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論國名與國號」

「論國名與國號」



                               http://www.xinhuanet.com.tw 2007.05.18 來源:廈門大學學報第3期
  
馨華網按:稍早之前,廈門大學學報刊登了題為《論國名與國號》的學術論文,作者為廈門大學法學院教授陳動。這篇論文一經刊出,就受到了臺灣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來自臺北的消息證實,臺灣多家政策智庫紛紛揣度,這一篇論文邏輯清晰,立論嚴謹,結論究竟是代表作者個人,抑或有值得追蹤、探討的地方?現發來馨華給有心人分享思考...


論國名與國號 陳動 

摘 要:國名是國家的名字,代表著國家;而國號只是政府為國家所起的官方稱號,在特定時期內可以代表國家,但所代表的主要是政府.一個國名就只能是一個國家,一個國家只能有一個主權,在一國內部出現兩個以上對立的政府時,國際社會只會選擇其中一個政府作為國家的合法代表.在政治、法律和國度意義上,中國才是我國的國名,而其他的稱呼都是國號.

關鍵字:國名;國號;中國分類號:D03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0438-0460(2006)03-0026-08 On National Name and Title of a State CHEN Dong  作者簡介:陳動(1954-),男,福建福州人,廈門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廈門大學臺灣研究創新基地成員.
作者單位:陳動(廈門大學,法學院,福建,廈門,361005) 

參考文獻:

[1]外國地名語源詞典[Z].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
[2][英]詹寧斯,瓦茨.奧本海國際法:第1卷第1分冊[M].王鐵崖,等譯.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5.
[3]王鐵崖.中外舊約章彙編:第1冊[Z].北京:三聯書店,1957.
[4]The World Book Encyclopedia,1991[EB/OL].http://en.wikipedia.org/wiki/China.
[5]The American Heritage(R)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Fourth Edition[A].ROBERT K.BARNHART.Barnhart Concise Dictionary of Etymology[M].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New York,1995.

[1]日本也有國名、國號的辭彙,但是由於日本在文字上也使用漢字,所以仍然屬於漢語現象.
[1]詳見參考文獻[1],各國名詞條. [2]廣義的政府,指國家機關,或掌握統治權的機關. [3]格魯吉亞在1991年獨立時叫"格魯吉亞共和國",1995年新憲法定名為"格魯吉亞".日本在發動侵華戰爭時使用的是"大日本帝國"的國號,現行憲法名為《日本國憲法》.
[1]在20世紀80年代之前,均譯為"多明尼加",後修正為今譯名以示區別.
[2]參見聯合國A/RES/47/225號決議. [1]1990年9月12日,四個佔領國才簽訂了關於德國的最終解決條約,該條約旨在終止四國對德國的權利和責任(主權方面),但是該條約還沒有生效就被四國於10月1日聯合聲明暫停;與此同時,德國還不得不與四國簽訂一系列條約,以解決佔領軍、柏林地位等一系列法律問題.也就是說,到10月3日德國統一時,也沒有任何生效的法律檔結束對德戰爭. [1]即前邊說過的朝鮮和韓國、民主剛果和剛果共和國、多明尼加. [2]即中非共和國、伊朗、利比亞、密克羅西亞、莫爾達瓦、敘利亞和馬其頓(The 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 [3]這8個國家是汶萊、捷克、老撾、俄羅斯、阿聯酋、英國、坦桑尼亞和美國;委內瑞拉加注原因不詳. [4]《辭源》已經做過考證. [5]條約抬頭是"茲中華大清國、亞美理駕洲大合眾國……"詳見參考文獻[3],第51頁. 收稿日期:2006年1月11日出版日期:2006年5月28日

國名,是國家的名字;國號,是國家的稱號。從字面意思看,兩者似乎沒有差別,都是對國家的稱呼。在現實中,人們往往把這兩個辭彙混用,把國名說成是簡稱,把國號說成是全稱。從曆史和法理的角度看,這種用法存在著問題。本文認為,國名與國號還是有區別的。國名才是國家的名字,代表著國家;而國號只是政府為國家所起的官方稱號,在特定時期內可以代表國家,但所代表的主要是政府。 由於現代國家主權理論和國際法,都是近代以來才逐漸形成的,所以本文將所考察的範圍限定在現代國家,即以現代國家的國名、國號作為考察對象。

一、國名是國號的核心和基礎部分

(一) 國名是能夠直接指認國家的單詞 國名與國號,可能是漢語特有的辭彙① ,英語中就沒有對應的單詞。在英語當中,一般是直呼其名,遇到列舉時則用Countries 和States 等複數形式來表示。即使如此,世界各國仍然普遍存在著國名與國號的現象。 所謂國名,在英文當中,就是能夠直接指認該國地理實體的單詞,也就是說,它首先是一個地名,如Singapore 、Japan 等,即能夠直接表示Country 或State 的單詞。《外國地名詞源詞典》在“ 前言” 中指出:“ 地名是一種社會現象,是人類交往和生產鬥爭的產物,是人類社會出現以來,人們根據自己的觀察、認識和需要,對具有特定方位、範圍及形態特徵的地理實體給以共同約定的語言文字的代號。”[ 1 ] 據考證,國名的由來,與歷史人物、居民當中的主要民族 (部落) 及其特徵、地理位置或地理環境、物產等眾多因素有關。①國名實際上就是人們對特定地理實體進行人文活動的產物。國名的基礎是該地理實體,但最終還是人文活動起決定因素。 不過,一經命名,所有地名都指認特定的地理實體,國名也不例外。語言學告訴我們,具有land 、-ia 、-stan 的詞尾或尾碼的英文單詞(譯為、“蘭”“亞”和“斯坦”),本身就具有表示領土或國家的意思。在聯合國191 個會員國的英文國名當中,以“斯坦”結尾的有7 個,以“亞”為尾碼的有40 個(利比亞、俄羅斯英文國名原形也是以-ia 為尾碼),以“ 蘭”為結尾的有9個。也就是說,共有56 個會員國的英文國名本身就含有國家和領土的意思。另外, Deutschland 以及Byelorussia 也是屬於此類。

