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中同表,天下卫公,大道之行也!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8-6-17 18:08 編輯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一中同表,天下卫公,大道之行也!

日前,美朝新加坡“宣告”停战去核四点协议,还不是正式的朝鲜终站协议。朝韩仍处在内战尚未结束的边缘状态。正如中国台海问题是中国内战的延续,所谓“维持现状”就是“承认”维持国家尚未统一前,内战尚未结束的状态。实质就是交战团体自称维护各自宪法明文明示的“宪法一中”的法律秩序不变。
什么是“国家”?按其本质来说,就是最大的私有制的产物,是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的产物和不可调和的产物,集中人民意志,维护宪法法律秩序的政治体制。从人民主权和国家主权的概念上说,有承认宪法秩序之下的定居人民(守法居民是国家的基本要素);有宪法明确版图国际公认的领土国家构成的物质基础):受人民拥护合法产生的政府组织(非法产生的自称政府的组织,不构成国家);主权原则,一般说主权是展示一个国家人民和政府受法律赋予政治权利的最高权力。对内是最高的,对外是独立自主的。国家主权具有独立自主处理自己对内核对外事务的最高权力。例如,中国对于南海U型9段线内诸岛的归属和建设,拥有不受外国干涉的国家主权。“国家”的类型,单一制共和国,联邦制共和国,邦联制共同体,内战割据维持相关法律秩序的复合体。国家的承认和继承问题。中国的“承认”,源自各国政府公开的“承认”。现代国家在国际关系上得到联合国的法律“承认”。决定中国国家定位和主权范畴的最重要国际法是1945年签订的联合国宪章和1971年
联合国大会通过的2758号决议文。按照国际法和1947年中华民国南京宪法和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宪法的明文明示国家形式和主权一致性完整性和延续性。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同属一个既存中国。

以上宪法,明文明示,“承认”1911年创立了中华民国,同时“承认”1949年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同表一个中国”。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文,

承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

以上决议文明文明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既存的联合国创始会员国“中华民国”的一切合法权利。“承认”原来的“蒋介石的代表”也曾经是“中华民国的代表”,同表一个中国。

人贵有自知之明。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後由 南山28子 於 2018-6-18 03:49 編輯

翻阅由台湾法学家和中华民国历来的政治学长,学界,政界公认的权威,编辑撰写的联合国大会1971年第1976词全体会议,通过的2758号决议文,

如此解释“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蒋介石当时声称“中华民国亡国”了。

宣布“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1],并将此决议案称为“排我纳匪案”[注 1],现今则多以“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代称[2][3][4]。该决议案对海峡两岸政府国际地位、外交关系的变化产生重大影响,也成为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张“一个中国”的重要依据。

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编辑]

联合国大会
第2758号决议

《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繁体中文版文书
日期
1971年10月25日
会议
第1976次全体会议
编号
A/RES/2758(XXVI)(文件)
主题
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
投票
76票赞成
35票反对
17票弃权
3票缺席
结果
通过
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是1971年10月25日在第26届联合国大会会议上表决通过的、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问题”的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依据此决议取得原由中华民国政府在联合国拥有的中国席位与代表权;中华民国政府则在用尽阻止决议案通过的议事方法后,于提案表决前宣布退出联合国[1],并将此决议案称为“排我纳匪案”[注 1],现今则多以“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代称。该决议案对海峡两岸政府国际地位、外交关系的变化产生重大影响,也成为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张“一个中国”的重要依据。




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代表伍修权(前排左一)应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邀请出席安理会朝鲜问题辩论,与“中国”(中华民国)代表当面对质,成为海峡两岸外交对抗的经典画面。
1949年10月1日,在国共内战中获胜的中国共产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退守台澎金马的中华民国政府互相抗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之后便以各种方式试图取得1949年底战败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所拥有的联合国“中国”席位。
1950年8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致电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马立克及秘书长特吕格韦·赖伊,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就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问题向联合国提出控诉案,要求联合国安理会立即采取措施“制裁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的罪行。周恩来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蒋介石在联合国的代表已经丧失了代表中国人民的任何法律与事实的基础,应该立即从联合国所有机构中排除出去”。此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多次致电联合国要求“取消蒋介石在联合国的一切权利,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5]
1950年8月,联合国安理会再度否决苏联提出的中国代表权案[6]:65。
1950年11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代表伍修权应安理会邀请出席朝鲜问题辩论,并就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指责“美国政府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是“非法的犯罪的行为”。并与代表“中国”的中华民国代表当面对质,谴责其“辜负违背了中国人民的意愿,他没有任何权利代表中国。我怀疑这个发言的人是不是中国人,因为伟大的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的语言,他都不会讲”(当时中华民国代表在联合国使用的语言是英式英语)。中华民国代表则指称联合国的“中国”席位只能属于“自由独立的中国政府”。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首次出席联合国会议。[5]
195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拒绝了联合国安理会邀请其再次出席会议的请求,表明“台北不去,北京不来”的宗旨。由此,自1950年代中期起,几乎每年的联合国大会都要辩论中华民国的会籍相关问题。1956年,联合国否决印度提议,并通过综合委员会建议“本届大会不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6]:87。以往在美国的影响下,支持中华民国的力量都占有优势。中苏交恶后,1969年发生中苏边界冲突,苏联曾经派代表赴台北商讨,由苏联方面支持中华民国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美国也知悉此事[7]。另一方面,美国经过1960年代在越战上耗费大量军费,国内反战风潮四起,陷入泥淖之中,因而积极寻求力量抗衡苏联。
1970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为了与苏联对抗,决定与当时与苏联交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交往。1971年,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知悉美国意向后,开始与华盛顿方面进行“乒乓外交”,双方关系迅速升温;于是美国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让步,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代表权,此时支持中华民国的阵线立即崩溃。[8][9]
决议全文[编辑]
决议提案最初于1971年7月15日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发起,故又称为两阿提案或阿尔巴尼亚提案。1971年10月25日在第26届联合国大会会议上表决通过。根据《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大会议事规则,这项提案通过以后立即成为联合国大会的正式决议即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除了英语之外,联合国工作语言之一的汉语也有相同文本[10][11]。
决议全文如下:

