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向兩會提交鄧小平“一國兩制”結構的誤判和誤區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5-9 12:37 編輯


    全球矚目的中國2020年兩會定於5月21日,22日,起在北京舉行。

    中國台灣省將於此前舉行的2020年台灣地區選舉就職儀式上,將會正式公開宣佈“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就是台灣當局明目張膽向中國人民,中國人大和政協,向中國人民解放軍,向《反分裂國家法》,也是向《中華民國憲法》,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向聯合國大會UN2758號決議的判決,發出嚴峻挑戰,提出“戰爭挑釁”!

      美國FDR羅斯福總統說過:“我们唯一害怕的就是害怕本身!”

  Taht's why the American President, Franklin Roosevelt, said:
"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 "。

       我們唯一害怕的就是害怕沒有認識到我們的憲法和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

被我們誤解和誤判從而搞糊塗了!

       One Nation, under the Constitutions , an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


      法無明文規定不可處罰。Not guilty without stipulation in explicit terms.



The One duty we owe to history is to rewrite it!


我们对历史的责任之一就是对糾正我們在過去判斷和決策中所成產生的误区和由此造成的误判,加以科學的正確分析,重新加以诠释。



歷史表明我們對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的判斷所產生的誤區,
在中國海峽兩岸和美中建交以及三個聯合公報附加美國的國内法(台灣關係法)的定位上,
已經造成了臺海關係和中美關係上,49年的理解錯誤和國家政策的嚴重誤判。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二十世纪,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伟大历史变革。
一九一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封建帝制,创立了中华民国。但是,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历史任务还没有完成。(中華民國的歷史任務,至今並沒有完成,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的延續和正統,堂堂正正的國家主體。)
一九四九年,以毛泽东主席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在经历了长期的艰难曲折的武装斗争和其他形式的斗争以后,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
以上的這段論述,不是“一中各表”,而是“同表一個中國”的“同心同囯”的同一性,即兩岸人民主權的同一性和
1911“中華民國”和1949“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權的同一性.這就是我們的國家完整性的對立統一規律!


1,聯合國憲章上的“中華民國”就是中國,UN2758號決議的“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華民國”的延續。


2,UN2758號決議的“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格政府,實質上,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既存的“中華民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3,UN2758號決議的“不承認”台灣當局不再具有代表“中華民國”的資格。“蔣介石的代表”不具有聯合國組織中的“政府”地位。台灣在世界上根本就不是“中華民國政府”,(The Govemment of ROC)而台灣就是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4.“中華民國台灣”問題,根據《開羅宣言》明確規定:“就是使日本竊取于中國之領土,例如滿洲,台灣,澎湖列島等,歸還中國。”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中國恢復了對台灣的主權,建立了中華民國台灣省政府。


5,戰爭法基本規則是指戰爭開始後,進入了一種戰爭交戰的法律狀態。兩岸現狀是“中國國共内戰至今尚未結束造成的隔海對峙的交戰休戰相持敵對狀態”。美國簽訂的“一個中國政策”包括“台灣關係法”就是對,中國内戰狀態的干涉騷擾和武器介入台灣。以從中獲取“遏制中國崛起”“破壞中國統一”的“漁翁之利”。


6,美國遏制中國政策,亞太再平衡,印太離岸再平衡等,以及最近的甩鍋栽贓誣陷中國新冠病毒等舉措,就是全力以赴阻擾中國爭取落實聯合國2758號決議,落實“一中三憲法”,啓動《反分裂國家法》,粉碎台灣叛國蔡英文當局和台灣叛國黨的分裂“中華民國”的固有領土完整和國家主權的統一,遏制中國人民解放軍“法統台灣”實現祖國統一的最大障礙。



我們這裏嚴正聲明:


     歷史的教訓值得注意。毛澤東時代,鄧小平時期,我們中國的外交工作對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大會的2758號決議的理解和認知,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和誤判,人的思維有一種延續歷史的舊中華民國的“習非成是”慣性,誤以爲台灣當局自以爲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定位,存在“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混淆和形而上學的“約定俗成”誤區。毛澤東時代1949年10月1日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以“新政府"的法律定位來取得“代表中華民國”的“南京政府”。并不是成立一個“新國家”。
        在國際法上,因爲“國家的承認”,必須依據國際法的“國家承認”,只有在“新國家的產生情況下,才會發生新國家的承認問題”。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廢除”掉既存的“中華民國”,也沒有意願和實行法律程序,“廢除”和“注銷”掉“中華民國”。所以,不存在“另立一個新國家”,或“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新國家的問題,中國人民和中國黨和政府在理解和認知"新中國"這個政治概念的問題上,存在理論上的空白和法律知識差距。
        在國際法上台灣也是一半糊塗,一半無知。就像蔡英文,馬英九,陳水扁以及台灣的所謂大法官“蘇應欽”,包括中山學院的張亞中教授,都不能正確和準確地理解台灣當局不具有代表“中華民國政府”的合法性和延續性。這就是台灣方面的法律無知和國際法的空白。
台灣本來就是“非官方”(Non-state)不是什麽state“國家”

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一個省的地方政府.