(二) 國號以國名為基礎

在現代國家中有少數國名並非採用原有的地名如阿聯酋以及以前的蘇聯和阿聯。不過實際上就是現代人給特定地理實體所起的名字。 所謂國號是政府overnment為國家起的官方稱號。在聯合國會員國的英文名單中只有17 個國家未使用國號僅占會員國總數的8. 9 % 。在這17 個國家中格魯吉亞過去也使用過國號;日本的漢字國號為“日本國”。在各國國號中最常見的就是明示國家結構形式和國家管理形式(政體)的辭彙如聯邦United王國(Kingdom) 、民主(Democratic) 、共和(Republic) 等。有的國號還有諸如宗教(如Islamic) 、民族(如Arab) 、意識形態(如Socialist) 等辭彙。國號最長的當屬泰國。 總之,國號基本上是由兩部分組成:核心部分就是國名,是基礎;另一部分就是修飾部分,即一些說明政府某些特徵的辭彙。沒有了國名,國號中就只剩下一些政治辭彙。“聯合王國”、當然,“ 合眾國”和“ 阿聯酋”這三個片語已經成為專有名詞,可以分別指稱對應的國家。這是極少數的特例, 而其他的政治辭彙並無法指認哪個國家。

二、國家要素在國名上得到反映,國名才是國家的名字

現代國際法理論和國家學說認為,要成為國家,必須同時具備若干要素,從而有“ 國家三要素說”和“ 國家四要素說”之分。前者認為,國家必須同時具備領土、人民和主權這三要素,後者則認為,還應當增加政府這一要素。《關於國家權利和義務的蒙德維的亞公約》則主張,國家資格是指人口、領土、政府以及“ 與其他國家發生關係的能力”。但是,比較普遍的看法是:主權是國家的根本屬性,主權才是國家最重要的要素。

(一) 國名具有宣示領土範圍的意義 第一,國名必須是惟一的、排他的,具有獨立性。國名具有宣示領土範圍和界限的意義,所以不得與他國國名混同。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國名都是惟一的,不會與其他國家混同。在英文國名上容易混同的,只有剛果共和國和剛果民主共和國、多明尼加和多明尼克①、朝鮮和韓國。人們為了加以區分,對兩個剛果、朝鮮和韓國,會使用其國號;對先獨立的多明尼加使用國號,對後獨立的多明尼克則沿用習慣稱呼(Dominica) 。對兩個剛果,漢語會在國名後加注其首都名。國名的這種惟一性、排他性,還體現在馬其頓的國名問題上。在歷史上馬其頓是一個更大地區的名稱。以希臘為首的國家擔心馬其頓有對外擴張的野心,所以堅決反對其以馬其頓或者相關變體的名稱作為國名, 1993 年馬其頓是以“前南斯拉夫的馬其頓共和國的暫時名稱加入聯合國的。② 第二,國名大多會因為國家領土的變化而變化。

(1) 因領土拓展而更換國名。例如,英國的英文國名經歷了英格蘭—大不列顛— 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這樣一個過程。再如,馬來亞在與新加坡、沙撈越、沙巴合併以後更名為馬來西亞(新加坡後於1965 年獨立) 。又如,坦噶尼喀與桑給巴爾合併後,更名為坦桑尼亞。[ 1 ] ( P243) (2) 由於國家的解體,從而迫使國名的變更。例如,捷克斯洛伐克1992 年最終分解為捷克、斯洛伐克兩個獨立的國家。(3) 因解體,原國名已不存在。如南斯拉夫和蘇聯。在很多場合,國名的變化是對國際法上所說的“國家的分裂、分離、合併以及消滅等現象的一種反映。

