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美国国防授权法(NDAA)也是台湾推进"反渗透法”铺陈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1-9 19:00 編輯






资料照片:雾中的国会山。(2019年12月13日)


美国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华盛顿 — 美国参议院星期二(12月17日)以86比8票表决通过经过参、众两院协调后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综合版本,在众议院上星期也通过相同的最后文本后,总金额达7380亿美元的国防授权法已送到白宫,预计特朗普总统年底前将签字并使其生效。
综合版本中含多项强化台湾安全防卫及美台安全合作条文,也要求五角大楼针对设立“美台网络安全工作组”的可行性提交报告,但比较特别的是,报告还针对台湾2020年总统、副总统选举,要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在选举结束后不超过45天,就中国影响台湾选举的活动向国会参、众两院情报委员提交报告。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英霍夫(Jim Inhof, R-OK)在一项声明中说,这个综合版本的通过“对美国的盟友和对手发出强烈信息,尤其是中国及俄罗斯”。他说,“美国之所以成为自由世界的领袖是因为我们有能力捍卫我们的价值。《国防授权法》确保我们能持续这么做。”
法案涉及台湾的部分详列于第1260B、1260C及1260D条,关于中国对台湾选举的干预则是列在“与中国相关事务”项目中的第5513条。
5513
5513条要求国家情报总监在台湾总统选举后45天内,就中国干预或破坏选举的任何影响力活动以及美国抵御这种活动的作为提交报告,报告内容必须包含几个要素:
美国情报界在“支持台湾指认、阻止及打击这种影响力”的技术及具体协调做法;美国政府对于协助台湾建立能力,阻止外来力量损害自由公平选举程序的做法;如果中国确有展开施加影响力的活动,对这类活动及执行力度进行评估;详列卷入这种影响力活动的中国政府及非政府实体以及它们在这种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并指认任何用于这些活动的手法、技术和程序。
1260B
1260B条文是关于美台网络安全活动的部分,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长在法案生效后180天内向国会两院军事委员会,就设立一个“美台高级别跨部会工作组”提交报告,这个工作组旨在“协调关于如何应对网络安全产生的议题”,报告还必须涵盖国防部目前及未来如何在网络安全活动方面与台湾合作的讨论,以及在执行计划时面对的障碍。
1260C
1260C是关于《台湾关系法》的审视和报告。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长与国务卿审视下列几个部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国共产党是否“通过军事、经济、信息、数字、外交或任何其他胁迫方式”影响台湾人民的安全、社会与经济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的军力平衡;对台湾的未来前途“将持续通过和平方式决定”的期望;以及美国对台政策在落实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及2018年《国防战略》的角色。
在提交报告的部分,报告要求在经过审视后,国防部与国务院必须在法案生效后180天内就审视的评估结果提交报告,内容包括对国防部或国务院中落实《台湾关系法》时涉及的政策改变建议,以及关于下列几个部分的指导方针:新的防卫需求(包含信息与网络)、美台高级文官和军官的交流、防御性武器的常态移让,尤其是那些具有移动性和可存活性以及成本效益并且能够最有效防范攻击并支援台湾不对称作战的武器。
1260D
1260D是表达“国会意见”的部分,内容是国会对强化美台防卫合作关系的看法。
国会认为,台湾是美国自由开放印太地区至关重要的伙伴;《台湾关系法》及“六项保证”都是美台关系的基石;美国应该持续强化与台湾的防卫与安全合作,支持台湾发展有战备能力的现代化国防部队以维持足够的自卫能力。




资料照片:在台湾南部屏东县参加年度汉光军演的女子炮兵班。(2019年7月9日)

国会也认为,美国应该依据《台湾关系法》强力支持台湾通过海外军售、直接商售及产业合作取得防御性武器和服务,重视支持台湾不对称防卫战略的反舰、海岸防卫、反装甲、空防、防御性水雷及可持久的指挥及控制能力。
此外,美国总统和国会都应该完全以台湾的防卫需求来决定提供台湾武器及服务的性质和数量,美国应该持续改善美国对台军售的可预测性,确保对台湾提出防御性武器和服务的需求做及时的审批和回应。
美台军演和高层互访
其他“国会意见”还有关于美台军事演习的部分。国会认为,美国应该寻求双方有务实的演习机会,让美台高级防务官员和军官依据《台湾旅行法》进行交流,美台也应该扩大人道主义援助及灾难救助的合作,美国国防部长应该“在与台湾和地区伙伴扩大人道主义援助及灾难反应合作的规模和范围时,考虑包括演习及军舰停靠的适度选项”,以便改善灾难反应的规划及准备。







