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九七、破病抑是發病?

九七、破病抑是發病?
宋書、卷六十二、王微傳:「微深自咎恨,發病不復自治,哀痛僧謙不能已。」
儒林外史第五十四回:「偏生的聘娘沒造化,心口疼的的病發了,你而今進去看看。」
打開電子辭典「發」有621則,略舉如下:「發悲」、「發願」、「發心」、「發憤」、「發悶」、「發瘋」、「發福」、「發胖」、「發問」、「發放」、「發票」、「發俸」、「發配」、「發兵」、「發馬」、「發表」、「發榜」、「發病」,由辭典可知,「發」動辭後加形容詞「病」之用法古來有之。
漢文「潑狸」成了台人口中的「破麻」,漢文「發病」成了台人口中的「破病」,「發」「ㄏㄨㄚㄞ」、「破」「ㄆㄨㄚˋ」漢文發音接近,淺人白丁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形音義僅得其一,因循苟且,將錯就錯,致使「潑狸」成了「破麻」,「發病」成了「破病」,至於白話文胡人口中的「生病」,更是五千年的漢文絕無僅有的用詞,,胡漢風格迥異又此一例。
Sofia〈2008/1/2 07:27am〉
蘇菲亞看台灣  http://blog.sina.com.tw/sofia/
九八、「一ㄠ」、「ㄙㄞˇ」抑是飢嚵?
飢:《說文解字》p222:飢,餓也,從食几聲,居夷切,音「ㄍ一」。
飢:《宋本廣韻》p52:居夷切,音「ㄍ一」。
飢:《康熙字典》p1344:居夷切,音「ㄍ一」。
飢:《彙音寶鑑》p241:腹中不飽,英嬌切,音「一ㄠ」,上平聲。
嚵:《說文解字》p55:小蟀也,士或切,音「ㄙㄟˇ」。
蟀〈此處應電腦造字,虫字邊改為口字邊〉,所劣切,音刷,說文「小飲也」,古文「啐」,台灣人飲小酒說「ㄗㄨˊ」一下,應該就是此「啐」字,與小卒的「卒」同音。
嚵:《宋本廣韻》p335:小食,初咸切,音「ㄘㄢ」。
嚵:《康熙字典》p143:小食,嘗也,康熙字典集歷代辭典之說法,過於冗長,只取片段。
嚵:《彙音寶鑑》p369:好食曰嚵,出甘切,音「ㄘㄢ」,上平聲。
嚵:《彙音寶鑑》p316:貪食、好食,時皆切,音「ㄙㄞˇ」,下平聲。
由以上辭典,可知「飢」「ㄍ一」古音自古不變,民國四十三年的《彙音寶鑑》才改變為「一ㄠ」。
「嚵」古音多變,東漢《說文解字》音「ㄙㄟ」,兩宋《宋本廣韻》音「ㄘㄢ」,滿清《康熙字典》音「ㄘㄢ」,清末民初《彙音寶鑑》音「ㄙㄞˇ」,又音「ㄘㄢ」,台灣的《彙音寶鑑》即古音之大成。
所以「飢嚵」東漢時說「ㄍ一」「ㄙㄟˇ」,兩宋時說「ㄍ一」「ㄘㄢˇ」,滿清時說「ㄍ一」「ㄘㄢˇ」,民初至今台灣一般的庶民百姓說「一ㄠ」「ㄙㄞˇ」,台人漢文語音兼而有之,有傳承,有創新,自古始然,由「飢嚵」兩字可見。
Sofia〈2008/1/2 09:03am〉
蘇菲亞看台灣  http://blog.sina.com.tw/sofia/
九九、甩嘴巴抑是樨嘴巴?〈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
犀:《說文解字》p52,一角在鼻,一角在頂,似豕,从牛尾聲,先稽切,音「ㄒㄞ」。
《說文解字》無樨字。〈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
樨〈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宋本廣韻》p95:諧皆切,音「ㄏㄞ」。
樨〈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康熙字典》p378:《集韻》,尼皆切,平聲,音「ㄋㄞ」,《博雅》,摩也。
樨〈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彙音寶鑑》p316:樨手、樨口,時皆切,音「ㄒㄞ」,下平聲。
由以上辭典可知,東漢無「樨」〈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之字,兩宋時出現「樨」〈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音「ㄏㄞ」,滿清時「樨」〈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音「ㄋㄞ」,清末民初出現「樨」〈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音「ㄒㄞ」,台文「犀嘴巴」「樨」〈此處應電腦造字,樨為提手旁〉,「ㄒㄞ」「ㄘㄨ一」「ㄆㄟˋ」,白話文「打嘴巴」,「摔巴掌」或是「掌嘴」。
台文傳承東漢說文解字形音義合一之嚴謹法度,「犀」,音「ㄒㄞ」,所以台文「犀嘴巴」有兩個意思,「ㄒㄞ」「ㄘㄨ一」「ㄆㄟˋ」,白話文「掌嘴」,「ㄋㄞ」「ㄘㄨ一」「ㄆㄟˋ」,白話文也是「掌嘴」。
單字台文「ㄋㄞ」則與唐朝《集韻》的意思一樣,白話文胡語曰「撒嬌」,台文則曰「ㄒㄞ」「ㄋㄞ」。
台灣人說話很有意思吧!
