身执政了民进党在立法院就终身的过半了,终身的控制了台湾的行政院了,民进党就成为台湾的永远的政党了,这很简单吗?因为如果他这么做成功了,将来下一次2024他想让谁当总统,他就能让这当总统他让他想让你得多少票,你就得到多少遍,他想要多少的地位的席位,他就能拿到这个席位,这还不很简单吗,这样一种社会那还叫民主吗?本身现在已经不叫,因此,这次的事件和陈水扁两个子。干的时间,他所最大的不同,就是陈水扁两颗子弹只影响了那一次的选举,而这次的事件从根子上解决了民进党将终身执政、民进党将终身成为立法院的多数民进党将终身决定谁可以当立为谁可以当总统这个就是这一次整个事件坐下来的一个核心的要点,也就是菜把自己的生等材料封了30年,他当然知道,如果他下台了,如果国民党上台了这个封,就解了,就像陈先生说,是的,如果韩国瑜上台521,就把这个解了一截了,以后,菜还有合同吗?猜一定没有活头了,因此才要保证他的假博士一直可以瞒下去,他要保证他这个生产材料一直能够封存到30年之后,他必须要保证他的政权,但保证他的政权呢,他也能控。是这个行政机构控制行政机构就可以控制司法控制司法就可以让老百姓永远都没有权利,知道他的历史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要终身的控制总统这个位置,就想到现在已经终身的控制民进党主席一模一样,现在菜已经不是民进党主席了,但是民进党这个主席桌还是菜的一个奴才,他还是要听蔡的再上了一个还得拼菜的,因此,如果他能够终身的让民进党控制了总统这个位置,他就终身的控制了他的所有的秘密,不被公开,就能够保证他的生等材料能够30年之后再说了,到那时候再说了,因为也许到了3年之后,又给你延长20年等我走了,你都看不见,等你们都走了,你们都看不见这种情况,一旦发生的话,那国民党将永远消失了国民党。将终身的是,在野党、国民党无论你是换谁当当主席,无论你是吴敦义也好,吴敦二也好,吴敦三也好,没用你换100个党主席也顶不上他一个票,一座,这种情况下,对台湾未来的民主政治的发展最可怕的是,在这个地方,也就是说,他从根子上把这种选举制度给铲掉了,而这票那个过程已经被他们牢牢的掌握了,掌握好之后,你爱投不投你投谁都无所谓,最终的结果是,我说了算,我说,你得多少票,你就得多少票,这样一种状况昨天我讲了,你把它翻一个,把翻成北朝鲜一点问题都没有,无可指责,没有任何的反对声了,就是这样做的,但是呢,现在台湾是吗至少的嘴巴上,他说,我有选举或者过去人们曾经还认为,台湾是一种民主。明显制度可以正当文化能可以正当交替,从今后开始,从菜这一任开始,如果这个中选会这个机构,这个座票那个这个事情不能够把它消灭掉团,让他继续的往下做的话,那民进党呢,在台湾就变成了终身的政党国民党也好,其他是没小党也好,你们就是一个陪衬你们就是跟着玩玩,因为立法院多数只要他占多数,它就是一掌独大这个在任何国家都一样,所有的议案都可以通过,你可以说反对,但是你只是说你没有用,只要我占有立法院的多数,我总统直接控制立法院我说,让这个法案通过就通过了没有任何的阻碍,所以当这种所谓的多党执政,如果他有一个大唐超过了50%以上的多数的席位之后,这个立法院就是一党执政台湾是一党执政加上一个总统,加上一个行政院长行政院长又是这个总统任命的,因此所有的权利。就集中在那一个人手里,就是蔡英文手里边,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把国家的资源去雇佣王军也好去干什么也好,就一个人说了算,没有人可以说闹司法又不独立,在台湾,如果在这种结构下的话没有任何支行,一个人说了算,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我觉得现在国民党呢,超市、商场的去找吴尊你麻烦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回头看看国民党从今天开始,已经成为终身的在野党了,你永远都上不来了,就是最关键的环节,已经被做,所以如果说能够通过司法符合至少还社会一个公道,这样对他这样作弊的手段就有所制衡,如果司法对一个撒谎的人不制止的话,不打击的话不谴责的话,你就是纵容他了,如果你做领导的那这个社会就变成一个撒谎的社会了,现在我们再看台湾,你不觉得。已经开始变了嘛,整个社会结构、社会性质已经变了,已经不是以前人们所提到的那个台湾了,现在这个台湾就是一个独裁专制了,既然独裁专制了好多朋友,还说去旅游都取消了旅游,所以这是一个我觉得国民党现在应该为了自己的支持者,毕竟也有那么多人去支持了国民党支持韩国瑜为了这些人能够讨回一点公道,应该申请司法复核重新验票,这是我们的一个想法,再有看到这个新闻说,他因为有对外讲话了,说现在呢,要准备又来了,又前辈了3年多钱就谦卑了一下,喊了三次前辈,现在又来乾杯了,还有人相信吗,我们还是那句话,你信吗?我们说一个人的撒谎,终身的一个人撒谎,终身撒谎,他从30多年前就撒谎,撒到现在还得仨,你看他哪一件事是真的,从博士撒谎到生等材料撒谎。做掉赖清德撒谎总统选举撒谎,还有真的吗?还能相信吗我觉得彭文正陷在一个追残英文贾博士的事情其实我们从远处来看的话,彭文正其实可以增加一项工作了,应该把假总统这个事情加进来了,这个事情就发生在台湾内部,不牵涉到英国,也不见了美国就在内部能够把这个事情给记录一下,其实,我们从远处看的话,一个人,他拥有假博士和一个人,拥有假总统,所以甲虫懂就是你是作弊手段,上级的哪一个分量更重的,应该是那个假的,总统分量更重一些,这里边漏洞太多了,非常非常多了,而且这些数据这些东西呢,其实都在台湾内部都很好找,如果能把这个假总统这个事情把它记录在配合这个假博士,这个事情,两个一起往前走。这个可能还是有一定的力度的,毕竟我们相信正直的人,对这种撒谎造假、欺骗作弊都是妥协的因此,我们觉得他英文这次选举的事情其实不应该就此结束,应该把这个真相把他追出来,这个真相是值得去追的,是完全有意义,完全有可能把他追出来的跟追加博士这个事情同步进行,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其实值得做好以上是我们的观点,未必正确写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