最后,国会也认为,美国国防部长应该维持常态性派美国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并鼓励美国的盟友及伙伴也采取同样的做法,以展示美国及其盟友、伙伴对于在国际法允许的任何地方飞越、航行和操作的承诺。 https://youtu.be/_Q_F4CYJHuM?t=47
台湾总统蔡英文星期二(11月19日)说,中国介入台湾的选举是存在的,而且是每一天都在发生的事情。星期二(11月19日)下午,台湾角逐连任的蔡英文总统和副手赖清德到台北的中央选举委员会登记,正式成为民进党2020总统和副总统的候选人。蔡英文和赖清德登记完成后步出中选会,对等候在门外的记者发表了谈话。


蔡英文说:“中国介入我们的选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是显而易见,几乎是台湾人民的共识了。中国用各种方法介入台湾的选举,这是在破坏我们的民主。作为一个大国,在国际上跟区域上,他们必须要承担一个维持这个区域的和平稳定的责任。”蔡英文强调说:“中国介入台湾的选举是存在的,而且是每一天正在发生的事情。”蔡英文表示,在香港的情势恶化、中国积极介入台湾选举的情势之下,她和赖清德一起登记参选正副总统格外有意义。

她说:“第一,我们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个国家,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我们人民有权利选出自己的总统。第二,这是一个多元自由的国家,政党可以自由地竞争。我们这一次参选就是要体现这两个重要的价值,让世界可以理解到我们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政党可以自由竞争,我们保障各项的人权,最重要的,人民可以以自由意志来选举自己的总统、副总统。”



蔡英文在回答有关是否支持台独问题时表态说:“我要再讲一遍,我讲的‘中华民国台湾’,就是这2300万人在台湾共同的生活。我们有主权,我们有政府,我们有民主自由的机制,我们有防卫自己的国防,我们也有外交。这个就是我讲的‘中华民国台湾’。


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赖清德曾任第29届行政院长,他自称是“务实台独工作者”,所以认为无需另外宣布台独。此前一天他又在贴文上表示,台湾已经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名字就是“中华民国”。


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星期二(11月19日)上午通过他的竞选办针对赖清德的说法表示:这是一种欺骗。他的帖文说,民进党口中所谓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名字叫中华民国,这样的说法,在股票术语上叫借壳上市。
他说:“中华民国是1911年由国父孙中山所创建,再到现在的台澎金马。”韩国瑜呼吁,赖清德院长和蔡英文总统应该把国家定位讲清楚,否则这是另外一种欺骗。



韩国瑜提醒蔡英文说:“总统府一直在等待一个良心”。蔡英文在中选会完成登记后听到韩国瑜的这种说法后表示,“总统府已经有了一个良心了,而且这个良心还会继续再做四年”。她说,韩国瑜把他自己比作是良心说法,相信很多人是不会赞同的。

为何台湾人民感动空前的“亡国感”呢?

