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导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台湾推行的误区和陷阱

导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台湾推行的误区和陷阱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李鹏教授:



尊敬的李鹏院长,第一次听到您的名字犹如当年的国务院总理李鹏大驾光临华府。近来,我回国在两岸三地走了一圈,历时43天。途径香港,深圳,北京,上海,台湾全岛,走马观花,道听途说,不耻下问,同行前往的一位我的邻居是美国公民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证。所以为我收集了很多第一手的香港有关资料,我本人原来是深圳的第一家中外合资厂的副厂长,也即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的那家蛇口工业区最先影响全中国的改革开放口号。我是1987年经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在职经理公开考核评审答辩以后,选派香港招商局发展公司下属的蛇口商贸服务公司的部门经理。也就是说,我们在实践中是和台商郭台铭,民企任正非,同时代的改革开放的经历者。他们享受的是国家扶持优惠政策,我们是踏踏实实的国企职业经理人。不应该也不可能成为商业界的风云人物。但我是1986年首创深圳第一家台胞台属联谊会的会长,关心两岸关系,推动反独促统工作,以及实事求是下情上达,提出在践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过程中,不断发现导致影响预期效果的陷阱和误区,从虚情索非,去伪存真,(“证伪法”理论)拨乱反正,从而提出“同心同国,一中三宪,法统优先,重建共和”,暨以联合国宪章和联大2758号决议为准绳,以打破“维持内战进行时现状”战争法程序为导向,把反分裂反两国论的CIVIL WAR进行到底!”的更上一层楼的新思路,新方案,新决断!




一,“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决策之难,难于上青天。


1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的起源,82宪法序言中明文明示:

一九一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封建帝制,创立了中华民国。但是,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历史任务还没有完成。

一九四九年,以毛泽东主席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

宪法序言的意义明确规定,本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

这就是中央对台政策“一国两制”陷阱和“宪法解释上的描述性悖论”。


2
宪法序言“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


首先,宪法明文明示正式【承认】:“中华民国的合法性,存在性,正当性,“历史并未完成”。


其次,“法无明文不得处罚”,从1945年联合国宪章签字成立,中共全权代表董必武签字出席了成立大会,【承认】“中华民国代表中国”,大会一致通过了正式写入联合国宪章第23条。至今没有任何国内法,或联合国的法律文件,【废除】“中华民国”的合法性,存在性,正当性。如果试图“改变国号”,需要经过联合国的安理会程序。在联合国的6个主要机关中,大会和安理会是占有中心的地位。大会是一个审议和提出建议的机构。只有安理会有权接纳新会员国,中止会员国权利,开除会员国。也就是说,根据联大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并没有启动安理会的“接纳新会员国”,“中止既存的中华民国会员国”的法律程序,所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既存的中华民国的延续”。两个中国“国号”表达同一个主权国家,同一个联合国的中国名称。这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误区和至今尚未阐明论述的法律盲点。“同心同国”的法律定位,比“和平统一”更准确,更说明联合国宪章和中国台湾问题的宪法论述的本质。


再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法和国内法的法律定位不是一个新国家,而是一个新政府,也不是新会员国,更不是在既存联合国宪章第23条之上明文明示的中华民国之外的主权国家。我们绝不能上“两个中国”,“一中各表”,“一边一国”,“一中一台”,“维持现状”形形色色“两国论”“女巫”的贼船。1949101日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这种政府宣告,在法律和外交上是建政“政府的宣告”绝不是“新国家”,另立一个“阶级代表”的“新中国”。世界各国的【承认】,应该归属于“政府”的承认。这就是我们新政权成立以来,法学界和政府,人大和政协工作和舆论上“以偏概全”,“似是而非”,“非此即彼”的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国家概念上留下的政治陷阱。“一个中国的原则”在国际上没有在法律上【废除】联合国宪章上第23条的中华民国之前,就不能自立自称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国号”。在此范围内,定义和定位“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一国”,不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没有完成和履行【废除】既存82宪法上的“中华民国”合法地位和国家符号,所以,中央和人大政协,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制造在法律上违宪,违反“联合国宪章上的一个中国原则”制造“两个中国”谬误。这就是我们理论上的真理是可以证伪的,“一个中国原则”是可以证伪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也是可以证伪的。真理越过一小步就会变成谬误!可以肯定的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绝不是从“一中三宪”的法律法理意义上分裂“中华民国”而另立的一个“新中国”。

