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请问“同心同国,和平武统是什么意思啊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8-28 11:18 編輯

@amy weishen  请问“和平武统是什么意思啊?



@amy weishen 請問「和平武統是什麼意思啊?
Alpha Ocean:謝謝您提問,可能也是很多人看了我在facebook 和「微信」群里公開發表致函中南海和海峽兩岸人民公開信里序言設網提綱了兩岸關係發展的「綱」,「同心同國,和平武統」。綱舉目張,圍繞著這個綱,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為勝;上下同欲者勝,此知勝之道!
首先,上兵伐謀,下情上達。應該向執政者和關心台海兩岸關係的有識之士的一個共同的「敏感話題」。
其次,具體描述可行性分析報告以便進一步確認決策依據和行動計劃方案。
再次,遞交申請報告,評估機構加以分析研究,反復細緻推敲!多算勝,少算不勝。

再再,準備應變方案和其他臨時替代方案!
現在我用5分鐘時間,說清楚目前形勢下"什麼是中央政府決策中心的當務之急」。

長話短說,香港和台灣問題已經提到中國人民的議事日程上來了!
原因就是就是習近平主席元旦後2日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的重要講話,在香港和澳門引起熱烈反響,但是台灣當局和台灣大多數政黨和民眾,包括2020藍營參選人韓國瑜,郭台銘,朱立倫,王金平,張亞中教授等,均表示了不同的拒絕「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聲音和態度。
首當其衝的就是蔡英文很「識相」,一口回絕,背道而馳,提出「四個必須」。
並且隨之展開了一系列從輿論攻勢,從推特發文,到過境外交,進而發動和策劃香港的「顏色革命」,也就是策劃的今天發生的顛覆香港特區政府的「反送中」(台灣太陽花暴力衝擊立法院「時代力量」革命造反有理的旗號)。
社会反映在蔡英文的民間支持度開始提振起来了,因此「撿到槍」。蔡英文民調由低走高的标志,最得意是擊敗了蔡英文民進黨內的強勁對手"賴清德」;从而使蔡英文轻装上阵,集中民进党之众力,投入2020台湾选战。为了对抗中国的威胁和“武统呼声”的干扰,進而再利用香港這個“一国两制”模式捣乱中国的武统节奏。从两年前的香港雨伞占中,到在台湾组织香港民阵的骨干和台湾「時代力量」以及「美國CIA」进行培训和策划新一轮香港反中的街头示威活动,从量变到质变的提升。
世界最大的焦点是美中貿易戰,而贯穿其过程中,特朗普總統大打台灣牌,批准了美國家法「國內法」「暨台灣旅行法」,加強了台灣的美國情報和海軍陸戰隊人員。凸显台湾作为反共反华颜色革命的“大本营”地位和在台海周边的影响力。
知己知彼的锚定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缺陷暴露出必须与时俱进加以调整。一项重大政策当他自身的目标和目的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和损失时,按照流程管理的理论,原先既定的香港“一国两制”产生了始料不及的大规模暴力示威活动,规模之大,举世瞩目,伤害程度触目惊心。必须进行及时地必要调整和修正,推陈出新。
此消彼長,一国两制模式出现多方面严重问题,司法控制住外国殖民者法官手里。明显存在两种不同“助纣为虐”“反中反华”迎合“颜色革命”的法律判断标准。香港林郑月娥政府和警队的执行力「優勢不再」,社会异化,反政府大规模行动逐步升级,防不胜防,更多更大的阴谋和破坏力还在形成和酝酿之中。如果坚持刻舟求劍」,「守株待兔」态度,坐等台灣接受「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無疑是「緣木求魚」,「水中撈月」,「愚公移山」,习主席元旦提出的台湾“一国两制”倡议无疑已经胎死腹中,不能用削足适履的态度,小改小调整的柔性软实力来解决台湾问题了。香港和台湾的让利和特殊优惠“赎买”笼络人心的做法已经走向了自己初衷的反面,相行漸遠。這就是我們身在美国通过正反两种媒体充分报道得出的结果和觀察。我们如以不变应万变,实际上会有什么社会反应呢?!
将来2020台灣國民黨上台也好,民進黨上台繼續長期執政也好,習近平的「五點主張」就是「對牛彈琴」,「過耳旁風」,「習焉不察」,「事倍功半」,「隔靴搔癢」的「軟釘子」和香港暴動的「硬釘子」。我們很多人,觀察香港問題是就事論事,严格按照基本法的模式会将我们政府和爱国民众一再陷入更大的被动陷阱。掉入蔡英文和美國CIA 精心設計的「顏色革命」的判斷陷阱里去。這就是我們的誤判和盲區。我們在香港暴動問題和台灣聯美抗中武力赫阻中國武統的呼聲日益強烈。台灣三個參選人不約而同提出「保衛中華民國」生死戰,「保衛中華民國主權在台灣」,蔡英文順勢提出「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就是公開向大陸打出香港「反送中」的港獨「自決權」的「黑旗」,台灣藍營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大陸必須接受中華民國在台灣獨立主權完全自治的定位。綠營蔡英文就是「拉大旗作虎皮」,僅僅拉住美國國會和白宮以及美國國際戰略智庫的反華仇中的鷹派勢力,試圖「以拖待變」台獨獨台既成事實,「今日台灣,明日香港」。台灣民主自由成為世界民主自由反華抗中的急先鋒和大本營。幾十年巋然不倒,成為不沈的反華堡壘,策動「顏色革命的」航空母艦。
「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就是一張雙面鏡,自從鄧小平英明地提出瞭解決台灣問題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六條主張,在我們黨和國家的政治體制中就在改革後又形成了「只有鄧小平理論能夠解決中國社會主義的前途和命運問題而沒有其他理論可以代替或取代這一「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理論的燈塔。」因為香港一國兩制問題我們取得了摸著石頭過河的豐富多彩的實踐經驗教訓。
「兩個凡是」和文化革命的「人治」高於法治,教訓告訴我們,:「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實踐出真知,也是檢驗我們在台灣社會36年具體實踐的唯一標準。識時務者為俊傑,現在歷史已經把中國改革開放推倒了「堅持改革,推陳出新,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尚未成功,現實推動政策改革,立新求真將改寫中國的命運和前途,更上一層樓」。

