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谁代表中国(共和国),谁误导了人民?“前出师表”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9-16 18:59 編輯

谁代表中国(共和国),谁欺骗(误导)了人民?!大海“亮剑”赴京赶考【出师表】(双十条)前十条。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勝己者強。


谁代表中国,谁欺骗了人民?!(赴京赶考,拨乱反正,下情上达,立竿见影之大海“亮剑”前十条)


一,国家是国际法的主体。一个国家只有通过承认,而不是由于其他原因,才能成为一个国际法人格。


       自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以来,在一个中国问题上的“承认”问题和“国家延续”问题,就引起了国内外巨大的争议和长期的对立斗争。核心是谁代表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当然是代表联合国宪章上注册的“中华民国”的延续,是一个既存的国际法主体,毫无疑问是“中华民国”国家主权和国家权利的承接者。


1)循名责实:“2758UN大会决议”:“回顾联合国宪章的原则”是什么意义?!
一个中国,对号入座。
联合国宪章中国位置(国家席位)上签字注册的是什么名字?中华民国。
“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是什么意思?是问谁在联合国宪章签字仪式上,承认“中华民国”是中国的UN宪章上的席位名称(政治符号)。
关于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1945年10月,中国组织了UN十人签字代表团,其中董必武就是中共方面的合法代表。

如上所述,中国(中华民国)本来就是联合国创始会员国,并成为五大UN安理会国之一。
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这就是联合国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既存的中国(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唯一合法代表,就是五大安理会理事国之一。(验明正身)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名副其实的中国人民的“中华民国”的延续。


2)洞悉中国(UN宪章上的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代表”的本质是什么?
推陈出新,拨乱反正,立新求真,名副其实。

主权原则是国际法中最重要的国家基本原则。

首先,国家按照国际法各自根据主权处理国内外事务。主权原则也受到联合国宪章的确认和保障,“大小国家平等权利之信念”,“主权平等”之原则。
其次,不接受任何其他国家或其他权威的命令强制干涉内政,也不容许外来侵犯国家主权。
再次,在一个国家内,不得有其他殖民者或任何其他权威行使涉及国家主权的的任何权利。国家主权具有排他性。
再再次,国家主权的完整性,不可分割,不可分离,不容分裂,不容侵害。没有任何权威可以从内部或外部分裂和肢解国家主权的完整性,同一性和统一性。


3)联合国大会决议文件明文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既存的中华民国延续的法律定位之位阶和权威性。

a,宪法是一切社会民主活动的最高原则,然而唯一能设定高于国内法律秩序的就是国际法秩序。

b,一切国家主权的权限只能出自国际法。换句话说,国家的权利,包括主权,都出自国际法的赋予。
c,国际法没有赋予你代表和拥有的主权,你就没有。其一,国际法对主权国家是有约束力的。其二,主权国家也必须和应当履行国际法授权的责任和义务。
例如:1971年26届联大通过2758号决议,(否定之肯定)
“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唯一合法代表的合法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并立即把(台湾)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占据的一切非法席位上驱逐出去。”


4)跳出“联合国宪章的中华民国”表面文字,洞悉“中华民国”和联合国组织中“既存的中国”的本质:
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
“回顾联合国宪章的原则”,这里是什么意思呢?就此,在联合国宪章第23条,“法律上保留”“中华民国”就是既存的中国定位。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承认,是“承认”既存中国的“新政府”,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另立一个新国家”,而是“中华民国”的国家延续。“国家主权”的承接者。这是“国际法的法律承认”,至于“事实上的承认”,需要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和既存的全体中国人民去解决,去落实UN2758号决议。去实现国家主权的统一,反对地方分裂,侵害主权的完整性,同一性和统一性。



5)“假作真时真亦假”,搞清楚“中华民国”实质是全中国(完整的中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国家符号,不是以偏概全的台湾地区。
是谁欺骗了台湾人民?

