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为深陷危机的美中经贸谈判解惑,搭桥

https://youtu.be/ZxVe5Kdwu9g

致函:CSIS  为深陷危机的美中经贸谈判解惑,搭桥

建筑桥梁?美中关系的发展与基础设施

====中国西北大学北美校友会大华府分会立足华府,为深陷危机的美中经贸谈判解惑,搭桥


美中上海贸易谈判双方各自都付出了实质和建设性的探索和努力。“欲速则不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饭要一口一口吃”。我们尊敬的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为了急于在美国选民面前展示他非凡的主导美国关系经济命脉的能力,以及主导美中贸易战成败的决定权,突然宣布加征3000亿中国产品的关税。但这种“极限施压”的轻率决策,中方已经适应了特朗普总统的套路,采取了必然的反制美国措施,关上了采购美国大宗农产品的大门美国利益的损失和美国企业的反弹,要比中国的反应更加强烈,股市大幅下挫,投资者信心陷入新低,美国制造业活动指数连续四个月下降。美中双边合作关系的信心和投资意愿大为减少。从宏观经济和国内经济结构的综合分析,美中贸易战,如此尖锐不妥协的对立,如此针锋相对的对抗下去,因为美国的相对竞争力和综合实力反而呈现“此消彼长”,“刺激中国加速脱离美国而依然快速成长”(逆风飞扬)的现象。美国近年来的遏制和施压,使得中国原本投资美国的企业和个人,纷纷退出,或大幅减少原来的规模和项目。就连台湾的郭台铭信誓旦旦的投资也大幅缩水,面貌全非。这就是现实的美国国内经济格局。美国已经变成“脆弱的强国”(在美中贸易战的背后)USA:
Fragile Superpower. 这是太平洋两岸“百年马拉松”对抗和博弈的必然结果。
TheHundred Year Marathon: Who Will Win ?如果美国继续采取这样不断“极限施压”,“单边主义”,“孤立主义”,“美国优先”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那是“零和博弈”毫无疑问的竞争结果。

美国的判断和决策有五大错误立场和“以偏概全”的误区:
1)
美国“基督教文明”产生的“两元对立”“极限施压”,“此岸彼岸”,“非此即彼”,“零和博弈”“非此即彼”形而上学世界观(指导思想)根深蒂固。把美国视为世界文明社会的“天堂”和民主自由人权的“国家意识形态的制高点”。把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视为“邪恶国家”,“专制和暴政”的政权。


2)
美国是创新能力最强的现代化国家,其他国家都是抄袭和跟随美国的科学技术和强大的军事实力保护下才能发展的受益者。中国的快速崛起就是抄袭美国的技术和借助美国创造的国际秩序大环境。中国应当向美国支付更高的关税,承担更高的国际费用和公共性支出,才能成为“负责任的大国”。


3)
美国强调外因和中国占了美国经济科技领域的大便宜,而不是依靠发展内部自身实体经济和基础建设以及结构调整,提高全体国民适应全球化进程的综合素质。由于误判和过高估计自己的“美国优先”,也不愿意接受“互利双赢”理念形成国家强强联合的G2新型大国关系。认为这样将威胁和动摇美国单边主义的“超级大国”领导全球的地位。

4)
掌控世界流通市场的霸主地位,操控美元为主的金融市场地位,“货币战争”是大国“杀人不见血”“转嫁国内危机”的秘密武器。1944年7月,美国为了从大英帝国手中接过货币霸权,由罗斯福总统推动建立了三个世界体系,政治体系:联合国;贸易体系:关贸总协定(即后来的世界贸易组织);货币金融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初,为了确立美元的霸权,美国人曾对全球承诺,就是要各国的货币锁定美元,而美元锁定黄金。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不是别的,不是两次世界大战和苏联的解体,而是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此后,人类真正出现了一个金融帝国,而该帝国把全人类纳入到它的金融体系之中,从此开始了美元的霸权,至今约40年。从此,我们也进入到一个真正的纸币时代,在美元的背后不再有贵金属,它完全以政府的信用做支撑并从全球获利。简言:美国可用印刷一张绿纸的方式从全球获得实物财富。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这种事情。人类历史上获得财富的方式很多,要么用货币交换,你要么黄金或白银;要么用战争的方式去掠夺,但战争的成本非常巨大。而当美元变成一张绿纸出现后,美国获利的成本可说极其的低廉。

5)
香港占中事件和反送中事件的背后

如果说“香港占中事件”,“反送中事件”,“台海危机”,“中日钓鱼岛”,“中菲黄岩岛”等这些中国周边投资环境恶化,那就会引爆地区性金融危机,迫使中国香港地区的投资环境恶化,以致投资人大量撤出资本,如此一来,美元又可以从中获利。这就是美中贸易战的边际效应。再次,为了诋毁中国“一国两制”和2020年台湾选举的需要,台湾蔡英文当局赤裸裸地介入“香港示威暴力”香港反政府暴动,这些事情还能看成是“民主”“暴力”“偶然事件”吗?

