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美关系既是相互利用,相互竞争,相互博弈的政治问题,


也是经济合作问题,当然也牵扯军事合作问题。如何超越自己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But recently we recognize that the battle of ideas between sino-us relation can result from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s (霸權過度hegemonic transitions),




现在日本正在千方百计的修改和平宪法。

也就是一方面正在走明治维新的宪法立国之路。

另一方面,正在利用美国衰弱的时机,建立一个替代美国的以日本为中心的反华势力包围圈。


在这个意义上,日本正在打破原来的中国和平发展战略思维的模式。

当然,日本不仅仅是用军事实力的手段武装反华势力,而且更针锋相对地采用经济和法律手段来抵制中国的和平崛起势头。在某种战略布局上正在,从中国的布局中反包围中国的经济战略格局。

任何国家要赢得在全球化中的国际地位,都离不开民族主义,越南离不开越南反华的民族主义,菲律宾也一样,朝鲜更是如此,所以,日本就利用本身的民族主义与各亚洲国家的民族主义反对中国的和平崛起。因为民族主义可以诱发极端恐怖主义和暴力行动,包括台湾的地方主义都是日本利用的反华因素。美国是坐山观虎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中国和美国的斗而不破,从短期来看,是导致中美各自分道扬镳的不利因素,长远来说,美国并不希望中国成为中日博弈的失败者。日本的强势最后还会威胁到美国自身的利益。俄罗斯当然也可以得到渔翁之利。这个战略博弈,就看谁站得更高,做得更好,据不能走大清闭关保守,自立中心的固步自封道路。

反过来,要把非洲,拉美和欧洲作为中国 的战略纵深,尽快在全世界建立自己和平崛起的大国和平使者的建设者形象。不要在南海和东海问题上落入日美制造的南海陷阱和东海陷阱。朝鲜也正在向日本靠拢!这是一把双刃剑。小国与小人一样,有奶便是娘。大国可不能失信于民!


美国“扶日抑华”。是他重返亚洲,战略再平衡的必然选择。


日本正在利用这个美国的政策发奋图强,形成以日本为中心的亚太反华包围圈!


中国的最高决策层需要有找准并巧妙利用美国制定的战后游戏规则,改变美国对日本的一面倒政策,这才是“化人化己,化敌为友”的大智慧。这也就是“成就别人,才能成就自己”的软实力。重温美日关系的历史就是一部启迪我们智慧的好教材!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在中国的近代史上,日本改变了中国闭关保守的大一统专制的封建模式,

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的政治体制。中国需要反思,需要重新学习中美日俄在近代历史的复杂关系!

日本的太阳旗的设计者认为,世界是由八条大绳子紧密连在一起的。

最终要归结到另一个中心点,那就是大日本帝国。

美国现在力不从心独霸世界,现在只有日本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开发创新实力能够弥补和替代美国的领导地位。

现在中国内有恐怖分子和极端邪教,以及一些不满政府权力过大的行政行为,潜在一定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中国外有藏独,疆独,台独的分裂势力,打折民族主义和地方分离主义的旗号,无时不刻地处心积虑与中南海唱对台戏,惟恐天下不乱,让中国不能一心一意地搞和平建设,和平发展,和平崛起,实现中国再造辉煌的中国梦。但是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和某些国家的窥视中国主权利益的反华势力正在被几个别的国家和政治领导人利用和煽动起来。
铸成遏制中国和平崛起的强大反作用力和影响力。
在日本历史上,总是不乏反复出现论证“军事扩张有理论”。
日本 1855年吉田松荫提出“扩张补偿论”;
1868年,明治天皇提出“大陆政策”;并以神明宣誓的形式,发布了著名的“五条誓言”。“万机决于公众”和“同心”,破旧来之陋习,立基于天地之公道。求知识於天下,变革体制,励精图治。
1869年,牧户效允提出“征韩有理论”;
1928年,石原莞尔提出“满洲利益线理论”;
1744年-1821年,本多利明提出“八弘一宇”理论,围绕“国际正义,开疆扩土”,建立日本征服世界的富国强兵理论。

日本表面上是一个开放的民族,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狭隘的民族,日本征服世界的“天下观”,第一步是征服朝鲜韩国,然后征服支那,再征服印度和东南亚。他在强者面前表现出毕恭毕敬的谦卑模样,在弱者或势均力敌的对手面前往往暴露其野蛮和非人性的狡诈一面。

日本是个善于对外学习的民族,然后通过学习和吸收外来文化的同时,并不满足西方的近代政治文化和宪政思想,他的目的是超越强者,成为能够与世界强国平起平坐,后来居上的强者以后,成为领导世界潮流的世界文明中心。征服中国,征服亚洲自然是日本近代文化的一部分。

明治维新时间,比中国的洋务运动稍微晚十年。是日本由弱变强的开端,也是近代日本军国主义对外扩张的开端。

与主导明治维新的日本幕僚精英们相比,同一时期的中国也有一批走在时代前沿的官僚精英,比如曾国藩,张之洞,李鸿章,甚至还有官僚之外的《盛世危言》作者郑观应等。
如果说甲午中日战争是李鸿章和伊藤博文的政治智慧和中日政策的博弈,

今天,我们如何看待安倍晋三的和平主义和中国的和平崛起的博弈,那也是一场中日外交战略的最高博弈!

