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国特色国统之道,要在得人;汉有三杰,习有西大三英

致函:中央政治局,国台办,中央军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

今年元月2日,习主席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关于“扎实推进祖国统一工作”的重要讲话。核心是“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40年前,以《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为标志,将台湾回归祖国、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提到具体日程上来”。今天,以习近平重要讲话为标志,将解决台湾问题、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付诸具体实践上来”。
强调两岸政治分歧和国家分治两元分立各执国家定位一词的对立对抗内战尚未结束的现状,不能再一代一代传下去了。在我们这一代尽快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也是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也再次强调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阐明了统一与民族复兴的深刻联系,回答了推进中国统一的必要性问题。尽管我们看到了习主席对“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坚持和自我实现的预期,但是这个讲话,没有讲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香港,台湾推行的社会实践检验中伴随而来的反对声音,对抗情绪,该理论的悖论和发现的政策陷阱问题。细节决定成败,事实上,台湾当局在三个小时之后,就提出了完全否定“和平统一”,否定“一国两制”的“四个统统不要”,甚至随后的一系列去中,反中,脱中,以武抗中的举措,立法院设置了森严壁垒的高门坎,事实上台湾朝野已经完全关闭了“和平统一”的大门。“九二共识”也成了“挂羊头卖狗肉”的“一中各表”的遮羞布,也就是习近平提出的依旧是邓小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决策框架。仅从这个角度来看, 邓小平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众所周知,真理是可以证伪的。也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可以证伪的。我们是唯物辩证主义者,社会实践活动是检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唯一标准。作为一个有实践价值的检验就是采用鼓励从理论实践和政策设计用“证伪性”回答这个政策的结果,是没有达到“国家统一,人民拥护,主权完整,法治民主的统一性,持续性,一致性,完整性。也就是发展之权,是否操之在全体中国人民手中,还是实际上掌握在港英殖民主义者的手中,掌握在台独和独台的分裂主义者手中。邓小平没有经历香港回归后的“一国两制”的具体社会实践,所以,正如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关于造反有理,共产主义可以概括一句话就是“消灭私有制”的社会理论是可以证伪的。“一国两制”的实践证明,“港人治港”,根本违背国家和平统一的宗旨,国家内人民在宪法面前人人平等,香港是全中国人民的香港,不是仅仅香港人的香港,台湾也不是仅仅2300万台湾人民的台湾!所以,邓小平的这个“港人治港”的国家统一的任务并没有完成。只要这一点不成立,港人治港的和平统一的结论就不能成立!这就是“证伪”的归纳法逻辑性。至于“香港司法独立”,香港高等法院的终审权,那就更是漏洞百出,怨声载道,非此即彼,投鼠忌器的法治陷阱。如此这般暴乱,暴民,暴动和肆无忌惮地破坏香港的法治秩序和社会财富,竟然是民主的正义诉求活动!也只有香港才有如此这般的“一国两制”民主政治!我们最近专程飞回香港和两岸三地进行实地考察,那些被西方媒体和香港各界人士报道和歪曲的信息满天飞,完全看不到香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优越性,民主法治社会稳定的定海神针的必要性和充分性。也就是我们只要只有香港的一国两制,能够解决中国的和平统一问题,而没有其他的理论能够解决香港的“国家主权的和平统一”问题,这就是"只有没有”邓小平理论决定香港社会实践的形而上学逻辑上的悖论。
“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
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
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