这里对比香港暴力暴动越演越烈的时局,我联想到我在台湾出生的那一年爆发的“228事件”,因为在日本明治天皇815无条件投降时,到同年的10月25日,中国国民政府正式接受仪式,期间日本殖民当局在日本大量印制台币,发送给遗留在台湾的日本遗民和旧官员。以套购台湾的民脂民膏,生活物资,并运回日本。而台湾省政府束手无策,也大量印制新台币,使得台湾人民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1947年2月28日,台北市民罢市、游行请愿要求政府交出开枪警察,又遭国民党当局的镇压,激起了民众的愤怒,爆发了大规模武装暴动。几天之内,暴动民众控制了台湾省大部分地区。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急电南京求援,国民政府调驻守上海的21军在基隆登陆,进驻台北,对群众进行大规模镇压,运动最终失败。二二八事件是台湾现代史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之后台湾紧接着实施长达38年的戒严

但美国人和台湾台独分子对香港和台湾问题的判断不准确也很不幸,这回它碰到的对手是中国。中国用香港的基本法和打造“防火墙”“港人治港”打太极的方式,冷静处理香港危机,结果直到现在,美国最希望的在99度水温时出现的最后1度,始终没出现,水也就一直没烧开。水没烧开,美联储举着降息的号角也迟迟不能奏效。看来,美国特朗普总统知道想剪中国的羊毛没那么容易,所以也就没打算就在一棵树上吊死。在宣布降息的同一天,表示香港“反送中”示威是“骚乱(riot),并直截了当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必须自己处理此事”。“他们不需要建议”。美国发财的逻辑似乎很简单,这世界上的国家都是美国圈养的一群羊,美国拿着剪刀不断的搜罗着,看到哪个羊的毛长了就去剪一把,剪秃了再把你放回去,然后再去其它羊身上剪羊毛。

以上我们对美中关系的分析和判断,是从“两元对抗”,“对立竞争”,“单边主义”,“美国优先”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也就是“过河拆桥”,“分道扬镳”,“压迫与反压迫”的贸易战争来判断问题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谁也不能吃掉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反对美国贸易战“极限施压”的美国工商界人士越来越多,他们纷纷建议白宫总统,改善美中贸易关系,扩大美中经贸合作,改善美国企业经营环境,开放实体经济和城市建设以及基础建设的美国市场大门。

https://youtu.be/ZxVe5Kdwu9g

记得尼克松在中国上海曾经说过“过去我们有时候曾经是敌人,今天我们仍有巨大的分歧,使我们走到一起的,是我们,有超过这些分歧的共同利益。在我们讨论我们的分歧时,我们双方都不会在自己的利益原则上妥协。但是,我们虽然不能弥合我们之间的鸿沟,我们却能够设法搭建一座桥,以便我们能够越过它进行会谈。我们没有理由成为敌人,现在是只争朝夕的时候了现在是我们两国人民攀登伟大境界的高峰,缔造新的,更美好的世界的时候了!”


尊敬的各位CSIS国际战略问题专家们,作为中国西北大学北美校友会大华府分会的会长,我在这里很荣幸参加并分享了您们的高谈阔论,精辟分析,但我也有我在美国社会上下求索十多年的实践经验教训。美中贸易战,竞争只是合作共赢的手段,互利共赢才是贸易战的根本目的。遵循这一准则,我们才能为了共同利益各自进行积极友善地协商谈判。根据这一准则,我们才能充分发挥各自的特点和优势,弥补自身存在的不足和差距。遵循这一准则,我们才能从照顾美国利益,照顾美国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总统期待的急于在农产品采购和其他方面的让步和协议。遵循这一准则,我们才能希望相互尊重彼此国家主权完整统一的核心利益,共同反对制造国家分裂的暴力和暴动的恐怖行为,促进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和谐发展。我们希望美国的明天会更美好!

最后,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论坛和交流,向美国国会和参众议员表示,中国的文化是多元文化的兼容并包,上善若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大浪淘沙,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美中贸易需要良性竞争,但“过火”的竞争和极限施压却往往是“两败俱伤”,“反目成仇”“冤家宜解不宜结”。所谓“过火”的施压,就是连合理的商业利益也不顾及,为了能在竞争中取胜,采取一时不惜任何代价,牺牲血本的极限施压手段,迫使对方达到屈服的目的。

当代当权的政治家,由于他自己所处的位置、所掌握的权力,可以做很多的好事、实事,一念之兴,举手之劳,就有可能解民于倒悬,为人民谋取更 多的福利。人生有限,任何政治家当权的时间也有限,要利用条件,为国家、为人民、为人类多做好事。中国人常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句话的意思是,做好事并不是为了回报。事实上只要做了好事,人们就不会忘记他,永远怀念他。对于历届美国总统(二战中的罗斯福总统,美中建交的尼克松总统,今天美中面临结构大变革时代的特朗普总统)为发展美国与中国人民合作友好所做的好事、所付出的心血,世世代代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而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建筑桥梁?美中关系的发展与基础设施

请加入我们CSIS,参加有关美中关系基础设施,发展和其他关键问题的专家小组。

201988日星期四上午9:00 - 上午10:30
CSIS总部,2

窗体底端


在美中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的情况下,华盛顿和北京的重点是管理双边贸易的分歧。与此同时,两国在全球经济秩序的运作中起着重要作用 - 影响国际经济事务的机构,规则和规范。即使在解决双边问题时,双方也必须面对全球秩序的压力。
在此次活动中,美国和中国的专家将讨论全球经济秩序中的一系列重要问题:基础设施和发展融资。他们将探讨双方可以合作的地方以及他们需要管理差异的地方。本次活动将推出一系列由美国和中国学者撰写的关于贸易,金融,技术和全球经济秩序中其他关键问题的文章。本文系列是多年努力促进纽约卡内基公司资助的美中对话的高潮。

茶点将于上午9:00供应,小组将于上午9:15开始供应。

专家小组成员:
Nancy Lee,全球发展中心高级政策研究员
Peter Raymond,重新联系亚洲项目高级助理(非常驻)和CSIS政治经济学Simon主席; 前首席项目和基础设施咨询负责人,普华永道
Stephanie Segal,高级研究员,西蒙政治经济学主席,CSIS  
叶宇,副研究员,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SIIS)世界经济研究所助理主任
Matthew P. Goodman(主持人),CSIS高级副总裁兼政治经济学Simon主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