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富兰克林∙罗斯福四大自由纪念公园

富兰克林∙罗斯福四大自由纪念公园        


公园(Southpoint Park)在曼哈顿和皇后区之间东河上罗斯福岛(Roosevelt Island)的最南端。


这座新建的公园是富兰克林·D·罗斯福四大自由纪念公园(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为纪念美国第32位总统罗斯福及他1941年发表国情咨文时提出的四大自由而设计建造的。公园是由著名建筑师路易斯·卡恩(Louis Kahn在70年代设计,于2010年3月29日开工。2012年10月18日,很多名人显要出席在纽约罗斯福岛庆祝富兰克林·D·罗斯福四大自由纪念公园落成。

市长彭博:“我们在这里庆祝的四项自由,远不止是大多数人对过去的一个记忆标志,更是我们构建当今世界的一个挑战。我希望所有参观这座新公园的人,能够从中受到激励,肩负起捍卫和保护罗斯福总统遗留给我们的四项自由这一精神遗产。”。
纽约州长葛谟宣布公园将于10月24日对公众开放。他说:“纽约市民和来自世界的游客将会在这个纪念公园里,缅怀这位伟大的领袖,这位土生土长的纽约人,是他带领我们这个国家度过了经济大萧条,是他让美国在二战中取得辉煌的胜利。”


公园主体结构为三角形,整个公园的地形呈斜坡式,铺有白色大理石。公园的设计强调了场地的等腰三角形状,采用聚焦的方式,把参观者的眼球吸引到广场终点的罗斯福青铜头像上。巨大的罗斯福的铜像在白色花岗岩中十分醒目,让参观者能很远地发现它。


公园的端点是一个三面围有花岗岩石柱墙的空间,名为“房间”(Room)的花岗岩露天广场

罗斯福青铜头像是由美国著名肖像雕塑家乔·戴维森设计创作。罗斯福的雕像的300码外河对岸是联合国总部。罗斯福也是参与创建联合国的领导人。




河对岸的联合国总部


四大自由演讲的一段话刻在罗斯福雕像的后面

“言论和表达的自由,崇拜的自由,不虞匮乏的自由,免除恐惧的自由”

In the future days, which we seek to make secure, we look forward to a world founded upon four essential human freedoms. The first is freedom of speech and expression—everywhere in the world. The second is freedom of every person to worship God in his own way—everywhere in the world. The third is freedom from want—which, translated into world terms, means economic understandings which will secure to every nation a healthy peacetime life for its inhabitants—everywhere in the world. The fourth is freedom from fear—which, translated into world terms, means a world-wide reduction of armaments to such a point and in such a thorough fashion that no nation will be in a position to commit an act of physical aggression against any neighbor—anywhere in the world. That is no vision of a distant millennium. It is a definite basis for a kind of world attainable in our own time and generation.
第一是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发表言论和表达意见的自由。
第二是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人人有以自己的方式来崇拜上帝的自由。
第三是不虞匮乏的自由--这种自由,就世界范围来讲,就是一种经济上的融洽关系,它将保证全世界每一个国家的居民都过健全的、和平时期的生活。
第四是免除恐惧的自由--这种自由,就世界范围来讲,就是世界性的裁减军备,要以一种彻底的方法把它裁减到这样的程度:务使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向全世界任何地区的任何邻国进行武力侵略。



  

罗斯福岛的最南端。



绿色草坪两侧种植120棵小叶椴树

公园铺着白色大理石,公园才开放,洁白的大理石非常洁净。


在拍摄上图的位置看曼哈顿中城


FDR總統认为,四五十年后,中国将很可能成为一个伟大强国。”

我们今天没有忘记巴罗之流的谰言,是为了永远警醒自己:国家的强盛从来不是天命注定的,任何不求进取的民族,都会陷入内忧外患、被人蔑视和欺辱的悲惨境地。

  我们当然也没有忘记,即使在中国社会最混乱、中华民族最悲惨的时候,西方仍然有一些具有超凡智慧和远大眼光的人,不敢轻视中华民族,并且相信中国将来的位置是在世界的舞台中心。

  法国人拿破仑关于当中国觉醒时就将震动世界的名言是众所周知的。

  崛起中的中国,也面对着美国制造的安全压力。在这个环境中保持和平发展,是中国的国家战略,也是自信!

  美国人罗斯福也曾在几十年前正确地预测过中国的未来。

  美国外交政策专家约翰·伊肯伯里为了撰写《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未来》一文,查阅了许多历史档案,从中发掘出一则宝贵的史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欧文·迪克逊爵士曾参加罗斯福总统在白宫主持的一次会议。




罗斯福在会上谈到中国未来的崛起和因循守旧的英国首相丘吉尔。
迪克逊爵士在他的日记中这样记述当时的情景:“罗斯福说,他与丘吉尔多次讨论过中国问题,他感觉丘吉尔在中国问题上落后了40年,还把中国人称为‘中国佬’或‘华人’。他觉得这样做很危险。罗斯福想要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因为FDR總統认为,四五十年后,中国将很可能成为一个伟大强国。”


  英国人丘吉尔在中国问题上的短视不值一提。他的同胞阿诺德·汤因比的智慧和真诚则非常令人感动。作为思接古今的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对人类创造的几十种文明体系作了详尽的比较和研究后,特别推崇中华文明。几十年前,当有人这样问他:“如果再生为人,您愿意生在哪个国家,做什么工作?”他稍加沉思就回答说:“我愿意生在中国。因为我觉得,中国今后对于全人类的未来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要是生为中国人,我想自己可以做某种有价值的工作。”说完这些,汤因比意犹未尽,又补充说:“就中国人来说,几千年来,比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成功地把几亿民众从政治文化上团结起来。他们显出这种在政治文化上统一的本领,具有无与伦比的成功经验。这样的统一正是今天世界的绝对要求。”

  现在的中国早已不是处在最危难的发展阶段,只要不犯大的错误,没有国家可以影响、阻挡中国的复兴和崛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