“台湾蒋介石的代表”,在1961年10月10日发表文告:“对光复大陆”,“已经有了充分准备,随时可以开始行动”。
1988年2月23日李登辉刚继任就提出“中华民国的国策,就是一个中国的政策,而没有两个中国的政策”。这是在1971年2758号决议正式生效以后,台湾的代表“一个中国的最高原则”。
1991年2月,台湾“国统会”制定的“国家统一纲领”中正式提出“一个中国,两个政治实体”。8月提出“两岸分裂分治”“一中两府”。
1994年3月,直接提出“现阶段是中华民国在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两个对等且互不隶属的政治实体”。“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在国际上是平行的国际法人”为基础处理两岸关系。这其实就是“两国论独台路线”。
2000年接下来的陈水扁进一步发展成“一边一国”独台路线,
2008年马英九继而修正为“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不统不独不武”“维持现状”“主权重叠,治权独立”。
2016年蔡英文主政的“反中去中,联美媚日,军购抗中”“去中国化”,“天然独”,柔性台独,“中华民国台湾”。中华民国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
2019年初,习近平提出两岸和平协议,一国两制,九二共识,民心契合,
蔡英文直接拒绝习近平的五大善意,坚持“四个必须遵守”北京定义的一个中国,“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统统不要”!台湾命运由2300万台湾人民决定,台湾主权在2300万台湾人民对民主自由的坚持,必须以政府对政府的对等方式谈两岸关系。政治上“拉美抗中”,积极扮演分裂国家,支持港独,藏独,疆独,台独的“颜色革命”,成为国际舞台上反共反中抗中的大本营,孵化器,鼓吹台湾太阳花就是反中抗中自由民主(暴力暴动)模式的灯塔。
在国家尚未统一前,台湾问题的现状如何?实践表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台湾根本行不通的症结何在?!
如果说2019年初,习近平探索邓小平设想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台湾政治协商和统方案,还存有五点希望的话。经过这段时间的蔡英文运作和策划,倒行逆施地加快推行设立“中共代理人法”,大量采购美国先进武器,引狼入室加强美国驻台军事存在和影响力,设立增修“两岸关系条例”,防止“少数政党单方面签定两岸和平协议”的立法院三渎和公投门槛的设限,已经使两岸任何试图和平统一大门都统统关闭掉了,两岸和统的可能性在社会和法律程序上通过的概率基本为零。
也就是不管是蓝绿任何政党执政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案都没有生存的空间和可能性。即便是声势浩大的“四靠”韩国瑜也好,“一中各表,两个政治实体”“反独不促统”的郭台铭,其实都是“独台路线”和忽悠大陆,“吃大陆豆腐”,维持“不统不独不武”现状。无限期把两岸对峙关系拖下去。


6)事实胜于雄辩,实践出真知。“习焉不察”,“习焉不行”?
        非此即彼,一中各表,形而上学行不通。实践出真知,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a,维持现状:“一分为二,非此即彼,两元分立,隔海而治”,就是制造“两个中国”“一边一国”。
b,构成“以假乱真”“习非成是”的国家分裂陷阱:“中华民国在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中华民国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
c,“习以为常”的“自己给自己授权”:借“主权在民”之名,行分裂国家之实。借台湾2300万人民“民族自决权”行分裂“中华民国”之事实。所谓“民族自决权”是国际上殖民地地区的“选择权”。台湾地位是“中华民国台湾省”,不存在“民族自决”的定位问题。
d,“反分裂国家法”的底线思维:物极必反,当“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利好利多政策出尽之时,就是启动“反分裂国家法”之时。
e,事物总是会走向自己的反面。台湾反共反中抗中人士依然执迷不悟,负隅顽抗,坚持分裂,坚持分道扬镳,坚持“汉贼不两立”,坚持台湾的主权必须由2300万台湾人民自由民主方式来决定的时候。
f,“维持现状”的现状实质就是“中华民国的内战状态”。被联合国承认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既存联合国组织中的“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是受到国际法保护和明文确认的国家固有主权。相反,没有受到国际法承认,不享有国家主权的“蒋介石政府的台湾代表”,就不能享有国家主权原则的保护。启动反分裂国家法的战争就是正义的战争,合法的战争,因而把“中华民国的人民解放战争进行到底”(内战的合法性)也就有了社会对政府和人民解放军“师出有名”的合法依据必要条件。因为和平解决反台湾独立和分裂的手段,已经竭尽全力,和平统一的希望已经被台湾当局和立法院“中共代理人法”和“两岸关系条例修正案”彻底封杀,斩尽杀绝,断子绝孙,斩草除根,追杀到底了。
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也是中国的内战遗留问题。启动反分裂国家法,就是合法合理合情去落实联合国2758号决议实施的正当性。


