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上下求索法統臺灣,两代夢想终成空!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1-28 10:19 編輯

@刘欣-85经管-圣荷西 

承蒙厚愛,恭賀新春,今年鼠年,萬事更新,法統臺灣,夢想落空,

遺有“西行漫記”,新三民主義(民和主義:建立社會安全保障民主法治體系大數據庫),(民新主義:大道之行在民新,在新民,在全力以赴不斷提高全體人民適應共和法治國家,天下衛公立新求真的綜合素質。)(民立暨民主實質在於實行和諧社會法治憲政)民立主義階段:嚴複説的對,中國的未來發展在全民教育和國民擔當監督政府參與各項事業的建設,實踐出真知。用民主法治科學實驗不斷檢驗我們既定政策法規,得以去偽存真,由表及裡,撥亂反正,開拓創新,更上一層樓。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毛澤東不是神,改國號,就是缺乏國家主權統一的法治憲政理論。
鄧小平也不是神,“一國兩制”就是“去殖民化”不徹底,姑息養奸,農夫與蛇共舞,培養自己的對立面,培養自己的“掘墓人”。
“統非成是”.習近平主席对香港暴乱和台湾宣布台独的突发事件判断为“两岸一家亲”,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习惯成自然,積重難返,“祇有沒有”,過度自信,看不透“臺灣問題”分裂與反分裂的鬥爭性質是敵我矛盾。

因此,我是看不到祖國統一,走向共和,同心同國,振興中華的榮景那一天啦!

今天大年正月初三,不畏浮云遮望眼,浪子回頭,老驥伏櫪,亡羊补牢。


學習做Vegas  視頻編輯軟件,記錄生活,記錄自己的歷史所作所為,記錄感恩人生路上的朋友和幫助過我們的人和事。大道就是人生探索真理的價值和過程,就是立心,立命,立信,立新,立志,立人。儒家中庸之道,立处皆然。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苍天在上,天若有情天亦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责任,本想最后几步能为台湾的统一做一点贡献,西行漫记感慨之余,流水如斯夫。

欣慰的是我一生知己是梅菊,家人是我任何時候能得到最大的支持和溫暖。




身居華府,何陋之有?
Washingtonian Tower RIO
山不在高,有親則靈。
水不在深,有愛則福。
天不在高,有光則明。
樓不在錦,有名則雄。



韩非入秦以后,基于以往自商鞅以来的关东人才与秦王交流的先例,以及秦王政对于韩非文笔的欣赏,常常召来韩非在“御前”讨论国是是自然而然的。然而以《五蠹》《八奸》作为《韩非子》核心的韩非,在与秦王讨论时,难免不会像商鞅非议权贵那样,去非议李斯(权贵宠臣)、姚贾(纵横游士)等“五蠹八奸”。这样虽然是为了君主的长远利益,却触及了辅政当权者的利益,秦王政固然喜爱韩非的抽象理论,但一旦谈话中涉及五蠹八奸的具体化,难免对号入座。秦王政听了,难免也会考量一下,去除韩非所谓五蠹八奸的政治现实性。

《战国策》记载了韩非与姚贾的冲突,并暗指姚贾是谋害韩非的罪魁;《史记》的记载倾向于把韩非之死“定罪”到李斯头上,私以为这两处记载,从侧面反映了韩非与纵横游士及秦廷权要的冲突。

韩非之学说,大抵是为君主一人所设计的以“赏与罚”为手段的法、术、势理论体系,这已经不仅仅是当年商鞅等人的治民之术与范睢的治权贵之术了,而是全面统御君主以外的所有臣民的理论武器了。这就难免触及以姚李二人为代表的秦廷既得利益集团的地位。

回头看看商鞅之死,便不难理解韩非之死。商韩二人各为秦国的两次大蜕变提供了实践或理论支持,却都因过于跟随时代的步伐而身死秦地。争议韩非之死,仅仅聚焦于姚李二人谁为罪魁,不免失焦。对于韩非之死,真正的焦点,应当是韩非学说本身与既得利益集团的冲突。

秦王政作为千古难有的君主,深谙统御之术,自身意志又异常坚决刚愎,面对(自身所仰仗的)智囊利益集团与韩非(站在时代前沿的理论家)之间的冲突而做出下狱的决定,绝非李斯或姚贾进一下谗言便能促成的。可以说,没有秦王政自身意志的主动决定,他是不可能直接囚禁了自己曾经的偶像的。

