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達賴 聰明反被聰明誤?

達賴 聰明反被聰明誤?
http://www.xinhuanet.com.tw 2009-09-07 馨華網 中國時報 【陸以正】

     達賴喇嘛來台,日程一再緊縮,前後號稱五天四夜,實際只有四天。他八月三十日晚九點五十分才飛抵桃園機場,原定在機場舉行記者招待會,主辦單位臨時宣布取消。九月四日清晨搭機離台,記者圍成數圈,場面混亂失控,更不可能有系統的發言。綜觀此次訪台經過,如果有點「鎩羽歸去」的感覺,要怪邀請他來的民進黨南部七縣市首長。

     他九月一日在高雄漢神巨蛋舉行祈福法會,確實有許多藏傳佛教信徒簇擁禮拜,還有殷琪的四名保鏢貼身護衛。法會現場擠滿近萬信徒,一部份或許是純粹出於好奇而來的群眾,但旅台藏族人士和佛教信徒仍居絕大多數。總結而言,此行在表面上總算風光。但達賴內心深處感觸如何,恐怕費人思量。

     做為第十四世「活佛」,達賴本來真名叫「拉莫頓珠(Lhamo Dondrub)」。等他成為西藏政教首領後,藏名才變成「丹增嘉措(Tenzing Gyatso)」,嘉措這個字是歷代達賴喇嘛的共同尊號。他在一九三五年七月十五日才出生,上距第十三世達賴「土登嘉措」圓寂,相隔二年之久。有說他是漢人,至少他並非生在西藏,而是生在青海省塔爾寺附近一個姓趙的漢人家。

     為了尋找這位轉世靈童,西藏政府派出格桑克邁賽等一行,根據占卜指示,向東方尋找;民國廿七年在青海發現了他。那時中國抗日戰爭進入第二年,政府已遷到重慶,對此十分重視。蔣公當時以行政院長兼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特別電令青海省主席馬步芳派員護送這個不滿四歲的神童去拉薩,還撥發十萬塊大洋,做為護送費用。

     民國廿九年二月廿二日,達賴「坐床」也即登基大典,政府特派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前往拉薩主持,帶去坐床經費四十萬塊銀洋。

     九年後政府遷台,吳忠信後來與我很熟。我問過他:怎麼才知道轉世者真是達賴活佛呢?吳說,確實很靈異,為要測試他,把一大堆真的和假的物品放在這個四歲孩子面前時,他隨手抓的竟然都是第十三世達賴的遺物,一面還不停地說『這是我的,這是我的』,竟然毫無差錯。

     因為實在神奇,連傳統的「金瓶抽籤」也都免了。抗戰時期,從重慶千里跋涉到西藏,辛苦可想。那時英、日尚未開戰,吳忠信回程索性取道印度,從新德里飛返重慶;反映出的另一現實,是印度繼承了大英帝國十九世紀時覬覦西藏的野心,但要到十幾年後才會呈現。

     孩童時的達賴,表面雖至高無上,實際除偶而在布達拉宮(Potala Palace)露面,賜福信眾外,所有時間都在接受活佛教育,苦讀經書,政權操在「噶夏」(相當於內閣)手中。傳統的西藏社會貧富懸殊,農奴辛勤終年,不敷溫飽。地主可私刑拷打奴僕,殘忍的程度令人髮指。所以中共一九五○年解放西藏後,首先厲行土地改革,剝奪了地主富豪的特權,種下今日西藏上層人士反華的根苗。對於藏傳佛教信仰,則因統治以安定為先,未加干涉。

     一九五九年五月,發生「西藏抗暴」事件。十五歲的達賴出走,受到印度庇護,在喜馬拉雅山腳的達蘭沙拉(Dhamsala)建立基地,成立西藏流亡政府。基於宗教信仰和獨立信念,藏人紛紛投奔,現已聚集十餘萬人,但各國凜於中國態度,不敢予以承認。達賴來台,只能持印度發的「身分證明」,入境雖受優遇,被視同「無國籍人」處理,自取其辱,不能怪台灣。

     達賴本人聰明絕頂,說英文生動有力,與文法是否通順無關。他最大的長處是能洞察世事,口才便給,圓融通達,隨時可變以適應環境。舉例而言,他雖在西方備受尊崇,但也瞭解外國人對轉世之說,難以置信;所以從不以活佛自稱,改用「法王」二字,模糊了含意。外國人稱他為His Holiness,則是借用對教皇的尊稱。這次來台,一再修改行程,深入災區慰問,都充分表現出他的機智敏銳。

     他唯一閃躲迴避,不肯直言的問題,反而是對於西藏獨立的基本態度。達賴對藏人或支持他的團體,如「達賴喇嘛基金會」等如何說詞,外間並不清楚。但面對西方媒體時,我的記憶是他從未高喊「獨立」口號,僅以「高度自治」為訴求。

     縱有許多長處,他這次來台所犯的基本錯誤是只記得上回訪台時受馬英九百般優遇,低估了兩岸擱置爭議,求同存異的和解趨勢,以致到處吃閉門羹。更大的錯誤,是他完全不瞭解台灣政治情況,不知民進黨邀請他,只為想使政府難堪,貿然而來,被人利用了。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