7)仁至义尽,退无可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是可忍,孰不可忍!?


台湾现在已经与港独,疆独,藏独,同流合污,成了反中抗中乱中的避罪天堂,暴力暴动的培训基地和制造恐怖活动的孵化基地。
解铃还须系铃人。两岸当局的决策者,总是习惯并痴迷于最初的处理“两岸关系设想”,然后全力以赴地投入“针锋相对”的对抗斗争和零和博弈。为了实现“一中各表”,“一边一国”,“台独和独台”,“中华民国台湾主权独立在民”这样捕风捉影,一厢情愿的目标和幻想,年复一年,一届换一届,不懈努力,自欺欺人,瞒天过海,忽悠民众相信政府能够创造和平分裂的维持现状,相信本届和未来政府能够创造为 自己选民更好更大更多利益的契机和奇迹。


8)“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港独暴动和连续破坏香港的法治秩序,以及台湾的纵容和财力物力人力的同流合污,遥相呼应,已经表现为启动内战的前兆。
香港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司法独立”“高度自治”一国两制模式,今天给我们带来了崭新的颠覆性连锁反应。“只有邓小平理论,而没有别的解决香港问题的理论,能够处理好港英殖民当局遗留下来的社会陷阱”。于是,我们自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以来,缺乏“一国两制”政策创新,完全放弃参与和治理香港的主动权,听之任之,姑息养奸,纵容反中反送中反“一国两制”的港独和分裂滋事分子得寸进尺的“颜色革命”。



9)误解和误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目标导向和政策陷阱。
“香港一国两制模式”的政策陷阱之一,“港人治港”的陷阱其实已经显而易见地摆在我们全体中国人民面前。香港发展之权操之在港,香港法治之权操之在港英殖民主义者的遗老遗少的大法官手里。香港教育之权操之在鄙视和疏离中国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社会文化土壤上自由泛滥。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大有大的难处”,竟然无法协调基本法的第23条款项而对香港进行有效的法治文明的国家秩序管理。邓小平“一国两制”理论忽视了实践中对国家认同和归属的可能性障碍,忽视了港英殖民残余教育的影响力和破坏力,甚至超过台湾的去中国化的教育课纲的毒害程度。至今我们并没有对“一国两制”设计进行深刻明智和批判质疑的反省检讨。更没有积极采取由表及里,伤筋动骨的拨乱反正措施,更不愿意举一反三,彻底否定和改变对台湾“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解决方案的重新设计和台湾解放后在国家治理和台湾省地方治理的权力配置上“结构性调整”开拓创新。



10)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自知者明,知人者智,胜人者有力,胜己者强。
能够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才能变得真正强大的国家。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国家不能总结经验教训,不断在社会实践中反省检讨自己的政策,有所发现,有所修正,有所创新,有所改进,一切唯书唯上,思想僵化,个人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君不见,历史的错误造成今天始料不及,文过饰非,好大喜功,叶公好龙的社会后果。

毛泽东时代的最大错误是“改了国号”(在国际法上至今并没有废除中华民国的存在和延续),误导了国民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另立一个新中国”的“新国家”,从而造成了“一中各表”的假象和法律混淆国家认同陷阱。其次毛的错误就是过度强调伟大领袖的个人崇拜,个人思想,人治高于法治的终身制。把国家和全体国民的全部利益和前途命运系于一身,绝对的权威,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和社会法治发展的破坏。


