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

汉有三杰,敢于用人,天下一统;

习当下亦有“西大三英”,贵在识人,难在得人,敢于用人,得民心者得天下,得人才得民心!


王岐山学历史,曾记否,张光直的中华文明起源,美国文化起源,美中之间的血脉相连,根连根,血浓于水,鉴往知来,温故知新。曾记否,2007《王歧山: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

致函:中央政治局,国台办,中央军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


今年元月2日,习主席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关于“扎实推进祖国统一工作”的重要讲话。核心是“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40年前,以《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为标志,将台湾回归祖国、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提到具体日程上来”。今天,以习近平重要讲话为标志,将解决台湾问题、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付诸具体实践上来”。   
强调两岸政治分歧和国家分治两元分立各执国家定位一词的对立对抗内战尚未结束的现状,不能再一代一代传下去了。在我们这一代尽快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也是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也再次强调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阐明了统一与民族复兴的深刻联系,回答了推进中国统一的必要性问题。
  
尽管我们看到了习主席对“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坚持和自我实现的预期,但是这个讲话,没有讲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香港,台湾推行的社会实践检验中伴随而来的反对声音,对抗情绪,该理论的悖论和发现的政策陷阱问题。

    细节决定成败,事实上,台湾当局在三个小时之后,就提出了完全否定“和平统一”,否定“一国两制”的“四个统统不要”,甚至随后的一系列去中,反中,脱中,以武抗中的举措,立法院设置了森严壁垒的高门坎,事实上台湾朝野已经完全关闭了“和平统一”的大门。“九二共识”也成了“挂羊头卖狗肉”的“一中各表”的遮羞布,也就是习近平提出的依旧是邓小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决策框架。

仅从这个角度来看, 邓小平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众所周知,真理是可以证伪的。也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可以证伪的。


我们是唯物辩证主义者,社会实践活动是检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唯一标准。作为一个有实践价值的检验就是采用鼓励从理论实践和政策设计用“证伪性”回答这个政策的结果,是没有达到“国家统一,人民拥护,主权完整,法治民主的统一性,持续性,一致性,完整性。也就是发展之权,是否操之在全体中国人民手中,还是实际上掌握在港英殖民主义者的手中,掌握在台独和独台的分裂主义者手中。

   邓小平没有经历香港回归后的“一国两制”的具体社会实践,所以,正如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关于造反有理,共产主义可以概括一句话就是“消灭私有制”的社会理论是可以证伪的。“一国两制”的实践证明,“港人治港”,根本违背国家和平统一的宗旨,国家内人民在宪法面前人人平等,香港是全中国人民的香港,不是仅仅香港人的香港,台湾也不是仅仅2300万台湾人民的台湾!所以,邓小平的这个“港人治港”的国家统一的任务并没有完成。只要这一点不成立,港人治港的和平统一的结论就不能成立!这就是“证伪”的归纳法逻辑性。至于“香港司法独立”,香港高等法院的终审权,那就更是漏洞百出,怨声载道,非此即彼,投鼠忌器的法治陷阱。如此这般暴乱,暴民,暴动和肆无忌惮地破坏香港的法治秩序和社会财富,竟然是民主的正义诉求活动!也只有香港才有如此这般的“一国两制”民主政治!


我们最近专程飞回香港和两岸三地进行实地考察,那些被西方媒体和香港各界人士报道和歪曲的信息满天飞,完全看不到香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优越性,民主法治社会稳定的定海神针的必要性和充分性。也就是我们只要只有香港的一国两制,能够解决中国的和平统一问题,而没有其他的理论能够解决香港的“国家主权的和平统一”问题,这就是"只有没有”邓小平理论决定香港社会实践的形而上学逻辑上的悖论。
“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
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
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

  
香港问题造成今天的暴动,暴乱,暴民的幕后推手就是台湾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和西方反华反共反“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解决中国的和平统一问题的策源地和“港独,独港,乱港,反送中”的“孵化基地”。最近的香港分区基层选举,就是台湾选举奥步的翻版,这也从社会实践的侧面反映,中国两岸三地的民主选举,不能够成为合理合法符合真正社会民意,代表社会科学法治宪政的民主文化素质。这就是中国的法治教育和公民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础还十分脆弱,还十分肤浅,这就是“表面民主,实际是政治政党和少数人操弄选举的造假平台”,所以,香港和台湾的民主选举,暂不可行,必须实行国家主权的真正完全统一以后,实行国家主权和宪法的法治教育,公民素质教育,(军政,训政,宪政)(民和教育,民新教育,民立教育)新三民主义教育,“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中国改革开放经验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香港和台湾失败的教训,告诉我们要重视1905年孙中山先生和严复先生关于中国革命和教育的辩论的前瞻性和科学性的时代意义。
解决好如何教育和培养中国适应时代发展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是当务之重中之重。为国家为未来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社会大众和国家建设需要,就需要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矢志不渝地全力以赴解决好国家发展究竟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个根本问题。
   我们如今身在海外,力不从心,年过古稀了,愚公移山,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
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