(二) 國名還具有宣示民族獨立的要素

第一,許多國名原本就有當地主要民族的宣示意義。有不少國名是以當地主要民族的名稱命名的羅馬尼亞、希臘等。一些以斯坦作為結尾的國名,具有兩層含義:其一,這是一個伊斯蘭語族的國家;
其二,這個國家的人民大多信奉伊斯蘭教,如巴基斯坦、土庫曼斯坦等。 第二,有一些國家對國名使用自己的叫法,以示民族獨立之義。(1) 堅持使用本國民族語言的叫法。例如,希臘自稱時是使用源自希臘文的Hellas ,而不是使用源自義大利語的Greece 作為英文國名;白俄羅斯在1991 年獨立後,將英文國名由原來的Byelorussia 更改為Belarus 。(2) 在民族獨立之後,為自己國家起新的國名,以更換帶有殖民、侵略含義的舊地名或舊國名,如貝寧、加納等。
第三,國名已經成為本國人民和民族的名稱。不管其由來如何,國名在今天已經成為本國各民族的統稱,成為全體居民的統稱。例如,美國創立國家前,並不存在所謂的美利堅民族,是一個典型的多民族移民社會。可是,在與宗主國英國的鬥爭過程當中,逐漸就形成了新的民族— 美利堅民族。從此,不管原先是來自哪個國家、哪個民族,美利堅民族就成為美國所有民族的統稱。 現代已經很少有單一民族的國家了。而生活在特定國度裏的人民,雖然仍有民族之別,但是國名已經把他們同生活在其他國度的本民族人民區別開來了。國名已經成為他們的一個最重要的代號,成為他們獨立於其他國家人民的標誌。 --

(三) 國名還具有宣示國家主權的要素


國際法認為,主權是國家的根本屬性。沒有主權,就不能稱之為國家。國傢俱有獨立性,是主權的重要特徵。有的政治實體在稱號上有表示國家的字眼,但沒有獨立的主權,所以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家。例如,聯邦制國家中的成員國,以及附屬國、被保護國、殖民地等,也使用國家的字眼,但都不是真正的國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巴勒斯坦。巴勒斯坦雖然已經在1988 年宣告成立為獨立的國家(The State of Palestine) ,但是有兩個原因導致它還沒有得到普遍承認:

一是它國名所宣示的領土範圍不明確,大部分領土處於以色列佔領之下;
二是巴勒斯坦的政府尚未有效行使主權,受到以色列的嚴重限制,甚至連阿拉法特的人身自由都無法得到保證。國際社會為了促使它能夠成為真正的國家而一直進行著艱苦的努力。

第一,主權的對外獨立,在國名上能夠反映出來。上文已經指出,國名具有惟一性和排他性,具有宣示領土範圍和界限、民族獨立的意義。這實際上就是國家主權對外獨立在國名上的一些反映。主權的對外獨立,在國名上得到反映的還有以下幾種情形:一是新獨立的國家,啟用新國名,象徵主權獨立。亞非拉眾多原先的殖民地和託管地,通過民族獨立解放運動,成立了獨立國家。它們無論是以舊地名還是新命名而啟用國名,都具有主權獨立的象徵意義。還有一些從母國獨立出來的新國家,也是此類情形。二是原國家解體,內部分別獨立出若干個新國家,原國名不再,出現一些新國名。如蘇聯、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等國家解體後出現的情形。三是若干個原本獨立的國家,合並組建新國家,產生新國名,而原國名不再。如坦桑尼亞等。

第二,主權對內具有最高權威,這在國名上也能反映出來。

在一國內部,只能有一個主權。主權是國家最高的權力,在國家內部同樣也排斥其他任何權威。在國名上反映出來的事例,往往就是國內出現政治分離狀態,存在著對立的政權。先以賽普勒斯為例。在賽普勒斯境內就存在兩個以“賽普勒斯”為國名的政權。儘管土族政權,月,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也就是說國際社會仍然承認賽普勒斯只有一個主權。

再以德國為例。戰後依照雅爾達會議以及英、12 31 日的邊界以內繼續存在的一個國家其主權是由英,有土耳其承認“ 的名稱還注明其實際控制區的地理位置但是賽普勒斯的國名涵蓋了全島的領土和人民。在國際法上看來一國內部存在著對立的政權並不影響人們仍舊認同該國只有一個主權只有一個政府能夠在對內對外方面代表國家主權換言之人們會選擇其中一個政府作為主權的代表。目前而絕大多數國家承認由希族控制的賽普勒斯共和國。美、法、蘇之間的一系列協議,德國是在1937 年美、法、蘇4 個佔領國共同行使。[ 2 ]
(P99)

後來,由於各佔領國的意見衝突,導致出現兩個德國政府的局面。從嚴格意義上說,這兩個德國政府都不能代表德國。因為一直到德國統一時,交戰國之間並沒有簽訂和約,在法律上就意味著對德戰爭狀態也一直沒有結束①;從法理上說,只要交戰狀態沒有結束,德國的主權仍就屬於4 個佔領國,德國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可是,在四大國乃至東、西方兩大陣營的操弄之下,竟然賦予德國兩個主權國家的地位,這就使得多數人無法正確識別其中的法律問題。在德國問題上的爭論, 最終是在1990 年10 月3 日以民主德國加入聯邦德國的形式而告結束。應當指出,從國名的角度看,戰後的德國仍然是一個國家,但是由於其主權由佔領國行使,所以不是一個正常國家;統一後才成為一個主權國家。兩個德國的現象,並不是出現兩個嚴格意義的國家,而是在外力作用下產生了兩個德國政府。“在兩個德國彼此交往中,包括協定的簽訂,民主德國認為它自己和聯邦德國分別是國際法上的獨立國家。聯邦德國則並不這樣看待民主德國,它毋寧把它自己和民主德國看作是仍然存在的‘德國’中的兩個邦,是一個單一的德國的兩個部分。”[ 2 ](P206)