邓小平的出现是唯物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规律。我们如此重视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依然有很多人,至今依然崇拜造神和个人崇拜现象。崇拜非此即彼的两元分立,强调“两个凡是”,“只有没有”,强调“绝对服从”,“绝对领导”,“绝对正确”的形而上学不正之风。


邓小平理论在实践检验中存在的最大错误和悬念,首先就是“两元分立的非此即彼形而上学”,“摸着石头过河”,在社会实践中发现问题,反省和检讨“流程管理”的缺失和不完善,不适应,不确定,不稳定因素。邓小平理论的第二个美中不足和悬念政府行为的行政法制没有建立起来,换句话说,除了政府的廉政建设,另一个就是政府自身的职权法的两重性不明确。对于政府行为来说,法律授权给你的权力,你才有;法律没有授权给你的权利,你就没有,不能做。这一点一定要讲清楚。其次邓小平第二个意识就是法律授权的任务和职权,必须全力以赴去行使,要认真去做好。这个权利不同于老百姓"自由处置权”的权利,比如说,宪法授予“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去实现落实“UN2758号决议,代表中华民国(既存的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权利,那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就必须去行使这个中国国家主权的最高职权。要动员国家机器的一切资源,在国家主席的任期之内实现国家的主权统一和固有领土的完整。国家主权不容分裂,不容分离,不容台独,独台和港独,疆独,藏独分子的滋事破坏和挑衅侵害!对于政府来说,不能解决法律授权的应完成的事项,那就是政府的失职和不作为的问题。


家有家法,厂有厂规,国有国法,天下卫公,有法必依,有法必行,法治天下,香港的法治如今大为退步,台湾的法治也是名存实亡,大陆虽经改革开放的法治建设本质上有长足进步,但实际上具体实践中还有很多不完善,不确定,不尽人意的漏洞和缺失。我们需要继续坚持实事求是,解放思想,深化改革开放来加以渐进式改善和提高。虽然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法治制度和完美的法治国家。但是我们要勇气为了胜利,为了人民,为了未来,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堂堂正正立党为公,立党为民,立新求真,不断地接受全体人民和时代的检验质疑。




如果说大陆还有人寄希望于台湾中国国民党和马英九,吴敦义,郭台铭和韩国瑜等政客和大陆台商们心照不宣的“反独不促统”路线,还能有一线认同“两岸一中”“祖国统一”的渺茫希望,也就不会相信必须“推陈出新,拨乱反正”,提出“同心同国,和平武统”决策,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远交近攻,解放台湾”解决方案。


二,为了“拨乱反正,奉法促统”,审时度势,攻心为上。大邦以下小邦,师出有名,远交近攻,动必有机,动非自外,空谈误国,斗争兴邦。
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认同“同心同国,武统共和”才能成为一个新中华人民共和国。


http://www.twoeggz.com/news/14038867.html


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为何毛泽东一再坚持不设“国家主席”?


熟谙“善用兵者隐其形”的用兵之道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9-16 05:47 編輯

誰代表中國,誰欺騙了人民? !大海“亮劍雙十條”之前十條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誰代表中國,誰欺騙了人民? ! (赴京趕考,撥亂反正,下情上達,立竿見影之大海“亮劍”前十條)


一,國家是國際法的主體。一個國家只有通過承認,而不是由於其他原因,才能成為一個國際法人格。


自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以來,在一個中國問題上的“承認”問題和“國家延續”問題,就引起了國內外巨大的爭議和長期的對立鬥爭。核心是誰代表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當然是代表聯合國憲章上註冊的“中華民國”的延續,是一個既存的國際法主體,毫無疑問是“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和國家權利的承接者。


1)
關於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 1945年10月,中國組織了UN十人簽字代表團,其中董必武就是中共方面的合法代表。如上所述,中國(中華民國)本來就是聯合國創始會員國,並成為五大UN安理會國之一。