亚伯拉罕·林肯说过:你可以暂时欺骗所有的人,你甚至可以永远欺骗一部分人,但你不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You may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eve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but you can'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歷史表明:全世界各國政府都看錯了!
全世界都把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的中國看錯了!

台灣在世界上根本就不是“中華民國政府”,(The Govemment of ROC)
而是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而是“非官方”政府(Non-state))是中華民國一個省的地方政府)



假做真時真亦假,真做假時假亦真。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希望2020 中國兩會“一唱金鷄天下白”,解放思想,解放鄧小平理論的禁錮,立新求真,

撥亂反正,去僞存真,君子之過,人皆見之,不要像特朗普總統,知錯不改,還爲之辤。
台灣在世界上根本就不是“中華民國政府”,(The Govemment of ROC)
而是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而是“非官方”政府(Non-state))是中華民國一個省的地方政府)

中國就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名正言順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是中國國號從來沒有退出聯合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中華民國政府
台灣是非政府組織,無權代表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省!


反省鄧小平的“鄧六條”,確實必須重新加以調整和修正!

   (一)鄧:台湾问题的核心是祖国统一。 和平统一已成为国共两党的共同语言。

答:“同心同囯”。同表一中國,不要再提“九二共識”啦,因爲“九二共識”,完全不是法律和憲法,"法無明文不得處罰”。人家不承認“九二共識”,這也是“法無明文不可爲”的理所當然的政治常識。

(二)鄧: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答:所謂“國號”:爲了團結全體中國人民和海内外中國人,是不是可以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人民的中華民國”。英文還是“the People's Repunlic Of China"

(三)鄧:不赞成台湾“完全自治”的提法,“完全自治”就是“两个中国”,而不是一个中国。
         自治不能没有限度,不能损害统一的国家的利益。
答:  法統台灣,過海駐軍。重新立憲,依法治國。
        安危在所策,治亂世用重典,安邦在所任,奉法者強則囯強,奉法者弱則囯弱。沒有商鞅變法就沒有中國的統一。我主張台灣新政學新加坡的立憲立法立我大中華

(四)鄧:祖国统一后,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可以有其他省、市、自治区所没有而为自己所独有的某些权力。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台湾还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大陆不派人驻台,不仅军队不去,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中央政府还要给台湾留出名额。

:台灣的國軍是地方民兵組織,必須全部整編改造。鄧的想法完全不符合中國發展的需要,中國必須把台灣建設好,變成中國在太平洋上的一顆走向世界,面對大海的定海神針,海上明珠

(五)鄧:和平统一不是大陆把台湾吃掉,当然也不能是台湾把大陆吃掉,所谓“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不现实。

:所謂"三民主義”統一台灣,就是也可以逐漸影響和實驗其他地區,
“民和主義”,解放思想,法統台灣,法治民主,共建家園。
“民新主義”,立新求真,撥亂反正,改革創新,新民爲本。
“民立主義”,人民為主,爲民施政,爲民立心,爲民開路


(六)鄧:要实现统一,就要有个适当方式。建议举行两党平等会谈,实行国共第三次合作,而不提中央与地方谈判。双方达成协议后可以正式宣布,但万万不可让外国插手,那样只能意味着中国还未独立,后患无穷。

答:統一台灣就是進一步明確定位“新中華民國台灣省”,永遠不能搞獨立,不能搞脫中,分道揚鑣,必須從教育徹底改革開始洗腦,改變思維模式,實行内地與台灣聯合對口文化辦學。尤其是中西部中華文化,三國文化,沿邊的開放文化的結合。以大中華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全人類命運共同體大格局結構立學,為萬世開太平!”引導台灣未來青年,建設“東渡扶桑”的前進基地和孵化搖籃。(台灣人最容易被美國和某些民主法治國家的社會理念所接受,那就投其所好,投懷送抱,把台灣人才送出去!把世界先進人才引進來!台灣這個支點,加上大陸的杠桿作用,也可以撬動全世界。







2013-08-28_164103.jpg (53.98 KB)


大海湖边垂钓3.jpg (60.01 KB)