我认为【习李新政】应该打破陈规,登高望远,不要过于纠缠日本拼凑东亚,南海和东盟的反华包围圈战略。

其一,根深固本以至天下,强调两岸一家亲,以法治国是关键。也就是攘外必先安内。两岸合则两利,明争暗斗则会被美日所利用。按照82宪法的明文明示,按照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的原则,PRC不是另立一个新中国,所以要有大胸怀,为何不能破格在今年晚些时候的APEC会议上,实现“习马会”呢!?因为一旦“两岸关系和好成为新话题”,美日和越南以及菲律宾再搞什么反华包围圈,也就成了亚太经贸合作边缘化的话题。这当中马英九心中自有打米碗,首先他就不会上美国布置反导武器的基地。其次,马英九也不会趁机与日本套近乎,反其道去扩大台日关系的合作。这是两岸一家亲,一致对外的大局。

其次,我们要在加大与美国经贸合作的力度和实体经济建设的广度,政治问题的核心是经济问题,价值观的问题是虚的,谁也说不清的,民主自由平等,从来没有统一的唯一标准,这个问题不值一争。一争论时间和机会就失之交臂了。这就是我们必须回避的修昔底德陷阱的误区。我们现在是能够借机下单,乘虚而入,加强与美国同舟共济,共建家园的最佳时间。中国人不去合作,那么日本和韩国就会去合作,即便是中国本来具有竞争优势,因为赌气和生气,自我封闭,也就失去了扭转“为渊驱鱼”的良机。至于中美军事合作,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军事合作,也应该放下架子,向一切友好国家学习和交流。不要学郑和下西洋的“自以为老大”心态!大有大的难处,柔软的放下,善于“处下”,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就是“以大事小”的大智慧。

再次,南海问题和直面越南与菲律宾的挑衅行径,也要学会用历史和国际法的解决方法来公布于众。这就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决之以导,宣之使言”的自我保护策略。绝不要把自己搞成“自我中心论”的制造者。大有大的难处,中国绝不当头!永不称霸!这个“纸老虎”的虚架子,中国决不去争!放长线钓大鱼!那就是把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和平合作共建家园的软实力和硬实力,扎扎实实地展示在未来的全球化进程中,下定决心,排除干扰,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决不允许他国使用武力,侵占中国的领土和领海!这就要准备充足的证据和历史的制高点和法律法理的制高点。
不要宣传自我中心论,不要好大喜功锋芒毕露,不要在军事上和外交上逞强和争霸!需要“登高望远”脚踏实地,以诚相待“善于处下”;不争一时而争和谐天下长治久安!


我认为【习李新政】应该打破陈规,登高望远,不要过于纠缠日本拼凑东亚,南海和东盟的反华包围圈战略。


其一,根深固本以至天下,强调两岸一家亲,以法治国是关键。也就是攘外必先安内。两岸合则两利,明争暗斗则会被美日所利用。按照82宪法的明文明示,按照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的原则,PRC不是另立一个新中国,所以要有大胸怀,为何不能破格在今年晚些时候的APEC会议上,实现“习马会”呢!?因为一旦“两岸关系和好成为新话题”,美日和越南以及菲律宾再搞什么反华包围圈,也就成了亚太经贸合作边缘化的话题。这当中马英九心中自有打米碗,首先他就不会上美国布置反导武器的基地。其次,马英九也不会趁机与日本套近乎,反其道去扩大台日关系的合作。这是两岸一家亲,一致对外的大局。成就"习马会",就是成就马英九,也就是成就两岸“九二共识”更上一层楼。不要固步自封,绝不要自己落入“另立一国”和“一国两制”的政治陷阱!(“一中两制”当然比原来的“一国两制”合法合理合情合适的多!


其次,我们要在加大与美国经贸合作的力度和实体经济建设的广度,政治问题的核心是经济问题,价值观的问题是虚的,谁也说不清的,民主自由平等,从来没有统一的唯一标准,这个问题不值一争。一争论时间和机会就失之交臂了。这就是我们必须回避的修昔底德陷阱的误区。我们现在是能够借机下单,乘虚而入,加强与美国同舟共济,共建家园的最佳时间。中国人不去合作,那么日本和韩国就会去合作,即便是中国本来具有竞争优势,因为赌气和生气,自我封闭,也就失去了扭转“为渊驱鱼”的良机。至于中美军事合作,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军事合作,也应该放下架子,向一切友好国家学习和交流。不要学郑和下西洋的“自以为老大”心态!大有大的难处,柔软的放下,善于“处下”,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就是“以大事小”的大智慧。