2)
主權原則是國際法中最重要的國家基本原則。首先,國家按照國際法各自根據主權處理國內外事務。主權原則也受到聯合國憲章的確認和保障,“大小國家平等權利之信念”,“主權平等”之原則。其次,不接受任何其他國家或其他權威的命令強制干涉內政,也不容許外來侵犯國家主權。再次,在一個國家內,不得有其他殖民者或任何其他權威行使涉及國家主權的的任何權利。國家主權具有排他性。再再次,國家主權的完整性,不可分割,不可分離,不容分裂,不容侵害。沒有任何權威可以從內部或外部分裂和肢解國家主權的完整性,同一性和統一性。


3)
憲法是一切社會民主活動的最高原則,然而唯一能設定高於國內法律秩序的就是國際法秩序。一切國家主權的權限只能出自國際法。換句話說,國家的權利,包括主權,都出自國際法的賦予。國際法沒有賦予你代表和擁有的主權,你就沒有。其一,國際法對主權國家是有約束力的。同時其二,主權國家也必須和應當履行國際法授權的責任和義務。例如:1971年26屆聯大通過2758號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唯一合法代表的合法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並立即把(台灣)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占據的一切非法席位上驅逐出去。


4)
“回顧聯合國憲章的原則”,這裡是什麼意思呢?就此,在聯合國憲章第23條,“法律上保留”“中華民國”就是既存的中國定位。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是“承認”既存中國的“新政府”,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另立一個新國家”,而是“中華民國”的國家延續。 “國家主權”的承接者。這是“國際法的法律承認”,至於“事實上的承認”,需要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和既存的全體中國人民去解決,去落實UN2758號決議。去實現國家主權的統一,反對地方分裂,侵害主權的完整性,同一性和統一性。


5)是誰欺騙了台灣人民?


“台灣蔣介石的代表”,在1961年10月10日發表文告:“對光復大陸”,“已經有了充分準備,随时可以開始行動”。
1988年2月23日李登輝剛繼任就提出“中華民國的國策,就是一個中國的政策,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這是在1971年2758號決議正式生效以後,台灣的代表“一個中國的最高原則”。
1991年2月,台灣“國統會”制定的“國家統一綱領”中正式提出“一個中國,兩個政治實體”。 8月提出“兩岸分裂分治”“一中兩府”。
1994年3月,直接提出“現階段是中華民國在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兩個對等且互不隸屬的政治實體”。 “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在國際上是平行的國際法人”為基礎處理兩岸關係。這其實就是“兩國論獨台路線”。
2000年接下來的陳水扁進一步發展成“一邊一國”獨台路線,
2008年馬英九繼而修正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維持現狀”“主權重疊,治權獨立”。
2016年蔡英文主政的“反中去中,聯美媚日,軍購抗中”“去中國化”,“天然獨”,柔性台獨,“中華民國台灣”。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
2019年初,習近平提出兩岸和平協議,一國兩制,九二共識,民心契合,
蔡英文直接拒絕習近平的五大善意,堅持“四個必須遵守”北京定義的一個中國,“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統統不要”!台灣命運由2300萬台灣人民決定,台灣主權在2300萬台灣人民對民主自由的堅持,必須以政府對政府的對等方式談兩岸關係。政治上“拉美抗中”,積極扮演分裂國家,支持港獨,藏獨,疆獨,台獨的“顏色革命”,成為國際舞台上反共反中抗中的大本營,孵化器,鼓吹台灣太陽花就是反中抗中自由民主(暴力暴動)模式的燈塔。
在國家尚未統一前,台灣問題的現狀如何?實踐表明:“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在台灣根本行不通的癥結何在? !
如果說2019年初,習近平探索鄧小平設想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台灣政治協商和統方案,還存有五點希望的話。經過這段時間的蔡英文運作和策劃,倒行逆施地加快推行設立“中共代理人法”,大量採購美國先進武器,引狼入室加強美國駐台軍事存在和影響力,設立增修“兩岸關係條例”,防止“少數政黨單方面簽定兩岸和平協議”的立法院三瀆和公投門檻的設限,已經使兩岸任何試圖和平統一大門都統統關閉掉了,兩岸和統的可能性在社會和法律程序上通過的概率基本為零。
也就是不管是藍綠任何政黨執政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案都沒有生存的空間和可能性。即便是聲勢浩大的“四靠”韓國瑜也好,“一中各表,兩個政治實體”“反獨不促統”的郭台銘,其實都是“獨台路線”和忽悠大陸,“吃大陸豆腐”,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現狀。無限期把兩岸對峙關係拖下去。


