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辞旧迎新,牛转乾坤,解决好中美台湾关系法遗留问题

所谓“和平统一”就是按照“战争法”,结束两岸内战状态,那么必要条件有三,
或是停战协议,停战在法律上讲不等于和约,也不等于战争结束,现状是交战状态。
或是交战双方谈判,并达成一致的终战协议,定位双方战后的地位和维持和平协议。
或是双方接受第三方调停,接受调停协议条件,发表联合声明,避免重开内战。
所以,两岸现状并不具备“和平统一”的任何必要条件之一,也就不存在海峡中线。大陆军机绕台举措,应该是属于法律上正常行驶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巡视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国家主权的必要行动。

根据联大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华民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中国人民解放军绕岛飞行,过海驻军,夺取台湾非法占据的中国岛屿是法定的宣示中国国家主权行为。如有任何抵抗行为都将视为对中国主权的军事挑衅和侵犯中国法律。
台湾民意代表企图在维持“中华民国”的招牌,声称“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2300万台湾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国家”。以此形成“一中一台”“一边一国”.。李登辉1988年2月23日,提出“中华民国的国策就是一个中国的政策,而没有两个中国的政策”。1992年提出“台湾早已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国名就叫中华民国”。随后发表声明“中国处于暂时分裂状态,由两个政治实体,分治海峡两岸”即“两岸分裂分治”。声称“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两个互不隶属的主权国家。“现阶段是中华民国在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两岸关系的政治性质就是“两个对等且互不隶属的政治实体”。这里牵扯“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和“一中同表”的分歧。这也叫没有共识的“92共识”。台湾方面。主张的“一中各表”实质上是“非此即彼”一中是分裂分治的“两个互不隶属的中国”。这就是马英九以及赵少康主张“不统不独不武”以虚避实的“独台论”。
大陆至今没有正式承认“一中同表”,这个观点是我最先提出来的,后来张亚中先生赴美讲学,下榻在我家附近的Washingtonian RIO的宾馆,我与他有过较深刻的互动,他部分接受了我的两岸合一人民主权“同心”,两岸合一国家主权“同国”。既“同心同国”说法。

而我的“一中同表”是根据联大决议和两岸宪法所明文明示:联大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是名正言顺代表UN宪章上法定的“中华民国”全部国土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华民国是一个完整,准确,全面的国家领土主权概念”。我们一定要向全世界说明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循名责实的联合国宪章上的中华民国。加上“人民的中华民国”。使得中华民国既中国政府的形式政治内涵更加清晰完整,准确,全面以定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1 共和国 Republic

2 基于宪法Constitution-based
republic

3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开头。 “人民”是什么意思?

表示中国是我们人民参与监督的政府:Self-government

表示中国政府遵循宪法明确授权的契约精神: (Exampleof) social contract

表示全体人民主权:People should govern themselves人同此心 国同此念

一国两制” 以香港回归后的社会实践为借鉴,“港人治港”性质已经发生转变。
从整体上来说,香港回归以来,港人治港本身缺少国家整体意志的归属感,又不重视全社会的爱国教育,总以为香港高人一等。港人到大陆处处享受外商待遇,就学可以享受外国留学生的特殊待遇,在内地犯法诈骗作案以后,跑回到香港就像进了“租借地”,可以逍遥法外,桃之夭夭。这就是我亲眼看到,亲身经历的不平等的歧视政策。我在香港外派整整六年。我对香港的两极分化和从商经历比还算了解吧。绝大多数香港人对回归保持着一种积极和乐观态度。回归后,国家对香港发展的大力支持,使香港政治发展和经济民生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和成就。尤其在1998年金融危机时,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向海内外郑重承诺:“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给香港金融界打了一剂强心针,也让香港人深切体会到了国家是香港发展最强有力的后盾。
现在的HK问题是亡羊补牢。将计就计,吃一堑长一智,制定“国安法”,以使香港发展之权,操之在我,则反侧自消自灭,操之在全中国人民手中才能展示国家统一的优越性和人人平等的法治观念。才能保持香港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逐步消除香港的高度贫富差别,让绝大多数港人和中国人民都能深爱这片土地。香港的“一国两制”还是在解放军驻港部队的眼皮底下,爆发了这么多乱港的港独分裂活动。试想台湾如果按照邓小平说“不驻军”,那不是更乌烟瘴气,鸡犬不宁啦!设想解决台湾问题,我谏言,以毒攻毒,以美国ACT台湾关系法为杠杆,以美国一中三公报“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为基础支持。尊重承认自己是中国台湾人的意愿,来去自由。驱逐那些不承认“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台湾人东出扶桑。让美国的ACT成为台独和独台叛国者的避风港和“孵化器”收容所。一念之差,各取所需,各有所获,不战而屈人之兵。何乐而不为呢!现在的台湾问题是亡羊补牢。将计就计,吃一堑长一智,制定“美中台湾关系法”,以使中国台湾统一的发展之权,操之在我,掌握在中央领导新的台湾省特区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过海驻军手中,那么才会有台独和独台辗转反侧,自消自灭,台湾只有操之在全中国人民手中才能展示国家统一的优越性和人人平等的法治观念。才能保持台湾未来成为一个与中国大陆同心同国,同呼吸共命运的高度发达的社会。


