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iPod, iPad, iMad

iPod, iPad, iMad
http://www.xinhuanet.com.tw 2010/02/01 馨華網 左岸藝文軒 【文/谷梅】

電腦界又研發出新產品,在發表會上,年輕的專家把玩著手上的觸控式平板電腦,從大螢幕上可以看到他的手指靈活的滑動,將照片縮小、放大、旋轉,讓數位相框概念成為家庭早餐的話題。此外,還有影音、電子書、遊戲、音樂等各種玩意兒。功能無限,科技萬歲,凡人的十指可以成為魔法棒,在眾人的驚呼讚嘆聲中,看得出現場沉醉的氣氛,像經歷一場完美性愛後的醺然。又一步,地球人跨出想像的極限,證實了創造力的無止無盡。

在美國,有一群人因為宗教的緣故,過著古老傳統的生活,他們是Amish。Amish從日常中杜絕科技產品,不用電力,電腦,電話。講求一切自然,簡單。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農耕為主,社區有木工製作傢具,有人編織竹籃,縫製衣裳,生活自給自足。但是他們並非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只是對於任何所謂文明的產品,都會仔細謹慎的考慮,是否應該接受。這篇介紹Amish的文章中有一則圖畫,畫中是一群身著傳統長衣長裙的女孩,望著商店裏陳列的手錶,圖旁的文字解說是:這樣東西會讓我們的生活更簡單嗎?

在餐廳裏,一位母親帶著兩個小學年紀的孩子用餐。菜才上桌,這母親開始講電話,有幾通是別人撥給她的,有些則是她撥出去的。從頭到尾,她的手機沒離開過她的耳朵。兩個孩子似乎很習慣了,靜靜的夾菜吃飯,沒有互相說話。母親似乎很熟練邊吃邊說,還能保持口齒清晰,沒見到她吐出一粒米,倒出一滴湯汁。用餐完畢,結帳刷卡,同時起身,留下母親的聲音在孩子無奈的背影裏。

寒假放兩週了,朋友說,還沒機會跟兒子說話呢。兒子每天睡到中午,吃完7-11的便當後就埋在自己的房間裏打電腦。他玩線上遊戲,跟朋友在MSN聊天,有時候也利用視訊互相展現戰利品。有新款的手機,最夯的筆電,MP3或4或5。他兒子說,很快就會有人秀iPad了,這種東西不買不行,酷斃了。終於有個週日全家三口ㄧ起吃晚餐,以為可以藉機聊聊。但是她和先生眼睜睜看著兒子將耳機戴上,聽著他自己下載在iPod裏的流行音樂,晃頭晃腦,邊捲著義大利麵送進嘴裏。這對父母瞠目結舌,完全不知所措。

iPhone剛現身時,朋友辦公室的同事們幾乎人手一機。像著了迷似的,一有空即拿在手裏玩弄,討論使用功能,對手機的用途驚為天人。沒想到愛不釋手的結果是工作頻出紕漏,這群員工因老闆不常在辦公室,也不以為意,反正互相掩飾漏洞,也不致犯下致命的錯誤。沒想到老闆早就心裏有數,利用週日在辦公室裝了攝影機,錄下了這群迷iPhone職員的行徑,最後以全部減薪保住飯碗為條件,讓iPhone成為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罪物。

回想影片裏的十根魔指,他們絞盡了我腦海中極其微弱的科技訊號。我認得每一個電腦銀幕上呈現出的中文字幕,卻常常是完全不瞭解它們的意思。這回兒好不容易跟上伊媚兒的腳步,部落格的潮流,現在,又一個新的蘋果產品出來攪局。我是愛吃蘋果的,但多是用五根指頭握著,血盆大口啃咬,或切割小片,叉子侍候。像這樣用十指優雅的滑動在超薄的銀幕上,世界會自動展開在眼前,不用餐具,不費力氣,這是多麼巨大的誘惑?

我想起母親的手,纖細瘦弱,青筋浮出,操勞家事七十多年的雙手有難以辨認的指紋。我也想起父親的手,粗長的指頭,曾拉拔著我們走過悠悠歲月,直到孤寂病痛啃食了手的餘溫,冰冷殘存在最終的撫觸中。先生的手掌厚實溫暖,撐著我們ㄧ家子的好吃懶做,還兀自勤奮的洗手做羹湯,毫無怨尤。兒子的手心嫩軟圓白,剪指甲時,我總會對那些小指窩捏捏揉揉,他們好像沾滿花生粉的麻糬。

除了用指頭觸摸按鍵,我想,握著母親的手,用指頭幫她按摩臂膀,聊聊親戚們的八卦;拉起先生的手放在心頭,回想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握緊兒子的手到公園散步,把握機會,趁他年幼無知,還願意讓媽媽拉著手。等一家人聚在ㄧ塊兒時,用十指搓洗撲克牌,玩「心臟病」尖聲驚笑的遊戲。也可以雙掌揉捏麵糰,做個培根香腸比薩,大塊朵頤。捏幾個人形餅乾,用烤箱烤出ㄧ室的芬芳。

iPod,iPhone,iPad……不論幾指,都無法滑動出逝去的青春,無法創造出燦爛的陽光。不論他多麼輕薄短小,都無法脫襯出生命的重量。追著科技的步塵,也永遠趕不上未知的流年。

人啊,人。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