Sofia〈2008/1/2 10:12am〉
蘇菲亞看台灣  http://blog.sina.com.tw/sofia/
100、漢草抑是熯草?〈此處應電腦造字,漢為田字邊〉
《說文解字》無熯字。熯〈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田字邊〉
熯〈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田字邊〉:《宋本廣韻》p401:熯,耕田。
熯〈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田字邊〉:《康熙字典》p694:《廣韻》呼「目于」〈此處應電腦造字〉,音漢。
《玉篇》,耕麥地。
《集韻》,許旱切,音罕,義同,音「ㄏㄢㄇ」,亦作漢〈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耒字邊〉。
熯〈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田字邊〉:《彙音寶鑑》p111:耕麥地也,喜甘切,上去聲,音「ㄏㄢˋ」。
漢〈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耒字邊〉《說文解字》《彙音寶鑑》無此字。
漢〈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耒字邊〉:《宋本廣韻》p401:熯,冬耕地。
漢〈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耒字邊〉:《康熙字典》p892:《廣韻》呼「目于」切,《集韻》,虛「目于」切,音漢。
《廣韻》:冬耕也。
《集韻》:耕暴田。
由以上辭典可知,東漢無熯〈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田字邊〉之字,兩宋時出現熯〈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田字邊〉,音「ㄏㄢˋ」,滿清時熯〈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田字邊〉,音「ㄏㄢˋ」,清末民初出現熯〈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田字邊〉,音「ㄏㄢˋ」。
台灣人說「漢草」〈此處應電腦造字,熯為耒字邊〉,音「ㄏㄢㄇ」,陽平,白話文胡語曰「鋤草」
台灣人口中的「漢草」,音「ㄏㄢˋ」草,另一個涵義就是身材強健的壯丁,台灣人說話很有意思吧!
Sofia〈2008/1/3 02:35pm〉
蘇菲亞看台灣  http://blog.sina.com.tw/sofia/
101、忽悠是什麼意思?
我在中國網站時常看到「忽悠」兩字,大約「敷衍」、「誆騙」等意思。
「忽悠」兩字出自《莊子、內篇第七章、應帝王》:「南海之帝為儵,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儵與忽時相下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譯文:南海之帝名為「儵」,北海之帝名為「忽」,中央之帝名為「渾沌」
「儵」與「忽」時常南下北上相遇於「渾沌」稱王的中央之地,「渾沌」款待「儵」、「忽」兩人非常友善。
「儵」、「忽」兩人計畫回報「渾沌」的美意,說:「人皆有七竅,以觀看、聽聞、飲食、呼吸、唯獨「渾沌」沒有,嘗試為「渾沌」鑿竅。」
每日鑿一竅,七日之後渾沌一命嗚呼哀哉,暴斃而亡。
「忽悠」在《莊子》的本意與「揠苗助長」一樣,善良而無知的美意往往帶來「適得其反」的結局。
我忽然想一位名嘴「于美人」,如同《莊子、內篇第七章、應帝王》的「儵」、「忽」再世一般,往往讓人差一點笑不出來。Sofia〈2009/1/12 08:00am〉
蘇菲亞看台灣  http://blog.sina.com.tw/sofia/
102、空手槴魚抑是空手簄漁?