6)
實踐出真知,社會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非此即彼,兩元分立的隔海而治,成為既成事實。 “習以為常”,“習非成是”。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物極必反,當“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利好利多政策出盡之時,台灣反共反中抗中人士依然執迷不悟,負隅頑抗,堅持分裂,堅持分道揚鑣,堅持“漢賊不兩立”,堅持台灣的主權必須由2300萬台灣人民自由民主方式來決定的時候。把“中華民國的人民解放戰爭進行到底”(內戰的合法性)也就有了社會對政府和人民解放軍“師出有名”“盡一切可能防止國家分裂,長期割據”,抗拒落實聯合國2758號決議實施的合法性。


7)
解鈴還須繫鈴人。兩岸當局的決策者,總是習慣並痴迷於最初的處理“兩岸關係設想”,然後全力以赴地投入“針鋒相對”的對抗鬥爭和零和博弈。為了實現“一中各表”,“一邊一國”,“台獨和獨台”,“中華民國台灣主權獨立在民”這樣捕風捉影,一廂情願的目標和幻想,年復一年,一屆換一屆,不懈努力,自欺欺人,瞞天過海,忽悠民眾相信政府能夠創造和平分裂的維持現狀,相信本屆和未來政府能夠創造為自己選民更好更大更多利益的契機和奇蹟。


8)
香港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司法獨立”“高度自治”一國兩制模式,今天給我們帶來了嶄新的顛覆性連鎖反應。 “只有鄧小平理論,而沒有別的解決香港問題的理論,能夠處理好港英殖民當局遺留下來的社會陷阱”。於是,我們自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以來,缺乏“一國兩制”政策創新,完全放棄參與和治理香港的主動權,聽之任之,姑息養奸,縱容反中反送中反“一國兩制”的港獨和分裂滋事分子得寸進尺的“顏色革命”。


9)
“香港一國兩制模式”的政策陷阱之一,“港人治港”的陷阱其實已經顯而易見地擺在我們全體中國人民面前。香港發展之權操之在港,香港法治之權操之在港英殖民主義者的遺老遺少的大法官手裡。香港教育之權操之在鄙視和疏離中國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的社會文化土壤上自由氾濫。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大有大的難處”,竟然無法協調基本法的第23條款項而對香港進行有效的法治文明的國家秩序管理。鄧小平“一國兩制”理論忽視了實踐中對國家認同和歸屬的可能性障礙,忽視了港英殖民殘餘教育的影響力和破壞力,甚至超過台灣的去中國化的教育課綱的毒害程度。至今我們並沒有對“一國兩制”設計進行深刻明智和批判質疑的反省檢討。更沒有積極採取由表及里,傷筋動骨的撥亂反正措施,更不願意舉一反三,徹底否定和改變對台灣“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解決方案的重新設計和台灣解放後在國家治理和台灣省地方治理的權力配置上“結構性調整”開拓創新。


10)
奉法者強則國強,奉法者弱則國弱。
毛澤東時代的最大錯誤是“改了國號”(在國際法上至今並沒有廢除中華民國的存在和延續),誤導了國民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另立一個新中國”的“新國家”,從而造成了“一中各表”的假象和法律混淆國家認同陷阱。其次毛的錯誤就是過度強調偉大領袖的個人崇拜,個人思想,人治高於法治的終身製。把國家和全體國民的全部利益和前途命運係於一身,絕對的權威,造成了難以估量的巨大損失和社會法治發展的破壞。


