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四兩撥千斤的中國軟實力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4-6-4 20:01 編輯

四兩撥千斤的中國軟實力
我對中美關系和中日關系(包括東海和南海島礁主權爭議問題,兩岸一家親問題)以及即將召開的G7峰會的膚淺看法。

要像別人看我們一樣,冷靜地觀察和解剖分析我們自己,可能會找出我們排除困難化解矛盾的最佳方法。

去年6月7日,正是習近平訪美在陽光莊園暢想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同坐一條紅木長椅子”的蜜月期。

今年奧巴馬的西點軍校講話,顯然透露出美國對中美關系的不滿情緒,以致在隨後的一系列中美交流的場合,都出現了針鋒相對的僵局和對峙。

“修昔底德陷阱”現象果然出現了。面對這種政府行爲的陷阱和風起雲湧的不可測局面,我們究竟應該怎麽辦呢!?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我們決定政策,判斷複雜事務突出因素的基本出發點。

細節決定成敗,最應該避免的糟糕事情,就是狹隘的以我爲主,先入爲主的“保守主義”就事論事,一葉障目,以偏概全,就形而上學地形成了簡單的事務判斷概率!

中美關系的初衷是二戰後的中美分配方案。當時的羅斯福總統,本來就想把琉球群島主權和越南全境整個劃給中國國民政府管轄,宋子文和羅斯福就此已經擬定腹稿,但是,忙于准備內戰的蔣介石政府,無暇顧及那些鞭長莫及的麻煩事情,所以,一推了事。所有今天的主權爭議都要歸罪于制造這些曆史遺留問題的始作俑者。即便是毛澤東時代,也對今天的曆史,犯下了無法挽回的曆史判斷錯誤。改變這些曆史錯誤的標准答案,就是將錯就錯的國際法相關條約和既定的海洋法公約。這雖然是安倍晉三的論調,也是菲律賓和越南上訴海牙國際法庭的主要目的,就是看准了中國在法治環境下准備不足的軟肋。

首先,就釣魚島主權問題來說,美國的初衷是擱置釣魚島主權,現在管轄權暫時屬于日本。這個曆史遺留問題的瓶頸是美國政府的模糊立場。日本要修改美國的既定立場,還有借此修改日本和平憲法,進而發展成日本擴大軍事出口的三原則。這些都是日本精心利用中國的對美政策制造的落井下石,移花接木,瞞天過海之詭計。而中國對此的准備並不充分,在美國身上下的二戰戰後秩序的功夫並不深。也就是沒有利用外交手段在美國國會和議員中間遊說解釋舉證。用美國的話說,在這方面沒有充分溝通就單方面獨斷獨行的立場,使美國感到中方不願配合美方穩定亞太局勢。當然,這也是中國本來強大起來自我獨立的必然選擇。作爲“修昔底德陷阱”,這是中方的判斷和對風險的直覺。現在,“亡羊補牢”雖然爲時已晚,但依舊應該從國際法和曆史事實方面加大力度爲自己尋找更加有利于自己觀點的證據和說話宣傳的舞台。一個螺絲釘的松動可能導致一枚導彈升空發生嚴重故障。同樣道理,我們在政治外交舞台上也看到了這樣的同樣現象。

其次,就法律規範來說,已經成型的南海行爲准則,應當大加宣傳和落實,至少應當引導美國和日本認識的這一行爲准則同樣具有對美日政府行爲的約束力和法律效力。否則,若南海行爲准則變成一紙空文,還有什麽其他國際法可依呢!那麽還有什麽同盟國利益能隨便高于南海行爲准則的利益呢!?這就是“過度自信”造成實施過程中一著不慎,導致處處被動的自我陷阱。

再次,就目前的國際局勢來講,日本是反華和制造中國不尊重法治秩序的急先鋒,美國是被動而無奈地被狐假虎威,拉下水的霸權老大。小國菲律賓,越南,朝鮮,膽敢“以小博大”挑釁中國,畢竟是日本和美國在背後撐腰,中國“以弱克強”挑戰美國日本,需要的是知己知彼的智慧和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法治思維方式。吃一塹長一智,在這方面亡羊補牢爲時不晚!只不過不要一誤再誤,避免“暈輪效應”,把美日關系和美國立場看成是一唱一和的一潭死水!那樣就是爲淵驅魚,爲叢驅雀的自我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行爲了!

