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老人与海》告诉我们未来的未知结构

如何评论《老人与海》里的老人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呢?


老人在汪洋大海中经过八十多天的航行和三天三夜与风浪和大鱼的一番艰苦奋斗,终于捕获了一条非常巨大的鱼,可是到了最后,他拉回来的只剩下一副空骨架,他究竟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呢?
如果你是一个英雄,你未必会害怕自己的失败。



老人曾经对自己说:“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是不能被打败。”可是他在鲨鱼前仆后继的进攻面前,他也抵挡不住,宁可面对失败,但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


为什么在老人被打垮以后,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甚至不敢承认自己的失败?



原因承认失败是一件多么令人恐惧的事情啊!


成功,失败,大风大浪里分不出有没有,真实就是一种伟大。细细品味三国的开场白: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所以,假如不想去做悲壮的英雄,你需要需冷静寻找一条新的出路!那么,钓鱼岛的出路在哪里呢?人们在这网上寻找,人们在保钓的行动中寻找,有人在示威中寻找,有人在纸上寻找,,,英雄回首是神仙。其实,你也是一个渔夫!

你只能在真实的社会实践中寻找自己探索解民倒悬的出路!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白发渔樵"述说的是两位白发苍苍的渔夫和樵夫,相聚在“江渚上”,一边饮酒,一边闲谈笑语说古今,历史上和眼前的这些风流人物都被浪花淘尽了!

英雄总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江河的征服者,而我只想做汪洋大海江河湖泊的朋友。当弄潮儿的骨骸在水底沉没的时候,浪花的英姿也在我的生命之作中跃动!沧海之中留下了我浮动的心声和从容的笑容。[table=98%]

沧海一声笑0.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oc99-冲浪.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2012-09-17_173010.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2012-09-14_093417.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overnight.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2012-09-17_173338.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2012-09-12_钓鱼岛.4.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asanlin 发表于 2013-6-13 07:0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哈朋友,中国的和平崛起,根本没什么风险,那是世界潮流大势所趋,浩浩荡荡不可逆转,因为21世纪已经 ...


我對你的回复,用句數學名詞,叫做“三七開”。

換句話說,30%的內容,有問號!?

70%的問題,我能同情的理解,畢竟我是在大陸社會大變革中風口浪尖上的實踐者和建設者。

我們親身經歷了這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科學發展和以法治國的實踐,有過很多親身經歷和教訓。

不過,我覺得你的回复,積極的肯定改革開放,我很認同。

因為,改革開放的實質就是自我學習的過程,自我反省的過程,自我調整的過程,自我提高的過程。

所以,有“問號”是好事,解決問號,就是改革開放的動力!

聽其言,觀其行,行高於知。

仁者見人,智者見智。

時間會回答很多我們現在並不了解的問號。


2013-03-18_Same produce.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我簡單回復一下這個問題的提出。


我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未知結構”這個概念。


文學上的未知結構,以“老人與海”為典型的“未知結構”。


政治上的未知結構,以“脆弱的強權”為典型,分析了在中國和平崛起的目標背後,潛在的客觀風險和利益集團造成的兩極分化現象。這也是經濟上的利益調整的“未知結構”。


當社會以法治國的政治結構還不健全的改革過程中,既要穩定經濟的增長速度,又要穩定社會兩極分化出現的不穩定因素,本身就是很大的難題。


老百姓追求平等維護自己利益的政治發言權,而公權力的決策者也有維護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利益驅動和權力背後個人的名利慾望。這就是“未知結構”中的“囚徒困境”。


解決好這個“囚徒困境”,並不是一兩個政策就可以擺平的,


我們需要試驗不同的社會治理模式,試驗可能會失敗,但不敢試驗會產生更大的失敗,所以,勇於探索,勇於試驗,愈挫愈奮,屢試屢戰!
 雖然最近大陸各地氣溫普降,但南方卻悄悄啟動了一場政治新熱點。觀察家注意到,不少媒體近期出現了一個頻率很高的詞—「解放思想」。似預示,第三次解放思想運動,已悄然展開。
     中共十七大後履新的地方要員,正普遍地強調這個詞彙,包括引人注目的新任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和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不過,引發傳媒最多注意力的,是新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他一進廣東,便要求進行「新一輪思想解放」。
     在汪洋「解放思想」及「不怕殺頭」的呼籲下,廣東中山大學公共事務學院院長任劍濤最近也在演講中,重提前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提出的「深圳應大膽籌畫政治特區」之說。
     據了解,「新一輪解放思想」之說,不僅起於地方要員的言論,中共中央也看出了這波趨勢。《南方周末》報導說,今年元月五日上海《解放日報》,刊發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施芝鴻的《黨的十七大與新起點上新的思想解放─論十七大報告從哪些方面體現了繼續解放思想》署名文章。
     一九九二年以鄧小平《南巡》為主的解放思想運動,便是以《解放日報》發表皇甫平的評論文章為起點的,而施芝鴻正是該系列文章三大作者之一。雖然施芝鴻長達一萬二千字的長文,未引起媒體太大注意,但以《解放日報》在中共黨報內的地位及作者所在單位的特殊性質,該文應頗有深意。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向來被認為是中共首要智囊機構,為高層起草各種文件。中央政研室副主任的署名文章,自然很難簡單理解為僅是個人想法,而且施芝鴻也是十七大報告起草小組成員。該報告中提到「解放思想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大法寶」,顯然地方要員及施芝鴻的呼籲,有相當特殊的意義。
     中共自「文革」結束後,有兩次大的思想解放運動,一次是一九七八年前後,由「真理標準大討論」引發,並最終促成改革開放;第二次是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後,促成了改革的進一步深化。
     如今,施芝鴻說,十七大「處在改革開放歷史新時期以來前兩個十五年同第三個十五年的連接點上」。而綜觀改革開放歷程,前兩個「十五年」都是自思想解放始。似表明,在改革開放三十周年之際,第三次「思想解放」運動已經啟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