马英九时代开启了一个短暂的和平发展时期,所以这个"亡国感"真的不是来自于中国大陆的威胁,但民进党的参与,她现在只能去告诉那些年轻的小朋友,他们没有这个历史的经验,也没有历史的厚度,知道我们两岸在国际上面大打特打,在那个所有的邦交国中间争执,这是已经打了70年的,是不是今天才发生,但是我们现在碰到的真正的"亡国感"是中华民国作为一个民主法治宪政的国家,他在人民的政府的权利中间的那些基本的宪法所保障的尊严是不是会经过一个知法玩法,并利用他的国会多数去创造各种不同的司法架构而完全把它抹下的一个新的政权,这个政权所"亡国感"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名称,而是民主法治宪政的实体,跟他最基本的精神,所以。我觉得这次选举在台湾就是两个"亡国感"的对抗,一个是民进党去创造出来,跟年轻的小朋友说,今日香港,明日台湾,那个中国大陆威胁的那个"亡国感"反中抗中牌,如果你们不这么做,台湾可能叫"亡国感"其实他们所创造出来,规划出来的"亡国感"。那是另外一批像我这样的年龄的人,甚至我认为,可能40岁以上的人。他都有一定的历史经验的人,他可以看到,而且我期盼我的民进党的好朋友们,他们能够看到,当年在国民党所谓的威权时期,有那么多的人,包括呃国民党的人去反对那个“威权”,那么现在的民进党在做威权复辟的时候,有哪个民进党的人来反对你们的领袖正在做的威权复辟的,难道只是在帮派政治里面,分赃政治里面就再没有政治的理想性,跟政治中间的是非了嘛,所以两个"亡国感"对抗后面跟前面的一样,真实,这也是这次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拿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旗高声的来说,我爱我的国家,因为我们担心的是民主法治宪政这些基础全部都在利用司法的途径跟手段在给民进党破坏中而产生了。一个看起来是一个最温和的李文清,但是他所行驶的,所以是最极端的威权统治和新的政权,如果2020到2024,再是这样的话,其实我们所认识的那个民主法治的基础,观看反渗透法,就知道了他可以在一个月之内就通过对人民的权利这么大灼伤的法律,同时因为他通过了法律,让外国人说,这就是你们的内政,她是依法来处理的,我们无法干预,而不像以前其他的人可以说这些事情是违背人权的,请国际来关心我们,我们将来,连大声的呐喊,诉求请国际来关心我们人权的空间都没有了,因为他是依法通过的法律,政府是在依法行政的框架跟帽子上面,去剥夺了我们宪法赋予的权利,所以我也有很深的“亡国感”,这不是因为蔡英文好或不好, 民进党做的这个事。就这样对或不对,而是他们在整个宪法的基础上面去,破坏了我们最基本的法治基础。在这些刚才通过的“促转条例”政党法,在现在的“反渗透法”在“国安五法”中,每一件都把台湾推向的“威权”复辟的可怕道路。

而且你讲的这一切,我觉得更要命的是,这一切都由美国的国务院在幕后主导的!

是的,这个“反渗透法”,而且连language都是美国的language,就是“反渗透法”所使用的语言,都是美国的语言,这个事情如果我要和今天我们提出来的话,第一个话题连接起来的话,就是美国今天在世界上的这个道德标准。

“反渗透法”是不是可以扯到台湾和美国之间关系的影响呢?


我先说,事出必有因 “反渗透法”反渗透国家法,他通过的时间呢,是在选举的11天之前,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去做一个被大家极端质疑,非常忧虑的事情, 敢冒天下之大不讳的突击立法,而且他在立法的过程中间违背了正当立法的程序,它的内容里面几乎有“违宪”的绝对可能,那么它最后所造成的结果,是这个“国家”似乎要回到他们最常攻击摸黑的那个“威权”的时代,那么这些事情都是应该是知其不可为,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做的。那么,既然不可能去做,非要超越常理如此做事出必有蹊跷。背后一定有一个原因,毕竟有他的一个“铺陈”,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的是,这个铺陈到底是追求反渗透法其中什么东西,难道他只是在铺陈,为台湾大选期间的后果留下伏笔而铺陈吗?!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的是,这个铺陈到底是追求反渗透法其中什么东西,难道他只是在铺陈,台湾大选期间,不要让台商回来投票嘛,或者是只是在铺陈为“查水表”的行为做正当性的铺陈吗?现在制造社会恐慌(抓匪谍),在台湾到处都有人说有捡调单位或者是警察到家里去“查水表”嘛,如果说只是让台商不回来投票或者是让人民感到恐惧,难道不会在选举过程中间产生诉讼,力争反效果吗?那么连这些都不在乎了,而非要突击通过不可。我认为她准备最后的铺陈,他们在1月11号,如果民进党没有赢。他们将要怎么样去处理这个号选举1月11号后来的事态是息息相关的,那也跟别有用心的美国跟蔡英文政府目前在台湾所做的很多安排,实施相关的“中国介入台湾选举”的报告所需,如果就先讲到这里。

