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此情可当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此情可当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是在20年前在1998年向国台办和中南海提出的“一中三宪,同心同国,法统民主,(走向)共和统合”解决方案的。后来在美国马里兰大学的大礼堂举行2007年11月全球华人反独促统大会上,我提出了“一国两制不能解决台湾问题”的观点,我认为,台湾问题的核心是“国家认同”,也就是“以中华民国宪法的延续性,合法性,一致性”作为台湾色会民主法治秩序的共识和基础,超越“九二共识”,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我们奉行以法治国,以宪法为政治配置的基础,宪法的作用就是四个方面,第一定义政府的权力和配置。第二建立各级政府的权力相互制约分工结构和协调配合体制(三权分立),第三行政权力的职权和处置(行政职权法)第四,保护公权力受到社会的监督和参与。以人民为中心的公民社会!明天我将就此专门批判台湾的民主不健全,台湾当局的权力结构对违宪违法的台独分裂行为姑息纵容,包庇和践踏一个中国的宪法精神!以前也多次论述,现在结合台湾蔡英文正式宣告台独,就有了更充分的批判的事实和违宪证据。进而说明既定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存在设计结构上的误区和陷阱,积重难返,必须推成出新,更上一层楼!随后几天我将提交三种上中下解决台湾问题的设想和对策!包括大家意想不到的东渡扶桑,与美日商量台独呵呵独台分子的出路和安置问题!人类的天职就是探索真理!大海有生之年不多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立德,立言,立行,立志,留取丹心照汗青!成功不必在我,江山留胜迹,自有后来人!

台湾总统蔡英文连任成功,以超过800万的高得票数,超越马英九2008年的765万障碍,成为历来台湾民选总统史上得票数最高总统。约莫晚间9点蔡英文现身竞选总部发表当选感言:
首先,我要谢谢今天出来投票的选民。参与这场选举,无论投票给谁,都是民主价值的实践。藉由每一次的总统大选,台湾人都在告诉全世界,我们有多么珍惜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也珍惜我们的国家—中华民国台湾。
我也要向韩市长和宋主席致意,和我一起完成了这段民主之旅。我会带着选举过程中,所有对我的建设性批评,开启下一个任期。而就算政党立场不同,我相信未来,大家也会有合作的空间。
今天,台湾人民用选票,选择让民主进步党继续执政,并且维持国会的多数。这样的结果代表,在过去四年,执政团队和立法院党团,正走在正确的方向上。
我要感谢每一位投票给英德配、和民进党候选人的支持者,谢谢你们,选择了民主和进步的价值,选择了改革和团结的道路。
我也要向大家保证,绝对不会因为胜利,就忘记了反省。过去这四年,我们有成绩,但是也有不足的地方。台湾人民愿意再给我们四年,我们会把做不够的、来不及做的,做得更好、做得更多。
未来,我们会继续打造一个更好的国家,有更完善的社会照顾,更全面的基础建设,更有竞争力的经济,更国际化的就业,以及就学环境。
我们会鞭策自己,政府必须廉能有效率,改革必须要持续推动,区域必须持续均衡发展,贫富差距也必须持续改善。当然,我们也会继续加强国家安全的作为,守护我们的主权。
在我的第二个任期,我和我的团队,会在过去四年的基础上加倍努力。
这次大选,得到国际上前所未有的关注。今天有很多国际媒体到场,我要借这个机会,代表台湾人民,感谢国际友人,对于台湾民主的重视和支持。
这次选举显示,台湾人民希望国际社会,能够看到我们对民主价值的坚持,尊重我们的国家认同;并且在国际参与上,给予台湾公平的对待。
中华民国台湾,是国际社会不可或缺的一员。我们愿意和各国积极合作,共同承担责任,共享繁荣,维持区域的和平稳定。所以对每个国家而言,台湾应该是一个伙伴,而不是一个议题。
这一次选举结果,揭露了一个重要的意义,那就是:我们的主权和民主,被大声威胁的时候,台湾人民会用更大的声音,喊出我们的坚持。
这三年多来,政府紧守着主权的底线,但也愿意和中国维持健康的交往。面对中国的文攻武吓,我们保持不挑衅、不冒进的态度,让两岸之间没有酿成严重的冲突。
然而,中国对台湾节节进逼,并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要台湾在主权上让步,吞下我们无法接受的条件;面对中国试图片面改变台海现状,台湾别无选择,我们必须持续强化民主防卫机制,并且建立足以保卫台海安全的国防力量。
我要特别强调,我为两岸关系和平稳定所做的承诺,不会改变。但两岸双方都有责任,致力于确保台海的和平稳定。
今天,我要再次诚恳呼吁对岸当局,「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个字是两岸要重启良性互动、长久稳定发展的关键,也是能够让两岸人民拉近距离、互惠互利的唯一途径。
和平,就是对岸必须放弃对台湾的武力威胁。
对等,就是双方都互不否认彼此存在的事实。
民主,就是台湾的前途要由两千三百万人决定。
对话,就是双方能坐下来谈未来关系的发展。
我也希望北京当局可以理解,民主的台湾、民选的政府,不会屈服于威胁恫吓。两岸的相互尊重及良性互动,才符合彼此人民的利益与期待。这场选举的结果,就是最清楚的答案。
最后我想说,选举已经结束了,所有选举过程中的冲突,都应该到此为止。我希望所有支持者,绝对不要有任何刺激对手的言行。我们要拥抱彼此,因为,要打败这个国家的困境,所有人都必须团结在民主的旗帜之下。
我感谢这四年来,每一位并肩奋斗的伙伴,尤其是我身边的这几位。我们肩上有更重的责任,眼前有更多的任务。从明天开始,我们还是每一天都努力工作,绝对不会辜负今天投票给我们的人民。
评战犯求和