再加上前文所分析的,秦王政与韩非是有深谈的,在这一过程中,秦王政对于韩非的认识,是会逐渐深入并最终消退掉原先只读到书之后的崇拜的,因为秦王毕竟是有实务经验的君王,韩非理论中的过于理想化、超时代的部分,以秦王的政治嗅觉是不会没有察觉的。所以,当韩非的理论得罪了满朝游士与权贵,秦王之于韩非的死,至少是默许的。

韩非之死这一政治谋杀案件,并无罪魁祸首,私以为是秦王、权贵、游士等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是政治利益博弈的结果,并非某某人阴谋诡计得逞所能达致。

韩非的一生可谓成于思辨、死于思辨,却又千古留名于思辨。

作为一个出身弱国王室且有口吃缺陷的人,于国于身,韩非都不得不为了自身发展(战国低等贵族)而强化思辨之能力。得以师从荀卿,与李斯一同求学,对于其思辨能力的磨砺,自是一大促进,这一阶段的成长着实奠定了韩非身前生后名的基础。而后几年的不受用于韩王,更是催化了韩非思想的系统化,并使得韩非得以成一家之言且列身诸子。其生前能得荀卿赏识、李斯交游、秦王欣赏,生后能为两千年帝室所效法,自是其人得成于思辨之处。

然则,韩非缺乏政治实务操作之经验,其学说形成自韩国政局之孤愤、荀卿学术之教染以及著书立说之条理,全无参与实务之机遇。即便把准了时代的脉搏,却难免玄离于实际权谋,再加上其不善言辞之缺陷,身危而无以自辩,徒思而无以有援。卓尔不群,思而无朋,史公评其“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可谓切中要害。

私以为,韩非之死,在政治利益的斗争之外,还有上述韩非自身的先天不足,这是一大被动因素,导致韩非无法在成长中获得言语沟通能力,无法借助言语沟通提升人际情商,无法发挥人际情商取得权斗统战,无法达成权斗中的统战,使得韩非连以往改革派掌握政权的机会都没有(秦王政大可仿效历任秦王提拔游士,然而秦王并没有),无法掌权,就使得韩非连像商鞅那样亲手实现自己主张的改革而后死都不可能。私以为,口吃与徒思才是韩非之死最为宿命的原因吧

(一)先说说嬴政和韩非。
秦王曾经夸赞“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无恨矣”,但是《五蠹》这些文章,确实当得起这个评价。个人觉得并不代表他就多么喜欢韩非这个人——发兵韩国,恐怕更多是出于好奇和占有。况且秦韩当年的关系,出兵韩国就跟军事拉练似的……
韩非入秦后秦王「悦之」,感觉满满都是「韩国怕我我真高兴」的满意,不是什么「偶像来我家吃饭了」的喜悦。
我反正没觉得秦王痴迷韩非,还是对尉缭特别一点。


(二)再说说存韩和亡韩。
《韩非子·存韩》篇,后面附带了李斯写给韩王的一篇文章。如果按照《五蠹》和《谏逐客书》的水平来评价这两篇文章的话,这两篇写得都不咋地。《谏逐客书》和《上韩王书》有差距可以理解,一个是写给自己的主君的,心里有默契,所以知“所说之心”可以说;一个是写给别的诸侯王的,面都没见过几次,裸考难度多大【摊手】。《存韩》当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原因应该还包括,韩非自己也知道存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怎么说服别人相信呢?
而韩非入秦,本来就是为韩国计的。
所以他说秦王的时候,肯定是努力地向存韩这个重点上引导,而且发挥得应该还不怎么样。加上他本人口吃,游说本来就不是强项,这场会谈,效果可能真的一般情况。而秦王要的天下一统。
秦王虽然不一定喜欢他这个人,但是肯定是喜欢他的《五蠹》的,对于这次会谈应该也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可是韩非没有办法给他的期望以回应。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他会不会觉得还是廷尉大人更可爱一点?