筆者認為,聯邦德國的這種看法,才是從法理上對德國問題的正確解釋。

一個國名就只能是一個國家,一個國家只能有一個主權,主權對內具有最高權力。不僅德國最終統一的實例證明瞭這一點,越南人民也用武力證明瞭這一點。儘管朝鮮半島現在還沒有統一,但是朝鮮和韓國也都提出國家統一的國家目標。
總之,國名才是國家的名字,它能夠反映出國家的主要要素,能夠代表國家。所以人們在指稱某個國家時,首先使用的是其國名。

筆者相信,絕大多數人記不住每個國家的國號,但是這並不影響人們使用國名指稱眾多國家。① 1990 年9 月12 日,四個佔領國才簽訂了關於德國的最終解決條約,該條約旨在終止四國對德國的權利和責任(主權方面),但是該條約還沒有生效就被四國於10 月1 日聯合聲明暫停;與此同時,德國還不得不與四國簽訂一系列條約,以解決佔領軍、柏林地位等一系列法律問題。也就是說,到10 月3 日德國統一時,也沒有任何生效的法律檔結束對德戰爭。

三、國號主要代表政府

(一) 國號在特定時期是國家的稱號 第一,政府是國家的外在表現形式。國家問題之所以複雜,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政府現像是伴隨國家現象的出現而出現,人們認識國家現象首先是從政府現象開始的。而政府現象的多元化,就導致人們產生各種不同的見解。可以說,政府現象導致國家現象的複雜化。西方的國家學說往往把國家稱為“社會共同體”或“政治共同體”。無論是何種共同體,其實首先就是“ 人”的共同體。既然是人的共同體,就不可避免地必須要有一個行使公共權力的機構,在對內對外兩個方面代表這個共同體。所以,政府就成為國家的外在表現形式,成為人們接觸、感知國家現象的媒介。 對一個新出現的國家(新的國際人格者) 來說,政府的首要任務就是決定國家的管理形式和國家的結構形式、組織國家機構通常還首先考慮起用國號的問題。通過非正常更替形式上台的政府也要考慮上述事項。而這些事項連同政府本身都屬於國家的外在表現形式。離開政府這個外在表現形式國家就無法向人們展示自己。正是由於這個原因國家四要素說”強調政府是國家要素之一。 第二政府作為國家的代表和主權行使者時國號就成為國家的稱號。政府是國家行為的實際實施者在對內對外都代表著國家。政府掌握著國家的立法權制定憲法和法律以建立法律秩序。 政府通過所掌握的國家的屬地管轄權和屬人管轄權實行著統治。政府還掌握著國家暴力以維護法律秩序。因此政府所起用的國號在它執政時期就成為國家的稱號可以代表國家。換言之国家正是通過政府這樣的外在表現形式,向人們展示自己,所以國家主權和國家行為實際上也是通過政府行為來實現的。由於這個緣故,政府往往也自稱國家。正因為國家以政府形式表現自己,所以許多人誤將政府與國家等同起來。人們對國名和國號的混同使用,也已足以說明這一點。

(二) 國號主要代表政府,會隨著政府的變化而變化 國號中的那些政治辭彙,會隨著政府的更替或者政府的政治主張改變而變化。政府的更替,有正常更替(遵循憲法或法律程式的) 和非正常更替(政變和革命等) 兩種。在正常更替的情形下,憲法秩序得到延續,所以一般不會出現更改國號的現象。但是,一旦出現非正常更替的情形,新政府上臺往往就會更改國號。 先以阿富汗為例。阿富汗自1919 年獨立以來,依序先後就出現阿富汗王國、阿富汗共和國、阿富汗民主共和國、阿富汗共和國、阿富汗伊斯蘭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和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等7 個國號。這些國號,實際上是各個時期的政府為阿富汗所起用的稱號,阿富汗才是國名。 又如法國。《奧本海國際法》上說到: “在過去幾個世紀中,法國雖然取得、喪失和收復它的一部分領土,曾經改變它的朝代,曾經是一個王國、一個共和國、一個帝國,然後又是一個王國,又是一個共和國,又是一個帝國,而現在又是一個共和國,仍然保持了它的同一性,儘管有這些重要變動,法國作為國際人格者的一切國際權利和義務仍然繼續不變。”[ 2 ](P133 -134) 至於政府的政治主張產生變化而導致國號的變更,也有許多實例。例如,蒙古先後就有“ 蒙古人民共和國”、蒙古共和國”和“蒙古國”等國號。又如,波蘭原來國號為“ 波蘭人民共和國”,現在國號為“波蘭共和國”。 當然,也有政府變更之後,並未改變國號的例子,如英國。但是這與英國資產階級採用君主立憲制有直接關係。不過,這已經可以證明:國號不能一直代表國家,它主要代表的是政府。

