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丢掉幻想,立新求真,实践是检验一国两制的唯一标准

从中国改革开放和香港和台湾具体实践是检验“一国两制”经验和教训的社会标准


实践出真知,我对中国社会认识和改革开放的建议设想都是来自我在农村上山下乡,进工厂生产劳动,不断学习新技术新知识新管理理论并加以实习和应用中,反复思考以后提出来的,1974年上书中南海毛主席的五点建议(我的第一封万言书)就是这样提出来的。因为我是在台湾光复以后,父母前往台湾,我在台湾228事件的“风口浪尖”来到这个动荡的世界。从此在我心灵上打上了“台湾228事件和中华民国”的烙印。我从小就知道我们是来自祖国的台湾,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总会在别人眼里不断产生这样或那样质疑的问号。所以,我总是心有余悸避免让别人产生政治的非分之想。家父说过“务实自重,切勿从政”。因为我们生活在阶级斗争的社会环境里,善于处下,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就是我的“宿命”。


我们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树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开始的。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1978年考入了西北大学数学系应用数学专业,并很快当上了学生会长。毕业后我回到了石油系统人才济济的勘探仪器总厂,在引进美国第一套印刷线路板计算机辅助设计生产线上,成为IT工程师。1984年深圳和蛇口工业区来西安招聘人才,我就抓住了这次难得机遇,来到了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当副厂长。也就是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的中宏制氧厂。因为蛇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线,我们是排头兵,所以,我们不仅是谋求自己的生活品质,更重要的是探索中国企业改革和管理出效益的路子和模式。我参加了第一家资本重组的产业升级改造全过程,参加了企业“流程管理”制度的设计和实施。1986年国台办在深圳试点成立民间台胞台属联谊会,我成了深圳第一家台联会长。1987年9月蛇口工业区决定通过考试,评审,业绩考核和公开答辩的方式多层次,多角度的选拔人才。有竞争才有进步,今后将是工业区发展的黄金时代,实行公开考核招聘,有利于公平,公开,民主方式提供有识之士“破土”,“曝光”的机会。人才成长也是一步又一步,由低级向高级发展,人才的认识和视野,以及对社会责任和宏观经济的认知也都是一步又一步由低级向高级发展。即由浅入深,由片面到更多方面的成长。我就是这样“脱颖而出”被选派到香港招商局发展公司专对蛇口工业区商贸服务。在香港的市场环境下,我们学习了“西方经济学”,“香港贸易的有关进出口法律政策”,“参加了广交会”和各种香港的商贸采购等具体活动。也经历了89,香港社会的暗潮汹涌。学会了香港话。使我产生了对香港的感知和法治的概念。所以,我们在香港观看“天安门学运”以及后来演变成大规模社会运动,w丹,柴l,吾ek希等非要会见中央领导,非要达到无理诉求,否则就要制造“血流成河”,轰动效应的时候,我感觉这样的社会民主运动已经彻底变质了。当时,有同事问我的观感,我回答这与文革的大民主运动失控一样,祸国殃民,亲者痛,仇者快!这就是民主素质落后与法治不健全社会后果。真没想到,今天的香港,已经演变到当年的“ls运动”一样的暴力和社会冲动。而这次香港民运使我更清楚地看到其中的颜色革命的幕后黑手和港岛内部的“犹大”魔鬼!正因为我爱香港,我爱中国,所以,我才像当年身在香港招商局关心国家大事一样,关心和思考“一国两制”香港和台湾的教训和误判问题。香港黑色革命和台湾的蓝绿革命其实都是活生生的改革教材。如果说“一国两制”是“非此即彼”“两元分立”,“以夷制夷”,“高度自治”的“一分为二”机械唯物论和形而上学的唯心论,那么,现在就是我们解放邓小平理论,拨乱反正,陈明利害,立新求真,更上一层楼,重新判断制定决策的时候了!

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客观事务的真理性的标准。原来人在实践过程中,开始只是看到过程中各个事物的现象方面,看到各个事物的片面,看到各个事物之间的外部联系。



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



1905年孙中山先生在英国的伦敦会见了著名的教育家严复。他们关于中国民主革命的道路有过一次世纪大讨论。



孙中山主张采用“三民主义革命”的方式,



严复主张采用加强“宪政”民主国民教育,建立法治政府的“教育革命”的方式



以下我将用与时俱进的新三民主义理论“民和”,“民新”,“民立”暨革命的新三民主义的改革开放科学发展观来构建未来中国特色社会法治宪政理论来重新构建“一国一制”新中国。



从法治教育,来构建“法治政府”,”法治社会”,“法治民主”,法治和谐社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