如何跳出三界外,巧打破解美日關系的軟肋呢!?

在南韓和朝鮮問題上施加軟實力是影響中美日關系最後答案的一招難題!日本設計了“日朝和好”的新局,這對南韓和中國俄羅斯的對朝立場,都是一場陰險的不可預料的難題。南韓也有南韓的難處,在政治關系中當然存在虛假動作和虛假意見。患難之交的難點是如何判斷虛假意見和虛假動作的影響力。保持中韓的高層有效溝通是習李新政的既定方針,其中最爲重要的是建立戰略互信和過濾虛假意見,避免産生因小失大的誤判和過度反應。

在兩岸關系上現在也是以法治國依法施政的轉折關鍵時刻。人貴有自知之明。有些話,我不願再多重複,響鼓不用重捶。有得必有失,有失才有得。習馬兩人在台上台後到底習馬會不會,關鍵即在台灣,也不在台灣:關鍵在于政治局勢的需要還是不需要!

既然馬英九堅持要在APEC上實現“習馬會”,好像越來越讓人覺得習馬會遙遙無期,根本是水中撈月不可能的一廂情願而已。

其實,多少事,從來急,能用天下之人,才能成天下之大事!

所謂,兩岸領導人會面是兩岸自己的事,為何不能借助北京這個國內場合的國際舞台展示給天下人看呢!?

大陸的保守態度無非是馬英九想“借東風”,提高自己的身價,為了會面,而撈取合法性的政治資本,只要習馬會的會面形式,不在乎會面的負面影響和有損“PRC為唯一合法政府的中國形象”!其實這就是中國國內的“虛假意見”和“兩岸一家親”政治和解實踐中的“虛假動作”!根據中國82憲法,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兩岸一家,同心同國,恪守一中,共建家園”這本身就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決之以導,使人昭昭的正大光明之事!這不但是中國人民以法治國稱許的大事,也是“宣之以言”在天下人面前,撥亂反正,強調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天經地義。“一鳥在林”,真不如“一鳥在手”,習馬兩人,隔空喊話,不如當面握手言和,統稱“兩岸一家,同心同國,共建家園,振興中華”。雖然“良藥苦口難下咽”!但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兩岸幸甚,天下幸甚,北京APEC幸甚!有何不妥,日美難道還會從中挑出中國威脅論的骨頭來嗎!?兩權相利取其重,兩權相害取其輕。法律至上,理性判斷,才會有重建一中框架的合法性和同一性。所謂的“大一中屋頂”的理論設想原本是歐盟式的邦聯主義模式。“兩岸一家,同心同國,一中兩制,振興中華”這是類似美國聯邦制的中國“一國兩制”複合制的升級版。原來的“一國兩制”版本是在PRC的框架下的“一國”,也就是1949年“另立一國”合法化。事實勝於雄辯,法律上也不存在“另立一國”合法性,況且這在台灣根本行不通,永遠行不通。唯一能化人化己,成就未來,成就大中華的大一中框架就是依照現行有效憲法,實現具有中國特色的同心同國大同模式的“一中兩制”,雖然具有聯邦的性質和特點,但我們不稱其為聯邦,避免造成與“兩岸一家親”的誤解和衝突!那如果能在北京APEC會上實現“習馬會”,當然不是為了“會面而會面”,當然不是只要形式,不要成果,當然是從實質上推動兩岸關係向前發展。
*
最後,談談關於G7會議的問題判斷。儘管日本會在G7會議上,對中國政府發難,但其他的成員國對華存在巨大的利益因素,不會隨之起舞。其他各國在南海和東海利益上不存在利益偏差,反倒是需要讓大家搞清楚究竟什麼是既定的“南海行為準則”。究竟為何美國不同於釣魚島主權問題歸屬日本的說法!這是中國有關東海和南海主權權益的宣傳和影響還不到位的具體表現。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如果換成是俄羅斯和美國,那怕換成是日本來宣傳這些主權的形式都會大不一樣的利用這些舞台來炫耀自己的正確主張!這方面不應該“韜光隱晦”!

瞄定與調整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建設,以去年“陽光莊園”會晤為初始值,把承認釣魚島主權爭議問題,作為“瞄定”中美關係的依據!有法可依,有力有理有節!

以上這些舉措和建議,難道不是“四兩撥千斤”的中國軟實力的特色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