香港问题造成今天的暴动,暴乱,暴民的幕后推手就是台湾的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和西方反华反共反“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解决中国的和平统一问题的策源地和“港独,独港,乱港,反送中”的“孵化基地”。最近的香港分区基层选举,就是台湾选举奥步的翻版,这也从社会实践的侧面反映,中国两岸三地的民主选举,不能够成为合理合法符合真正社会民意,代表社会科学法治宪政的民主文化素质。这就是中国的法治教育和公民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础还十分脆弱,还十分肤浅,这就是“表面民主,实际是政治政党和少数人操弄选举的造假平台”,所以,香港和台湾的民主选举,暂不可行,必须实行国家主权的真正完全统一以后,实行国家主权和宪法的法治教育,公民素质教育,(军政,训政,宪政)(民和教育,民新教育,民立教育)新三民主义教育,“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中国改革开放经验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香港和台湾失败的教训,告诉我们要重视1905年孙中山先生和严复先生关于中国革命和教育的辩论的前瞻性和科学性的时代意义。
解决好如何教育和培养中国适应时代发展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是当务之重中之重。为国家为未来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社会大众和国家建设需要,就需要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矢志不渝地全力以赴解决好国家发展究竟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个根本问题。
我们如今身在海外,力不从心,年过古稀了,愚公移山,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
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


能够使国家繁荣稳定的在人才,而能够培育成国家人才的在教化。同时他指出,从事教化职业的是老师,而教化的基础是学校的教育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为强国兴军服务,立德树人,为战育人,培养德才兼备的高素质、专业化新型军事人才。

必须毫不动摇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聚精会神抓好发展这个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努力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坚实物质基础

全党必须毫不动摇坚持改革开放,发挥群众首创精神,勇于自我革命,勇于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以及其他各方面创新,坚定不移实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决不能安于现状、墨守成规。新形势下,党领导人民全面深化改革,是为了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是党内政治生活积极健康的重要基础。要坚持和完善党内民主各项制度,提高党内民主质量,党内决策、执行、监督等工作必须执行党章党规确定的民主原则和程序,任何党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压制党内民主、破坏党内民主

党员有权在党的会议上有根据地批评党的任何组织和任何党员。

必须牢固树立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站稳群众立场,增进群众感情。党的各级组织、全体党员特别是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要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做到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为群众办实事、解难事,当好人民公仆。

党委(党组)主要负责同志必须发扬民主、善于集中、敢于担责。在研究讨论问题时要把自己当成班子中平等的一员,充分发扬民主,严格按程序决策、按规矩办事,注意听取不同意见,正确对待少数人意见,不能搞一言堂甚至家长制。

坚持正确选人用人导向,是严肃党内政治生活的组织保证。必须严格标准、健全制度、完善政策、规范程序,使选出来的干部组织放心、群众满意、干部服气。

选拔任用干部必须坚持党章规定的干部条件,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坚持五湖四海、任人唯贤,坚持信念坚定、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的好干部标准。把公道正派作为干部工作核心理念贯穿选人用人全过程,做到公道对待干部、公平评价干部、公正使用干部。

选人用人必须强化党组织的领导和把关作用,落实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纪实制度,确保每个环节都规范操作。组织部门要严格按政策、原则、制度办事,实事求是考察评价干部,敢于为干部说公道话,敢于抵制选人用人中的违规行为,形成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的选人用人导向。加强选人用人监督问责,对用人失察失误的严肃追究责任。

党的各级组织和领导干部必须牢记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践行正确政绩观,发扬钉钉子精神,力戒空谈,察实情、出实招、办实事、求实效,做到守土尽责。各级领导干部要无私无畏,做到面对矛盾敢于迎难而上,面对危险敢于挺身而出,面对失误敢于承担责任。党的各级组织要旗帜鲜明为敢于担当的干部担当,为敢于负责的干部负责。对不担当、不作为、敷衍塞责的干部要严肃批评,必要时给予组织处理或党纪处分;对失职渎职的要严肃问责,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责,依纪依法处理。

《恢复党主席制的内部舆论铺垫正在进行》一文中介绍过外界对邓小平的的肯定性评价内容最集中的就是他毕竟力主废除了“过去实际上存在领导职务终身制”,并自己身体力行将包括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在内的退休和接班制度成功建立起来……。仅从这个角度看,现如今的习近平已经全面否定了邓小平当年倡导的政治改革-----更准确地说是全面否定了邓小平当年倡导并成功实践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在体制上已经重新恢复毛时代的“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前提下,恢复毛时代的党主席终身制似乎已经“顺理成章”。

