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对于钓鱼岛日中各自设定防空识别区以后,舆论公认在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存在日中双方擦枪走火的危险性和突发性。

日中对美国处理钓鱼岛问题不选边问题的“垄断性”掌控问题,各自表现出了不同目的的“反垄断性”举措。

虽然,美方消极地回应了中方的防空识别区的举措。
美方出动了陈旧的没有携带武器的B-52重型轰炸机,几天以后,奥巴马又指示路过中方东海防空识别区美国航空公司向中方通报。这就是“局部反垄断性举措”。

就日中钓鱼岛冲突来说,制造“钓鱼岛争议”也是一种机会成本。

没有制造钓鱼岛争议的存在,也就没有政治讨论的必要和机会,
因此这也是一种制造政治讨论化解争议的机会成本。

从各国的反应来看,制造钓鱼岛争议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为了得到这个机会,就必须放弃其他一些东西的价值。

做出这一项决定的机会成本必然涉及这些机会所产生的可能性后果,无论它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它都不是一个短期的行为。

运作良好的防空识别区机制和科学合理识别应变的完善机制,
是一种试错和检验的手段,只要我们不断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就能变被动机制为主动的积极应变机制。

“一刀切”和“全部否定”美日安保同盟机制是行不通的,我们只能见缝插针,将计就计,换一种思路,解释我们的应变机制就容易被世人所接受和理解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