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大海参选的初衷有三, 比如說,“新中華台灣人”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9-9-7 11:20 編輯

我們台灣2300萬人民在2020年正面臨何去何從的嚴峻選擇!


我們今天站在這裡,不只是為了慶祝辛亥革命108週年,也不僅僅是為了見證中華民國台灣今天的民主價值,更是提醒世人辛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現代中國人,包括我們中華民國台灣人,除了極少數賣國賊以外,都是孫中山先生的學生,也是“三民主義”革命事業的繼承者和開拓者。他全心全意地為了改造中國而耗費了畢生的精力,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我的外婆廖耀華是美國夏威夷華僑,也是中國台灣人。她是孫中山先生的信徒,也是中美關係的無冕大使。我這次回台灣首先要拜祭我的阿公和阿婆,感謝他們養育了我的母親和兄妹七八個大家庭。這次回到台灣說不定,也是我餘生回台灣的最後一次機會。我的父母已經不在了,台灣就是生我的母親,所以,我走南闖北,飄洋過海,身居中國大陸,中國香港,身居美國大華府,一直都把台灣當成我的母親。我這個人,從小就習慣獨立思考,父親在六歲的時候,就送我上火車交給列車員,讓我獨立坐火車從瀋陽到唐山。我九歲的時候,就獨立寄宿在北京我姑姑家上小學,十四歲時我在北京男十三中上初二,姑姑嫌棄我性格獨立,把我趕出了家門,我流落街頭,同學家,老師家,也經常睡在火車站的候車室裡。我記得父親曾經對我說“委曲求全,人才能長大”。我知道,他是17歲時,離家出走,南下流亡,最後,考進黃埔戰車工程學院第19期。我的命運注定也一樣坎坷艱難。我19歲遇到文化大革命,第一天宣布“廢除高考”的當時,我隨口說了一句“不好”。於是我成了同學中典型的反對黨中央,反對中央文革,反對文化大革命的“批判對象”。很快就讓我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1969年我正式到陝西關中的眉縣橫渠鎮插隊落戶,在那裡我開始完全獨立自主生活,並成為生產隊的標兵,公社修鐵路的施工員,我接觸到了我們鎮的大儒家張載的祠堂,“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1971年我被寶雞石油鋼管廠招工錄取了。這是一次徹底改變命運的機會。我成了中國石油工人,這在當時就是國家的領導階級,就有了與國家命運相連的責任感和榮譽感。洗刷了我長久壓抑在心底“台灣出生”的心裡包袱。
1974年大年初一,我參加檢修加班之餘,就把我對企業裡生產和管理情況,以點帶面,從微觀到宏觀的寫了五條建議。 1,解放生產關係,貫徹階級路線應當重在表現。 2,提高生產效率,關鍵在於提高員工科技技能和素質。 3,員工的在職培訓教育,是解放生產力的基本功。 4,全國一盤棋,我們是舉國體制,應當把“抓革命”落實到“促生產”的經濟重心。 5,解放台灣問題,民以食為天,國富民強,才有解放台灣的綜合實力。否則“祖國統一”就是一句空話。不管怎麼說,毛主席收到了我的信。一個月後,他發動了“批林批孔運動”,這就是“抓革命,促生產”的中國文化。這是我獨立思考的第一個成果。但是,很快我就被中央文革小組的專案調查組,列為打擊對象。寶雞鋼管廠決定“被神經病”放假離廠,讓我躲過了一劫。回家休假期間,家父促成了我的婚姻,一個月內,我就領取了結婚證。後來,鄧小平出山,我又一次得到徹底解放。考進了西北大學數學系,並成為數學系學生會主席。畢業後我分配到石油系統科技含量最高的石油勘探儀器總廠,參與引進美國最先進的印刷線路板生產線的計算機輔助小組消化和操作工作。我成了第一代IT工程師。 1984年深圳特區來西安招聘人才。我就被蛇口工業區的第一家中外合資廠錄取了。這也就是提出“時間就是金錢,效益就是生命”的那家企業。隨後,我又直解參與了與美國APCI跨國企業(Air Products and Chemicals, Inc)資本重組的整改工作,我是中方總經理助理。對於隨後的學习和实行APCI美國企業流程管理制度,頗有深刻的體會和感悟。完全不是把工人和管理者當成機器和手,不是“血汗工廠”而是“尊重流程和製度”,尊重責任和擔當的義務。這也就是“企業的法治文化”。 1987年經過蛇口工業區的管理幹部綜合評審公開考核,我又被選派去了香港招商局發展公司蛇口商貿服務公司。從事經商和服務,實踐和熟悉香港“一國兩制”的市場經濟環境。受益匪淺,感受頗深。市場經濟就是汪洋大海,千奇百怪,魚目混珠,驚濤駭浪,九死一生,真正下海,與觀海看海的人,完全不同。我在國內下海經商十多年,血的教訓,遠遠多於成功的經驗。我認為任正非和郭台銘都不簡單,人無完人,都是我佩服的企業家。雖然我和他們是同時代同一地區商場裡的探險者,有的夢想,是可以實現的,有的夢想也許是永遠實現不了的。但我今天來到台灣,就是希望通過台灣民主的程序,在台灣2300萬人民面前展示我真實的學習能力和適應能力,以及對時局的判斷與把握能力結合起來的綜合素質。雖然我在某一方面,並不是強者,但是在判斷和分析兩岸關係,以及對台灣民主憲政的改革和兩岸合作的經濟前景我是有信心和一定的可開發資源的。