一位读过本专栏如上文章的中国内地网友传出消息说,高层对理论宣传口好像是有一个内部指示,说是要警惕别有用心的人打着邓小平的旗号反对习近平。

这位网友说,他和另外一个“体制内的理论工作者”去年八月底在公开网站上先后贴出“重温邓小平《关于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文章,在网上挂了几天后就被删除了。这位网友说,十九大党章一是专门加进了“必须实行正确的集中,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毫无疑问是根据习近平 本人的要求;二是加进了“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等于是直接说必须维护习近平个人的权威;三是重新恢复了毛时代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口号;四是九十大上根本没有根据惯例安排接班人进入政治局常委进入接班准备。

而这网友自己“重温“邓小平《关于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改革》的文章中,正好是相对应地把邓小平当年推动并成功实施的党内政治改革的核心内容归结为:一,权力不宜过分集中;二,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威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三,着手解决党政不分和以党代政问题;四,从长远着想,解决接班人问题。

邓小平《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一文是1980年8月18日发表的,李锐先生生前曾专多次呼吁“重新发表邓小平在1980年8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所做的《党和国家领导体制改革》的讲话“。李锐先生回顾说:邓小平的讲话在《人民日报》发表后,曾经在党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受到了知识界的普遍欢迎。但是,很快就没有了下文。这是因为国际上发生了“波兰团结工会事件”,瓦文萨当选为团结工会该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波兰统一工人党(即共产党) 的领导地位开始动摇。“波兰团结工会事件”给我们党内的保守派阻止政治体制改革找到了借口。波兰团结工会成立后的第三天,1980年9月24日,号称中共党内理论权威的胡乔木就给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的胡耀邦写了一封信,信中在建议中央要研究类似波兰这样的“一个共产党执政国家的社会内部矛盾可能达到的激烈程度和爆发形式;社会主义制度所未能解决的政府与人民之间的隔阂或对立,包括经济纠葛和政治纠葛;工会之可以分为官方工会与独立工会;宗教之可以成为严重政治问题”之外,强调,从波兰事件中可以看到,“少数持不同政见者与心怀不满的工人群众相结合可能成为怎样一股巨大力量,这一点对我们应是一个重大教训”;“外来思想、经济、政治、文化影响”对我们也是一大问题;对独立工会问题,“我们如不从速解决也并非不能造成这种局势,而且其他群众组织也可出现类似情况”。

李锐先生生前还透露:当时在胡乔木的主导下,中共中央宣传部有了这样的动议:“我们存在与波兰相类似的问题,发展下去会造成同样的后果。”“小平同志讲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不要再宣传。”接着,中宣部又传达了陈云的指示:“一个宣传方面,一个经济方面,这两个方面如果不注意,中国也会发生波兰那样的事件。”在这个背景下,邓小平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被停止了宣传,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改革也被延宕了好几年才提上日程。一九八七年在赵紫阳的坚持和胡启立,乔石,以及当时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习仲勋等人的一再推动下, 为了给十三大作重要思想准备,当时才以中央名义批准重新发表这个讲话。

李锐先生生前还披露说:1987年4月28日上午,赵紫阳到邓小平家向大家长汇报了一些人以“左”反对改革开放、借反自由化来否定改革开放的情况。他说,这种气氛与把十三大开成改革开放大会的要求极不协调,必须从现在起着重宣传改革开放这一面,为十三大的胜利召开作好舆论准备。邓小平赞同赵的意见,要赵这个问题讲一次话。赵还建议,重新发表1980年邓小平所作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这篇讲话。邓小平同意。

5月13日,赵紫阳做了著名的“5.13讲话”;7月1日,在党的66周年生日时,《人民日报》重新发表邓小平“8.18讲话”。这两个讲话的发表,刹住了那场“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改革开放再次成为舆论宣传的主流。很快,政治体制改革的宣传工作也开始提上了日程。但不到一年的时间,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研究就又中断了。先是“价格闯关”转移了指导思想和整个社会的关注重点,接着是1989年政治风波造成了政治形势的全面恶化。我们丧失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大好时机,邓小平这篇讲话很少有人提起过。