(一九四九年一月四日)


  * 这是毛泽东为新华社写的揭露国民党利用和平谈判来保存反革命实力的一系列评论的第一篇。其它的评论是:《四分五裂的反动派为什么还要空喊“全面和平”?》、《国民党反动派由“呼吁和平”变为呼吁战争》、《评国民党对战争责任问题的几种答案》、《南京政府向何处去?》等。


  为了保存中国反动势力和美国在华侵略势力,中国第一号战争罪犯国民党匪帮首领蒋介石在今年元旦发表了一篇求和的声明。战犯蒋介石宣称:“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他求。”“只要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人们不要以为战犯求和未免滑稽,也不要以为这样的求和声明实在可恶。须知由第一号战犯国民党匪首出面求和,并且发表这样的声明,对于中国人民认识国民党匪帮和美国帝国主义的阴谋计划,有一种显然的利益。中国人民可以由此知道:原来现在喧嚷着的所谓“和平”,就是蒋介石这一伙杀人凶犯及其美国主子所迫切地需要的东西。
  蒋介石供认了匪帮们的整个计划。这个计划的要点如下:
  “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这是首先重要的。“和平”可以,“和平”而有害于四大家族和买办地主阶级的国家的“独立完整”,那就万万不可以。“和平”而有害于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1]、中美空中运输协定[2]、中美双边协定[3]等项条约,有害于美国在华驻扎海陆空军,建立军事基地,开发矿产和独占贸易等项特权,有害于将中国作为美国殖民地的地位,一句话,“和平”而有害于这一切保护蒋介石反动国家的“独立完整”的办法,那就一概不可以。
  “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和平”必须有助于已被击败但尚未消灭的中国反动派的休养生息,以便在休养好了之后,卷土重来,扑灭革命。“和平”就是为了这个。打了两年半了,“走狗不走”,美国人在生气,就是稍为休养一会儿也好。
  “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确保中国反动阶级和反动政府的统治地位,确保这个阶级和这个政府的“法统不致中断”。这个“法统”是万万“中断”不得的,倘若“中断”了,那是很危险的,整个买办地主阶级将被消灭,国民党匪帮将告灭亡,一切大中小战争罪犯将被捉拿治罪。
  “军队有确实的保障”——这是买办地主阶级的命根,虽然已被可恶的人民解放军歼灭了几百万,但是现在还剩下一百几十万,务须“保障”而且“确实”。倘若“保障”而不“确实”,买办地主阶级就没有了本钱,“法统”还是要“中断”,国民党匪帮还是要灭亡,一切大中小战犯还是要被捉拿治罪。大观园里贾宝玉的命根是系在颈上的一块石头[4],国民党的命根是它的军队,怎么好说不“保障”,或者虽有“保障”而不“确实”呢?
  “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中国买办地主阶级必须维持其向全国人民实行压迫剥削的自由和他们目前的骄奢淫逸的生活水准,中国劳动人民则必须维持其被人压迫剥削的自由和他们目前的饥寒交迫的生活水准。这是战犯求和的终极目的。倘若战犯们及其阶级不能维持其实行压迫剥削的自由和骄奢淫逸的生活水准,和平有什么用呢?而要这个,当然就要维持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公教人员目前这样饥寒交迫的“自由生活方式与最低生活水准”。这个条件一经我们的可爱的蒋总统提了出来,几千万的工人、手工工人和自由职业者,几万万的农民,几百万的知识分子和公教人员,惟有一齐拍掌,五体投地,口称万岁。倘若共产党还不许和,不能维持这样美好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水准,那就罪该万死,“今后一切责任皆由共党负之”。
  上述一切,还没有包括一月一日战犯求和声明中的一切宝贝。还有另一个宝贝,这就是蒋介石在其新年致词中所说的“京沪决战”。哪里有这种“决战”的力量呢?蒋介石说:“要知道政府今天在军事、政治、经济无论哪一方面的力量,都要超过共党几倍乃至几十倍。”哎呀呀,这么大的力量怎样会不叫人们吓得要死呢?姑且把政治、经济两方面的力量放在一边不去说它们,单就“军事力量”一方面来说,人民解放军现在有三百多万人,“超过”这个数目一倍就是六百多万人,十倍就是三千多万人,“几十倍”是多少呢?姑且算作二十倍吧,就有六千多万人,无怪乎蒋总统要说“有决胜的把握”了。为什么求和呢?完全不是不能打,拿六千多万人压下去,世界上还有什么共产党或者什么别的党可以侥幸存在的呢?当然一概成了粉末。由此可见,求和决不是为了别的,完全是“为民请命”。
  难道万事皆好,一个缺点也没有吗?据说缺点是有的。什么缺点呢?蒋总统说:“现在所遗憾的,是我们政府里面一部分人员受了共党恶意宣传,因之心理动摇,几乎失了自信。因为他们在精神上受了共党的威胁,所以只看见敌人的力量,而就看不见自己还有比敌人超过几十倍的大力量存在。”新闻年年皆有,今年特别不同。拥有六千多万名军官和兵士的国民党人看不见自己的六千多万,倒看见了人民解放军的三百多万,这难道还不是一条特别新闻吗?
  要问:这样的新闻是否在市场上还有销路?是否还值得人们看上一眼?根据我们所得的北平城内的消息是:“元旦物价上午略跌,下午复原。”外国通讯社说:“上海对于蒋介石新年致词的反映是冷淡的。”这就答复了战犯蒋介石的销路问题。我们早就说过,蒋介石已经失了灵魂,只是一具僵尸,什么人也不相信他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