(三)最后说说李斯和韩非。
感觉他们私交不差,两个论证方法和法治思想都有相似之处的人,在兰陵读博士的时候,应该是经常交流的。
虽然韩非的列传开头铺垫了“李斯自以为不如”这样的东西,但是秦王夸赞《五蠹》的时候,也是李斯告诉他,这是韩非写的。
感觉他还是很希望自己的同班同学来秦国打工的,谁不喜欢熟人?他又不是不清楚韩非之才,怎么一开始不嫉妒?李斯又不傻。
后来就上演了一段李斯姚贾诽谤韩非、秦王“下吏治非”,李斯毒死韩非,秦王赦免韩非但为时已晚的故事。
不过不厚道地说,在秦国,被毒死真的是一种非常有面子的死法了。秦国的死刑种类繁多、款式多样,我想想就睡不着觉。
说秦王又要赦免韩非,是真心赦免么?我的天呐,如果没有秦王的授意,李斯哪敢动韩非?就算他们两个关系真的很差,也不敢背着嬴政杀他请来的高级顾问啊【摊手】
“阴用其言而显弃其身”,这是韩非在《说难》里面自己写的,他真的是个聪明透顶的人,聪明得让秦王害怕。在得知两人终归不是一条心后,才决定杀了他吧。
那么为什么官方的说法都是李斯害死的,绝口不提秦王?
首先我们要相信太史公的人品,不是在复制粘贴庞涓孙膑。
《史记·萧何世家》里,刘邦曾说,他听说从前秦始皇犯了错,都是李斯帮他背锅,绝对不让别人知道皇帝犯了错。
《说难》原文及翻译
韩非子
原文
    凡说之难:在知所说之心,可以吾说当之。所说出于为名高者也,而说之以厚利,则见下节而遇卑贱,必弃远矣。所说出于厚利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见无心而远事情,必不收矣。所说阴为厚利而显为名高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阳收其身而实疏之;说之以厚利,则阴用其言显弃其身矣。此不可不察也。
    夫事以密成,语以泄败。未必其身泄之也,而语及所匿之事,如此者身危。
    昔者郑武公欲伐胡,故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娱其意。因问于群臣:“吾欲用兵,谁可伐者?”大夫关其思对曰:“胡可伐。”武公怒而戮之,曰:“胡,兄弟之国也。子言伐之,何也?”胡君闻之,以郑为亲己,遂不备郑。郑人袭胡,取之。
    宋有富人,天雨,墙坏。其子曰:“不筑,必将有盗。”其邻人之父亦云。暮而果大亡其财。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
    此二人说者皆当矣,厚者为戮,薄者见疑,则非知之难也,处知则难也。此不可不察。
    昔者弥子瑕有宠于卫君。卫国之法:窃驾君车者罪刖。弥子瑕母病,人间往夜告弥子,弥子矫驾君车以出。君闻而贤之,曰:“孝哉!为母之故,忘其刖罪。”异日,与君游于果园,食桃而甘,不尽,以其半啖君。君曰:“爱我哉!忘其口味,以啖寡人。”及弥子色衰爱弛,得罪于君,君曰:“是固尝矫驾吾车,又尝啖我以余桃。”故弥子之行未变于初也,而以前之所以见贤而后获罪者,爱憎之变也。故有爱于主,则智当而加亲;有憎于主,则智不当见罪而加疏。故谏说谈论之士,不可不察爱憎之主而后说焉。
    夫龙之为虫也,柔可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若人有婴之者则必杀人。人主亦有逆鳞,说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则几矣。
【注】①选自韩非子《说难》,有删节。说难(shuì nán):游说进言的困难。