(三) 國號的變更,並未影響國家的國際人格 在國際法上看來,政府的更替,無論是出之于何種情形,都是一國的內部事務,要國家保持同一性,對外都絲毫不影響一個國家的國際人格,國家“作為國際人格者的一切國際權利和義務仍然繼續不變。也就是說,無論政府如何更替,國號如何變更,國際法上依舊看成是一個國家。總體上看,國家是相對穩定的,所以國名也是相對穩定的;而政府是相對多變的,所以國號就相對多變。 聯合國在列舉會員國名單時,一般是採用國名,而不是列出國號。在191 個國家的英文名單當中,對170 個國家使用國名,17 個列出國號,4 個在國名後加注國號。在這21 個列出或加注國號的國家當中,有5 個是由於國名容易與同名國家混淆而使用國號①;剩下的16 個國家當中,還有7 個是因為國名與大的地區名或舊國名相同而使用或加注國號②;另外9 個國家當中,8 個使用國號,另有委內瑞拉加注國號。③筆者認為,除了阿聯酋是特例,加上5 個國名容易混同的國家必須使用國號以外,其餘15 個國家大多也可以使用國名。例如,America 作為國名是不容易與美洲混淆的。這個例子實際上告訴我們,像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也已注意到國家是相對穩定的而政府是相對不穩定的這樣一個道理,所以盡可能地使用國名而不是使用國號來指稱它的會員國。

四、中國的實例分析

(一) 中國是我國的國名 第一,中國首先是一個地名,指認屬於我國領土的特定地理實體。歷史上,在中原一帶的華夏族和漢族首先使用中國、“中華”整個國度的名稱。④ 第二,中國早就成為我國國名。對於“中國”等辭彙來稱呼其在中原地區所建立的國家,但是現在已經演變為何時成為我國國名,尚未有權威解釋。但是在 1689 年,清政府在對外簽訂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國際條約— 《尼布楚界約》時,就已經使用“中國” 作為國名。該條約抬頭就是“中國大皇帝欽差分界大臣領侍衛內大臣議大臣索額圖..”,條款中也有“河以南諸地,盡屬中國;河以北諸地,盡屬俄國等字眼。[ 3 ] (P1) 不管當時的統治者是否明白這在國際法上的意義,他們肯定是非常慎重地使用“中國的。這表明,在此之前中國已經成為我國的國名了。外國人也很早就以China(中國) 稱呼我國。對於China 這個單詞何時開始出現,外國字典和百科全書有不同說法,時間跨度很大,有起自秦朝的[ 4 ] ,也有晚至16 世紀和17 世紀[ 5 ]的。不過可以肯定地說,至遲在明朝時候外國人就有這樣的稱呼了,至今也有將近400 年的歷史了。 第三,中國與中華,一直是通用的國名。在1844 年與美國簽訂的《五口貿易章程: 海關稅則》(《望廈條約》) 當中,清朝政府也曾經使用“中華作為國名。⑤ 因此,中國和中華,實際上是通用的, 都是我國國名。在這樣一個歷史背景下,我國人民對外往往自稱中國人;在使用簡稱時,“華代表中國,“華人代表中國人。新加坡就把中國移民及其後裔稱為“華族”,英文名就叫Chinese 。 第四,中華民族已經成為我國各民族的共同名字。中華民族的形成,經歷了五千多年的漫長曆程,所以國際社會才會把中國列為“四大文明古國”。

(二) 中國歷史上有過眾多的國號,這不過是表明存在過眾多的政府 在中國歷史上,國號這個詞出現的時間,可能比國名還要早。《史記五帝本記》: “自黃帝至舜禹,皆同姓而異其國號,以章明德。”歷代王朝,都有不同的國號,如漢、唐、宋、遼、元、明、清等。農民起義時也會使用國號,如“張楚、“大順等。到了現代,國號的使用仍然延續下來,先後有“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國的國號現象歸納起來大致有這麼幾類現象:一,在相對統一時期,中央政府的國號可以指稱中國,而其他政權的“國號只是地方性政府的代號;二,在相對分裂時期(如“三國”),沒有中央政府,也就沒有哪個國號能夠代表中國;三,在某個政權成為中央政府之前,其國號只是地方性政權的代號,如元末的“明和1636 年時的“大清等。 我們需要明確指出,儘管中國歷史上存在過各種政權,而且它們都使用“國家的名義和“國號”,但是從國際法的角度上看,國號的變化即政府的更替,完全只是中國內部出現重大的政治事變,絲毫沒有改變中國的同一性,完全不影響中國的國際人格。中國一直只有一個,中國的主權也只有一個。眾多國號,只是說明存在過眾多的政權或政府。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兩個國號,在漢字上都是使用與“中國通用的國名——“中華”它們都使用“中華”而沒有使用“中國”,都是用以修飾國名——最大的原因應當是“中國的“國”字本身就有國家的意思,與後邊的“民國“人民共和國的“國字意思重疊,這在漢語語法上是不能允許的。在英文的國號上,國名和其他政治辭彙的區別就一覽無遺了,無論是“The Republic of”還是“The People’s Republic of”China 的。在兩個國號中,都保持了中國國名(China) 的同一性。 --

