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評馬英九智囊的“一中共表”

評馬英九智囊的“一中共表”

http://www.xinhuanet.com.tw 2009.08.23 馨華網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作者:思寧

據《環球時報》駐台北特約撰稿人韋博5月23日報道,“屬於馬英九兩岸政策核心幕僚的台大副校長包宗和在《一個超越曆史局限的兩岸觀》文章中,提出了新的‘一中共表’的概念”。這個“一中共表”概念立即引起了輿論的關注。思寧特評析如下:
智囊的主張不等於馬英九的兩岸政策

  在《環球時報》網站上,特約撰稿人韋博的報道的標題是《馬英九兩岸策略曝光 提“一中共表”概念》。不過,報道的正文卻沒有說“一中共表”是馬英九的兩岸策略,隻是說:“‘一中共表’可否成為馬英九未來兩岸政策的主張,值得兩岸關注。”畢竟,智囊的主張並不等於政治領導人的主張。政治領導人是否采納,何時采納,應該由政治領導人自己作出決斷。

  根據對《環球時報》經常偽造和歪曲新聞事實的“脾氣”的了解,思寧認為,該報道的標題不是韋博擬的,而是《環球時報》編輯擬的。當然,《環球時報》編輯擬這樣的標題,不見得有什麼惡意,主要是出於該報不尊重新聞客觀性的習慣,也反映編輯專業水平低,不懂得智囊的主張與政治領導人的政策的聯係和區別。

  對比一下,《星洲日報》同一天同一件事報道的標題是《智囊新書論述兩岸政策 馬英九或提“一中共表”》。一個“或”字,顯示《星洲日報》編輯比較尊重新聞客觀性的編輯專業水準。另外,用“智囊”一詞也比“幕僚”準確(注:台大副校長並非馬英九任命的政府官員,不宜稱“幕僚”),且符合大陸媒體的用語習慣。

  如果思寧擬標題,則更講究尊重新聞客觀性,標題會是《馬英九智囊提出“一中共表”概念》。因為,新聞報道中沒有任何確切根據證明馬英九采納或準備采納“一中共表”概念作為官方的兩岸政策。且根據對馬英九政論的多年跟蹤分析,思寧也難以相信馬英九目前會采納“一中共表”。

“以統一為取向”是恢複“國統”原則

  李登輝時代的《國家統一綱領》規定的原則是:“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促成國家的統一,應是中國人共同的責任。”後來,陳水扁宣布廢除《國家統一綱領》,《中國國民黨黨章》也刪除了追求“統一”的條款。目前,中國國民黨把“九二共識”理解為“一中各表”。馬英九則主張在總統任內“不統不獨”。“一中各表”、“不統不獨”涉嫌放棄《國家統一綱領》規定的“促成國家的統一”的原則,而隻是要維持中國分裂的現狀。

  包宗和的“一中共表”明確“以統一為取向”,盡管時間不明,卻是對“一中各表”、“不統不獨”的修正,是恢複《國家統一綱領》規定的“促成國家的統一”的原則。“以統一為取向”的兩岸政策如果為馬英九所采納,必然改變馬英九“不統不獨”的承諾。因此,馬英九即使有意采納,恐怕也得等待任期屆滿。

  但應該注意到,“一中共表”在“以統一為取向”意義上,與馬英九對“一個中國”的法理認知並不矛盾。馬英九在接受日本《世界雜誌》總編輯岡本厚專訪時說:“因為《中華民國憲法》里面規定了‘自由地區’和‘大陸地區’這樣的概念,中華民國當然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就憲法而言,中國大陸也是我們中華民國的領土,因此我們在法理上無法承認在中華民國領土上還有另外一個國家的存在,盡管在事實上我們必須要打交道。我想中國大陸也是如此,也不可能承認我們,這不是我們主觀上要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可見,馬英九承認“中華民國的領土”包括“大陸地區”的法理,不排除今後“以統一為取向”的選擇。隻是在現階段,馬英九認為雙方雖然法理上“互不承認”,卻也“互不否認”。

“一中共表”解釋包含“兩個中國”論

  單純看“一中共表”這四個字,不少人會誤以為與“一個中國”原則幾乎相同。其實,包宗和“一中共表”的解釋中包含著“兩個中國”論。

  報道中解釋:“簡單的說就是兩岸現階段各自承認‘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再共議整合的模式及整合後的‘國旗’、‘國歌’及‘國號’……”(注:“簡單的”錯了,應改為“簡單地”;“中華民國”加引號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加引號的表述,不大可能是包宗和的意思,包宗和的表達中應該是要麼都加引號,要麼都不加引號。)這裏的意思其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即承認“兩個中國”,由“兩個中國”“共表”“共議”整合為未來的“一個中國”。

  顯然,“兩個中國”論又是違背“一個中國”原則的,是大陸方麵不可能接受的。對於馬英九來說,“兩個中國”論也不符合他對“一個中國”的法理認知。因為馬英九認為,“法理上無法承認在中華民國領土上還有另外一個國家的存在”,“中國大陸也是如此,也不可能承認我們”。要馬英九從“一中各表”、“互不承認”、“互不否認”的政治邏輯,突然轉到“兩個中國”、“互相承認”的政治邏輯,恐怕是非常困難的。

  倒是陳水扁在2000年5月20日的就職演說中,說過不排除兩岸的“一邊一國”“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包宗和包含“兩個中國”論的“一中共表”概念與陳水扁“一邊一國”及“未來一中”論的區別,無非是包宗和“以統一為取向”,陳水扁不排除統一可能而已。與“一邊一國”如此相似的“兩個中國”論,距離法理台獨又有多遠呢?