決策之難,難於上青天!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政府出于对整个国家民族利益与前途的考虑,本着尊重历史、尊重现实、实事求是、照顾各方利益的原则,提出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一国两制”理论内容的丰富与完善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
初步构想阶段(1978年——1980年)
“一国两制”构想最初萌芽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早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邓小平就阐述了解决台湾问题要尊重台湾现实的思想。
1978年10月8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文艺家江藤淳时就指出:“如果实现祖国统一,我们在台湾的政策将根据台湾的现实来处理。比如说,美国在台湾有大量的投资,日本在那里也有大量的投资,这就是现实,我们正视这个现实。”此次谈话透露出祖国统一后中国政府将从实际出发、尊重台湾现实和保护外国人投资的最初思考,这是邓小平同志涉及“一国两制”构想的最早谈话。
当年11月会见缅甸总统吴奈温时,邓小平第一次明确谈到统一后台湾的某些制度和生活方式可以不动。他说:“在解决台湾问题时,我们会尊重台湾的现实。比如,台湾的某些制度可以不动。美日在台湾的投资可以不动,那边的生活方式可以不动。”
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发表会议公报,指出“随着中美关系正常化,我国神圣领土台湾回到祖国怀抱、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的前景已经进一步摆在我们面前。欢迎台湾同胞、港澳同胞、海外侨胞本着爱国一家的精神,共同为祖国统一和祖国的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197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宣告了中国政府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大政方针,呼吁两岸就结束军事对峙状态进行商谈。表示在实现国家统一时,一定“尊重台湾现状和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采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办法”。就在同一天,邓小平在同美国参议员会面时也明确指出:“台湾的社会制度可以根据台湾的意志来决定。要改变可能要花一百年或一千年,我这样说的意思是指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不会用强制的办法来改变这个社会”。这些重要谈话可以说是“一国两制”构想的最初萌芽。
1979年1月29日至2月5日,邓小平访问了美国。出访前夕,他在会见美国时代出版公司总编辑多诺万时谈到了中国政府的对台政策构想。他说“我们尊重台湾的现实,台湾当局作为一个地方政府拥有它自己的权力,就是它可以有自己一定的军队,同外国的贸易、商业关系可以继续,民间交往可以继续,现行的政策、现在的生活方式可以不变,但必须是在一个中国的条件下。这个问题可以长期来解决。中国的主体,也就是大陆,也会发生变化,也会发展。总的要求就是一条,一个中国,不是两个中国,爱国一家。”1月30日,正在美国访问的邓小平发表讲话指出,“至于用什么方式解决台湾回归祖国的问题,那是中国的内政,希望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只要台湾回归祖国,我们将尊重那里的现实和现行制度”。邓小平指出,“我们一方面尊重台湾的现实,另一方面一定要使台湾回归祖国的怀抱;在尊重现实的情况下,我们要加快台湾回归祖国的速度”。并表示“我门不用‘解放台湾’这个提法了。
1979年12月,他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提出了广为流传的“三个不变“,他指出,实现统一祖国的目标,要从现实情况出发。统一后“台湾的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台湾与外国的民间关系不变,包括外国在台湾的投资、民间交往照旧。”“台湾作为一个地方政府,可以拥有自己的自卫力量,军事力量。”上述一系列谈话,成为“一国两制”构想形成的基本框架。
具体化阶段(1981年——1983年)
从1981年“叶九条”到1983年“邓六条”的发表标志着“一国两制”理论基本内容进一步具体化。
叶九条
1981年9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委会委员长叶剑英发表了《关于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方针政策》的谈话,进一步阐明了关于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九条方针政策(简称“叶九条”)。
(一)为了尽早结束中华民族陷于分裂的不幸局面,我们建议举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两党对等谈判,实行第三次合作,共同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双方可先派人接触,充分交换意见。
(二)海峡两岸各族人民迫切希望互通音讯、亲人团聚、开展贸易、增进了解。我们建议双方共同为通邮、通商、通航、探亲、旅游以及开展学术、文化、体育交流提供方便,达成有关协议。
(三)国家实现统一后,台湾可作为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可保留军队。中央政府不干预台湾地方事务。
(四)台湾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和外国投资不受侵犯。
(五)台湾当局和各界代表人士,可担任全国性政治机构的领导职务,参与国家管理。
(六)台湾地方财政遇有困难时,可由中央政府酌情补助。
(七)台湾各族人民、各界人士愿回祖国大陆定居者,保证妥善安排,不受歧视,来去自由。
(八)欢迎台湾工商界人士回祖国大陆投资,兴办各种经济事业,保证其合法权益和利润。
(九)统一祖国,人人有责。我们热诚欢迎台湾各族人民、各界人士、民众团体通过各种渠道、采取各种方式提供建议,共商国是。
“叶九条”已经包含了“一国两制”的基本内容,邓小平同志1984年12月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时曾明确指出:“1981年国庆前夕叶剑英委员长就台湾问题发表的九条声明,虽然没有概括为‘一国两制’,但实际上就是这个意思。”
邓六条
1982年1月10日,邓小平在接见来华访问的美国华人协会主席李耀基时说:“在实现国家统一的前提下,国家的主体性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台湾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在这次谈话中,邓小平第一次正式提出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概念。