(三) 臺灣問題上的國名、國號分析

1. 臺灣的割讓和收復 當年清政府是以“中國的名義將臺灣、澎湖等中國領土割讓給日本的。《馬關新約》(即《馬關條約》的主要檔) 具體割讓臺灣、澎湖等地的規定(第二款),是這樣表述的: “中國將管理下開地方之權並將該地方所有堡壘、軍器工廠及一切屬公物件,永遠讓與日本: ..”[ 3 ](P614 -615) 抗日戰爭勝利後,當時的中國政府— 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收回了臺灣。1945 年10 月25 日,中國在臺灣的受降主官陳儀於臺北宣告: “自即日起,臺灣及澎湖列島已正式重入中國版圖,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於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權之下。” 臺灣的割讓和收復都說明一個道理,臺灣過去是中國的領土,在1895 年由當時的中國政府— 清政府割讓給日本,而後來的中國政府— 中華民國政府又基於國際法的原則收回了臺灣。 在這個實例中,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主體是一直存在的,而政府出現了變化,但是政府的變化絲毫不影響中國的國際人格及其權利。因此,“臺灣及澎湖列島已正式重入中國版圖這句話是符合法理的。也正是因為這個道理,中國政府才有資格在1997 年和1999 年分別收回香港和澳門。如果以為大清帝國、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同的國家,那麼就根本無法解釋臺灣、香港、澳門為什麼能夠重新回到祖國懷抱的事實了。2. 中華民國不是國名 從國內法的角度上說,在1949 年之前,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的代表和主權行使者,所以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國號,完全可以指稱中國;但是在1949 年之後,中華民國就不能指稱中國了。在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 號決議之前,由於中國存在兩個對立的政權,國際社會必須從中選擇一個作為中國的代表,由於某些國家的刻意操弄,聯合國以及多數國家選擇中華民國政府作為中國的合法代表。儘管這是不公正的,但是又是符合國際法原則的。 聯大通過第2758 號決議,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惟一的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順便指出,在聯合國當中,一直只有中國(China) 的席位。由此可見,國際社會從來就不認為中華民國是國名。即使現在與臺灣當局有“外交關係的少數國家,也只是認為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在2003 年陳水扁出訪時,某個國家在事先準備的貴賓名牌上,全部使用China 的國名,使得陳水扁一行大為惱火。陳水扁後來氣急敗壞地下令其“ 外交”部門與“ 建交國”打交道時要盡可能使用Taiwan , 而不是使用“國號”。 其實,在“中華民國”是國號的問題上,臺灣島內是有共識的。但是存在著不同的理解,泛藍陣營中有人認為它同時還是國名,綠營人士則認為它不是國名,所以主張要“正名”。而從臺灣有關法律規定來看,中華民國也不是國名。 第一,從《中華民國憲法》上所確認的“ 國土”範圍來看,其國家實際上就是指中國;在其“增修條文”上也明示要“國家統一”,其《國家安全法》等法律也明確規定反對“分裂”行為。這說明,所謂“中華民國”所指認的國家實際上是中國。

第二,臺灣原來的《國籍法》,對“固有國籍”的認定標準是: “一、生時父為中國人者。二、生於父死後,其父死時為中國人者。三、父無可考或無國籍,其母為中國人者。四、生於中國地,父母均無可考或均無國籍者。” 國籍的規定,是對中國才是國名的最基本的、最直接的說明。儘管2000 年2 月之後臺灣當局修改了《國籍法》,以“中華民國國籍”取代“中國人”,但是這絲毫沒有改變“中華民國國民”就是中國人的事實。 綜上所述,本文的最終觀點就是:中國才是國名,而歷史上的、現實中的國號僅僅是特定時期政府為中國所起用的稱號;在政治、法律和國度意義上中國只有一個。 “ 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 (全文完)

寄東西到台灣 寄東西到大陸 http://www.xinhuanet.com.tw 馨華兩岸快遞 QQ: 422928512 Line:xinhuanet
立足两岸一国两区,放眼天下同心同国


Today we're going to talk about our National community of life
Continuation of the lif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These things that makes our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ho are you .That things makes you who you can become,
That things is coded into our essence
and determines our future of our country what can be achieved.
You look into the world  and  The changes of Gevernment is  not the Nation.


代表权的问题是中国政府的改变,不是中国国家的变更。
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国民政府的代表权问题。
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的国家变更问题。
The problem about Representation of China is the Government of the PRC ,instead of the Chiang Kai-shek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that is goverment of China have had changed, not Nation of China have had changed. Is the question of the representation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replaced the Chiang Kai-shek  government of Republic of China.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not to replace the Republic of China to change,that is not Nation of China. The Government is not The Nation.共和国的政治基础是宪法和建立民主法治的共和国。
  1954年9月15日至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大会制定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社会主义宪法,也是一部真正体现人民民主精神的宪法,为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和建立社会主义法制奠定了初步基础。
毛泽东此后,发表了这篇重要文章,并把人民共和国的功勋归功于孙中山在辛亥革命领导中国人民推翻封建帝制,创建了中华民国(即本文中的共和国)的丰功伟绩。毛泽东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看作是孙中山革命事业的继承者。把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看成是孙中山尚未完成的民主革命的革命发展和延续!也即是宪法所提出的,中华民国的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还没有完成,“我们正在完成这个革命”,我们党正在领导中国人民努力建设新民为本,民主法治,改革开放,科学发展的和谐社会,这就是我们要共同缔造的振兴中华的中华新民国。
海外观察台海风云,坚定胡六点的携手共进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同心同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主旋律!
立足两岸一国两区,放眼天下同心同国,新民为本,民主法治,共同缔造和平统一科学发展的新民国!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
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有充分的信心,克服一切艰难困苦,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共和国。
我们正在前进。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
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table]我关注“建老真人”的几个帖子,核心思想还是有一个“以大压小”的歧视观点。

