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元月11日在西北大学北美校友会微信群的聊天对话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1-1-12 23:24 編輯

Alpha大海:
亲爱的刘捷同学,七九级化学系的学弟,
亲爱的南海一粟文文同学,原谅我冒昧称呼“学妹”可以吗?啊学弟学妹,大家好早晨好,
谢谢你们及时风趣的发言和留言,表达了不同观点啊,
我觉得呢,有比较就能鉴别,相比之下这暴露了我的一些浮躁的见解,人贵有自知之明,暴露了我看问题的方法的马脚,一些不足的地方。特别是我的英雄关,我们要阐明这个英雄所见略同,不知与“谁”略同呢,对象不确定,这既是个“两难选择”的未知结构。我找到了和栗雯雯同学“嘴巴上的英雄”略同,我的的确确正在锻炼我的口才和嘴巴(磕巴),还是刘捷同学的这个关于网上言论不自由,可以不要封号,我同意刘学弟这个自由发言观点“略同”,仅此而已,所以自由发言而言呢,刘杰说我们所见不同,也可能我错了,确实是不同。

Alpha大海:
和而不同才是大道之行吗?我听有这么法国有一段名言啊,“如果你要得到仇人,你就得表现的比你的朋友更加优秀;如果你也想得到一个朋友,那么就让你的朋友表现的比你更加优秀”。这就是我的感悟啊,换位思考我想得到一个朋友,我就发现你们比我都优秀,谢谢。

Alpha大海:
大家都在追逐梦想的路上,往往看到疫情笼罩之下,我们都在孤军奋战啊,我呢,因为是台湾省生人呢,这个不幸“二二八”生出来的台湾之子,天降大任把台湾带回家,必然生于忧患,苦其心志,死于安乐啊,我现在呢,这个退休生活呢就比较安乐,所以呢就意味着我现在呢,美国据说是天堂,我离上帝呢已经不远了,但是既来之,则安之。现在疫情严重,床位实在太紧张,住院要很多钱,我还住不起,那么,自己找点事情做。我这一生提心吊胆为解放台湾这一件大事而来呢,想做一件把台湾带回中国的大事再去见上帝去,所以呢,在追求我自己实现这个梦想,这个为台湾和为国家统一作为成就大事的梦想,这个天降大任的道路上,实在太苦太寂寞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这条道路上呢,我是个乌龟,很多兔子远远地超过我,有时候我觉得不仅要缩缩头,更要夹住尾巴,保证自己生存下来是第一位的,走的离家太远了一点,也许可能和中南海邓大人,江老爷子,锦涛大哥,以及习大大等和国台办专家权威的大家的“一国两制”差距已经拉大了一点啊,但是我愿意把我自己的缺点和我“同心同国,法统台湾,立新求真,共建家园”的长处暴露出光天化日之下。可惜,没有人封我的嘴巴,也没有人看得起大海里的一滴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所以,我在国内深圳南山脚下的第一家中外合资厂,埋头苦干,把时间看成金钱,把效率看成生命。成就袁庚,成就虞德海,成就招商局和蛇口工业区,然后,邓小平南巡,让我们下海,杀出一条市场经济的血路来。这一下,我的“不会说假话,办不了大事”软肋,在无奸不商,无利不起早的大环境中,遭遇了偏体鳞伤,血流成盆。至今还有一百多万元的陷阱和债务,要不回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留着借据在,借题发挥“和大怨必有余怨”“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天道无亲,偏亲偏爱,常与善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就是我的一生所作的“盖棺论定”大事所隐。不善言辞,不善争权夺利,不善从政为官,不善阿谀逢迎,不善习非成是。所以,我很可悲,扶持谁,谁不敢用!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从江泽民到胡锦涛,从习近平未出山到如今迟迟不解“一国两制”“事倍功半”“南辕北辙”事与愿违之谜,、!俱往矣,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多少事,从来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