鄧小平的出現是唯物辯證法的否定之否定規律。我們如此重視社會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但是依然有很多人,至今依然崇拜造神和個人崇拜現象。崇拜非此即彼的兩元分立,強調“兩個凡是”,“只有沒有”,強調“絕對服從”,“絕對領導”,“絕對正確”的形而上學不正之風。


鄧小平理論在實踐檢驗中存在的最大錯誤和懸念,就是“兩元分立的非此即彼形而上學”,“摸著石頭過河”,在社會實踐中發現問題,反省和檢討“流程管理”的缺失和不完善,不適應,不確定,不穩定因素。鄧小平理論的第二個美中不足和懸念政府行為的行政法制沒有建立起來,換句話說,除了政府的廉政建設,另一個就是政府自身的職權法的兩重性不明確。對於政府行為來說,法律授權給你的權力,你才有;法律沒有授權給你的權利,你就沒有,不能做。這一點一定要講清楚。第二個意識就是法律授權的任務和職權,必須全力以赴去行使,要認真去做好。這個權利不同於老百姓"自由處置權”的權利,比如說,憲法授予“國家主席”,“軍委主席”去實現落實“UN2758號決議,代表中華民國(既存的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權利,那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就必須去行使這個中國國家主權的最高職權。要動員國家機器的一切資源,在國家主席的任期之內實現國家的主權統一和固有領土的完整。國家主權不容分裂,不容分離,不容台獨,獨台和港獨,疆獨,藏獨分子的滋事破壞和挑釁侵害!對於政府來說,不能解決法律授權的應完成的事項,那就是政府的失職和不作為的問題。


家有家法,廠有廠規,國有國法,天下衛公,有法必依,有法必行,法治天下,香港的法治如今大為退步,台灣的法治也是名存實亡,大量的法治建設還有很多不完善,不確定,不盡人意的漏洞和缺失。我們需要繼續堅持實事求是,解放思想,深化改革開放來加以漸進式改善和提高。雖然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法治制度和完美的法治國家。但是我們要勇氣為了勝利,為了人民,為了未來,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堂堂正正立黨為公,立黨為民,立新求真,不斷地接受全體人民和時代的檢驗質疑。


如果說大陸還有人寄希望於台灣中國國民黨和馬英九,吳敦義,郭台銘和韓國瑜等政客和大陸台商們心照不宣的“反獨不促統”路線,還能有一線認同“兩岸一中” “祖國統一”的渺茫希望,​​也就不會相信必須“推陳出新,撥亂反正”,提出“同心同國,和平武統”決策,下定決心,不怕犧牲,“遠交近攻,解放台灣”解決方案。


二,為了“撥亂反正,奉法促統”,審時度勢,攻心為上。大邦以下小邦,師出有名,遠交近攻,動必有機,動非自外,空談誤國,鬥爭興邦。
把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認同“同心同國,武統共和”才能成為一個新中華人民共和國。


http://www.twoeggz.com/news/14038867.html


老子說: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為何毛澤東一再堅持不設“國家主席”?


熟諳“善用兵者隱其形”的用兵之道


為何毛澤東一再堅持不設“國家主席”?


熟諳“善用兵者隱其形”的用兵之道


你可以欺騙所有人於一時也可以欺騙部分人於一世,但不能欺騙所有人於一世。


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into the world, but you can not fool all the people in the world.


你可以暫時矇騙所有的人,也可以永久地矇騙一部分人;但是,你不能永久地矇騙所有的人。


You can temporarily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can also be permanently to deceive some people; however, you cannot permanently to deceive all.


每個人應該有這樣的信心:人所能負的責任,我必能負;人所不能負的責任,我亦能負。


Each person should have the confidence that people can take responsibility, I will be able to bear; the person can not be responsible, I also can be negative.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