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國時報前社長評東京影展風波

http://www.xinhuanet.com.tw 2010.10.29 馨華網 中國時報

如果楊德昌還活著,他對江平一手導演的東京影展鬧劇,一定百感交集。

     兩岸電影導演在兩岸政府仍互以寇讎視之的年代,早就以友相交,同在一九八○年代崛起的台灣新電影導演,像楊德昌、侯孝賢,以及大陸第五代導演,像張藝謀、陳凱歌等人,他們相知相惜所建立的友誼,更改寫了兩岸影史。

     兩岸當時雖然隔絕不通,但同屬戰後世代的兩岸新浪潮導演,卻常在香港等海外地區「私會」,每次見面例必通宵砍大山,談電影,聊往事,吹牛做夢,熟得就如同他們說的「像哥兒們一樣」;政治之於他們,也像帝力於我何有哉一樣。

     那個年代也是他們揚名國際的年代,他們的電影在坎城、威尼斯、柏林等各大國際影展,都受到矚目肯定,他們的名字與國際大師並列,作品也獲獎無數,那是他們個人也是兩岸電影的盛世。

     當然,那個年代也從未出現過像江平那樣的「政治導演」。不論在哪個影展的紅地毯上,兩岸代表團都各走各的路,見面打招呼彼此笑語晏晏,兩岸誰得獎誰落榜,更是「也同歡樂也同愁」,沒有人會白目到在紅地毯上談政治,更遑論談什麼「台灣代表團是中國代表團一部分」這種白痴八股。

     按年齡區分,一九六一年出生的江平應屬於大陸第六代導演,但他雖然列名國家一級導演,但一級的水平竟然低級至此,低級到比黨棍還像黨棍,比曾在世衛組織年會大罵台灣代表團「誰理你們」的沙祖康還更沙祖康,其他國家一級導演看在眼裡,心中不知作何感想?是羞與為伍?還是「英雄所見略同」?

     其實,這正是江平鬧劇的隱憂之所在:在兩岸由冷戰走向和解的過程中,台灣內部仍有「反和」的基本教義派,大陸內部也有死抱民族主義神主牌不放的原旨教派,他們都是「教條的囚徒」,江平如此,坐在江平身邊頻頻點頭稱是的《康定情歌》女主角居文沛也如此,在網路上揚言抵制徐若瑄的那些大陸網民更是如此。

     從世代角度來看,江平屬於六○後世代,居文沛屬於七○後世代,而且他們都是學藝術出身,分別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與音樂學院,按理說,他們的世代背景與所學專業,都應該讓他們比上幾個世代更加「去政治化」才對,但事實卻顯然正好相反。

     尤其江平在大陸還被人稱為「電影節通」,他不但是上海電影節與北京放映等大陸影展的主要推手,更常出席各項國際影展,按理說,他也不應該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八路才對,但事實卻顯然也正好相反。

     當然,那些揚言杯葛徐若瑄的網民,更不乏八○後的年輕世代,他們出生於「後六四」時代,看台灣電影也聽台灣流行歌成長,按理說,他們對台灣比前幾個世代應該更有感情才對,但事實卻顯然又正好相反。

     這三項事實暴露的共同問題是:對「台灣問題」的看法,在中國大陸似乎並沒有太大的世代差異,新世代甚至比老世代還要更僵化教條八股;江平與居文沛雖然不能當成具有普遍代表性的樣板,但起碼也是個具體而微的個案。

     當然,這三項事實對台灣的教訓則是:兩岸和解確實是條漫漫長路,即使政治的上層結構逐步和解有成,但如果社會的下層結構不能同步跟進,和解也祇是虛幻假象,祇要再出現另一個江平,以表達愛國情結為藉口,類似東京影展的鬧劇就會層出不窮;這幾年台灣之所以有人一再呼籲加強兩岸公民社會的交流,道理也就在此。

     更重要的是,對兩岸政府而言,江平鬧劇雖是意外,但任何意外都有潛藏蓄積的背景因素,絕非國台辦所言「溝通不夠」所能解釋;北京既已默認兩岸互不否認,就該公開放棄打壓或挑撥台灣身分與名稱的鬥爭伎倆,免得上行下效,又製造出另一個江平。

     台灣政府則必須要自我警惕:「江平」不但是個代名詞,而且很可能還是個集體代名詞,兩岸和解雖是上位國家政策,但在主權、身分、名稱等認同問題上,台灣卻必須寸土必爭,否則稍一退讓,其結果就是連像江平這樣的C咖,也敢對台灣軟土深掘。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