在中國改革開放的風口浪尖上,有太多太多「孤獨求敗」和「自命不凡」的智囊聖人總是害怕先踏出改變「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啓動新長徵的一步。什麼都不會捨棄的知識達人,智庫學者,看不到「君子之過,日月之食,過,人皆見之,如今智庫是,將錯就錯「習非成是」,習以為常,並為之辭」。
我們是幾十年來一直不忘初心始終站在中國兩岸關係反獨促統第一線上的「衝浪者」,「排頭兵」,老愚公,老黃牛。早在1999年7月李登輝表示,台灣當局已將兩岸關係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隨後,在召開中央北戴河會議期間,我就寫信致函中南海,兩岸關係是state by state onder One Nation indivisible for all.我還在香港的台灣雜誌《展望》投書,發表了「新民主義促進兩岸和平統一」的署名文章。2000年在深圳的市台辦投書「同心同國,和平統合」南山28子告台灣同胞書。同心,表示兩岸中國人民的人民主權的交流,溝通,攜手,稱為人民主權的統一。(同心有八條理由),同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在國際法和國內法系下是同一個國家生命共同體。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也就是「矛盾的物資的同一性,矛盾性和排他性的兩元分立現象」。(同國有六條法律法理理由)。這封信,我也從香港和挨=澳門郵局,投遞掛號信寄給台灣藍綠政黨負責人和聯絡地址,以及台灣行政院和總統信箱,台灣陸委會)陳水扁和李登輝時代,馬英九時代的台灣政黨和主要負責人都先後收到過我的這份「告台灣同胞書」,因此「同心同國」早已經不是什麼紙上談兵的新名詞。我在2007年11月18日在馬里蘭大學舉行的全球華人反獨促統大會上的主旨嘉賓演講之後的自由提問發言時,爭取到了表達自己「一國兩制」不適用與解決台灣問題的另類主題,當場提起了全場與會者的好奇和質疑。我在下來的分組討論過程中,也做了「同心同國,人民主權和國家主權的相關論述講演額解釋」。在場的CSIS美國智庫中國問題專家葛來義至今對我的印象深刻。
那麼「同心同國,和平武統」的前四個字,我今天就不再重復了,「和平武統」就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升級版」,去偽存真,由表及裡,畫龍點睛,要的就是洞悉和平統一的本質,不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也不是兩岸一家親,這樣自欺欺人,不符合兩岸天天「瞞天過海,勾心鬥角,明槍暗箭,唇槍舌劍,相互對抗」的具體事實客觀存在。解決兩岸問題的實質是「打破這種中華民國內戰尚未結束的交戰休戰狀態」,台灣的台獨和獨台勢力早已經違反"反國家分裂法」的底線了,我們不敢宣佈兩岸進入戰爭狀態就是「投鼠忌器」,「影響中國改革開放的穩定大局」.,就是擔心「血流成河」,畏首畏尾,猶豫不決舉棋不定。千人之諾諾,不如大海一士,登高一呼,大聲喊出「和平武統」四個最務實最可靠最可行的解放台灣解決方案,所謂和平的實質就是,打仗不死人,或者盡量不死人,少死人。這個意義,我的解決方案肯定能做到。那就是,先奪下南海太平島。或稱「換防」,或稱「收回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的國際法主權和代表權。台灣上上下下的政客千萬人之諾諾,都是出硬不吃軟的「不統不獨不武的人」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鄧小平的不駐軍的觀點是完全錯誤的,是不符合台灣和香港的「一國兩制的現實和現狀的」不駐軍就沒有主權的代表權和發言權!這一點,鄧小平的觀點也是當時的中國綜合國防實力不盡人意,落後就要吃癟,落後就要委曲求全。