思寧關於“一個中國”的法理分析

  由於“一中共表”解釋包含“兩個中國”論,它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腳的。

  理論隻有徹底才能說服人。對“一個中國”問題,必須從法理上予以合乎邏輯的徹底的分析。下麵就是思寧關於“一個中國”的簡要的法理分析:

  思寧認為,國家既是一個國內法概念,又是一個國際法概念。從國內法角度看,國家的基本法律要素是:一個公認的領土範圍、領土範圍內居住著的同一民族或者具有相似文化認同的多民族的公民群體、公民群體產生的有效管理該領土的政治權力(政府)。從國際法角度看,國家還應當擁有獨立主權,有能力與其他國家發展外交關係,成為國際社會認可的最基本的成員。

  現代法理意義上的中國這個國家,是1911年產生的。它的國號本來叫“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憲法》拖到1947年才施行)。1945年,中國以“中華民國”的國號成為聯合國的創始國,已經在國際法上得到了國際社會的認可。中國目前的分裂狀態,並沒有改變中國這個國家的基本法律要素,隻是出現了兩個國號、兩個中央政府分治的地區。兩岸通過各自的憲法公認的中國領土範圍的基本一致,從法律要素上決定了隻有一個中國。由於“中華民國”政府無法有效管理整個中國領土(不及中國大陸地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也無法有效管理整個中國領土(不及中國台灣地區), “中華民國”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實際上都不能真正完整地代表中國。

  聯合國大會第二十六屆會議第2758號決議決定:“恢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第2758號決議中同時使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國”兩個名稱,說明決議區分了“中國”這個國家和“中國”的國號。第2758號決議改變了“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卻沒有改變國際法對“一個中國”的認可。《聯合國憲章》甚至沒有改變中國的國號“中華民國”。至今,聯合國網站公布的《聯合國憲章》中,中國的國號依然是“中華民國”。

  如果1949年召開政治協商會議時,決定沿用“中華民國”的國號(事實上當時有人就是如此主張的),宣布中央人民政府取代國民政府而不是“建國”,那麼,兩岸對峙的就會是聲稱代表中國的兩個“中華民國”政府。聯合國的席位之爭的含義就是北京的中央政府和台北的中央政府誰代表國號“中華民國”的中國。反思曆史,1949年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是一個法理上的失誤。所謂“建國”、“開國大典”的提法也不對,實際上只是更改國號和成立新政府。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告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這說明成立的不是中國,隻是中央人民政府。現在一些媒體和大陸不少人把1949年10月1日當作中國這個國家的生日,更是荒唐可笑。

  中國只有一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不等於中國,而只是中國的國號。國號不是國家的基本法律要素,是可以更改或者恢複的。彼岸提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不等於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是國家,此岸提到“中華民國”國號,也不等於承認“中華民國”國號是國家。同理,政府也不等於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等於中國,“中華民國”政府也不等於中國。所以,一個中國兩個國號兩個政府(簡稱“一國兩號兩府”)是中國的政治現實。

  思寧主張兩岸在法理上明確承認“一國兩號兩府”的政治現實,在尊重這個政治現實的基礎上和平解決中國的統一問題。中國人既要反對“台獨”,即反對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也要反對“陸獨”,即反對大陸從中國分裂出去。至於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的席位,在和平統一之前,可以考慮“一國兩席”的方式,“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席位簡稱“中國大陸”,“中華民國”政府的席位簡稱“中國台灣”。

“一中共表”違背中國的政治現實

  如果您理解思寧關於“一個中國”的法理分析的話,您就會發現,“一中共表”概念是違背中國的政治現實的,在法理上也是錯誤的。

  ——“一中共表”把“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國號誤為兩個國家。
  ——“一中共表”把“中華民國”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之爭誤為兩個國家之爭。
  ——“一中共表”把承認“一國兩號兩府”的政治現實,誤為承認“兩國兩號兩府”。
  ——“一中共表”把“一國兩號兩府”的中國的未來統一問題,誤為“兩國兩號兩府”的“兩個中國”的未來統一問題。
  ——“一中共表”把國際法認可的一個中國,誤為國際法認可的兩個中國。

  可見,馬英九的智囊至今沒有搞清楚兩岸關係的國家法理問題。

  馬英九本人雖然擁有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但受限於台灣政治的狹隘格局,也說不清兩岸關係的國家法理問題。例如,馬英九有時說“中華民國當然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國大陸也是我們中華民國的領土”,甚至說大陸同胞在法理上也是“中華民國人民”,說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有時又說“中華民國”是一個“政治實體”(不是國家),甚至說過“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馬英九“不統不獨”、“互不否認”說,也反映了他因為說不清法理而回避法理難題的困境。

  因此,馬英九如果未來要采納“一中共表”為兩岸政策,必然會遭遇法理難題的困境。
            2009年5月25日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寄東西到香港 寄東西到澳門找馨華兩岸快遞就對了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貨運 您最貼心的兩岸貨運專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