大会,
回顾 联合国宪章的原则,
考虑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根据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
承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

表决之前[编辑]
1970年11月召开的第25届联合国大会上,先期表决了驱逐中华民国的提案和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提案,均未通过。前者未获得半数以上赞成;后者因属重要问题案,需三分之二多数赞成,结果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25票弃权,未达重要问题案所需的三分之二多数而未通过,但为此提案首次获多数支持。次年1971年4月23日,美国密使墨菲赴阳明山中山楼与蒋中正讨论“双重代表权”,蒋秘密表示在保留中华民国安理会席位的条件下,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存在于联合国当中。[12][13]。
1971年7月15日,尼克松宣布即将访问北京的当天,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向联合国提出决议草案“两阿提案”,即后来表决通过的2758号决议案。17个成员国提出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问题加入第26届联合国大会的议事日程,并声称“能代表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联合国的创始国和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其依法所应占有的席位自从1949年以来就被系统操纵的排除在联合国以外”。[来源请求]
1971年7月19日,美国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让步,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代表权,中华民国政府已经清楚地认知到美国政策趋势改变,遂同美方马康卫大使进行谈判,表示接受于双重代表权安排,但不公开承认的意愿。 并以英文说帖,说明如果第26届联合国大会有国家提出双重代表权,也可以“了解”[14][15]。因此对任何形式的双重代表案发言反对,但不会投票反对[16][17][18]。
1971年8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就“双重代表权案”发表声明坚决反对联合国同时接纳海峡两岸双方为会员国,并向基辛格抗议[19]。
1971年9月16日,中华民国代表团的周书楷、刘锴和沈剑虹在美国国务院与国务卿罗吉斯会谈,接受了美国“复杂双重代表权案”,表示如美国不愿见中华民国被联合国排出,美国政府一定遵守自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以来保证中华民国席位的承诺[20][21][22],然而美国以此为不能保证事项,拒绝承诺。9月16日下午,尼克松公开宣布,美国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并取得安理会席位。[23]
表决过程[编辑]
1971年9月25日,23个成员国向联合国提交了“两阿提案”的决议草案A/L.630以及附加文件1、2号。这23个国家中包括了7月15日提议将该问题列入议事日程的17个国家。
1971年9月29日,澳大利亚,日本等22个成员国向联合国提交了“重要问题”的决议草案A/L.632以及附加文件1、2号。该决议草案提议:任何试图剥夺中华民国代表权的提案都是涉及联合国宪章第18条的重大问题,因此应以到会及投票之会员国三分之二多数决定之。因其较两阿提案晚提出,序号靠后,一般情况下应按序号顺序表决,所以澳、日等国又提出此草案需于两阿提案之前表决的动议,后于25日先对此动议表决并获通过。
1971年10月1日,美,日等19国又提交了“复杂双重代表权提案”的决议草案A/L.633。该决议草案提议:联合国接纳并将安理会席位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让中华民国以普通会员国继续存在,两个中国都有联大席位。
1971年10月18日,与台湾关系友好的沙特阿拉伯大使白汝迪(Jamil M Baroody)奉其国王指示帮忙中华民国,又另提一个全新的,“对阿尔巴尼亚草案所提出之修正提案”的决议草案A/L.637,不断地发言且坚持自己的提案比阿尔巴尼亚提案或者是双重代表权案都好[24],白汝迪认为美国版的双重代表权草案内容欠周详。他原已提出修正案,临时却又另提一个全新的决议草案,要求优先列入议程。由于所提主张多数国家并不支持,白汝迪的屡次长篇发言引起众多成员国产生反感,导致后来其延迟廿四小时讨论的提议被否决[18]。
1971年10月19日至10月24日的联合国大会总辩论期间,有七十多国参与了关于中国代表权辩论的发言,在此期间美国派基辛格前往北京与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协商。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对以上诸决议草案进行表决。联合国大会先以56票反对、53票赞成、19票弃权否决了滔滔不绝的白汝迪要求还需廿四小时讨论,推迟表决中国代表权的动议。随后投票通过将A/L.632“重要问题”草案及附加文件1、2号先于A/L.630“两阿提案”表决的动议。
对提高“驱逐中华民国”案门槛的A/L.632“重要问题”决议草案表决结果,59票反对,54票赞成,15票弃权未获通过。又有称,最终表决以56票反对、55票赞成、15票弃权、2票缺席被否决,当时中华民国代表团一度评估有同票可能,但在中华民国的友邦中,除卢森堡、葡萄牙和希腊外,其他北约盟友都投了反对票或者弃权票,阿拉伯与非洲国家也大批倒戈,最终以些微差距事与愿违。
在“重要问题”被否决后,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老布什连同日本等十七国(后增至十九国)紧急提出临时动议,主张将A/L.630以及附加文件1、2号决议草案分段表决,将其中“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作为另一项议案。但此动议在表决中以61票反对,51票赞成,16票弃权的结果未获通过[25][26]。“复杂双重代表权案”则没有机会先行表决。
随后中华民国代表团在联合国大会对“两阿提案”决议草案A/L.630以及附加文件1、2号表决之前,向联大主席争取到程序问题发言,中华民国代表团在用尽阻止“两阿提案”决议的议事方法均未果后,已感绝望,为保存最后尊严,宣布不再参与联大会议,就此退出联合国[27][28]。随后“两阿提案”表决通过,正式成为第2758号决议。
表决结果[编辑]
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结果,通过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罗马尼亚等23个国家联合提出的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问题”的A/L.630决议草案及1、2号附加文件。根据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大会议事规则,这项提案通过以后立即成为联合国大会的正式决议。
https://zh.wikipedia.org/zh-cn/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台湾问题是中国政治对立和逃避国际法与落实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文的法律问题,也是回避依据现行宪法,依照民主宪政讨论一个国家不可分裂如何实现人民主权的和平统一问题和国家主权的和平统一问题,暨“两岸一中,同心同国”问题!