译文
    大凡进说的困难:在于了解进说对象的心理,以便使自己的说法适合他。进说对象想要追求美名的,却用厚利去说服他,就会显得节操低下而得到卑贱待遇,必然受到抛弃和疏远。进说对象想要追求厚利的,却用美名去说服他,就会显得没有心计而又脱离实际,必定不会被接受。进说对象暗地追求厚利而表面追求美名的,用美名向他进说,他就会表面上接受而实际上疏远进说者;用厚利向他进说,他就会暗地采纳进说者的主张而表面上抛弃了他。这是不能不明察的。
事情因保密而成功,谈话因泄密而失败。未必进说者本人泄露了机密,而是谈话中触及到君主心中隐匿的事,如此就会身遭危险。
    从前郑武公想讨伐胡国,故意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胡国君主来使他快乐。然后问群臣:“我想用兵,哪个国家可以讨伐?”大夫关其思回答说:“胡国可以讨伐。”武公发怒而杀了他,说:“胡国是兄弟国家,你说讨伐它,是何道理?”胡国君主听说了,认为郑国和自己友好,于是不再防备郑国。郑国偷袭了胡国,攻占了它。
宋国有个富人,下雨把墙淋塌了,他儿子说:“不修的话,必将有盗贼来偷。”邻居的老人也这么说。到了晚上,果然有大量财物被窃。这家富人认为儿子很聪明,却对邻居老人起了疑心。
    关其思和这位老人说的话都恰当,而重的被杀,轻的被怀疑;那么,不是了解情况有困难,而是处理所了解的情况很困难。这是不可不明察的。
    从前弥子瑕曾受到卫国国君的宠信。卫国法令规定,私自驾驭国君车子的,论罪要处以刖刑。弥子瑕母亲病了,有人抄近路连夜通知弥子瑕,弥子瑕假托君命驾驭君车而出。卫君听说后,却认为他德行好,说:“真孝顺啊!为了母亲的缘故,忘了自己会犯刖罪。”另一天,他和卫君在果园游览,吃桃子觉得甜,没有吃完,就把剩下的半个给卫君吃。卫君说:“多么爱我啊!不顾自己口味来给我吃。”等到弥子瑕色衰爱弛时,得罪了卫君,卫君说:“这人原本就曾假托君命私自驾驭我的车子,又曾经把吃剩的桃子给我吃。”所以,虽然弥子瑕的行为和当初并没两样,但先前称贤、后来获罪的原因,是卫君的爱憎有了变化。所以被君主宠爱时,才智就显得恰当而更受亲近;被君主憎恶时,才智就显得不恰当,遭到谴责而更被疏远。所以谏说谈论的人不可不察看君主的爱憎,然后进说。
    龙作为一种动物,驯服时可以戏弄着骑它;但它喉下有一尺来长的逆鳞,假使有人动它的话,就一定会被杀掉。君主也有逆鳞,游说进言的人能不触动君主的逆鳞,就差不多(成功)了。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20-2-2 09:37 編輯

天行九歌》霍尊
任侠平生愿
天行九歌 简谱

一叶边舟莲波滟
秋水墨色染
如见美人眼波怜
故人久未见
焚诗煮酒杯未满
风长卷
轻将红袖挽
请君三尺剑
烽火城头沥肝胆
借君三十年
繁花万里好江山
翻千册案卷
谜雾遮眼心事高悬
惋叹史简笔艳
添 一字绝判
千金不换
此生何用声声叹
道不尽流年
看流沙聚散
回首天涯路远
英雄何用声声叹
断碑落残垣
君不见青山
豪杰冢化尘烟
豪杰冢皆化尘烟


歌曲鉴赏
编辑

一曲《天行九歌》,霍尊将乱世的争鸣以一种低吟浅唱的韵律娓娓道来,唱出了韩非公子的一腔热血、万千感怀,唱出了战国末年风起云涌、群雄并起、百家争鸣大时代的众生百态。霍尊独具特色的嗓音,加上缓慢悠远的旋律,虽没有大起大落,也不求轰轰烈烈,却将整首歌曲赋予了更深沉的内涵和更深厚的情怀
歌词功力深厚立意高远,演唱者起承转合有度,很高的评价

一、任侠平生愿,一叶边舟莲波滟

任侠,又称为“尚义任侠”,我认为还有双关即“任性”引申为潇洒。这是对韩非的基本描述,一个书生意气潇洒开朗的青年,平生理想不过极尽悠然弄舟恣意人生,却不曾想这舟激起的涟漪却引发惊涛骇浪。
二、秋水墨色染,如见美人眼波怜
此句是比喻,秋水墨色既是景,更是人,如暗送秋波,秋水也是美人的眼睛。“美人”不仅只容貌更注重德行,尤其是“眼波怜”,谁都无法做到凝视着美人的楚楚的眼睛而无动于衷,这里充满着无限爱怜,对紫女,对红莲等。
三、故人久未见,焚诗煮酒杯未满
上句故人是知己,下句点墨画骨,不提相思意,只有焚诗煮酒谈论天下,谈论古今,甚至忘记了时间,所以古人云:酒逢知己千杯少。
朝祥《今夕何夕》——故人久离遇他乡,闲谈往事旧梦提,焚诗煮酒话英雄,今夕何夕尘烟里。

