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潮州工夫茶之音樂美

http://www.xinhuanet.com.tw

工夫沖泡過程中出現的多種有節律之響聲,構成了工夫座自身所具有的音樂美,已不必多說。

工夫的音樂美還來自不同的自然與生活環境。如前所述,工夫座設在山林,便不乏鳴泉、吹萬伴奏;置於田野,就有鳥歌、蟲鳴唱和。誠如《疏.小引》指出:“竹爐沸聲,時與空山松濤響答,致足樂也”。而工夫座與潮州音樂則更有著極深的淵源關係。

潮州音樂在本地區的流行情況,已是盡人皆知的事實。往往是三五同好,便可組成一個小樂團;這樣的小樂團真稱得上星羅棋佈。成員們沒有工資,沒有活動經費,更沒有福利補助,樂器自置,水自備,但樂人卻自覺得令人咋舌,每遇閒暇,便函主動會集,並立即投入,推拉彈撥,適已適人。至於演奏地點,則與工夫座一樣,隨遇而安。或閘前廣埕,或街邊空地;或走廊,或陽臺;均無妨來個因地制宜。每當夜幕徐降,弦歌四起,聞者駐足,演者閉目;陶醉處,幾疑魂魄遊弋於秦淮河畔。

有潮州音樂的地方,心定有工夫座。農村的“閑間”就更不用說了。往往樂聲未作,聽眾雲集,雖座無虛席,然演奏者與司博士的用武之地卻是得到絕對保障的。聽《寒鴉戲水》,賞《平沙落雁》,有《玉買春》,是《粉蝶采花》... ...彈拉者實在投入,聽曲人怎不飄然?在這樣的特定音樂氛圍中,有誰喊出半聲“請”,准會觸犯眾怒。其實,司博士不僅知趣,而且知樂。看他用鵝毛扇扇爐,隨隨便便,但節拍卻與旋律同步,且保證不出“雜”音。獻時也會瞅準時機,讓樂師們從容受用。

潮州絲竹樂中,最難精深者莫若“三弦”。俗雲“千日琵琶百日箏,半世三弦學不成”;可見出師不易。一經出師,人們當刮目相看。三弦技藝,也有因飲方式之獨特而相益彰者:演秦示停止,盛滿湯的白玉杯已獻上來,應該放在哪里?就放在樂師那屈著彈撥的橈側手腕與虎口中間之位置上,彈奏繼續進行,但湯竟無點滴溢出!一曲完畢,樂師才騰出左手端,一啜而盡。如此堪與《莊子》“佝僂承蜩”相媲美之神技,實在令人歎為觀止。潮州音樂屬儒雅之樂。概括出了潮州音樂的核心思想,與道之“和”諧調合一。樂之與,和之又和。

這便是潮州民俗中帶有典型意義的“音樂座”,與樂的配合是如此緊密。它的出現,要比當今流行的“音樂座”早得多。

音樂之所以能陶冶情性,全因音樂本身就是情感力量的運動,在音樂座中,它與情合二而一。主客雙方,既有音樂美的陶醉,也有道美的享受;處處呈現諸種心理功能諧調活動的過程。人們創造了音樂美、道美;音樂美、道美又回報了人們創造之“恩”。這難道不是“情往似贈,興來如答”美學功能之美妙再現嗎?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