况且,“和平统一”的社会背景和政治现实是两岸关系是中国(ROC1947年由国共政治对立爆发的国内战争,今天已经演变成“分裂与反分裂”的中国国内战争。我们既然是依然处于内战进行时,现状就是内战僵持阶段,分裂与反分裂的政治对立,接近到摩拳擦掌,以武拒统,分庭抗法,各自为政,分崩离析,南辕北辙,一触即发的战争边缘了。“和平统一”的提法不符合内战进行时的现状,根据战争法,终战必须要经过签订两岸“停战协议”,或者“无条件投降协议”,或者“和平终战协议”,没有这个“战争结束的必要程序”,“和平统一”就是没有实际操作结束内战程序意义的一句空话。如果中央向台湾台独和独台的分裂势力“求和”,“求统”,求同存异”的意愿,那中央也要像1949年元旦蒋中正向中共和人民解放军,提出依据宪法”,“法统”,“联合国宪章”为前提条件的“和统”模式。当然,2019年元旦次日,习近平新年致辞也郑重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台湾模式的五条建议。指出国家必须统一,我们不能把统一再留给下一代人了!习近平提出的政治基础是“九二共识”,这似乎是“昙花一现”的两岸各说各话的“一中各表”口头协议。这个“九二共识”之脆弱,简直不堪一击。我们明明手中有比“九二共识”更有力的宪法和国际法武器,偏偏避重就轻,顾此失彼,拾人牙慧,用一只“经不住推敲的,摇摆不定,说也说不清楚”的挟“九二共识”做“令箭”以至台湾蓝绿各界的政治势力呢!?这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和习近平新年讲话推销“九二共识”的软肋和向台湾台独独台分裂势力“求和”的破绽败笔。

有比较就会有鉴别。法律的力量是强大的,尤其是在现代宪法高于民主,高于政党政治的社会舆论大环境下,“一中三宪”的力量超过百万雄师。

相比起来,宪法和联合国宪章以及联大2758号决议,在全世界和美中之间更有说服力和反分裂的权威性。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台湾关系法”和今年美国签署的“台湾旅行法”这些都是美国的私法,“鞭长莫及”,国际法的位阶高于美国的国内法,这是全世界反对美国霸权的公信力和国际公约的法律地位。“九二共识”不过是过时的“唐吉柯德”手中的武器。拿这种“九二共识”,笼络不了两岸的民心民意和国家认同。于是蔡英文指使台湾太阳花运动的骨干选择了“一国两制成功实践的香港”为撬动中国“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的翻板和“杠杆”,台湾蔡英文一举多得果然箭不虚发香港一国两制的去殖民化不彻底的软肋,在香港青年学生的幕后主导了“台湾228事件”和“台湾太阳花运动”2019升级版。美国的反华势力插手香港只不过是火上浇油,添油加醋,唯恐中共政权不乱,唯恐中国不倒,这是美国和反华势力的一贯政治心态!这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陷阱的外因。决定的因素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本身在中国两岸三地港澳台的内因。“动必有机,动非自外”。一个“失控的香港”,一个是“分裂中国ROC的台湾”,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当然是解决台湾分裂和“反分裂战争”为重啦! 这不是和平示威,民主运动,这就是中国“分裂中国和反分裂中国”的国内战争!CIVIL WAR,不要粉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成功实验。纸里包不住火,邓小平设计的香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就是英国殖民主义残渣余孽依然在香港兴风作浪,煽风点火,为所欲为的殖民地天堂。香港的去殖民化,一点都不彻底,这不是“一国两制”的败笔,这是邓小平当时的设计结构不完善,主权形同虚设,过分相信香港人的爱国亲中感情。类似这种粤港澳一家亲,两岸一家亲,等等“血浓于水的民族情绪其实在意识形态和现代化文明进程中,法治和民主是没有国界的。小平理论就是那个时代的意识形态和法治意识不够的政治代表作。”所以在这种缺乏法治民主宪政的设计思维指导下,出现了“香港司法独立”外籍法官充斥香港的最高权利机构,香港特首代表政府制定的“反蒙面法”竟然被判作“违宪”,真岂有此理!这样的“一国两制”如果五十年不变,这是中国天大的耻辱和国际大笑话!


洞悉两岸现状实质就是中国上世纪1947年爆发的国共内战(CivilWar)的现在进行时。

既然是“战争状态”尚未结束,那么国际法的战争法对中国内政和内战,如何定位
blob:https://www.facebook.com/02f3d2e5-3e4e-42de-a89c......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