前面提到的那位内地网友介绍说,习近平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常委,而且是分管党务,兼任中央党校校长时期的2010年8月,北京曾有一个小范围的“纪念小平同志《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发表三十周年研讨会”,会上即有中央党校传出来的话说,近平同志对这个纪念活动不感兴趣,所以纪念会和研讨会一定不能高调,也别指望中央主要媒体会大力宣传。

不过,习近平上台之后的2013年9月,人民网还刊登了一篇歌颂邓小平的文章,题目是《邓小平四大历史贡献 政治体制改革使党政分开》。文中开篇即先强调:有人说,中国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其实, 80年代初期,当经济体制改革还处在自下而上的试验阶段时候,政治体制改革就已经在邓小平的推动下有条不紊地展开了。从反对个人崇拜,发扬党内民主,恢复和建立民主集中制到精简机构、制定规章制度和法律制度,建设民主法治社会,政治体制改革的步子相当大,改革的措施也非常多……。80年代中期,随着经济体制改革全面展开,邓小平力主政治体制改革要与经济体制改革配套进行,强调“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改革”,提出了要实行党政分开等一系列加大政治体制改革的措施……。

两年多前,一位从北京出来的朋友特别打电话来说他把笔者在自由亚洲网站上发表的《王歧山: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打印出来给病榻上的李锐先生,李锐先生没有仔细看,只说了一句“已经不奇怪了”。

笔者在这篇文章里介绍了习近平对邓小平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核心内容的全面否定就是先由王歧山出面“投石问路”的,王歧山2017年3月利用全国人大讨论会的场合透露了否定邓小平“党政分开”的政改措施,并重拾“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毛泽东“文革”极左口号。自此,以“重温”和“学习”为名公开回顾邓小平《关于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日益成为学习宣传和理论研讨禁区。

前面的内地网友说他相信已经有过较高层级的内部传达,要求对邓小平生前讲过的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因为有讽刺和影射习近平之嫌而“不能再宣传”。最有代表性的是如下 几段:

“权力不宜过分集中。权力过分集中,妨碍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和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实行,妨碍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妨碍集体智慧的发挥,容易造成个人专断,破坏集体领导,也是在新的条件下产生官僚主义的一个重要原因。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特别是集中于第一书记,什么事都要第一书记挂帅、拍板。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

“要着手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中央一部分主要领导同志不兼任政府职务,可以集中精力管党,管路线、方针、政策。这样做,有利于加强和改善中央的统一领导,有利于建立各级政府自上而下的强有力的工作系统,管好政府职权范围的工作。“

"我有一个观点,如果一个党、一个国家把希望寄托在一两个人的威望上,并不很健康。那样,只要这个人一有变动,就会出现不稳定。"

"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不出事没问题,一出事就不可收拾。"

"我历来不主张夸大一人的作用,这样是危险的,难以为继的。把一个国家,一个党的稳定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威望上,是靠不住的,很容易出问题。所以要搞退休制。“

不难看出,近四十年前邓小平的如上针对毛泽东时代政治体制弊端的批判和否定内容,都是如今的习近平已经全面复辟甚至变本加厉的内容。这让小是为什么当年的中共党内左派胡乔木之流至多是下令不再宣传邓小平的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讲话,而如今的习近平为全面复辟毛泽东的文革体制,防止党内外的“别有用心者学习和纪念邓小平为幌子”影射或暗讽习近平的倒行逆施, 干脆是彻底禁止宣传邓小平关于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改革内容。

不过,如上这位网友也透露说,习近平虽然个人已经搞了事实上的终身制,未来二十大上百分之百不会按照邓小平生前亲自给最高领导人设计的任满两个满届就向接班人交棒,但这并不代表他二十大上不安排一个“备用接班人”,因为毛泽东当年毕竟也还从“天有不测风云”的角度考虑先后为自己选过几个预备接班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