四、风长卷,轻将红袖挽
这里特意提出,“红袖”除了美人意思还增加了一种特质——读书的女子。这里我仍然认为有第二个意思,平时都是红袖添香,这里红袖挽我认为除了挽袖写诗作画,还有挽袖提剑的意思。
无论弄玉,紫女还是红莲,甚至焰灵姬等,都是女子之身,却投入一场斗争,甚至付出了生命。

风“长”,“轻”挽。长,是指战争年代之长,纷争之长,翘首以盼的和平生活的到来遥遥无期;轻,是写了女子娇柔,如果结合上述“女子提剑”的引申含义,就又有了决绝的意思,如:卫庄杀了姬无夜和赤练的父亲韩王,和赤炼一起站在高处俯视一片火海的韩国宫殿。卫庄给赤炼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从此跟随他,他会还给她一个全新的强大的韩国,卫庄还没来的及说第二个选择,赤炼就截断他的话:我选第一个。并发誓从今以后会一直追随卫庄………(详见《秦时明月之万里长城》第20集风中飞沙)。
五、请君三尺剑,烽火城头沥肝胆
古剑长凡三尺,故称三尺剑,如: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要斩楼兰三尺剑等,其中寓意不言自明。披肝沥胆,露着肝和胆,胆汁一直流,比喻对国家赤诚之心。
六、借君三十年,繁花万里好江山
如果能借三十年光阴,我希望繁华万里江山。
一个“借”,自己的命,还要向“君”借,无限心酸。
韩非英年早逝,纵容才华横溢,但一生理想并没有实现,一直遭到排挤。

七、翻千册案卷,谜雾遮眼心事高悬,惋叹史简笔艳
翻看浩瀚书卷,仍然不解心中疑惑,孜孜以求不曾放弃。秦时明月中还有特指“苍龙七宿”之谜。史简笔艳并无典故,如字面意思——寥寥几笔却浓墨重彩。
八、添 一字绝判,千金不换
纵然千金不可易一字,既是指下笔精炼文思敏捷,又指文人特有的不肯向金钱甚至权贵屈服妥协的傲然风骨。另外,韩非被提拔为司寇,体现出韩非执法严苛,大公无私。
九、此生何用声声叹,道不尽流年
逝者如流水,说不尽,这里应该更具体的指受过的苦难太多了。但即便如此多磨难,何须哀叹个不停。这符合韩非乐观的精神,更是逆境中精神的升华,他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变得圆滑事故,前进的道路依然在我面前,不会空自伤感。
十、看流沙聚散,回首天涯路远
人生如流沙,聚散无常,命运难知,蓦然回首,已经天涯路远,感慨万千。
秦时明月之万里长城22集——浮沉流沙,白凤说你的命和我的命都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流沙。赤炼抓起一把细沙,说流沙就像这些细沙一样,微不足道,身不由已。
十一、英雄何用声声叹,断碑落残垣,君不见青山,豪杰冢化尘烟
帝王将相终成灰土,繁华一时,都如过眼云烟。

作者:亦瑾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762265/answer/13661152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心之逆鳞,终要触犯。
熟悉又陌生。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曾把《心之逆鳞》的高潮部分剪出做手机铃声?

节奏起伏和韵律感觉暗示了剧情的发展,也暗示了韩非的命运。
逃不开、挣不脱的束缚。韩非和卫庄一手成立的流沙。

风沙飘渺,暴风雨即将降临韩国。手握权势、为人老谋深算、手下人才辈出的姬无夜。在《秦时明月第五部君临天下》里,卫庄在赤练和姬无夜新婚之夜杀死了姬无夜。

他身边神秘的血衣候,墨鸦&白凤......数不清的命运纠缠。生死只在一瞬。
韩非注定是个悲剧人物,好在年少时与卫庄结下一段难得可贵的友情。这大概就是英雄相惜的感觉吧。聪明人之间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已经足够。

韩非的命运恐怕很快就要结束了,卫庄只是从来不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罢了。
还有紫女不知怎么就死了?感觉天行九歌里会解开一切谜团。
《心之逆鳞》的旋律很好听,片头曲和片尾曲也是古风韵味十足。
其实作为卫庄大人的粉丝,我更关心他和赤练之间的感情,不过这好像不是剧情的重点?
最后不得不吐槽一下,更新的太慢了,半个月更新一集,作为粉丝,追剧算是追够了。
而且一集去掉片头曲、片尾曲加上广告,是剩下十二分钟左右?感觉剧情没法施展开。
不过总体来看,无论是特效还是剧情、台词和画面都十分精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