美国大概在每一次的选举中间,都有他们比较喜欢的候选人。我从美国回台湾20年从来没有一年美国的介入是如此的直接而明显,那我们不要用推测我们光看
美国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里头,美国国务院助理就写了美国,必须要在1月11号的选举45天之内,向国会提交报告,明确指定这个报告中间要含两个部分,第一个是中国大陆,如何试图的干预台湾的选举。第二是美国做的什么反制措施好,那我想请问,如果在选后要国务院和台湾大选问题提一个报告,说,美国做的什么反制措施,那是不是在选前就一定有一些反制措施来使得中国大陆不影响台湾选举呢!这绝对是逻辑,上面是可以这样推的吗!所以,美国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里面,我看起来最重要的那个部分,就是这个报告,不但是要说中国如何介入台湾选举,还要讲美国如何去阻止反制中国大陆的介入,那么在反渗透法里面,你也可以看到他的整个立法的的原则,他首先先定义了什么是“境外敌对势力”。当然就是“中国大陆”就是台湾的“境外敌对势力”。接着,他就定义了那些是“境外敌对势力的相关组织”,然后,说明就是这个“境外敌对势力”就叫做渗透来源,渗透方式,传递信息,制造舆论,委托资助三种方式。所以你可以是指示某些行为就是,受委托所做资助一系列的特定行为,而这些特定行为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涉及游说总统,跟台湾选举中的公职人员、按公职人员选举以及公投法,所以这个跟美国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里面是非常符合“反渗透法”内涵联系在一起,那么同时,他就建立了在台湾的一个法理的基础,这个法理的基础呢,给了情治单位,台湾政府单位以及检调单位强大的执法权力,可以去调查研究任何可疑侦查,而且必须要主动侦查,所以说你在这个境外敌对势力委托或资助底下,还有定义了相关的很多个法律“选罢法”“公投法”“游行法”、集会游行法以及相关的刑法,就是说你有没有违法,违背这个集会游行的相关规定,或者是有什么行为捣乱破坏别人。
以绝对扩权的单位违反宪法的同样的一条法律呢,是直接进入2读,直接在三读的时候,利用立法,多数的国会暴力去通过的,所以你可以在这个过程中间看出来,他一定是为了未来的某一件事情做,做一个法理的铺垫,那我认为他的铺垫就是为了铭记的,如果没有赢。因为民进党如果赢了,那显然他就可以按照正常的方式来执法,不需要在12月31号的时候匆匆的非通过不可,但是大选没赢,如果不立“反渗透法”成立,那么在1月11号之后到5月20号之前,他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将近4个多月的时间拥有强大的行政权,甚至呢在2月1号新国会就任之前,他还有绝对的行政权和立法权,那么在这个情况之下,台湾的民主跟法治是在一个极为危险的状况,而反渗透法就建立了一个翻案法理程序的基础,让这个行政权跟警察权可以极度的扩张,如果美国在这个时候继续按照他在
美国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报告里面的这个精神去来反制,提告所谓“中国大陆对台湾选举的干预”,那么对于我们这次的选举的结果是否承认,我觉得都可能产生争议。由美国国务院和舆论,里应外合指责中国大陆严重的影响了台湾这次的选举,她们要去提出当选无效之诉,或者是这次选举无效之诉,会用这样的方式呢,去拉长了韩国瑜如果当选政权的合法性,甚至可能在5月20号之前做很多对于台湾大选民主的法制有灼伤的事情,最坏的一个可能性就是甚至讨论不去交接政权,那这些当选的结果就会成为台湾选举的闹剧。也许是危言耸听或者是失去想太多了。台湾民主选举以来,各种瞒天过海自欺欺人的奥步,无所不用其极,台面上的就是运用立法手段和金钱收买网军,台面下的就是“两颗子弹”,“制造人身攻击”的绯闻和危言耸听,转移视线。我想特别跟始终海外的朋友说,过去3年以来,蔡英文和民进党政府,新潮流派系的人马,在台湾运用其形形色色的手段,欺上瞒下,结党营私,里应外合,走私舞弊,兴风作浪的天罗地网。

因此,12月31号非要通过的“反渗透法”显然是为了一个就台湾反中恐中抗中排中的民进党而言,如同香港暴动的“反送中”行动目的一样,她们设计了“今日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也许台湾的台独政治人物已经敏锐地预感到立即而明显的危险所欲作的铺垫。再过三天,也就是1月11号,如果苍天有眼,蔡英文他们会选输,那么我在再补充一个简单的事情啊,那就是台湾声称“境外敌对势力”中国大陆介入台湾选举的结果,那时
美国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与台湾朝野,通过反中恐中的“反渗透法”的“铺陈”就更显得天衣无缝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