这是我在1998年李登辉提出“特殊两国论”后,我写信致函中南海提出的在“一国两制”和“九二共识”基础上更上一层楼的大海“同心同国,国统纲领”三阶段的问题。2000年,我在台湾各大平面媒体,致函主要台湾政党提出的“告台湾同胞书”中,提出的依法推动两岸聚同化异,和平解决中国内战遗留的政治对抗问题。


其實,中國國民黨的政治路線是一個兩條路線的鬥爭⋯⋯

一條是馬英九所稱的「不統,不獨,不武」,“九二共識,一个中国各自表述”,透过现象看本质,小学生都看得清清楚楚:“一中各表”就是一块遮羞布!万变不离其宗:所谓“一個中國”⋯⋯其實挖空心思,承认大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華民國在台灣,這本質是「兩個中國」主權重疊,治權各自獨立,邦與邦的特殊關係!這个“一中各表”就是搁置不确定的“国号”争议和法理内在因素。不解决国家认同问题,不解决化解政治争议问题,不解决如何求同存异,走向和平统合,共建家园的具体问题,一句话,就是“政客”瞒天过海自欺欺人,维持中国内战尚未结束的状态。这也就是李登輝時期的特殊兩國論的延續⋯⋯“一中各表”,“中华民国在台湾,台湾既是中华民国”,这就是“一边一国”“一中一台,各自表述”的本质,万变不离其宗,台上台下,一唱一和,一个是搞独台,一个是搞台独。他们要求推翻中共政权,千方百计否认中共的合法性和代表性,企图让大陆恢复中华民国旧三民主义体制,根本不想“合二为一",和平解决两岸宪法一中,国际法一个中国的原则问题!


台湾民进党政客和台独工作者们冥思苦想,企图宣称“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纸里包不住火“台湾人民选票决定台湾前途和命运”炮制出来的任何“一边一国”,“一中一台,台湾独立”,“媚日亲美,加入联合国”,租借太平岛给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等以换取牵制中国大陆对台海和南海的控制权和综合实力。明目张胆分裂中华民国国家主权,挂羊头卖狗肉,掩耳盗铃,指鹿为马,偷梁换柱,痴心妄想维护台独的独裁和去中国化,反华反中的路线,以配合美日重返印太打造反华包围圈的第一岛链实力均衡。

另一條路線就是洪秀柱提出的「一中同表,和平協議」路線!這是一條务实可行,循序渐进,以小博大的正道。這是一條實事求是,依法可行,贏得台灣利益最大化的路線!完全符合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文,「兩岸一中,同心同國」人民主權同屬中華民族,國家主權同屬國際法既存的一個中國!這也就是國家主權的對立統一,合而為一。中華民族的人民主權的對立統一,合而為一的合憲合法成立的最大權益保障!


中国国民党和台湾人民应该醒一醒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识时务者吃亏在眼前!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奥妙不同。天如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不见棺材不掉泪,一意孤行自己作孽,自取其辱当不可活!恼羞成怒,雕虫小技,谩骂不是战斗,这就是中国国民党在台湾溃不成军,自己失去了判断法律是非的理性,台湾自上而下,2300万台湾人民中,真正缺乏的是高瞻远瞩胸怀大略治国理政的政治家!所以,才有被民进党打得落花流水的必然下场!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