这一点,类似当年蒋介石在国共谈判时,对中共和中共领导的解放区和人民军队的歧视一样,

不愿意平等对待这种可能影响未来国家权力分配和两岸权力配置的权衡。

事实上,我们要转换一个角度来看两岸关系。

现在台湾问题不解决好,影响中国的现代化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长远大计。

我们要想获得两岸一中(两岸同属一中),就必须站在宪法和宪法中两岸人民的社会政治地位和权力是平等的立场上,

试想台湾的地位直接连接着美国,日本,以及太平洋诸多国家和地区对中国和平崛起的观察与政治实力均衡。

【道德经】欲取故予,欲擒故纵,欲大故小,欲上故下的辩证思维。还有【上善若水,攻心为上】的大智慧,
以及“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两者各有所欲,大者宜为下。”

事实表明,我们过去以大压小,以武力相威胁的做法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的失败之举,

我们不可能把两岸和平统一的每一条路都走一遍,必须执着于“胡锦涛提出的携手共进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同心同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这条正确的路线走下去,才能获得成功。

我们必须树立中华民族大团结,大统合,大发展的和平统合大目标,其他权力配置这从属于这个目标。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都可以谈。

我们不能半途而废 ,如果这些年的努力和社会实践的大方向是对的,是得到台湾民心支持的事情,那就大胆勇敢地去做。摸着石头过河,委曲求全,争取两岸互利,合作合纵民生民权民主法治达到双赢。

利在一身勿谋也 ,利在天下而谋之。

如果只有我们的利益达到最大,而台湾方面,感到权利受到挤压和歧视,那就不要去做。

在携手共进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进程中,不懈的造福两岸人民民生福祉和民主法治的社会氛围是成功的代价。

与其说 ,两岸关系今天的和平发展局面是顺应全球化和中国和平崛起的内在需要,不如说,我们两岸人民和领导人民走向民主法治共和国的政党是未来两岸一中,一国两区,和平发展,同心同国,共建家园,振兴中华的设计师和建筑师更为贴切准确。

同样的政治材料,同样的历史背景和社会资源,有的人能够用来制造内战,有的人能够用来缔造未来的新民为本,聚同化异,共建家园,同心同国,振兴中华,和谐世界的锦绣中华,哪一个利益更大呢!?

想得到一中框架的利益更大,就不要斤斤计较眼下太多的既得利益。

登高望远,胸怀远大,卓越非凡而拥有战略思维的政治家不会在意他们在前进道路上,一时一地的得失,也不会计较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因为他们看到的全体中华民族的整合利益远远大于单独一方的既得利益!

我们一生始终保持着反对国家分裂和同室操戈的警惕,

我们为【两岸一中,新民为本,聚同化异,共建家园】的“同心同国,振兴中华”理想而奋斗,

是一种追求梦想,脚踏实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生活乐趣。

我们的成功和成果越来越不依赖政府的换届和两岸和平发展的运气以及政策走向的巧合!

而依赖于全中国人民和天下以平等待我之人民的共同努力!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民为本,民主法治,和谐社会的科学发展观。

我们有充分的信心,克服一切艰难困苦,共同缔造一个民主法治,和平统一的新共和国。

我们正在前进。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

“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table=98%]

董必武特派状.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5)


1956年宪法.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5)


S0D20120416194948MT650347.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5)



我們回顧1971年世界矚目的聯合國大會討論中國代表權問題的原始資料,尤其值得提醒中國兩岸政府和兩岸人民的是有關“一個中國”概念,和兩個不同政府的解釋。代表權是政府,事實上,聯大會議的職能是討論有哪個政府,代表既存的聯合國會員國的身份。

1971年聯合國大會的表決中國代表權問題時,

大會進行了激烈的辯論和論證。

坦桑利亞代表薩利姆說:“北京和台灣,是同屬於一個中國範圍內的兩種不同政治觀念的代表。

但是,我提醒諸位代表,中國作為聯合國會員國的資格不是基於一個政治概念的代表,

而是基於這個國家法定領土主權,全體人民和主權的概念。擁有中國席位的中華民國是同一個民族的國家。

一個國家的歷史中,政府可能改變,政權可能更迭,但是這個國家仍然擁有聯合國的代表權。

這同樣也適用於聯合國安理會。”

這位薩利姆的發言獲得了大會的許多掌聲。

無論是支持北京,或是支持台北的國家代表,都以熱淚的掌聲表示支持薩利姆對“一個中國”概念的解釋。

驅逐一個政府的代表,不是驅逐一個國家,不是驅逐一個既存的會員國。

聯合國只承認“一個中國”,但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不是承認一個“新國家”,也不是承認一個“繼承國家”,

而美國政府的代表曾經提出以一個新國家”的名義,或者以“繼承國家”名義,參加聯合國的提議就被否決了!