比如說,“新中華台灣人”,我是中國第一家台胞台屬聯誼會的會長,在聯絡兩岸一家親的社會資源方面,兩岸文化交流方面,我們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海量資源。合作前景廣闊,意義深遠。


另外,“新中華台灣城市”建設,這是一項被事實證明實力強大的深圳中國奇蹟所預期的。在福建平潭已經準備開建的跨海大橋,在高雄港可以進一步擴大的招商局港口碼頭合作項目。在台中的城市更新Re-living th City 智能城市建設投入,在新竹,在花蓮,在台南,在屏東,多少改變,多少期待,只要“一念之差”,即可“解民倒懸”。


再說,“新中華台灣形象”。台灣光復以來,台灣形像不斷發生戲曲性的變化。我們到台灣經歷了張燈結彩喜洋洋,光復歌兒人人唱!青天白日滿地紅,中華民國全民歡!幸福的憧憬曾經洋溢在每一家台灣人的臉上,但沒有料到日本殖民政府在七十天發行大量的台灣銀行鈔票帶來“貨幣戰爭”物價膨脹和國民政府帶來的“228事件”,卻是更大的文化衝突和族群分裂。
韓戰期間台灣鞏固了國民黨和蔣中正的領導權威,但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台灣意識到“反攻大陸”的希望越來越渺茫。於是在得到美國和日本資本的支持下,台灣提出“建設台灣,反共復國”的方針,在60年代開始進入了快速發展時期。從70年代開始,台灣政局趨向動盪,從外部看,1971年10月,聯合國26屆大會通過2758號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法律地位,驅逐了台灣當局的政府代表。之後的尼克松訪華,中日建交,中美建交,美國簽訂“台灣關係法”作為美國國內家法。
蔣經國為了“應變求存”,開始實行“革新保台”“在台生根”的務實措施。 80年代末以後,台灣迅速實行“本土化”措施。 1988年蔣經國去世,李登輝執掌大權,宣布開始“憲政改革”。 1949年以來的大陸民代“全部退職”,“國大”代表全部在台灣地區自選產生。 (這種方式,就是香港民陣的五大訴求之一),台灣當局,標榜這就是實行西方民主價值和民主制度。
在1982年鄧小平提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政策以後,台灣謀求“兩個中國”的目的越來越明顯。 “李六條”重申“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最重要的原則只有一點,就是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亦既要承認台灣有主權,兩岸分裂分治,這一點一定要堅持,不然什麼都不存在。”這就是後來的“兩國論”,陳水扁的“一邊一國”,馬英九的“一中各表”,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一脈相承的台獨和獨台兩岸政策主張和政治訴求。 40年來,兩岸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此消彼長,相形見拙,伴隨“反分裂國家法”的法律準備和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的尚方寶劍。2019年初习近平提出的五个原则,其实也是敦促台湾当局接受“九二共识”和“一国两制”台湾协商方案。但是遭到蔡英文“四个必须”彻底打脸。蔡英文不识时务的根源在于,她一叶障目,自以为“中华民国台湾”,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并以此自欺欺人,瞒天过海,达到“拉美媚日,反中抗中,以拖待变,负隅顽抗”的隔海分治的目的。但是,这一切,现在走到尽头了。台湾的台独气焰嚣张自然助长了港独的反中脱中侥幸心理。特别是台湾的太阳花运动是香港“颜色革命”的孵化器和赞助商。这台湾民进党和时代力量借助美国CIA的培训之道和下属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支持,上演了利用“八九六四”的青年学生冲动的激情,大量的资金就像打鸡血一样,一发不可收拾,那些贪图“出场费”的暴民,更是一往无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就是当年八九民运,暴民“有利可图”不愿意退场的诱因一样。但台湾蓝绿政客不知道,这也是“鬼上身”的陷阱。就凭港独和台独独台勾结这一条,就完全构成了分裂国家罪的成立,就造成了中国大陆“出师有名”的充分理由。蔡英文已经意识到这种“捡到抢”的反作用力。动必有机,不是不动,时候未到。只要台湾2020大选,尘埃落定,那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秋后算账的节骨眼。苍天在上,上帝要你灭亡,必先让你变得疯狂!台湾现在就是温水里的青蛙。香港动乱根本不影响大陆任何城市,乱只能暴露那些反政府的蠢蠢闹事者,暴露一个,就留下一个案底。香港是中国的香港,翻不起大浪。台湾毕竟也是中国的台湾,只不过台湾2300万人民,至今很遗憾,还没有真正看明白这个博弈的底牌。美国和日本至少都是心知肚明,不愿趟台湾分裂中国的浑水。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大陆处理香港的模式,就是欲擒故纵,姑息养奸,香港越乱越穷,穷则思变,思变则通。台湾的前车之鉴,难道执迷不悟,蔡英文的教训还看不清楚吗?