現狀不同了,我們對台的和平統一完全具有軍事的「絕對優勢」,我們對美國和日本干涉台灣的反制意圖現在已經具有明顯的「相對拒止,阻擋美軍和日本軍事乾預的實力」所以,解放台灣不是中東的兩伊戰爭,也不是俄羅斯收復克羅米亞,更不是烏克蘭的內戰。而是快刀扎亂麻,圍島打援,逼台軍全島繳械投降,取而代之,中國人民解放軍全面進駐台灣全島,收編台軍的全部軍事設備和軍事基地。這就是兵不血刃,不攻自破的「和平武統」戰略目標。其他的治理台灣問題,我更有獨具慧眼,另辟蹊徑的錦囊妙計,準備提交中央對台領導小組和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
多少事,從來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我們已經等了兩代人了,我父親和母親就是為了新中國的解放才在地下黨的工作下「棄暗投明」返回祖國大陸,投身新中國初期的東北工業基地的建設。他的工作是江澤民和李鵬,朱鎔基,李嵐清,黃菊等那一代,也就是第三代中國領導集體承認和肯定的這是我承前啓後,接過父母的遺志,擔當解放中華民國全部國土的歷史使命和責任.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天降大熱於斯人也,天生我材必有用,當今國難當頭,雖赴湯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辭!雖千萬人吾往矣,捨我其誰。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中國台灣人理所應當,首當其衝,為了這一天,為了這一天降大任,我時刻準備著。我在2019十一國慶節前準備赴京趕考,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驗,好了,今天就拋磚引玉,畫龍點睛解釋到這裡,不知您能不能完全理解:和平武統這四個字!?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立处皆然 看到您一直在关心我们的动向很欣慰。我是一个"孤独的牧羊人”,香港问题和台湾问题的教训是管理社会司法和教育资源的“主导权”不在亲中央政府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反中反华者手里,他们从本质上就不是中国人,也不是希望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政权繁荣富强的敌对势力手中,永远也不会“同心同德,感恩戴德,相向而行”他们是像“渔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台湾民进党和独台的反共人士就是“农夫与蛇”的毒蛇。我们不能再做愚蠢的农夫了!我的年纪已经到了邓小平第三次出山的夕阳西下之际,我知道,我这样的“庶民百姓”在我们国家大把数不清的风流人物群体中,名落孙山,不足挂齿,但我还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踌躇满志地准备在国庆节期间“赴汤蹈火”“赴京赶考”在中南海面前,班门弄斧,展示自己不一样的处理台湾问题和香港问题政治风采。因为我是改革开放的幸运儿,当年我在一国两制的风口浪尖上,国家和人民给了我特殊的关注和培养。现在是我回报和感恩的最后时刻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后的奋斗,我希望无愧于西北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的关心和青睐,做一个堂堂正正,不愧于改革开放时代的弄潮儿。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