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今天是感恩节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7-11-23 22:47 編輯

秋日的丝雨
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
今天是感恩节。我的美国朋友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她的邻居有个孩子,至今上不了户口。考不了学,这个实实在在的问题,希望中南海能够帮助解决一下。
下面是我的朋友的微信,和这个孩子的自白。


朋友的微信:
今天转发的这个帖子是发生在我的闺蜜(儿时的邻居,从小在一起读书生活,我几十年最亲密的朋友)身上的真人真事,文中的外婆就是她。
         十几年前如一(帖子中的女孩)突然出现在他们夫妇俩的生活中,出于爱心,他们收养了这个出生才两天被遗弃的baby。这些年来为了抚养培育这个孩子,他们化费了钱财和精力,然而令他们伤脑筋的是这孩子的身份、户口至今还未解决,明年起就不能继续上学了(无中考资格)。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将此事发到朋友圈,希望借助众人的力量以及舆论与媒体的传播,引起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重视,并使这本不该是问题的问题得到应有的解决,让孩子能得以继续正常的学习、生活。
          我亲爱的朋友们,如果你们中间有谁或者你们的朋友是在相关部门工作,盼望能够伸出援助之手,不胜感激!如果你们中间有谁或者朋友在报刊杂志新闻广播单位工作,盼望能呼吁一下此事,帮助这个被遗弃的孩子。谢谢大家了!

我的自白和无奈:
我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这个国家?我常常这样的问自己,却一直找不到任何答案。
当我呱呱坠地不久,就被裹在一小块襁褓中遗弃了。一个好心人和他的全家收留了我,据说当时我被冻得发紫,小屁股上已经有了冻疮,单薄的布包裹着我幼小的生命。包裹了还夹着一张从练习本上撕下来的纸,上面写着我的出生日期和几个请好心人收留、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之类的字。
         以后,好心人就成了我的外公外婆,他们当时还在英国读高中的女儿就成了我现在的妈妈。
幼时我在外公外婆的呵护下幸福的成长,妈妈每逢节假日都会远渡重洋回来和我们相聚,他们待我和亲生的没有两样,我也丝毫没有不是这个家庭原有的成员的感受。当我问起爸爸时(当时妈妈自己还是个未成年人,当然也不会有我的名义上的爸爸),总被告知远在英国工作,没有空余时间能回来探望我。
         由于没有户口,外公外婆托人让我进了民办的爱建幼儿园,以后又托关系进了高价的民办小学,民办小学是徐汇区的重点小学,教学质量抓的很紧,由于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是很好,三年级我转入了住家附近的明星学校。该学校是九年一贯制,免去了今后小学升初中时还会遇到的户口问题,原以为在这么长的日子里,政府总会落实我的户口,给我一个属于人的最基本的权利。
         转眼之间我已经长成165公分个子的大姑娘了,今年已经是一个初二的学生(如果三年级的时候没有因病休学一年,我现在应该是初三毕业班的学生了)。明年我就要初中毕业,将要面临人生道路上选择如何继续求学的问题。可是,由于还没有能够证明我身份的任何证件,不用说参加中考,就是初中毕业都成了问题。按照现行政策,学校不能给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出具任何学习证明。
         这样问题又回到了开始。我是谁?是地球人吗?是中国人吗?我不知道我的亲身父母为何要生下我,也许他们有难以启齿的原因(或者是难以告人的目的),即便他们犯下了违反这个国家的法律,那么政府也应该去找他们,或教育罚款,或绳之以法,不该来追究我这个无辜的孩子。试问我有何罪?十六年来,被父母遗弃,被社会唾弃,遭周围白眼相加,为何还要在我遍体伤痕上继续鞭挞、撒盐。
          我从小就接受着热爱祖国热爱共产党的教育,我一直都认为我是一个中国人,可是,为什么我热爱的国家和政府直到今天连一个合法的身份都不愿意给我?十六年来,我不能乘飞机,不能做高铁,不能买保险,有太多同学们拥有的权利我都没有。每当老师在课堂上要求我们带上身份证或填表时填写能证明自己身份的时候,我都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可以钻进去,同学们异样的眼光让我心寒,老师们善良的眼神使我心酸。多少个夜晚,我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躺在床上除了酸楚而冰凉的泪水相伴我已经一无所有,要不了多久,我就连渴望学习的权利也将被剥夺,我不甘心这样的人生,可是我却无可奈何。家里为了我的身份努力了十多年了,他们无数次的跑派出所、民政局,一次又一次的陪着调查人员循着我的成长足迹去找证明,一次又一次地被请进派出所无休止的补充材料……。难道要证明我是一个人,要给一个人以合法的身份真的就这么难吗?难道我们的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办公人员就这么铁石心肠?你们不是当爸爸妈妈就是做爷爷奶奶的,如果你们的儿孙也遇到类似遭遇你们的情何以堪?难道就因为没有发生在你们的家里你们才这么冷漠、甚至冷血!        每天早上站在操场上面对国旗冉冉升起,爱国的热曲艰难的从我的嘴里渗出,我知道自己的心是那么的冰凉,泪水和着血只能往肚子里吞下,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体会一个无父母、无国籍、无身份的孩子的心境,我还算一个人吗……?
救救我吧!

苦命的、不该出生的孩子——崔如一

(上海市闵行区明新学校八年级一班)


转发人,Alpha Ocean Lee 大海 李

此致
                                                              敬礼
                                                                                       转发人,Alpha Ocean Lee 大海 李
11/23/2017
发自大洋彼岸华盛顿9701 Fields RD APT 1905, Gaithersburge,MD 20878.US

上海的孤儿.jpg (91.07 KB)

感恩的心,送给您!

我的朋友.jpg (27.28 KB)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