       对于身在美国的我,未来目光开始重新看待和审视“美中人民共和国联国”这个去年曾经提交白宫的一个未来美中关系结构大转型的新构想。按照美国老总统罗斯福生前最欣赏的维护世界和平的计划——筹建“联合国组织”的设计方案。其中不言而喻的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安理会理事国”的大国责任和担当协调制衡大国霸权野心,如果这样的大国打算自私自利地使用联合国这个工具(按照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一小撮股价的利益)而损害这个联合国组织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的时候,谁来纠正这样的大国错误。因此,根据去年美中贸易战和特朗普总统的频频退群的政治举措,联合国安理会呵呵联合国大会在特朗普背信弃义的所作所为面前竟然束手无策,大国责任和道义上表现得一让再让,力不从心,在这种形势下,我大胆提出了未来美中新型负责任的大国自我约束和彼此监督的G2“大家长”制度,“构建美中人民共和国联国”的美中有我,我中有美,利益命运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大有大的担当,大有大的示范作用。这种构想也是全球化政治权力大较量引发了去年各国政府陷入选边站困境的格局,所必须进行调整的全球化上层建筑。为人类自己管理好自己创造与时俱进扭转乾坤的解决方案。
机遇改变命运,时势造就人生。福兮祸所依辞旧迎新,重中之重,下定决心解决好美中“台湾关系法”的遗留问题。纲举目张,举重若轻。
此致

敬礼

Alpha Ocean 大 海


牛年初三 于美国大华府2021/2
辞旧迎新,下定决心解决好美中“台湾关系法”的遗留问题
中共中央政治局:


今天是2021年牛年大年初二,千里之外大海身在美国,看到拜登总统夫妇特别给中国人民拜年的视频,感觉现在是我们重新认识中美关系正常化即一个历史大转型历程新里程碑。有比较就能鉴别。一个领导人真心不真心,尊重不尊重,有时真的就表现在细节上。拜登是一个深有美国民主宪政底蕴的资深内政外交家。我在奥巴马时期就非常佩服拜登的每一次寓意入木三分的讲话。从这段视频我看出第一夫人语言造诣匪浅,我很认同牛年春节是一个辞旧迎新的时刻,这是一个温故知新,立新求真,面对大海,春暖花开的时刻,对于中美关系来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需要重新登高望远更上一层楼的正常化开始。

