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国际法的自决权和自主权问题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8-24 18:14 編輯

国际法的自决权和自主权問題與爭議
自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為了追求更多的自決權或者完全獨立,民族自決原則導致許多國家內出現內部衝突,而群體內部、其他群體、政府這三者之間的矛盾,則引發了諸多暴力。對於這些運動,出於政治或者其他因素,國際社會的反應也十分不一致,往往出現政治因素大於原則的情況。在2000年聯合國公布的《聯合國千年宣言》中,也只是規定「給予仍處於殖民統治和外國占領下的人民以自決權」。

目前,在哪些群體擁有自決權、自決與領土完整孰輕孰重等問題上,國際上仍然存在著廣泛的爭議。

誰擁有自決權
在《聯合國憲章》、《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國際公約和框架中,均指明擁有自決權的是「人民」(people),而在其相對應的中文翻譯中,也絕大多數翻譯為人民。而在現行國際法中,對於「人民」並沒有公認的定義。有學者研究了國際法和聯合國的相關決議,發現在不同的情況下,人民可以包含有以下四個完全不同的含義

1,獨立國家或地區(state)的所有人;
2,非自治領土的所有人;
3,被外國軍事占領下共同生活的所有人;
4,在相關政體中沒有代表權或被壓迫的所有人。

    在上面的這些含義中,「所有人」並沒有限定於他們之間是否有共同的習俗、文化、歷史等,也沒有表明少數民族或其他特殊群體擁有自決權。而自由主義者認為,自決權取決於民族(nation,按地區、文化等劃分的群體)與國家(state)之間,支持少數民族的自決。

     自決與領土完整
作為「人民」的意志,自決好像是對國家領土完整原則和主權合法性的一個挑戰,因為這意味著人民可以按照他們的意志自由地選擇他們的政體或領土疆域。然而,現有的民族遠遠多於現有的國家數量,並且在絕大多數國家的法律中,並沒有相關的法律規定國家的疆域由人民的意志決定。1975年簽署的《赫爾辛基最後文件》,聯合國、國際法院、國際法專家等諸多共識,均認為,自決原則與領土完整原則之間並沒有矛盾,領土完整原則優先於自決原則。

      有學者認為,下面的三個理論可以用於與自決相關的國際關係:

1,領土主權重於自決。在冷戰期間,此理論被各國推行;
2,自由國際主義已經成為自決的替代品,它降低了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戰爭的可能性,提高了個體的自由,同時也有促進了全球市場的擴張以及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合作,降低了國家領土完整的重要性,並且在一定程度上允許人民擁有更大的自決權;
3,世界自由主義認為應當建立一個世界性的政府組織,這樣就避免了領土的分裂問題和邊界的變更問題。當然,這也意味著自決屆時將不再存在。

自決與自治
為了滿足少數群體的需求,預防國家分裂,許多國家用權力下放或權力分散的方式將一部分(乃至相當大的一部分)權力下放到地方政權中,甚至設立相應的自治區。這一權力往往有一定程度的限制,如限制少數群體對保持民族文化的要求,在非自治區領土以國家公會的形式進行文化方面的管控。但這種情況只適用於已放棄分裂國家尋求建立獨立國家的群體,在這種狀態下的區域政府往往在政治和司法方面擁有高度自治的權力,但必須以該國家地區的名義存在,如中国香港地区。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8-25 17:23 編輯

http://www.xinhuanet.com.tw/viewthread.php?tid=30918&extra=page%3D1昨天我用一整天的时间在我的脸书,推特和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及用电子邮件Emailde 的联系方式和特殊渠道,(隐蔽战线也好,公开战线也好)总而言之,我几十年来对这种自下而上,脚踏实地,下情上达的中国体制的民主集中制方式,轻车熟路,驾轻就熟,案底雄厚,不是深浅,习惯成自然了。善战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解决香港问题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邓小平遗留问题。如何对症下药,开解民倒悬的“立新求真”的良药。谁来开?林郑月娥代表香港特区政府在第一现场坐镇指挥,是第一责任人。中南海胸有成竹,坐镇中南海,指挥若定,稳坐钓鱼台,放长线钓大鱼,从长计议,动必有机,知己知彼,知胜而后动。现在是放水养鱼,放虎归山,引蛇出洞,密切监视,与香港警察密切配合,收集原始资料,原始证据,用5G的网络技术直达中南海情报分享中心。这就是大国对阵两大战线的博弈。香港美国中情局,台湾民进党特务组织是“黑棋”,中方和香港警察是“白子”“白棋”。所以,我昨天的“港九条”的主题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让香港民主暴动民主颜色革命的现实教育和启迪中国两岸三地的广东人民和政府政党的民主觉悟。“治理香港动乱,白棋有胜招”。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人生有限,我没有邓小平的福寿,更没有他的医疗资源。上帝总是RAISE ME UP!但我并不是他的门徒,所以,好景不会太长。虽然我可能看不到最后“一国两制”“合二为一”深圳,上海完胜香港台湾的大结局,因为那要等到2047年,也就是我的百岁生日的时候。待到山花烂漫时,我在丛中笑。但是,眼下莫道桑榆晚,老枥为霞尚满天。我自信还有精力在我有生之年,为祖国人民解决“中华民国”遗留的收回“中华民国台湾省”问题,实事求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出谋划策,贡献我的一份微薄的力量。俗话说“大智若愚”,善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海纳百川,大浪淘沙。有才二而急于见其才,小菜也;有智而急于见其智,小智也;惟默观事会之来,不动声色,而先机调度处理,思患于未然,集众智,集众力,击中要害,取信于民,安邦定国于泰山之稳,斯可谓大才之大智大勇者。我拟将于未来一周时间,把解放中华民国台湾省地区的“双十条”擒贼擒王,穷港困台,先夺太平岛,后围堵台湾海峡和台湾海东,拒敌千里之外,形成“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不攻自破”“土崩瓦解”台湾蓝绿阵营的台独和独台势力。然后的台湾治理的主权才能掌握在中央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手里,这些都是“双十条”台湾对策的后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为胜,上下同欲者胜。且听下回分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