再次,南海问题和直面越南与菲律宾的挑衅行径,也要学会用历史和国际法的解决方法来公布于众。这就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决之以导,宣之使言”的自我保护策略。绝不要把自己搞成“自我中心论”的制造者。大有大的难处,中国绝不当头!永不称霸!这个“纸老虎”的虚架子,中国决不去争!放长线钓大鱼!那就是把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和平合作共建家园的软实力和硬实力,扎扎实实地展示在未来的全球化进程中,下定决心,排除干扰,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决不允许他国使用武力,侵占中国的领土和领海!这就要准备充足的证据和历史的制高点和法律法理的制高点。在中国的近代史上,日本改变了中国闭关保守的大一统专制的封建模式,
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的政治体制。中国需要反思,需要重新学习中美日俄在近代历史的复杂关系!
日本的太阳旗的设计者认为,世界是由八条大绳子紧密连在一起的。
最终要归结到另一个中心点,那就是大日本帝国。


美国现在力不从心独霸世界,现在只有日本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开发创新实力能够弥补和替代美国的领导地位。
现在中国内有恐怖分子和极端邪教,以及一些不满政府权力过大的行政行为,潜在一定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中国外有藏独,疆独,台独的分裂势力,打折民族主义和地方分离主义的旗号,无时不刻地处心积虑与中南海唱对台戏,惟恐天下不乱,让中国不能一心一意地搞和平建设,和平发展,和平崛起,实现中国再造辉煌的中国梦。但是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和某些国家的窥视中国主权利益的反华势力正在被几个别的国家和政治领导人利用和煽动起来。
铸成遏制中国和平崛起的强大反作用力和影响力。
在日本历史上,总是不乏反复出现论证“军事扩张有理论”。
日本 1855年吉田松荫提出“扩张补偿论”;
1868年,明治天皇提出“大陆政策”;并以神明宣誓的形式,发布了著名的“五条誓言”。“万机决于公众”和“同心”,破旧来之陋习,立基于天地之公道。求知识於天下,变革体制,励精图治。
1869年,牧户效允提出“征韩有理论”;
1928年,石原莞尔提出“满洲利益线理论”;
1744年-1821年,本多利明提出“八弘一宇”理论,围绕“国际正义,开疆扩土”,建立日本征服世界的富国强兵理论。
日本表面上是一个开放的民族,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狭隘的民族,日本征服世界的“天下观”,第一步是征服朝鲜韩国,然后征服支那,再征服印度和东南亚。他在强者面前表现出毕恭毕敬的谦卑模样,在弱者或势均力敌的对手面前往往暴露其野蛮和非人性的狡诈一面。
日本是个善于对外学习的民族,然后通过学习和吸收外来文化的同时,并不满足西方的近代政治文化和宪政思想,他的目的是超越强者,成为能够与世界强国平起平坐,后来居上的强者以后,成为领导世界潮流的世界文明中心。征服中国,征服亚洲自然是日本近代文化的一部分。
明治维新时间,比中国的洋务运动稍微晚十年。是日本由弱变强的开端,也是近代日本军国主义对外扩张的开端。
与主导明治维新的日本幕僚精英们相比,同一时期的中国也有一批走在时代前沿的官僚精英,比如曾国藩,张之洞,李鸿章,甚至还有官僚之外的《盛世危言》作者郑观应等。(未完待续)


http://www.xinhuanet.com.tw/viewthread.php?tid=8197&extra=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4-6-4 09:45 編輯

这其实不是李鸿章没有政治远见的问题。政治体制是人创造的,但同时人的智慧又是所在的社会背景下的政治体制所创造的产物。


政治精英只能从体制内产生,而体制内所产生的政治精英,其天然的素质和条件是维护和延续固有的旧体制,或者无能为力去改变其所在体制内的治理弊端!


因此,要敢于与体制外的思想智库对撞和交流,以便产生新的思想火花,敢于质疑,


敢于提出不同解决方案,向“旁门左道和另辟蹊径探索解决最佳方案!

就像春秋战国时代的思想家和军事家一样!


最近有的地方政府聘用“洋雇員”發揮了不同凡响的“鮎魚效應”,

当然洋人也要接地气。但是洋人的本身是依法行政(关键是打破中国人的关系网)的一个参照物。

当然洋人不能只当花瓶的摆设。他也要提交很多具体务实的解决方案才行!


超越自己, 解放自己,”I am  beyond!"才能时势造英雄,也才能产生一大批社会时代的形形色色时代精英,  这样才能营造中国特色的全球化人才辈出的时代!


解放自己,才能时势造英雄,也才能产生一大批社会时代的形形色色时代精英,

这样才能营造中国特色的全球化人才辈出的时代!!
瞄定與調整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建設,以去年“陽光莊園”會晤為初始值,把承認釣魚島主權爭議問題,作為“瞄定”中美關係的依據!有法可依,有力有理有節!

以上這些舉措和建議,難道不是“四兩撥千斤”的中國軟實力的特色嗎?
兩岸關係的位階高於外交的舞台。

這是中國七十年來除了憲法和法律以外不成文的歷史規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