我们都是有心人,什么心?“扭转乾坤”推动构建起“美中人民共和国联国”两难未知结构。

给中国人拜年背后的另一个层面,也是针对世界各国的华侨和亚裔族群,我们十多年亲身经历感悟到美国政府自上而下越来越重视我们新美国华人对美国建设和美中关系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从2010年1月奥巴马总统和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就一直不断给我写信和发来电子邮件,当然也可以认为是群发,但每封信都是指名道姓是特别针对我的回信。到了特朗普政府依然非常重视我的每一次投稿和内涵,不乏褒奖和勉励的言辞。从我的国家认同和文化认同情感上来说,我们一家三代同堂即爱中国,也爱美国。如果用生物学的概念就是具有明显的“杂交综合生长优势”。未来的人才结构一定是既具有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基因,又要具有美国敢于挑战自我挑战未知挑战权威的创新动力。我们感恩美中人民的厚爱,这是两种别具特色的民族文化精神,缺一不可,没有绝对的优势,只有在某些阶段,观察某些问题的判断和立场的和而不同差异,综合就是创新。未来世界肯定需要是一个更加开放包容的中国和美国相向而行,相辅相成,相反相成的对外开放,对内包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美中人民共和国联国。也就是美中有我,我中有美的新型大国关系。美中和而不同,世界才会更加多姿多彩,精彩纷呈。这才能真正“有朋自远方来”“近者悦、远者来”,一个高效的政府就是要打通社会的任督二脉,让人们和平友好遵纪守法童叟无欺地展开沟通和交流。这也是中国和美国对世界全球化最大的贡献!既来之,则安之,美国也是我们祖先的土地。


雨果说,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对待不同东西文明,我们需要比天空更宽阔的胸怀。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为做一件大事而来,做一件大事而去。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因为我是1947年228事件爆发时的台北东门町生人。又因台湾随后的兵荒马乱,白色恐怖和人心惶惶,而离开了台湾基隆港,回到了上海,父母加入了东北机械局的东北恢复建设工作。再后就转战四川三线重点建设项目,直到改革开放,家父被重新启用,抽调第一机械工业部参与全国央企的质量管理和安全生产督察和顾问工作。我们两代人盼望国家统一,能够统一,国家就能安定,不能统一就永远不会太平。我1969年初下乡插队到了陕西眉县横渠镇的董家村,大宋儒家张载就是横渠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也是我在农村耳闻目染的一种文化熏陶。我们这一代的经历,虽然非常坎坷,经历了很多磨难,但是很有必要,受益良多。不知未来这种大学前的社会实践能否延续到未来的接班人身上?!
这一点也是参考以色列培养大学生的经验。