事實上,從憲法和國際法既成事實和法律依據上來說,我想今天明明白白對台灣人民說,台灣的前途和命運不是掌握在2300萬人民手裡,就像台灣的前途和命運並不是掌握在720萬香港人民手裡一樣。台灣和香港都不存在“民族自決權”的問題,也不存在“地區獨立”的問題。台灣的地位,叫做中國台灣,中華民國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省,中華民國就是中國。中華民國國民黨就是中國國民黨。 1971年UN2758號決議,不僅是拿走了“蔣介石政府的代表權”,連“中華民國”的國號也被完全拿走了。這裡不得不提醒台灣人民和台灣當權者一個歷史事實。 “台灣獨立”是不可能的,“台灣地位未定”也是不可能的,“中華民國台灣”不是主權國家,就是中國的一個省。原因就在中美建交過程中,中美就這個問題已經交涉的很清楚,很徹底,毫無懸念了!


早在1971年4月美國已經獲悉聯合國將做出中國席位的變更出現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完全取代 中華民國的結果。為了留給台灣當局一個變通的機會,美國國務院聲明“台灣地區地位未定”,指出中華民國軍隊進駐台灣是系接受盟軍的軍事命令,並未取得“台灣地區的主權”。暗示台灣人民根據聯合國“殖民地民族自決權”的規定,有權通過公投自決投票,宣布台灣獨立。但是這些美國一廂情願的精心策劃,遭到了蔣介石當局的堅決反對。當時的台灣民意最高機關是台灣省國大議會。在蔣介石總統和國民黨中央的指示下由謝東閔書面發表聲明,代表“中华民国”全體台灣人民譴責美國總統尼克松和美國國務院的“狂妄”,“無知”和“荒謬”。強調台灣自古原為中國領土,現在自1945年日本投降,台灣光復,就成為中華民國的一個省。台灣地區地位未定論是對全體台灣人民的一種侮辱。可見,現任台灣當局的蔡英文總統,對這段歷史不了了之吧。當然,對於那些參選台灣2020 大選的其他幾位政治素人參選者,更是一片中華民國台灣主權概念的完全空白。以卵击石,自不量力。香港问题,中国不会出手,因为香港大局掌控在北京手里。倒是先解决台湾问题,香港问题就老实变清静了。否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香港暴民一打就跑,全世界煽风点火,防不胜防。香港问题什么也解决不了。














Alpha 台灣大海參選的初衷有三,

相信台灣人民“獨具慧眼”

當然必有能夠發現台灣人才,判斷和選擇2020台灣大選參選人引領台灣改變未來命運的足夠政治智慧。




我們台灣2300萬人民在2020年正面臨何去何從的嚴峻選擇!




比如說,

如何培養和造就堂堂正正站起來的“新中華台灣人”!

另外,

如何務實有效地成就規模宏大的“新中華台灣城市”建設!

再說,

誰能樹立起小邦以下大邦,則取大邦的“新中華台灣形象”。雖千萬人,誰能真正“合中親美友日”,左右逢源,小島撬動地球!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華府大海!




http://www.xinhuanet.com.tw/viewthread.php?tid=30944&extra=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