因此,聯合國組織不存在討論“兩個中國”的問題。

以上,關於中國代表權以什麼形式參加聯合國的問題,就徹底解決了!
歡迎大家查閱聯合國大會,有關1971年討論中國代表權的紀實資料。

誰反對以上歷史資料,請舉證說明。

這就是聯合國大會的歷史 事實。事實勝於雄辯。

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重返聯合國”,不是以一個新國家的身份,或者以“繼承國家”的身份,進入聯合國,而是以1945年中共全權代表董必武鄭重承認同意的中國國家形象,即既存的聯合國會員國的新政府的名義代表中國的!
特別強調“重返聯合國”的意思,就是基於1945年董必武代表中華民國的中共代表的名義而“重返聯合國”的不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義(那就是重新加入UN ),所以一字之差,一字興邦。一字誤國。其中“重返UN”,不是另立一國,也不是一個新國家,這個政治意義可大有不同。

誰反對,誰質疑,請舉證!
我們回顧1971年世界矚目的聯合國大會討論中國代表權問題的原始資料,尤其值得提醒中國兩岸政府和兩岸人民的是有關“一個中國”概念,和兩個不同政府的解釋。代表權是政府,事實上,聯大會議的職能是討論有哪個政府,代表既存的聯合國會員國的身份。


1971年聯合國大會的表決中國代表權問題時,


大會進行了激烈的辯論和論證。






驅逐一個政府的代表,不是驅逐一個國家,不是驅逐一個既存的會員國。


聯合國只承認“一個中國”,但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不是承認一個“新國家”,也不是承認一個“繼承國家”,


而美國政府的代表曾經提出以一個新國家”的名義,或者以“繼承國家”名義,參加聯合國的提議就被否決了!


因此,聯合國組織不存在討論“兩個中國”的問題。


以上,關於中國代表權以什麼形式參加聯合國的問題,就徹底解決了!
歡迎大家查閱聯合國大會,有關1971年討論中國代表權的紀實資料。


誰反對以上歷史資料,請舉證說明。


這就是聯合國大會的歷史 事實。事實勝於雄辯。


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重返聯合國”,不是以一個新國家的身份,或者以“繼承國家”的身份,進入聯合國,而是以1945年中共全權代表董必武鄭重承認同意的中國國家形象,即既存的聯合國會員國的新政府的名義代表中國的!


特別強調“重返聯合國”的意思,就是基於1945年董必武代表中華民國的中共代表的名義而“重返聯合國”的不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義(那就是重新加入UN ),所以一字之差,一字興邦。一字誤國。其中“重返UN”,不是另立一國,也不是一個新國家,這個政治意義可大有不同。


於此同時,美國特使基辛格正在北京訪問。毛澤東在基辛格訪華期間,全盤掌握了聯合國大會的具體情況。在接著聽取聯合國大會匯報情況時,談到另一個提案國阿爾及利亞外交部長布特佛利卡附議發言。他說,“我完全贊同前一個代表的發言。在北京政府無理飽嚐聯合國閉門羹期間,台北政權一直不斷代表全體中國人民的名義,在聯合國及所屬各個機構擁有代表席位。在此期間,沒有人說過有“兩個中國人民的國家”。因此,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依法擁有這個席位,並不意味要驅逐一個既存的聯合國會員國。而是要趕走一個少數反對派的政府的代表。
在吳旭君同志把以上談話,匯報給毛澤東主席時,毛主席說“好!這個阿爾及利亞朋友說的真是好!這不是驅逐‘一個國家’,而是驅逐非法佔有席位的政府代表。”
在談到美國政府的代表提議以“新國家”的名義,或“繼承國家”名義,加入聯合國議題時。毛澤東主席說:美國人的提議是很有欺騙性的,字面上沒有“兩個中國”,實際上採取兩個中國的關係。“美國佬製造了一條“兩個中國”的賊船,等著我們上哪!”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一唱雄雞天下白,一言興邦,一言誤國。

馬英九說的這一句話,是他深思熟慮,追求國家統一的一句大實話。

我們怎麼看待和分析“不統,不獨,不武”和“一中各表”的解釋“九二共識”呢?這個“九二共識”並不是穩定的,全體人民通過的可以規範社會行為的法律共識。但它是一個謀求兩岸法律上恪守一中,同心同國共識的初始點,起跑線。“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從1940年到現在,每個中國人都有自己對國家認同的打米碗。


但這個“打米碗”出自各自制定的標準,並且不是一成不變的,



唯有法律規範和國際法的規範才能把這些錯綜複雜的天下為私的“打米碗”,實事求是,去偽存真,由表及里地變成一個恪守一中,同心同國,聚同化異,標準化的現在完成時的“打米碗”。
人民主權是決定國家主權的決定因素,但這個人民也是抽象的,如果把這個人民,僅僅局限於自己,例如說,局限於大陸的中國人,局限於台灣的中國人,那就是以偏概全的人民,還有比這個局限領域更大的人民概念,也就是決定國家主權的人民全體,這也同樣包括了超越國家,超越本民族的全世界人民。事實勝於雄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難道一個國家的承認,不需要通過全體人民在憲法和法律的政治協商和謀求相關的一致性,包容性,延續性,排他性和對立統一性嗎?難道這個客觀存在的得到國際社會各國政府和人民承認的一個中國,不需要各國人民和政府以合法的政府行為表示“承認”或“廢除”嗎?


所以 ,唯有通過理性公開的積極妥協的自下而上的政治協商“恪守一中,同心同國”的“打米碗”,才能取得實事求是的統一標準,國際標準,符合時代潮流與時俱進的天下衛公標準。

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把十八大三中全會,看成是中共六大和七大制定未來如何建立新民主主義新中國的標準一樣,看成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制定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全體人民向前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改革開放標準一樣,構建“中國夢”就是制定以黨為領導核心的恪守一中,同心同國,“新民,新華,新民國”化人化己和平統一的新標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