1974年的大年初一,我在中国宝鸡石油钢管厂电气科当电钳工,因为参加全厂设备大检修,没有回家,除夕晚上写了一封万言书,盼望中央能够解放生产关系,解放阶级路线,以促进生产力的解放,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否则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就是一句空话。后来20多天,我收到了北京府右街1号的回函,同时毛主席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我预感孔孟之道是维护封建“人治”权威传统统治制度和利益,反对革新进步,主张温良恭俭让,驯服的臣民,沉默的羔羊。法家是主张改革和创新的,是主张“变法”以法治国,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是主张中央集权,强化经济和军事实力,推进国家统一的。这正是我当年上书中的政治诉求内容。巧合也好,偶然也罢了,我并不觉得以此为荣。不要问国家和主席为我做了什么,而要问我为国家和主席做了什么谏言,我做的和说的是不是真话,有没有建设性。所以,我很坦荡,“心有灵犀一点通”,“上下同欲者胜”。从那时起,我便形成了一种自然“为天地立心”的责任和义务,保持了几十年的上下联系和沟通。即使到了美国,也一以贯之,这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孺子牛精神”,“脚踏实地的开荒牛精神”,“愚公移山的老黄牛精神”,退休后我来到了美国,反而焕发了青春,重新学习,一切从零开始,有比较才能鉴别,美国是一所社会科学和美国宪政文化的大学校。也是我深入社区为老年退休朋友服务和学习的好机会。也许我的摄影爱好得到了大家的好评,所以我自然又成了华府地区很多社会活动的常客和服务义工。这样也让我接触了两岸很多新朋友和美中文化交流活动中的风云人物。我在2017年11月参加了马里兰大学举办的全球华人和平统一大会,认识了赴美参会的国内外全球反独促统的很多人士。当场我发表了“一国两制”不适宜解决台湾问题的一番言论。我强调三点:1,两岸关系不同港澳问题,两岸现状是内战敌我矛盾对抗性冲突。2,两岸最该解决的问题是“国家认同”,也就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的认同问题。当场我主张根据UN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是中国也就是UN上的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就是两岸“亦彼亦此”,“宪法一中”,“旧瓶装新酒”的政府与国家两个概念认同的问题。3,中美关系是影响两岸关系的重要因素,中美关于台湾关系和定位问题解决好了,两岸问题一切都迎刃而解了。以上发言,与会人员为之一振。其中还有美国CSIS国际战略智库的葛莱仪教授。下午分组讨论时,我曾经发言“一国两制”在香港可以用,但在台湾行不通。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心不服。我认为“一中同表”比“一国两制”好。“同心同国,法统台湾”更务实,更好。唯物主义讲实践第一,社会实践是检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唯一标准。实践证明,小平的“一国两制”最大的特点,就是隔海分治,划地为牢,分封制独立王国,土皇帝,发展之权操之在台湾人,台湾人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能代表台湾中华民国。两岸本身就是敌对的内战状态,内战本身就是政治分歧不可调和的对抗冷战形式。内战就是法律互不承认的关系,和平就是妥协投降,台湾不可能束手就擒,接受大陆“诏安”,向北京俯首称臣,这都是一向情愿的空谈。台湾在法律上属于中华民国的台湾省。两岸宪法和联合国宪章都没有宣布“废除”中华民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首先,至少两岸要在联合国宪章中华民国就是完整准确全面代表全中国固有领土和全体中国人民的主权上“达成一致”的共识。
其次,必须要“有效接受”联大2758号决议,即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华民国全部国家主权的唯一合法政府。
以上这两条,我们隔海空谈七十年也解决不了。为什么呢?主要是有美国暗中支持,有台湾关系法ACT,为台湾人受美国国内法长臂管辖的外界阻力。我不认为只有邓小平理论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而没有其他的更好解决方案。
在2007年的那次大会以后,我在美国还参加过很多该“和平统一促进会”活动。不知为何他们就不欢迎我参加,不让我在会上发表以上“不合时宜”的观点,最近两年也不再通知我开会了。但凡有关两岸的活动我都会去。美国有言论自由,真理越辩越明。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2019年元旦习近平发表了推进“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重要讲话。同时遭到了蔡英文和台湾民意代表的强烈反对。并提出了“四个坚持”。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以“批林批孔”的眼光看,多年对台政策失效的原因,首先,在于对解决两岸内战敌我矛盾性质的判断错误。误以为“两岸一家亲”“经济让利惠台”可以笼络台湾中华民族“血浓于水”的感情,实际上,在蔡英文和台独教育反中仇中的全民教育下“一中同表”在台湾毫无市场,“一中各表”名存实亡,根本挽救不了台湾命运。压到多数的台湾民众是越来越仇恨大陆,越来越拒绝两岸统一。反中抗中仇中脱中的情绪越来越成为主流民意,同样在中国大陆也越来越认为邓小平“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理论完全是儒家固步自封失败失效错误的路线。中国台湾问题怎么能够寄希望于如此仇恨大陆仇恨中共执政的台独和独台分裂国家的民意代表身上呢!战争法律逻辑上,台湾的前途必须掌握在国家主权的胜利者手中。今天以批判的眼光来讲,邓小平设想的“台湾人独立治理台湾”,“台军台独代表中华民国主权”,“台湾人享受在中国大陆的特殊超国民待遇以外,天天仇根和贬低大陆人和中共独裁政府”,“台湾人在大陆坑蒙拐骗政府的优惠扶持资金和无息贷款,到处电讯诈骗,炒卖坟头非法营销,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美色诱惑,台虽三户,亡国必台”犯法,诈骗,大摇大摆作案抓住,就送回台湾,跑回台湾下飞机就无罪释放。这就是活生生的现实写照。这难道就是中国的和平统一吗!?一言以蔽之,就叫“形而上学”,误党误国,自欺欺人,助纣为虐,伤天害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中国内战尚未结束必须应该搞清楚的首要问题。四十年来我们以为加入了联合国,就有权代表中国,台湾就乖乖投降,俯首称臣,归顺诏安,走向共和,实现和平“两岸一家亲”,心灵契合,经济融合发展了!事实证明我们错了。没有法治,有法不依,奉法者弱则国弱。这就是和平分裂。
将来如果要依靠这些台独和独台的民意代表治理台湾,正像洪秀柱说的,台湾刁民,无处不在,让你这些儒家善良的人民公仆,天天不得安宁,日夜寝食难安。
所谓“和平统一”就是按照“战争法”,结束两岸内战状态,那么必要条件有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