《說文解字》無「滬、槴、簄」三字。
《宋本廣韻》無「槴」字。
《康熙字典》無「槴」字。
《彙音寶鑑》無「滬、簄」二字。
《國語辭典》無「簄」字。
《電子辭典》無「槴、簄」二字。

《宋本廣韻》p267:滬:靈龜負書出玄滬水。
《宋本廣韻》p267:簄:海中取魚,竹名曰簄。

《康熙字典》p571:滬:《唐韻》候古切,《集韻》後五切,音「户」,玄滬水名也,又陸龜蒙漁具。
《詠序》網罟之流,列竹於海,澨曰滬,《註》吳人今謂之籪。
《康熙字典》p825:簄:《廣韻》候古切,《集韻》後五切,音「户」,海中取魚,竹名曰簄。。
《彙音寶鑑》p238:槴:取魚具也,喜沽切,音「ㄏㄛˋ」,去聲。
《國語辭典》p800:滬:上海簡稱。
《國語辭典》p756:槴:取魚的用具,音「ㄏㄨˋ」。
《電子辭典》滬:古代捕魚用的竹柵。唐˙戴叔倫˙留別道州李使君圻詩:「漁滬擁寒溜,畬田落遠燒。」宋˙陸游˙村舍詩:「潮生漁滬短,風起鴨船斜。」
上海市的簡稱。如:「京滬鐵路」﹑「滬杭甬鐵路」。
由以上諸多辭典可知,東漢之前無「滬、槴、簄」三字。
兩宋期間出現滬、簄二字,其中「簄」:海中取魚,竹名曰簄。
滿清《康熙字典》延襲中古音不變,將近1500年。
民初的《彙音寶鑑》誤為「槴」:取魚具也,國語辭典延襲《彙音寶鑑》誤為「槴」:取魚的用具,《電子辭典》又誤為「滬」:古代捕魚用的竹柵。
不管是「滬、槴、簄」三字,都是漁具,音「户」,漢音「ㄏㄛˋ」,去聲。胡音「ㄏㄨˋ」,去聲。形音義三者,台灣民初的《彙音寶鑑》得其二之音義,胡音的北京語僅得其一之義。
寄望政府的教育部,更正錯別字「滬」為「簄」,也寄望《彙音寶鑑》作者後代子孫亦能更正錯別字「滬」為「簄」。Sofia〈2009/1/13 08:10am〉
蘇菲亞看台灣  http://blog.sina.com.tw/sofia/
105、嬲是什麼意思?
《說文解字》無「嬲」字。
《宋本廣韻》「嬲」:奴鳥切,音撓擾也「ㄖ一ㄠˋ」。
《康熙字典》p201「嬲」:《廣韻》奴鳥切,音撓擾也「ㄖ一ㄠˋ」。
《嵇康與山濤書》足下若嬲之不置。
《王安石詩》嬲汝以一句西歸瘦如腊。
《王安石詩》細浪嬲雪魚娉婷。
《集韻》乃老切,音腦義同「ㄋㄠˋ」。。
《彙音寶鑑》p242「嬲」:「女肖」〈此處須造字〉,出嬌切,上聲,音「ㄑ一ㄠ」。
《彙音寶鑑》p572「嬲」:「嬲哥」,出茄切,上聲,音「ㄑ一ㄡ」。
《國語辭典》p348「嬲」:男女互相勾搭戲弄相擾。例:嬲之不置,音「ㄋ一ㄠˇ」。
《電子辭典》「嬲」:音「ㄋ一ㄠˇ」。
1、戲弄。《宋˙韓駒˙送子飛弟歸荊南詩》:「弟妹乘羊車,堂前走相嬲。」
2、擾亂、糾纏。
《文選˙嵇康˙與山巨源絕交書》:「足下若嬲之不置,不過欲為官得人,以益時用耳。」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二十六回》:「我也聽見繼之、述農都說你,喜歡嬲人家說新聞故事。」
3、「嬲惱」:擾亂。
《隋書˙卷三十五˙經籍志四》:「釋迦之苦行也,是諸邪道,並來嬲惱,以亂其心,而不能得。」
由以上諸多辭典可知,東漢之前無「嬲」字。
唐朝《集韻》出現「嬲」,音腦「ㄋㄠˋ」。
兩宋《廣韻》出現「嬲」,音擾「ㄖ一ㄠˋ」。
滿清《康熙字典》出現「嬲」,音擾「ㄖ一ㄠˋ」,延襲中古音不變之今,將近500年。
民初的《彙音寶鑑》誤「女肖」〈此處須造字〉為「嬲」。
台灣人口中的「嬲哥ㄑ一ㄡˇ ㄍㄜ」就是北京語的「色狼」,與唐宋年間至今的「嬲」形音義得其二形與義,但是走音,正確發音應該是「嬲哥ㄖ一ㄠˋ ㄍㄜ」。
國語辭典延襲《康熙字典》「嬲」形音義得其二形與義,但是走音為「ㄋ一ㄠˇ」,台灣的外省人常說「不嬲」,意思是「不理睬」與唐宋年間的腦「ㄋㄠˋ」、擾「ㄖ一ㄠˋ」,風馬牛不相及,胡漢風格迥異又此一例,文字語音的變化,因為淺人白丁誤用,後人因循苟且,將錯就錯,由「嬲」之字可見一般。
Sofia〈2009/1/14 05:36pm〉
蘇菲亞看台灣  http://blog.sina.com.tw/sofia/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