1983年6月25日,邓小平同志在会见美国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时,又进一步阐述了实现台湾和祖国大陆和平统一的六条具体构想(简称“邓六条”)。
(一)台湾问题的核心是祖国统一。和平统一已成为国共两党的共同语言。
(二)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三)不赞成台湾“完全自治”的提法,“完全自治”就是“两个中国”,而不是一个中国。自治不能没有限度,不能损害统一的国家的利益。
(四)祖国统一后,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可以有其他省、市、自治区所没有而为自己所独有的某些权力。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台湾还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大陆不派人驻台,不仅军队不去,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中央政府还要给台湾留出名额。
(五)和平统一不是大陆把台湾吃掉,当然也不能是台湾把大陆吃掉,所谓“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不现实。
(六)要实现统一,就要有个适当方式。建议举行两党平等会谈,实行国共第三次合作,而不提中央与地方谈判。双方达成协议后可以正式宣布,但万万不可让外国插手,那样只能意味着中国还未独立,后患无穷。
从“叶九条”到“邓六条”,“一国两制”科学构想的内容更加完备、明确和系统化,“一国两制”方针的大体框架基本形成。
正式确立阶段(1984年)
1984年,邓小平同志又先后提出了有关“一国两制”的许多重要思想,其中主要包括:
(1)“一国两制”的主体是社会主义。在台港澳地区实行资本主义,是否会影响大陆的社会主义呢?对此,邓小平给予了明确回答。他指出,“‘一国两制’除了资本主义,还有社会主义,就是中国的主体、十亿人口的地区坚定不移地实行社会主义。……主体是很大的主体,社会主义是在十亿人口地区的社会主义,这是个前提,没有这个前提不行。在这个前提下,可以容许在自己身边,在小地区和小范围内实行资本主义。我们相信,在小范围内容许资本主义存在,更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
(2)“一国两制”方针长期不变。针对部分人(包括外国人)担心中国“政策多变”问题,邓小平多次阐明相关政策:“‘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我们已经讲了很多次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已经通过了这个政策。有人担心这个政策会不会变,我说不会变。”我们讲“五十年”不变,“不是随随便便、感情冲动而讲的,是考虑到中国的现实和发展的需要。”邓小平用“五十年不变”这一形象化的语言,强调了大陆坚定不移地落实“一国两制”政策的决心,同时也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将信守诺言的庄严承诺,这为推动“一国两制”的实施创造了必要条件。
(3)用“一国两制”办法解决中国统一问题也是一种和平共处。邓小平同志创造性地把列宁提出的和平共处原则运用到解决国家统一问题上来。他认为:“根据中国自己的实践,我们提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办法来解决中国的统一问题,这也是一种和平共处。”指出“和平共处的原则不仅在处理国际关系问题上,而且在一个国家处理自己内政问题上,也是一个好办法。”用处理国际关系问题的原则来解决国内特殊问题,这是邓小平对列宁和平共处原则的灵活运用和新发展。
1984年10月,《了望》周刊发表《一个意义重大的构想——邓小平同志谈“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对“一国两制”构想作了首次系统报道。这一报道可以视为“一国两制”构想已基本确立的重要标志。
1985年3月第六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正式把“一国两制”确定为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至此,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用“一国两制”解决台、港、澳问题,实现国家统一的基本方针正式确立。


我们唯一害怕的就是害怕本身!


The One duty we owe to history is to rewrite it!


我们对历史的责任之一就是对它所造成的误区和误判重新加以诠释。
台灣在世界上根本就不是“中華民國政府”,(The Govemment of ROC)而台灣就是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台灣本來就是“非官方”(Non-state)不是什麽state“國家”
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一個省的地方政府.亚伯拉罕·林肯说过:你可以暂时欺骗所有的人,你甚至可以永远欺骗一部分人,但你不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You may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eve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but you can'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歷史表明:全世界各國政府都看錯了!
全世界都把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的中國看錯了!
台灣在世界上根本就不是“中華民國政府”,(The Govemment of ROC)
而是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而是“非官方”政府(Non-state))是中華民國一個省的地方政府)
中國就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華民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名正言順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是中國國號從來沒有退出聯合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中華民國政府
台灣是非政府組織,無權代表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省!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3153123154698324&type=3
批注 2020-05-02 182248.jpg (100.28 KB)


3.jpg (95.05 KB)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